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将军娘子 > 第十章

                                                        将军娘子 第十章 作者 : 月岚

                                                            所谓“小别胜新婚?#20445;?#22823;概就是应和尉与程思舞此刻的情况。

                                                            正该开始享受夫妻新婚乐趣与浓情的他们,却被强迫分开,双方都饱受失去的恐惧,所以此时此刻,热切的相拥就成了确认彼此存在的最快方法。

                                                            肌肤的直接相触,发丝的交缠,以及手指在身躯上的游走,就像是在抚慰对方一般,不停地消除着曾经占据思绪的害怕感觉。

                                                            至于杜尔所带来的危机,随着他们热烈的相拥与交欢,已经逐渐淡化了那份恐惧感,甚至是将其遗忘,再也不复记忆。

                                                            差点引发动荡的混乱,就这么平安地落幕了。

                                                            杜尔?#28909;?#34987;捕入狱,并让人严实地看守着,一点也不敢懈怠。

                                                            毕竟他等于是破坏高凉族与青国议和的证人,只要有他在,青国要想质问高凉族,就不算是诬陷。

                                                            应和尉与赫连晓带上了一班护卫,一路上极为谨慎地将杜尔?#28909;搜和?#20140;城,直到他真的入了天牢之后,这才松了口气。

                                                            当然,对于此事,皇上一方面感到震怒,二来也相当嘉许两位将军临危不乱的应变能力,所以也大肆封?#20572;?#29978;至特地召见了程思舞这个将军夫人。

                                                            “和尉,我这样看起来会不会很奇怪啊?”程思舞有些不安地对着自己的衣裳东拍拍、西看看,深怕有什么不得体的地方。

                                                            从前天应和尉带来消息,说皇上要见她之后,她就一直很紧张。

                                                            虽然应和尉再三地安抚她,言明皇上不是那么严肃的人,可是她以往一直都是个普通小老百姓而已,如今突然变成将军夫人,又要谓见帝王,教她怎么可能不紧张?毕竟皇上是个可以一声令下就把她杀头的人耶!

                                                            不管这个皇上严不严肃,她都不希望自己冒犯到他半点,因为她现在可是应和尉的妻子了,她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到应和尉,所以一定要谨慎点。

                                                            “舞儿,你啊!放轻松就好了。”应和尉替她挑掉勾在发替上的几根发丝,道出轻笑声调,“我已经跟皇上说过了,你一直都是普通小泵娘,生平头一?#35859;?#23467;,若有什么不得体的地方,还望皇上多包涵,而皇上也同意了。”

                                                            他本是好意,但是这话听在程思舞耳里却是令她错愕到想尖?#23567;?br />
                                                            “什么?你你你……就算皇上再怎么宠你这个爱将,你也不能这样跟皇上讲啊!哪有人叫皇上多多包涵的呀!”程思舞瞪着眼,很想直接昏倒,这样就不用面圣了。

                                                            “事实就是如此,不是吗?”应和尉笑道:“所?#38405;?#21482;要安心当原来的你就好,刻意表现礼貌,反倒显得不自然了。”

                                                            “话不是这样说啦!”程思舞微旷起嫩?#35762;?#36947;:“皇上是皇上,你是你,我知道你是平民百姓出身的,只是因为战功惊人才当了将军,但骨子里还是个踏实的男人,可是皇上不一样啊!”

                                                            “哦?哪里不一样?”

                                                            一个极度陌生的音调飘入两人之间,应和尉不禁抬眼往声源传来的地方飘去。

                                                            只见皇上一脸从容地踏进御书房里,脸上还带着轻松的笑容,甚至好奇地往程思舞打量。

                                                            不过正处于极度紧张情绪的程思舞根本没发现这声音哪里不对,她只是反射性地给了回应。

                                                            “皇上是出生在帝王之家耶!向来只有别?#19997;此?#30340;?#25104;?#36807;活,没有他看别人?#25104;?#30340;道理啦!所?#38405;?#21483;皇上体谅我是平民百姓,可能会?#22797;?#25110;有什么不得体的言谈,那根本是本末?#24618;謾?#31243;思舞滔滔不绝地说了?#20882;肷危?#21364;不见应和尉有任?#20301;?#24212;,甚至还一副刻意忍住不笑的样子,让她不由得停了下来。

                                                            “和尉,你这是什么表情啊?”程思舞疑惑地瞧着应和厅,有些不解,“我刚才说的话有那么好笑吗?”

                                                            ?#21322;?#24819;他不是在笑妳。?#34987;?#19978;踏步走近两人,听见程思舞的问话,他终于忍不住迸出笑音。

                                                            “咦?”程思舞倏地一惊,她错愕地回过头,在看见身后那个穿着一身象征?#23454;?#40857;袍的年轻男子出现时,她忍不住瞪大了眼,傻住了。

                                                            这这这……这个人就是皇上吧?

                                                            他什么时候进御书房的呀?

                                                            而且刚才她说的话,都给皇上听去了吗?

