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暴躁三少 > 第一章

                                                        暴躁三少 第一章 作者 : 月岚

                                                            香罗城百里镖局,以其诚信可靠而扬名。

                                                            当然,使它声名远播的原因,除了这家镖局所押的镖几乎从来没出过事之外,更有名的是这镖局的总镖头。

                                                            百里军扬,出身香罗城首富百里家,是为三少爷,虽然个性暴躁少?#35828;?#32784;性,但是为人果决、个性直爽,非常好相处。

                                                            再者,由于他外貌高大英挺,气魄惊人,嗓音浑厚有力,虽是个武人,却因为出身富豪之家,自小在师傅教导下耳濡目染,多少学得几分斯文气质,所以一点也不粗?#24120;?#27668;质硬是比一般习武的汉子好上许多倍。

                                                            所以,他亦是不少千金小姐芳心暗许的对象。

                                                            但这个有长相、又有家世的好汉子,至今从来没跟哪个姑娘看对眼过,依旧是孤家寡人一个。

                                                            对于他底下的镖师跟兄弟们来说,他是个很有威仪的老大,废话不多、处事公正,因此相当令人信服。

                                                            在这个秋高气爽的好天气,百里镖局的前院里正候着许多辆板车,上头全是些等候押镖的货物。

                                                            百里军扬一边跟底下的镖师核对清单,一边清点货物,然后一车车派人运出去。

                                                            “檀香三车共百斤,送往渭城。”百里军扬一拍身边的板车,?#20204;?#26408;箱,转头对等在门边的高个子?#26263;潰骸?#26472;三,押镖,即刻上路。”

                                                            杨三精神一振,动作利落地带了十名兄弟、领了路费牵上马,便将车子推了出去。

                                                            “再来,香罗米五车百斤,送往兰城,?#36816;?#25276;镖,即刻上路。”百里军扬抬头对着等在树下的大胡子镖师?#26263;饋?br />
                                                            ?#36816;?#24685;敬地行了个礼,带了十四个兄弟,便精神抖擞地推着车离去。

                                                            “头?#26377;?#33510;了,我马上把前院清一清,再给头子泡茶!”

                                                            新进的兄弟还相当年轻,是因为?#25226;?#30334;里军扬的名声而来,虽不能跟着上路,打理杂事倒也勤快,让百里军扬连费心管镖局都?#35980;?#30528;。

                                                            “慢慢来。”百里军扬没多吭声,看了眼空旷的前?#27721;螅?#25163;一挥便进屋去了。

                                                            伸了个懒腰,他坐在老位置上,瞧新来的小兄弟卖力打扫着前院落叶,自己却闲得发慌,心情真是无比的沉重。

                                                            明明人人都想着能闲到发慌?#35980;?#30528;工作,但这对百里军扬来说却不是什?#31895;?#24471;高?#35828;?#20107;情,反倒是他烦恼的来源。

                                                            原本他还盼着能来件风险高些的货,让他可以亲自押镖出城,偏偏近来上门委托押镖的都是些普通货色,只消在车阵里插上他们百里镖局的旗帜,包准大多数小贼都不敢上前劫镖。

                                                            这样毫无挑战性的押镖行程,让镖局的银子赚得轻松,兄弟也能平安归来,照理说是件好事,不过百里军扬却是烦得要死。

                                                            因为这么一来,他在镖局就没啥需要忙的,?#27809;?#23478;了。

                                                            但问题就出在,他根本不想回去!

                                                            家里的爹娘催婚催得正紧,两双眼睛老看着他这个还没成亲的老三,成天虎视眈眈的,让他总觉得自己像块肥肉,随时有可能被割来烹了。

                                                            为了避免爹娘一看到他,就拿着姑娘的身家逼他挑一个娶,所以他现在可说是有事没事都赖在镖局里,能?#24213;?#23601;绝不回去,没货押也得找事装忙。

                                                            唉,其实他不是讨厌成亲,只是……

                                                            他真的受不了女人啊!

                                                            或许多数男人都觉得,女?#35828;?#36523;子抱起来既软又暖,性子甜腻些的还会撒娇,说句话就让人骨头?#23478;?#37221;了。但是……

                                                            那是花街的女人吧!一般女人根本不是这样!

