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献计夺爱 > 试阅(一)

                                                        献计夺爱 试阅(一) 作者 : 月岚

                                                            天历六十八年,新皇登基,举国欢腾,诏选新妃,天轮离散。

                                                            京城百里郊外一所私塾里,绿叶浓而芳草碧,正值春暖花开时季,?#30343;?#36523;为教书夫子的一家子,却抱头痛哭,悲痛不舍。

                                                            “造孽啊!我耿家究竟造了什么孽?居然得落得被迫卖女求荣的下场!”

                                                            夫子年过半百,掺入几分花白的发丝里,看得出他的年纪,他扶着自个儿的妻小,眼角带泪,脸上满是不舍神情。

                                                            “老爷,你这话说不得啊!”妻子捂上丈夫的嘴,低泣道:“前几日我在茶馆内听得公府的人谈起,说是他们记恨你在课堂上责骂他们的孩子不思上进,让他们失了颜面,所以才在皇帝选妃时,故意将咱们日芳的名字给呈上去……”

                                                            原本这选妃一事,根本轮不到他们这些平民百姓的女儿入宫候选,几乎清一色是达官显要的千金入宫竞芳华,哪里晓得他们竟会遇上奸人陷害,赔上了自己的女儿。

                                                            “那些不成材的!敝不得连孩子都不长进!居然公报私仇!”耿夫子抱紧怀中的女儿,不舍又自责地哭道:“我耿家根本不贪求?#35828;?#23467;内奢华,我只求一家团圆平安啊!”

                                                            “爹爹……”耿日芳虽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听着爹娘的泣诉,多少也懂了些许事情的来龙去脉。

                                                            “宫里人心狡诈,日芳心思单纯,这一去,后半青春等于是废了,完全废了啊!”耿夫子搂住唯一的独生女,心里是越想?#29409;?#36234;想?#37066;薄?br />
                                                            “我们耿家在宫内毫无权势,日芳入了宫后必然无所依靠的,这一去肯定让他们在宫里的人手给欺负啊!这可怎么办才好?”耿夫人抱着十月怀胎,好不容易才生下来,拉拔了这么多年,总算长大成?#35828;?#22899;儿,心里唯有不舍。

                                                            宫里的生活,他们从未奢想过,他们向来满足着这粗茶淡饭的日子,为一家人能年年吃上一顿团圆饭而欣慰,总想着日后为女儿择个好夫婿,见她穿上嫁衣,嫁往好人家,过得与现在一样幸福。

                                                            ?#30343;牽?#21738;想得到啊!

                                                            一?#33410;?#20070;毁了他们原有的天轮梦,教血脉硬生生地被拉扯离散,?#26149;?#19981;能……

                                                            “爹、娘,你们别再哭了,诏书都送?#37066;?#37324;来了,哭也于事无补的。”耿日芳舍不得爹娘哭得老泪纵横,只得出声安抚。

                                                            “是爹对不起妳,爹居?#30343;?#19981;上力……”耿夫子自责道。

                                                            “没关系的,爹、娘,日芳此去宫中,不一定会受人欺侮啊!”

                                                            耿日芳?#27426;?#22905;这个邻里间极负盛名的野丫头,可?#30343;?#37027;种逆?#27492;呈?#30340;柔弱小泵娘,怎么爹娘老觉得她一入宫就会给人吃定,受苦受难啊?

                                                            而且那些公府的?#35828;降子?#27809;有想过啊?如果她耿日芳真让皇帝老爷看中意,备受宠爱,日后不回来报仇才怪!

                                                            啧!想来他们肯定没料到这点吧?#30475;?#27010;只觉得她没权?#30343;疲?#23567;丫头一个,入宫只会给人欺负着玩,或是终老一辈子空守青春流逝之类的……

                                                            ?#21543;?#23401;子,妳在街坊间发泼撒?#30333;?#28982;无妨,可宫内规矩繁多,万一妳惹恼了哪家权贵,岂是耍耍野丫头脾气就能了事的?”耿夫人抚着女儿的脸,想到今生有可能再也见不着这个让她疼入骨的孩子,她的泪就停不下来。

                                                            那些公府的人故意拆散他们一家子,肯定是串通宫里的权势想欺侮自家女儿,就不知道女儿能否应付得了?

                                                            “娘,日芳没那么傻的,连旁人脸色都分不出来。”耿日芳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街坊邻居老说她古灵精怪,那是在喊假的吗?

                                                            她不欺负人,不代表她就会?#28857;?#24867;地站着等挨打啊!