                                                            过大的震憾,让程思舞原本演练了老半天,想要给皇上一个好印象的招呼,全都给忘光了。

                                                            “微臣见过皇上。”应和尉光看程思舞的表情,就知道她的脑子里一定是一片空白,索性先行开口。

                                                            这一声拉回了程思舞的思绪,她慌张地想跪下,却被皇上阻止了。

                                                            “你们都不用多礼了。?#34987;?#19978;笑道:?#21322;?#19981;爱看别人?#25104;?#36807;活,也不?#19981;?#21483;别?#19997;?#26389;的?#25104;?#36807;活,所以大?#19968;?#30456;敬重,有基本的礼貌就好。”

                                                            “呃……?#24444;?#28982;皇上是带着笑容这么回应,照理来说是个令人放宽心的反应,但程思舞却是?#25104;?#21457;?#20303;?br />
                                                            要命!原来刚才问她话的人不是应和尉啊!皇上果然把她跟应和尉说的话都听进去了。

                                                            呜呜呜……亏她还想着要给皇上一个好印象呢!现在根本就不可能了嘛!

                                                            “舞儿,我不是跟妳说过了吗?皇上很好相处的。”应和尉看着她一脸惨白,忍不住出声安抚。

                                                            “是啊!朕自认为比应将军亲民多了。?#34987;?#19978;一脸正经地续应。

                                                            “咦?”程思舞听着两?#24605;?#20026;和谐的闲话家常,终于稍微平抚了受惊的心情,她愣愣地?#23454;潰骸?#30343;上比和尉亲民?”

                                                            “我不是说了,我这人在打仗时很严肃的。”应和尉苦笑?#24605;?#22768;。

                                                            “呃……应该说你遇上国家大事就绝不退让,半点不留情。”程思舞忍不住又想起了杜尔劫走她的时候,当时应和尉的表情真的很吓人。

                                                            “看吧!所以朕才说,朕很好相处,反倒是应将军他呀……?#34987;?#19978;不以为然地看了看应和尉,“他只要一上朝就板着脸孔,?#19981;?#32769;实是很好,却容易刺激到其他老臣,偶尔让人很头痛。”

                                                            “和尉,你造成皇上的麻烦啦?”程思舞直觉地回头往丈夫望去。

                                                            “我没有这个意思。”应和尉恭敬地道声,“如果皇上真觉得微臣态度不佳,臣?#25954;?#25913;一改。”

                                                            皇上忍不住笑了。

                                                            ?#21322;?#20808;前说了你那么多?#21361;?#20320;怎么也不肯?#30007;?#23376;,这回却一口答应。?#34987;?#19978;摇了摇头,径自走向窗边长椅坐下,对应和尉笑道:“果然成家立业之后,性子就变了。”

                                                            “不只是这个原因。”应和尉看了看身边的程思舞,应道:“其实,杜尔劫走臣的娘子这件事,多少也给了臣一些影响。”

                                                            “咦?跟杜甫劫走我的事有关吗?”程思舞睁大了黑瞳,不懂自己跟应和尉想?#30007;?#23376;的原因有什么牵连。

                                                            “说来听听。?#34987;?#19978;也露出了好奇的目光。

                                                            “臣一直觉得,?#28909;?#35201;辅佐皇上,就该说实话,皇上能广纳谏言的话,对国家也有帮助,因此对于?#20999;?#34255;着话不说,暗地为自?#21644;?#21033;的臣子,臣才会看不过去,总要揪出他们的?#21483;摹!?#24212;和尉说着又往下续道:“过去臣从不觉得这个方法有什么不对,但其实这样确实容易为臣树敌,臣现在既是有妻子的人,就该多费心点,而不是一再的猛冲,这样很容?#28363;?#36523;边的人带来危险。”

                                                            “和尉?#27893;?#24819;到应和尉竟是连自己的安危都考虑进去了,让程思舞好生感动。

                                                            “你总算懂了。?#34987;?#19978;满意地点头,“看来今后你会更?#30001;?#24605;熟虑。”

                                                            “也多谢过去皇上对臣的体谅。”应和尉拱手敬道:“先前在上朝时诸多争执,应该为皇上添了不少麻烦。”

                                                            “麻烦是天天都有的,不差你这一件。?#34987;?#19978;随?#35828;?#25381;挥手,示意应和尉不必多礼,又道:“只是这么一来,朕还真不晓得该不该属谢现在被关入天牢的杜甫?#28909;?#20102;。”

                                                            程思舞听着先是一愣,然后才道出笑音,“皇上该不是觉得,要不是因为杜尔的纬故,和尉也不会动念头想改脾气,所以觉得挺感谢他的吧?”

                                                            “妳真聪明。?#34987;?#29579;笑道:“不过总之,高凉族就是破坏了议和的条件,因此不管怎么样,杜尔都饶不得。”

                                                            “那么关于高凉族派人来夺取兵力部署图一事,不知道皇上怎么打算?”应和尉?#23454;饋?br />
                                                            “反正杜尔已落入我们手中,所以朕会先派使者前往高凉族,重新商讨议和之事。?#34987;?#19978;微觉了下眉心,显现出一副无奈的样子。

                                                            毕竟原本两国都已休兵不再打仗了,现在杜尔这一乱,等于又要重添?#20132;?#21834;!

