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捡个男人回家养 > 第十九章

                                                        捡个男人回家养 第十九章 作者 : 奈奈

                                                            【第十章】

                                                            “小姐,你快进去吧!”阿美撑着伞紧跟在夏荷旁边。

                                                            今天又是个下雨天,希望借由淋雨使心情平静的夏荷再次到院里淋雨。

                                                            担心她会生病,阿美紧张的直催促她快点进屋,但夏荷一点也不为所动。

                                                            “小姐,你不要害我。”阿美快哭了。

                                                            夏荷一听才睁开眼睛,“对不起,我再待一下就好,你先进去吧。”

                                                            “好吧,那我去做饭了,你快进来唷!”

                                                            “好。”

                                                            把阿美支开后,夏荷又闭起眼睛让雨水打在她身上。

                                                            其实她会到外头吹风淋雨,全是因为秋萍跟她说今天严峻要带她去参加一个晚宴,好像是有意要公开他们之间的关系。

                                                            这样的?#33655;?#22810;少影响了她的情绪,可她什么也不能做,心情乱糟糟的才又到院子淋雨冷静。

                                                            “你在做什么?”一道发怒的声音吓了夏荷一跳,她张开眼睛看到严峻寒着脸站在她面前,然后拖着她回屋内。

                                                            “你想害死你自己吗?”严峻快气疯了。

                                                            当他进门看到夏荷站在雨中淋雨,他?#30007;?#33039;好像?#24515;?#20040;一刻停止了跳动。

                                                            夏荷双眼眨啊眨的,怀疑自己眼花了不成,“你怎么回来了?”秋萍不是说他们要去参?#21451;?#20250;吗?

                                                            “?#20063;?#22238;来就看不到你这样的自虐,你到底还爱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啊?”

                                                            他虽然嘴里骂着,但为了不让她感冒,还是拿条毛巾帮她仔细的擦拭头发、身体。

                                                            “一点小雨不算什么的……咳~”一声?#20154;?#20196;她自打嘴巴。

                                                            “你看,着凉了吧!”他手上的毛巾忙和着在她头上身上不停的擦拭,就怕她病情?#21448;亍?br />
                                                            夏荷感动的眼眶泛红,“我没事。”她拉住严峻的手,“你不是要去参?#21451;?#20250;吗?让秋萍等太久不太好。”

                                                            都什么时候了还谈这个,她头壳烧坏了吗?

                                                            “谁说要去了?秋萍吗?”严峻觉得奇怪。

                                                            夏荷赶紧摇头,“没有啊!”否认到底就对了。

                                                            “阿美、阿美……”严峻大声呼?#21834;?br />
                                                            阿美立刻放下手中的锅铲奔到客厅,看到他在帮夏荷擦头发,连忙解?#20572;?#20808;……生,我有叫小姐进来,可是她……”她紧张得?#19981;?#32467;结巴巴。

                                                            “我?#36824;?#20320;。”严峻挥手要她别讲了,“你去小姐的浴室里放?#20154;?#20877;倒杯热茶来。”

                                                            以夏荷固执的个性,阿美是讲不动她的,所以不能责怪阿美。

                                                            “好。”阿美马上照办。

                                                            “快去泡个?#20154;?#28577;,别又着凉了。”严峻催促着夏?#20254;?br />
                                                            夏荷好奇的望着他。今天的严峻?#27490;?#30340;,居然没有对她大吼大叫,也没怒目相视,好不习惯。

                                                            就在她研究他的反常时,她已经被他带进浴?#25671;?br />
                                                            在她梳洗完?#24076;?#32463;过严峻书房时,却听里头传来严峻的咒骂声,她实在好奇,不由得靠近了些。

                                                            “你再给我胡乱?#19981;埃?#23601;别怪我,如果你不想待的话可以走人,?#20063;?#20250;留你的……”

                                                            夏荷确定严峻在讲电话,语气非常的冲。

                                                            喀!电话?#25381;?#21147;的挂掉,声音之大教她吓一跳。

                                                            “啊!”

                                                            “你在这儿做什么?”