                                                            若说入宫后真有人想无缘无故就不利于她,她可不会任人欺负的。

                                                            不过爹娘就是这样,总想着她是个如花大姑娘,这个不会那个不行的,但其实根本?#30343;?#37027;么回事。

                                                            唉!说?#26149;?#31505;,要被送入宫的人是她,可她除了对公府的人假公济私感到不满之外,似乎不像爹娘这般忧?#21738;模?br />
                                                            反正过不了两年她也是要嫁?#35828;模?#26085;后还?#30343;?#20303;在夫家,与爹娘亦是见少离多,所以这入宫一事,对她而言和嫁人差不了多少,差别大概只在于她要嫁的丈夫,身边会有很多妻子,会忙到?#30343;?#38388;理她。

                                                            “妳这丫头,就算胆子再大,入宫后也不可胡来啊!”耿夫子多少明白的,女儿性情坚强,脾气耿直,?#30343;?#23467;内不比邻居,说错话可?#30343;?#19968;两句道歉就可以弥补的。

                                                            “爹就别躁心了,日芳自会注意的,倒是爹娘要保重身子才好,因为日后我就无法再侍奉你们了。”若要说有什么让耿日芳放心不下,大概就只有这件事了吧!

                                                            “妳这丫头,都不知道是谁在安慰谁了!”耿夫子又是心?#22654;?#26159;无奈,对于耿日芳的坚强心思,他只能疼惜在心。

                                                            “爹、娘,你们别成天为我躁心,不然我可要天天担心你们的身子了。”耿日芳搂住娘亲的肩,有些不舍地叮嘱道:“还有啊!街口的老黄狗,?#21494;己?#29280;大毛黄,每回路过我总停下来拍拍牠,给牠点东西吃,爹娘若是肯,日后就替我喂喂牠吧!”

                                                            她不知道宫里宫外,生活究竟有多大的差别,但她知道,将?#27492;?#32943;定不能随便出宫,像现在这般?#24184;?#33258;在了,否则爹娘又何必哭成这样呢?

                                                            “好,我知道了,那大毛?#36843;?#26159;愿意跟回家,咱们就替妳养了牠吧!”耿夫子用袖子抹着泪,对于女儿的请求,他是能多做一件就做一件。

                                                            “谢谢爹、谢谢娘,日芳此去进宫,短时间内想必无法再见到爹娘了,希望爹娘好好保重身子,日后务必为日?#35745;?#27714;一切平顺,有朝一日等日芳升为皇后,那么就可以奏请皇帝惩治公府的人,并迎爹娘入京享清福了!”耿日芳话至末尾,说的?#30343;前?#24616;自己的命?#32781;?#21364;是极具野心的宣言。

                                                            “什么?”当皇后?

                                                            耿夫子与耿夫?#35828;?#30528;眼往女儿瞧,脸上写满不可?#23478;?#30340;表情。

                                                            他们两老是?#30343;?#32819;朵不灵光,听错了啊?

                                                            什么权势都没有的他们,连在宫里想要护着女儿?#30343;?#20154;欺负都有困难了,又怎么可能让女儿被升为皇后?

                                                            “放心吧!爹、娘,日芳会好好照顾自己,为自己打算的,爹娘别躁心,只要等日芳当上皇后,回来迎接你们就行了。”

                                                            笑容满溢,耿日芳说得自信满满,彷佛这一入宫去,自己就要升格为后,却不知前方等候她的,是多少的困难重重……

                                                            试阅(二)

                                                            偌大皇宫以皇帝理政的大殿为中心,四面八方建着无数高楼亭阁,各宫各殿?#36234;?#24471;美轮美奂,足以教初入宫的耿日芳看得目不转睛。

                                                            ?#30343;?#22905;并没心思去欣赏这些,因为她入宫可是?#24515;?#30340;的。

                                                            反正在她当上皇后之后,要走哪边、欣赏什么风景都没人能拦着她,所以不用急着现在开?#23395;痛?#24778;小敝的。

                                                            瞧着前边替她引路的年轻侍从,耿日芳追上他的脚步与他并肩齐行,问道:“我叫耿日芳,这位小扮,你怎么称呼啊?”

                                                            “我叫重安……”侍从反射性地回话,可同时却又嚷嚷起来,?#23433;欢裕?#22963;怎能与我一起走啊?#31354;?#35268;矩,妳要走在我后头,让我带路的!”

                                                            “为什么?”耿日芳?#27426;?#36825;宫里规矩怎么那么多?