                                                            他的生活里可不是完全没女?#35828;模?#33457;街他去过,所以他很肯定,身边这票兄弟对女人大多数的印象,都是来自于花街女子。

                                                            但他很清楚,这些女人要不是为了讨生活,多赚点银子,又哪会学得这些撒娇使魅的功夫?

                                                            若是在私底下,她们?#39034;?#36319;一般女人一样。

                                                            至于他所谓的一般女人,又是什么样子?

                                                            大概就像自家娘亲,嗓门既大又爱杂念,温柔两个字绝对跟她扯不上边。

                                                            不然就像自家表妹,脾气骄纵个性又差,软玉温香与她根本就沾不上边。

                                                            至于自家两位嫂子……

                                                            自从大哥二哥成亲后,他成了被催婚的最大目标,根本不敢待在家里太久,也没啥机会相处,所以根本不晓得这两位嫂子是什么样的女人。

                                                            但由于有娘亲跟表妹这两个前车之鉴,他对娶妻早就失了兴趣。毕竟谁也不想找个人在耳根子旁成天杂念,或是任人使泼。

                                                            可他不想成亲,爹娘却不肯放过他。

                                                            只要一看见他出现,左一声?#20889;?#24403;婚、右一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总之就是要他学学两个兄长早点娶妻。

                                                            因为这样,他现在根本是有家归不得的状态……

                                                            唉!谁都好,弄点危险的货给他走趟镖吧,最好一出远门三个月?#35980;?#30528;回来,一?#36153;?#19978;京城去,那他就能躲远远的不用管这些琐碎事,还不用待在镖局里发愣……

                                                            “头子,有客人!”

                                                            百里军扬刚这么想,小兄弟便拿着扫把冲进大厅里。

                                                            “他们说是要委托头?#21451;?#38230;!不过来人有点怪哦!”

                                                            “怪?#21549;?#20040;个怪法?”百里军扬微挑眉梢,纳闷道。

                                                            “货主看起来都像练家子,可是身上都挂了彩。”小兄弟皱眉应道:“我问他们是什么货,他们只说是茶。”

                                                            “茶?那真怪了……”百里军扬听着,忍不住摸了摸下巴。

                                                            一般而言,茶?#23376;?#30416;这类的东西算是必需品,并不贵重。因为人人都需要,所以常有这类货物在各城间来来往往,进?#26032;?#21334;。

                                                            只是有些人比较谨慎,出的货比旁人好一些,便不想有闪失,这时候就会请镖局代为押镖送货。

                                                            或者是临时有盗贼流窜的消息传出来时,那阵子镖局的生意也会好上一些,这都属正常现象。

                                                            如果是有人押镖的东西,对山贼或?#32451;?#26469;说,就不是好抢的对象。他们吃软不爱吃硬,有人看货,要劫也麻?#24120;?#22240;此不太会下手,省得赔了夫人又折兵,吃力不讨好,因此一般来说,押镖大多数是轻松的工作,防的都是些不长眼的小贼。

                                                            但这批要送茶的客人明明是练家子却挂了彩,这感觉不太寻常……

                                                            “先去请客人进门,我跟他们谈谈。”百里军扬挥挥手,示意小兄弟去唤人。

                                                            他的视线跟着转向外边,只见跟在自家小兄弟身后进门的,是推着两大车货物的几名大汉,而且身上真的?#21363;?#20260;,看起来甚至有些狼狈。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两车货而已,他们居然出动了十多个人运送。

                                                            若以百里镖局的算法,一车三人就差不多了,怎么居然花上这许多人力?

                                                            这其中肯定藏着什么秘密……

                                                            不待百里军扬回神,对方领头的人已上前拱手一敬,正想向百里军扬自我介绍时,百里军扬却先一?#25945;?#25163;制止。

                                                            “你们不是物主吧?这是同行想转货,是不是?”

                                                            来人面面相觑,似乎是没想到百里军扬开口便是这句质问。

                                                            “在下白襄,这位想必是百里当家?”