                                                            前一声惊呼是夏荷发出的,因为她就贴在门边偷听,结果严峻突然开门,害她差点跌倒。

                                                            严峻稳住她的身子,没让她跌个狗吃屎。

                                                            “没?#23567;!?#22799;?#19978;?#36214;紧逃走。

                                                            偷听被抓多糗啊!

                                                            “有没有觉得不舒服?”他?#25945;?#22905;的额头。

                                                            “没?#23567;!?#22799;荷羞涩的垂下头闪避他。这举动太亲密了,她承受不起。

                                                            “有点?#30504;?#21435;吃点退烧药。”

                                                            那是因为你啦!夏荷心里哀嚎着,可这种话她哪里说得出口。

                                                            见她脚动也不动,严峻干脆自己去帮她拿药。

                                                            “喏,吃了它然后去睡个觉。”

                                                            夏荷接过退烧药,不好拒绝只好咕噜吞下,然后红着脸回房去。

                                                            严峻盯着她的背后,深深地叹了口气。该怎么做才能让夏荷住院检查呢?

                                                            日子一天天的过,就算她的身体经过调养比之前好了,但没经过检查,天晓得实际状况是怎样。

                                                            这个女人,真的是他这辈子的关卡,注定要为她牵肠挂肚。

                                                            一早,秋萍趁着严峻到南部出差的机会登门拜访。

                                                            “你为什么又来找我?”夏荷看着坐在她对面的秋萍。

                                                            阿美倒了两杯饮料过来,又回厨房去?#21862;固饋?br />
                                                            “你不是答应我要离开严峻的吗?”秋?#23478;?#19981;罗唆直接表明来意。

                                                            “是,但不是现在,过几天我就会走的。”

                                                            “过几天?你明明跟我保证不会太久的,现在都过了几天了,为什么你一点动静也没有?”

                                                            “你急什么?是怕我会抢了严峻吗?”

                                                            “我会怕你吗?”秋萍提高音量来掩饰她?#30007;男欏?br />
                                                            昨晚董事长因为夏荷骂了她,害她整夜没睡,今天一早马上跑来找夏荷谈?#23567;?br />
                                                            “那你为什么一直要赶我走?你为什么不直接跟严峻讲,要他把我赶走就好了,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秋萍盯着她直喘气,夏荷的沉稳使她内心的不安越来越?#21448;兀?#23588;其,?#21451;?#23803;的表现来看,他对夏荷一直没忘情,只是他放在心底深处不说而已,所以,她好怕他又回到夏荷身边,遗忘还有个默默在他身边爱着他的女人。

                                                            在夏荷还?#24576;?#29616;以前,严峻常在夜深人静的公司里加班,而她总是自愿陪在他身边帮他,那是她最开心的时候,他们聊公事,也谈心事,特别是他帮她改善家里的生活,使她?#25913;?#19981;再一直跟她要钱,让她能好好的过想要的生活。

                                                            从那之后,她就以为在严峻心底一定有她的存在,就在她满心期待跟他开花结果的时候,夏荷出现了,轻易的把属于她?#30007;?#31119;给夺走!

                                                            越想越不甘心,又急又气的秋萍忍不住破口大骂了,“是你答应我要离开的,现在又把问题丢还给我,是什么意思?也是啦,都怪我太天真了,怎么会忘了言而无信?#38405;?#26469;说,根本是家常便饭。”

                                                            “你……需要这么对我吗?”她自认对得起秋萍了,不论以前还是现在,她对秋萍都是掏心?#22836;?#30340;。

                                                            秋萍丝毫没有愧意,夏荷简直不敢相信,这种尖酸刻薄的话,是从她最好的朋友口中说出来的,当初是相信她才把她和严菘?#30007;?#35758;告诉她,今天却被?#32654;?#20316;为攻击她的话柄。

                                                            “你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

                                                            心好痛,她的好朋友居然……突然感到腹部一阵?#37322;矗?#22799;荷摀着肚子冷汗直飙,站都?#38745;?#20303;。

                                                            “你不要再演戏了。”秋萍看到痛到蹲下的夏荷,一点也不关心,直觉她是不愿离开,所以在演戏。

                                                            听见争吵声,从厨房冲出来的阿美见到她的模样,赶紧上前扶着她,“小姐你是不是胃又痛了?”