                                                            入宫后,她们一群姑娘家先是让人一个个带去梳洗换装,然后照着顺序分派到各自所住的院落去,听说那儿住的全是像她这样被选进宫的姑娘,所以她原本还以为会像个大杂院一样热闹,平时?#30343;?#36824;能找邻居姑娘聊聊天,没想到情况完全?#30343;?#36825;么回事。

                                                            那个负责分派她们住处的花白胡子老伯把她们个别交给不同的侍从,带路到自己的居所去,一路上大伙儿越走,距离越?#21486;?#19968;道道长?#28982;?#20687;看不见尽头似的绕来?#36843;ィ?#25226;她弄得头都昏了。

                                                            像这样的弯道,她哪里?#20540;们?#26970;东西南北呀?真不知道是谁盖的?

                                                            而且大伙儿住得那么?#21486;?#20013;间还隔着这?#21482;?#35753;人?#26376;?#30340;走道,这岂?#30343;?#36830;聊天都不成了……

                                                            “规矩就是规矩啊!?#25949;?#23433;摇头,挥手要耿日芳走到后边去,“我是侍从,妳将来有可能是贵妃或皇后娘娘耶!所以不能一起走的。”

                                                            “这更怪了,如果我将来是皇后,那你一个小小侍从走在我前边,?#30343;歉?#19981;敬?”耿日芳微噘起唇,有些不满重安的回答。

                                                            “我哪会知道?我也是去年入宫的新人,妳别为难我好不好??#25949;?#23433;叹了口气,举高手里的提灯往前指去,“喏!妳瞧,前边就是妳住的地方了。”

                                                            一座由三、四间不起眼,甚至可以说有些破旧的屋宇围起来的院落出现在眼前,让耿日芳还以为自己看花眼了。

                                                            “哗!这么大的地方就只有我住?会不会太浪费呀?”耿日芳东瞧瞧、西看看,这屋子旧归旧,空间倒挺大的,而?#26131;?#26885;屏风什么的,全都一应俱全,若依平常百姓看来,这可是小康之家了。

                                                            重安看着她在屋里屋外打转,忍不住又叹了口气,“唉!瞧妳这?#22791;?#20852;样,真不晓得那些?#35828;?#24213;在想什么……”

                                                            耿日芳没漏掉他的自言自语,她跳到他面前问道:“你说那些人是指谁啊?”

                                                            她可没忘了自己入宫来,是因为遭小人所害,因此任何大小细节都得格外注意,免得一不留心就给奸人害?#25671;?br />
                                                            “我看……告诉妳也无妨。?#25949;?#23433;将灯搁在桌上,拍干净椅子坐了下来,“其实这儿原本不该轮到妳们这些入宫候选的姑娘家住的,妳们住的应该是更干?#40644;?#20142;的地方才是,可是有位杨大人却硬是托?#31169;?#22963;配到这里。”

                                                            ?#25226;?#22823;人?”耿日芳心里有了个底,?#20843;?#23448;大吗?”

                                                            想来这个杨大人,就是公府串通要害她的人吧!

                                                            居然也在住处动手脚,真够小心眼,一点都不光明磊落,宫城里任用这种有私心的人,能教百姓信服吗?

                                                            ?#25226;?#22823;人是户部底下的主事,记得是九品官吧!?#25949;?#23433;应道。

                                                            “?#31119;?#37027;不大嘛!小辟而?#36873;!?#25165;九品芝麻小辟,就学着人玩花样,?#20154;?#21463;宠后不整死他。

                                                            “什么不大?妳应该是普通百姓,没权势就被选进宫的吧?不然怎么会被妳所谓的小辟恶整??#25949;?#23433;白了耿日芳一眼,真?#27426;?#36825;个小泵娘打哪儿来的,怎么半点宫里的常识都没有?

                                                            “你很有眼光嘛!就像你说的,我是被整了才入宫的,?#30343;?#27809;想到他们动这种手脚,有够小人。”耿日芳轻哼了一声。

                                                            “?#28909;皇?#36825;样,妳最好收敛一点,只要妳别出风头,我想他们也懒得整妳,毕竟?#27426;?#22312;这里,对他们那种奢华惯?#35828;?#23448;爷来说,?#20011;?#26159;把妳害惨了。?#25949;?#23433;说着,又往破旧院落打量了一眼。

                                                            “所以这意思是,你不?#23706;?#25105;其?#20302;?#28385;意这块大地方的事情说出去了??#30887;?#30528;重安的回答,耿日芳突然觉得,这小伙子人还不坏。

                                                            “我说出去也?#30343;裁春么Α!敝?#23433;耸耸肩,?#20843;?#20204;是看上我新来的,好使唤,就叫?#21494;?#30528;妳,想抓妳小辫子,最好回去能报告他们,说妳在这里过得生不如死,天天以泪洗面。”