                                                            “白襄?你……”百里军扬挑了下眉,觉得这名字好耳熟。

                                                            “百里当家好眼力,我们?#32933;?#26469;自兰城的白家镖局,受人之托,要将茶叶送往湘水城。”白襄没等百里军扬开口,已自报身分。

                                                            “原来是白家镖师,失敬、久仰。”百里军扬简单地回礼。

                                                            “说来惭愧,我们实力不够,路上遇劫,大伙儿都受了伤,兄弟拚死才将货抢运回来,临时在香罗城落脚。”白襄叹道:“因为我们没办法继续运货,才想请百里当家接手。”

                                                            百里军扬听着白襄合情合理的说词,却是皱起眉头,教一旁的小兄弟看得纳闷。

                                                            这些人受伤了所以想转请他们镖局帮忙,不是挺正常的吗?

                                                            再说,有些镖局原本就只押送邻近的城镇,太远的因为路途不熟悉,常会在中途转手,请当地镖局转送到目的地,这也很常见啊!怎么当家的却是听得脸色凝重啊?

                                                            “我想请问白爷,这里头……真的只是茶叶?”

                                                            百里军扬往白家的车子走近,瞧他们每个人身上的伤都颇重,但从气势上看?#20174;?#19981;似一般新手,也不是软脚虾。能将这群镖师?#35828;?#36825;?#31895;兀?#34920;示抢货的不是普通人。

                                                            而且看这样子,他们不是心甘情愿将这些货转手委托人,而是因为真的撑不下去,只得无奈找人帮忙。

                                                            他又瞧了眼车上的两个大木箱,外表看来平凡无奇,跟一般运茶叶的箱子?#32933;?#27809;什么不同。

                                                            白襄注意到百里军扬打量的视线,于是主动上前询问:“百里当家可是担心,为什么普通的茶会引来贼人行抢,还伤了我们这许多兄弟?”

                                                            “方便的话,还请告知,毕竟我百里镖局不收有问题的货。”百里军扬做生意向来正正当当,绝不与邪门歪道谈生意,这也是为何百里镖局名声一直相当优良的原因。

                                                            “既是要委托百里当家,理应告知实情,但……”白襄扫过前厅一眼,低声道:“能否关上门再谈?”

                                                            百里军扬点点头,便示意小兄弟去将外边大门先关上。

                                                            白襄这才让人搬下箱子,抬进厅里,大伙儿郑重地将厅门也关上后,白襄终于开了箱子,让里头的“茶叶”亮相。

                                                            箱盖一揭,原本站在一边的小兄弟立?#27264;?#19978;前。

                                                            本来他还以为里头藏了什么秘密,说是茶但其实不是,所以很好奇,但没想到……

                                                            “这箱是龙芽茶,另一箱是凤蔘。”

                                                            白襄的介绍,让小兄弟好生失望。

                                                            什么呀,没想到真的只是茶跟人蔘?

                                                            “头子,小东西而已,搞这么大阵仗是不是太夸张啊?”小兄弟皱了皱眉头。

                                                            “安静。”百里军扬看见里头的茶叶之后,脸上的表情变得更慎重,甚至可以说是严肃了。

                                                            他抬头看向白襄,眉心紧绷。“年产八百斤的龙芽茶跟年收五百斤的凤蔘……这两样大多是进贡到京城给?#23454;郟?#31232;奇珍贵的程度自然不在话下。”虽然不是不许百?#31456;?#21334;,但能用上这两样东西的人非富即贵,就连他们百里家,也不是年年都喝得到这个茶,时时能用上凤蔘补身。

                                                            “什……什么!这这这……这是皇上?#25293;?#21917;的茶啊?”小兄弟当惯平民老百姓了,还真没见过这种上?#28982;?#33394;,这一听,表情也跟着僵掉了。

                                                            怪不得这么多人押镖了还有人来抢!这可是贵重货色啊!

                                                            “现在百里当家知道事情轻重了,也应该明白,我们这群受?#35828;?#20804;弟是无法把货平安送到的,所以才想请你接手。”白襄面色凝重地续道:“百里镖局远近驰名,百里当家身手又好,若委托给你,我也能放心了,还望百里当家能接下这工作。”

                                                            “这个……”百里军扬打从开设镖局到现在,头一次犹豫了。

                                                            ?#32933;担?#35201;人手,他有;论功夫,他底下的绝不是三脚猫,个个底子扎实。

                                                            不过……

                                                            瞧这些镖师受的伤这?#31895;兀?#34920;示对方下手很狠,而且白襄也说了,他们是拚命才抢回货,好送到他这里来的。

                                                            这表示这批货早有人盯上了吧!