                                                            夏荷勉强的点了下头,“我的药……”话还没说完就昏倒了。

                                                            “小姐!小姐!”阿美吓得直发抖。

                                                            这下秋萍才发现事态严重,“夏?#20254;?#22799;?#20254;?#22905;叫了几声,但都不见夏荷有所反应。

                                                            “怎么办?怎么办?”阿美急?#27809;?#20102;手脚。

                                                            “叫?#28982;?#36710;。”秋萍抓住六神无主的她,在她耳边大吼。

                                                            “对、对。”阿美立刻跑开去打电?#21834;?br />
                                                            出差回家,屋内却一片漆黑,不只夏荷不在,就连阿美也不见了,严峻直觉是发生了什么事,尤其心中有股强烈的不?#25830;?#32617;着他,让他胸口闷闷的。

                                                            他开始打电话找人,但夏荷和阿美的手机都没开,正当心中的不安益发扩大的时候,阿美回来了。

                                                            “先、先生……”她看到严峻,好像看到鬼一样的紧张不已。

                                                            “夏荷人呢”他抓着她厉声问。

                                                            “在市立医院。”阿美唯唯诺?#25285;?#19981;敢看?#20064;濉?br />
                                                            医院

                                                            心一缩,他立刻放开她直奔市立医院。

                                                            飞车直?#23478;?#38498;,沿?#21453;?#20102;好几个红灯,直到他冲到医院找到夏荷的病房,看到昏睡的她,他的一颗心才稳定下来。

                                                            为了不让她受到干扰,他要求院方把她从健保病房转移到单人病房。

                                                            等一切?#25165;?#22949;当之后,他坐在椅?#30001;?#31471;看脸上死气?#33080;?#30340;夏?#20254;?br />
                                                            握着她的手,他在她耳边轻声的说:“为了我,为了品洁,你一定要好起来。”他没有办法再失去她了。

                                                            只要她能回到他身边,不管以前是爷爷的错,还是她对他的不信任,他都不会再追究了。

                                                            “先生,你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我来照顾小姐。”阿美回家拿了些日用品来。

                                                            严峻摇头,“不用,我来照顾就好,你回去吧!”他紧盯着病床上的夏?#20254;?br />
                                                            ?#29677;福 ?#38463;美点下头,但还是站在原地没离开。

                                                            严峻回头看着她,“还有什么事?”

                                                            “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先生……”

                                                            “说吧!”

                                                            阿美想了下才开口,“小姐会昏倒都是秋萍小姐的错。”

                                                            “怎么说?”严峻心中有不好的预?#23567;?br />
                                                            “今天一早秋萍小姐跑来找小姐,本来她们还讲得好好的,后来秋萍突然开始大骂,说小姐不守信用,要她赶快离开……”阿美大略的转述给严峻听。

                                                            她实在不?#19981;?#37027;个秋萍小姐,因为她总是?#36153;?#30475;人?#20572;?#23545;她?#19981;?#24635;是很不客气,但看到先生又立刻换上和颜悦色的假面具,真教人作呕。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好,明天我再煮点稀饭过来。”

                                                            ?#29677;擰!?br />
                                                            阿美离开后,严峻闭起眼睛重重的吐一口气,然后不停的揉着眉心。

                                                            ?#32654;郟?#30495;的?#32654;郟?#20026;何事情搞得这么复杂?

                                                            秋萍?#19981;?#20182;,他不是没有感觉到,但他对她只是朋友?#30007;?#24577;,而碍于她是夏荷的好朋友,他不想让她太难堪,所以他才一直?#21543;担?#20182;以为她会知难而?#35828;模?#27809;想到还是给她留有希望的空间了。

                                                            这是他的错,他该找个时间好好的跟秋萍聊聊。

                                                            喀的一声,病房房门被打开。

                                                            “你回来了?”看到他,秋萍有点惊讶。董事长不是明天才会回来吗?