                                                            身为宫里跑?#21364;?#26434;的小小侍从,重安哪敢不遵从??#30343;?#30475;那些官爷仗势欺人,心中多少有些不满,能小小抱怨一下是再好不过了。

                                                            而且耿日芳看起来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让他实在很难狠下心真丢着她不管。

                                                            “?#31119;?#21407;来是这样啊!”耿日?#35745;哪?#29702;解地点点头,接着又朝重安露出了笑容,“那么,既然你不想跟他们狼狈为奸,想不想跟我?#29486;鰨俊?br />
                                                            ?#21543;叮?#36319;妳?#29486;鰨俊敝?#23433;蹙眉,他上下打量耿日芳一回,纳闷道:“?#29486;?#20160;么?”

                                                            “很简单的……”耿日芳笑嘻嘻地迸出了笑音──

                                                            “帮我当上皇后,享尽荣华富贵!”

                                                            试阅(三)

                                                            重安很想说,耿日芳疯了。

                                                            可更疯狂的是,他居然答应了。

                                                            虽然他不觉得耿日芳有可能在毫无权势的情况下登上皇后之位,可是……试试又何妨?

                                                            反正他压根儿不喜欢杨大人这种欺侮?#35828;?#24577;度,而耿日芳又这?#26149;?#30456;处,相?#29616;?#19979;,如果耿日芳真能得宠,还用不着当上皇后,他这个帮手就能有好日子过了。

                                                            而且就算耿日芳没能达成心?#31119;?#20182;也不会受到波及或被连累,所以不管怎么想,这都是挺有利于他的好主意。

                                                            不过,最重要的是,耿日芳为的是想能接耿家爹娘进京享清福,这个理由着实打动他了。

                                                            原本他入宫当侍从,就是图着宫内工作虽然辛苦,但赚的?#35299;?#27604;外头多,攒个几年便能回老家买块地、买座屋,给两老跟小弟过好日子。

                                                            结果他才入宫半年,老家?#21482;模?#20004;老跟小弟先后去世,他的?#25105;?#30862;了。

                                                            所以,帮耿日芳这忙倒好,就算是替他的家人积陰德吧!

                                                            因此隔天一大早,重安帮着耿日芳将院落重新打扫了一回后,便拿来笔墨纸砚,将宫内的地图细细地画在纸上。

                                                            入宫一年,他别的记不住多少,倒是因为他爹生前是替人盖房子的,所以他多少有些天分,对于这皇宫里的大小屋宇跟地形记得格外清楚。

                                                            因?#35828;?#32831;日芳要他帮忙画张图,免得她?#26376;罰?#20182;立?#21497;痛?#24212;了。

                                                            ?#30343;?#20182;依然?#27426;?#24403;皇后跟这地图有关联吗?一般而言,皇帝若要宠幸她们这些候选妃子,?#27426;?#30452;接派?#31169;?#21435;寝宫?那耿日芳干嘛还要地图……

                                                            “啊!你画得挺工整的嘛!”耿日芳端着一盘?#26149;?#30340;果子放在桌上,她弯身瞟了眼重?#19981;?#30340;图,称赞道:?#30333;?#20889;得也不差耶!”

                                                            “芳姊,妳要这图到底干嘛啊?”在耿日芳的要求下,重安也舍弃了敬称,而是与她姊弟相待。

                                                            “喏!吃果子,我在后边树上摘到的,长得不?#30340;兀?#21448;甜又多汁,看来咱们有口福了。”耿日芳递上一颗巴掌大的果实给他,?#20540;潰骸?#25105;要地图,?#27604;皇且?#20026;我要出去时方便啊!”

                                                            “出去?妳要去哪??#25949;匕材?#38391;道:“妳们这些姑娘?#30343;?#37117;得在自己住的地方等候皇帝临幸?”