                                                            “请问,皇上觉得他们有没有可能就这样放弃杜尔啊?”程思舞忍不住道出疑问声。

                                                            “妳的意思是他们会为了自保,所以把罪过都推到杜尔身上,说这全是杜尔?#21483;?#25152;为??#34987;?#19978;微勾眉梢,觉得这问题还真有意思。

                                                            “杜尔是高凉族重要的大将,?#20063;?#24819;他们会先求和,希望把杜尔?#28982;?#21435;吧?”应和尉并不清楚高凉族目前的情况,若说他们其实还没有完整的兵力可以进攻青圈,那么应该不会轻举妄动。

                                                            “这就要看高凉族现在的兵力?#25351;?#24471;如何了。?#34987;?#19978;摇了摇头,?#30333;?#20043;,朕是尽可能希望别再开战。”

                                                            “我也觉得连年征战让百姓吃了不?#20495;?#22836;,大家的生活都变得很?#37327;啵?#24403;年和尉在打仗时,街上也多了很多的乞丐,多半是从家乡流亡出来的……”程思舞连连点头,“我很感谢皇上这么仁慈,?#25954;?#20026;百姓着想,不过……”

                                                            说着,她突然有些犹豫,忍不住又把话音打住。

                                                            “不过什么?直说无妨。?#34987;?#19978;对于程思舞这个完全的平民百姓感到相当好奇,毕竟她出身民间,看的是一般百姓的生活,听的是百姓们的怨言,有这样的人出声,他这个深居宫中的帝王,才有机会听见百姓们的心声,所以当年他才会赏识应和尉,继而?#23706;?#37325;用。

                                                            “我想说,如果皇上这回不得已还是?#20040;?#20183;,那么请广发公告,让百姓们知道为什么会再兴?#20132;稹!?#31243;思舞鼓起勇气应道。

                                                            “妳的意思是,希望朕让百姓明白为?#21619;?#25112;??#34987;?#19978;的表情跟着认真了起来。

                                                            “是的,我想这样大家就不会只抱怨皇上不理?#23706;?#22995;的困苦了,因为在今天见过皇上,听了皇上的话之后,我知道皇上并不是好大喜功,才想兴兵打仗,而是为了保护青国百姓,所以我希望大家都明白这个原因,这样百姓?#19981;?#25903;?#21482;?#19978;的。”程思舞儿皇上似乎听得很有兴趣,立刻滔滔不绝地把自己的看法?#24853;?#32780;出。

                                                            “舞儿……”应和尉忍不住贝起了唇角。

                                                            他这个小娘子,真是跟六年前的个性一样,一点没变。

                                                            小时候的她,知道他饿昏了,就想把她爱吃的东西分给他,长大后,知道皇上出兵打仗是为了保家卫国,不为?#21483;模?#23601;想把她心里的底动分享给其他人……

                                                            或许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这么?#19981;?#31243;思舞吧!

                                                            因为她总爱?#25276;?#20107;情分给身边的人,这样的她,怎能不为别人带来好心情?教他怎能不为她所吸引?

                                                            “这样的想法,朕从前还真没想过。?#34987;?#19978;赞许地点头,?#21322;?#26126;白了,?#28909;?#30495;的再有战事,朕会谨记妳这个提议的。”

                                                            “多谢皇上!”知道自己也能帮上一点忙,让程思舞真是开心到?#24605;?#28857;。

                                                            “不过有件事,朕也得言明在先,那就是如果真的得对百姓公告这样的消息,就表示朕得派妳的丈夫、应将军,出兵作战了。”看着她笑容满开的表情,皇上忍不住轻咳了聋,把她的思绪拉回来,“虽然朕会尽力维持和平,但也不能完全保证,这点还希望妳体谅。”

                                                            “我绝对不会?#21482;?#19978;的,因为我明白,和尉一心就想保家卫国,皇上则是希望百姓过得无忧无?#29301;?#19981;须担心被敌国入侵。”程思舞点点头,道声应道。

                                                            “妳真是明理。?#34987;?#19978;读叹道。

                                                            “我只是相信和尉一定会胜利归来,也相信皇上想疼爱百姓的心意。”程思舞看向了身边的应和尉,瞧着他唇角的温柔笑意,她忍不住露出了满心喜悦,“而且,我现在是将军夫人啊!相信自己的将军丈夫,信任丈夫选择追随的?#23454;郟?#20063;是理所当然的事嘛!”

                                                            听来理直气壮的单纯回答,为御书房里添上了满满的笑意,不管是应和尉还是皇上,都不约而同地跟着游出了笑音,为这个青国皇宫,掺入?#24605;?#20998;暖意。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将军娘子最新章节 | 将军娘子全文阅读 | 将军娘子TXT下载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 英超乳神化身洗车女郎 6711互动娱乐平台 双色球4个红球有奖吗 福彩福建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开奖结果 网上斗地主赢现金平台 北京单场开奖 中国福利彩票青海快3开奖结果查询 平特一肖两期必开 福建时时彩十选一 快中彩 江苏11选5遗漏查询 官方彩票app 新疆时时彩有高速期吗 天津快乐十分复试玩法 pk10专业投注改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