                                                            严峻轻颔首,然后示意她出去,直到在走道上的椅子坐下,他才开口,“我提前回来。”

                                                            秋萍眼眶泛红,“对不起。”她不知道夏荷有病,要不然她也不会逼得那么急。

                                                            “是我对不起你,?#20063;?#35813;给你希望……”

                                                            “你什么意思?”秋萍惊骇的看着他。

                                                            “我爱的是夏荷,一直都是她,从没变过。”

                                                            “你……你不是说过你恨她吗?”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如此对她秋萍不能接受。

                                                            “那只是一时的气话,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就明白这生除了她,?#20063;?#21487;能再爱别人了。”

                                                            秋萍抱头痛哭,“我爱你,爱了很久很久了,为什么你不给?#19968;?#20250;??#38381;?#23545;她不公平。

                                                            “你是很好的女人,但不是我要的……”

                                                            “?#20063;?#27604;夏荷差呀!”

                                                            “我知道,但?#20063;?#29233;你,我只把你当作朋友而已。”

                                                            “朋友,我要的不只是朋友。你爱我好不好?我可以不?#24179;?#21517;分,做小?#22856;?#20063;愿意。”秋萍拉下自尊求着他。

                                                            严峻不敢相信的望着她,“这种话你怎么说得出口?”

                                                            “我?#23478;?#32463;拉下面子来求你了,你还不答应吗?”

                                                            “不可能!”他严厉拒绝。

                                                            要不是?#24605;?#36825;里是医院,他可能会当秋萍的面对她咆哮,大发?#20570;?br />
                                                            虽然没对秋萍咆哮,但他严厉的神情与语气还是让她吓到,她从没看过严峻这么生气。

                                                            “都是夏荷,要是她?#24576;?#29616;的话,你就不会这样对我。”秋萍很不甘心。

                                                            “你错了,即使没有夏荷,我也不会爱你,死了这条心吧!”严峻的语气强硬了起来。

                                                            好伤人,好伤人的?#21834;?#30475;着这个绝情的严峻,秋萍突然觉得他好?#21543;?#22909;?#21543;?#26368;后她摀着脸痛哭的跑开。

                                                            严峻叹了口气。他已经讲得够清楚了,接下来就是秋萍她自己?#22856;?#39064;了。

                                                            他转回病房,发现夏荷已清醒。

                                                            “你听到了。”

                                                            她点头,“你这样说,很伤人……”

                                                            “不这么说,她不会醒的,还是你要我眼睁睁看着她伤害我爱的人。”

                                                            “?#20063;?#20540;得你对我这么好。”

                                                            “值不值由我决定,你不用操心。”严峻帮她整理下?#22351;ィ?#20320;快睡吧!明天还要做检查。”

                                                            “啊~”夏荷很是惊恐。她最怕检查了,万一……

                                                            “这回绝不让你再逃开,你一定要做检查,我会守在这里。”

                                                            轻抚着夏荷的?#25745;櫻?#20182;坚定的表示,哪怕她再使性子,他也绝不退让。

                                                            经过一整天的诊治,终于查出夏荷胃痛的原因,那就是胃炎?#30001;?#32963;痉挛,这是她长期三餐不定时、精神压力大,又吃得太不营养造成的。

                                                            只要多加休息,生活不要太紧张,病情就会改善。

                                                            在知道结果后,夏荷终于能吁口气了,还好不是她想的那样。

                                                            可在放下提?#32654;细叩男?#21518;,严峻却是非常的生气,他立刻拨电话给东部的那个老医生,可对方居然说,是他自?#22909;?#25630;清楚,把胃?#29366;?#21548;成胃癌,怪谁啊?