                                                            “拜托,杨大人如果要陷害我,故意放我在这里自生自灭,会让我有见到皇帝的机会吗?”耿日芳摇头道:“所以啦!既然我不可能见到皇帝,而且宫里人选那么多,就算杨大人?#27426;?#25163;脚,我也不一定见得到皇帝,因此我当然要自己?#19968;?#20250;。”

                                                            她已事先向重安问过了,听说这回候选妃子?#24179;?#30334;人耶!就算皇帝每天换一个女人侍寝,等上一个月也不见得能轮到她。

                                                            况?#20063;皇?#22905;要自灭威风,她耿日芳的长相,既不艳丽更不娇俏,真的是小家碧玉的清秀?#20572;?#20045;看之下实在?#27426;?#23569;吸引人目光的本钱。

                                                            但爹娘跟坊间的叔伯都说过,她让?#19997;?#24471;再久也不厌,而且听她说话会很舒服,因为她声音好听。

                                                            所以,她一定得想办法先认识皇帝,而不能?#21364;?#24494;乎其微的机会,那太没志气了,又不合她的个性。

                                                            “芳姊,妳说要自己?#19968;?#20250;,又叫?#19968;?#22270;,该?#30343;?#24819;去夜袭皇帝吧??#25949;?#23433;咬着果子,口齿不清地嘲弄道。

                                                            “如果我有飞檐走壁的好身手,?#19968;?#32771;虑的。”耿日芳丢过去一记白眼,“你是没听过擒贼?#24825;?#29579;?#31119;?#35201;得到皇帝注意,当然要从皇帝关心的人事物下手了。”

                                                            “皇帝关心的??#25949;?#23433;偏着头努力想了又想,末了,突然恍然大悟,“等等……芳姊,难道妳是想去找太子?”

                                                            “没错!你真聪明!”耿日芳开心地朝他拍了拍手,以?#31455;?#21169;。

                                                            今天她一边打扫一边跟重安大致问过宫里的情势,听说当今皇帝在?#30887;?#23376;时,就娶过太子妃,还生了两个儿子,今年一个五岁、一个八岁。

                                                            传闻皇帝当时与太子妃的感情如胶似漆,互相深爱,因?#35828;碧?#23376;妃去世,皇帝还悲痛欲绝,是故对于这两个孩子也特别照顾。

                                                            不过也因为这样,皇帝之后没再纳过任何妃妾,直到今年登基为帝,才依惯例选妃入宫。

                                                            在这种情况下,若是她想得到皇后的位置,势必会与两个皇子打交道,所以?#27604;皇?#26089;些认识得好。

                                                            说?#27426;ǖ人?#36319;皇子们交好,皇子们还会替她在皇帝面前多美言几句,那她要当上皇后就更简单了!

                                                            “芳姊,那不可能的啦!?#25949;?#23433;咬着果子,口齿不清地打碎耿日芳的妄想,“妳要拿什么理由去接近太?#21451;劍?#38590;道妳要扮成照顾太子的宫女,借机亲近皇帝?妳觉得皇帝会对宫女动心吗?身分差很多耶!”

                                                            “多嘴,谁要扮宫女啊?我?#30343;?#35201;?#21364;?#20004;个皇子口中套些话,打听一下皇帝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罢了。”耿日芳没好气地啐道。

                                                            “妳想知道皇帝是怎么样的人??#25949;?#23433;不解地反?#25285;?#23467;里传闻很多啊!何必费心去太子那儿打听?”

                                                            “这你就?#27426;?#20102;。”耿日芳得意洋洋地笑道:“就算当了皇帝,他还是两个皇子的爹啊!既然他很疼皇子们,表示他在跟皇子们相处时,才会?#26376;?#20986;真正的个性,所以外头传说他什么,那些都没用啦!当皇帝偶尔总?#20040;?#25171;官腔,因此外边的人说的不准,皇子们那边对皇帝的形容,才能作数。”

                                                            她可是个聪明人,干嘛要去相信一些不怎么可靠的谣言?#32943;?#36825;种关系自己终身大事的消息,自然要亲力而为,主动去打听了。

                                                            “?#31119;?#21407;来是这样啊!那妳要怎么接近太子?”想来想去,重?#19981;?#26159;只能想得到教耿日?#21450;?#23467;女。

                                                            毕竟宫里的侍从跟宫女人数众多,到底长什么样子谁也无法全部记得,因此是最好蒙混过去的身分。

                                                            “很简单啊!”耿日芳一双黑瞳滴溜溜地在重安身?#29486;?#20102;转,接着她大方地将手一伸,从容笑道:“来,把你的衣服借我。”

                                                            ?#21482;没?#35831;阅读:滋味小说网?#30887;迨只?#29256;: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21482;?#29256;: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献计夺爱最新章节 | 献计夺爱全文阅读 | 献计夺爱TXT下载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 大乐透周三走势图表图 肥牛牛布斯国语 多人合伙买彩票 江西快3平台快3投注 田野大乐透12063期 浙江快乐12图表走势图 创富论坛平特肖 中彩网开奖查询 新时时彩一星法 吉林新快3遗漏数据 平码二中二期期准 江西时时彩分析工具 必发交易量爱彩网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势图 河北福彩好运彩3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