                                                            原本火冒三丈的严峻这会笑了。是啊!是他听错了,姜,果然还是老的?#34180;?br />
                                                            一定是为了夏荷才会这么?#33050;?#20182;。

                                                            也是他活该,才会让自己的情路走得那么?#37327;唷?br />
                                                            “叹什么气?”夏荷问。

                                                            “没?#23567;!?br />
                                                            她不信。

                                                            “你说过不能有秘密的。”

                                                            “你遵守过吗?”他将她一军。

                                                            夏荷无言。

                                                            “妈咪。”一个小女孩冲进房内,抱住夏?#20254;?br />
                                                            “品洁?你怎么回来了?”夏荷伸?#30452;?#20303;好久不见的女儿。

                                                            “曾爷爷带我回来的。”品洁指了外面的严菘。

                                                            看着走进来的严菘,夏荷本想站起来迎接他,可被严峻给压住,“爷爷知道你身体不好,不会跟你?#24179;希?#36538;着就好。”

                                                            “对、对,不用起来了。”严菘拄着?#29031;?#19968;步一步靠近她。

                                                            他摸摸品洁的脸说:“你先跟你爹地出去,曾爷爷有话跟你妈咪说。”

                                                            “好。”品洁很乖的牵起父亲的手。

                                                            严峻眼中有些犹豫。

                                                            “别担心,这次绝不会要她离开的。”

                                                            有了爷爷的保证,他才与女儿到外头等着。

                                                            严菘找张椅子坐了下来,夏荷一直紧盯着他,“你不用害怕,?#20063;?#26159;来跟你算帐,我是来道歉的……”

                                                            夏荷睁大眼睛不敢置信他会跟人道歉。

                                                            “唉~”严菘重重的?#31350;?#27668;,“以前是我的错,?#20063;?#35813;破?#30340;?#21644;严峻……”

                                                            这几年卸下权力之后,他常常反省自己这一生做过的事,想到子孙对他的不谅解,他就万分后悔,种什么因就会得什么果,他懂了,所以在他有生之年,他要弥补过去他做过的错事。

                                                            “您……能接受我跟品?#21815;!?#22799;荷流下激动的泪水。

                                                            难道她的美梦要成真了吗?

                                                            “当然,如果你能原谅我,那就更好。”严?#23458;得?#20102;下她的反应,然后笑着继续说:“品洁真是个可爱的孩子,谢谢你为我们严家生了个这么可爱的女孩。”对于品洁,他可是疼入心?#30149;?br />
                                                            夏荷边点头,边擦眼泪。

                                                            像他这样一个骄傲人能自省实属不易,她还能恨他吗?尤其他还是她最爱的人的爷爷呢,未来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来彼此了解,这或许是个好开始。

                                                            “找个时间把?#20013;?#21150;办。”

                                                            夏荷不懂。

                                                            “你跟严峻的婚事。”

                                                            “谢谢爷爷。”严峻突然开门进来。

                                                            严菘老脸微红。第一次被人诚心道谢的滋味还不?#25285;院?#20182;可要多多让人道谢才是。

                                                            为了让小俩口有单独的机会,他带着曾孙女出去遛遛,把空间留给他们。

                                                            严峻紧握着夏荷的手,“你说呢?”

                                                            “说什么?”她?#21543;怠?br />
                                                            “你……”点下她的鼻子,他怜爱的盯着她,“耍淘气。”幸亏他早有?#24613;浮?br />
                                                            单脚跪地,他从口袋中掏出一只戒?#31119;?#25171;开它对着她说:“请你嫁给我,我会爱你一生一世,照顾你、呵护你,请你答应。”

                                                            感觉到他的真心真意,她流着高?#35828;?#27882;水点头。

                                                            严峻赶紧把握时机把戒指套入她?#22856;?#21517;指上,“这辈子你再也逃不掉了。”

                                                            夏荷点头,?#29677;擰?#25105;逃不掉了。”

                                                            能永远的与心爱的人在一起,这世上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吗?

                                                            没有,当然没?#23567;?br />
                                                            两人泪眼汪汪的相视,一切尽在不言?#23567;?br />
                                                            经过千辛万苦,这段爱情终于修成正果,可幸福的呢!

                                                            【全书完】

                                                            手机?#27809;?#35831;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捡个男人回家养最新章节 | 捡个男人回家养全文阅读 | 捡个男人回家养TXT下载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