                                                            而且,劫货的恐怕不是普通小贼,而是其他想抢夺货物的有心人。

                                                            也就是说,这一路上绝不会平静。

                                                            “百里当家,请你务必接下这工作,酬金不是问题!”白襄见百里军扬犹豫了,连忙掏出一迭银票,递给百里军扬。

                                                            “白爷,你这是……”百里军扬看着那迭为数颇多的银票,面色更加沉重。

                                                            “不够的话,?#20197;敢?#20877;加!”白襄坚决道。

                                                            百里军扬皱起眉心,并没?#26032;?#19978;回答。

                                                            通常在这种情况下,原本的镖局还是会扣下自己应得的利润再请人接下委托,可白襄这报酬却足以让白家镖局这一趟大大地赔本。

                                                            这状况不寻常。

                                                            “百里当家,其实我们这趟不只是押货,我们是替恩人送东西,所以白家镖局的名声不重要,银子可以不赚,但茶跟人蔘一定得平安送到!”彷佛是看穿了百里军扬的想法,白襄又补上说明。

                                                            “原来如此。”百里军扬听了,终于能够理解白襄出这大笔银子的原因,这?#32933;?#21512;理许多。

                                                            他数了数银票的数目,忍不住抬眼一瞟,“不过,这?#39749;说?#30495;是?#38405;?#20204;恩重如山啊,因为你给的这笔数,可说是买命钱了。”

                                                            “什什什……什么?”小兄弟瞠目结舌地愣在一旁,呆了。

                                                            要知道,就算他们是卖命在押镖的,但人命还是贵过货跟银子,即使物主找镖局押镖好了,镖局本身还是会有个底限标准,若真有人劫镖,而且镖师无法应付,那他们到紧要关头时,还是保命优先。

                                                            即使回来后,赔了信誉又赔了银子,但什么都贵不过人命。

                                                            不过头子说那笔是买命钱,这代表……这趟路上一定会出大事啊!

                                                            通常这表示,接下委托的镖师,得抱着有去无回的决心,这笔银两等于是身后钱了。

                                                            当然如果接到工作的是高手,平安把货送达,?#30452;?#20303;命,那买命钱就足够养老过下半辈子了。

                                                            这个白襄镖师居然出这么大笔银子?啧啧……皇上喝的茶果然好贵,用人命换来的耶……

                                                            小兄弟还在胡思乱想,白襄已经露出愧疚表情。

                                                            “对不起,这真是买命钱,因为我们功夫不够好,对方一来就让我们?#20063;剩?#21363;使我们肯为它舍命,与其?#35013;?#28010;费性命,货也被抢,不如找更厉害的人将其送达。”白襄望向百里军扬,拱手一敬:“我们打听过了,这货,我们相信百里镖局一定送得到!”

                                                            “就这么信百里镖局?”百里军扬迸出淡声回应。

                                                            “是的!”白襄坚决道。

                                                            “?#34892;?#21402;爱,但很抱歉,?#20063;唤印!?#30334;里军扬没有遭人夸奖的?#32769;?#24863;,只是客套地笑了笑。

                                                            “百里当家!”白襄傻眼了。

                                                            “虽说是兰城来的,但想必各位也听过我百里家的名声。我是香罗城首富之子,爹亲跟兄弟赚的银子够?#19968;?#21313;辈子都?#35980;?#23436;,所以我这人最不缺的就是钱,开镖局?#30475;?#20010;人兴趣,但?#20063;?#24819;拿兄弟们的命去换钱或名声。”百里军扬沉声解释。

                                                            这工作他很清楚,危险性太高,而且除了东西贵重外,他隐约觉得其中有鬼,只是白襄可能也不便说出口。

                                                            但总之,为了茶叶跟人蔘就得卖命,怎?#27492;?#37117;不划算。

                                                            “百里当家,请你再考虑……我们真的只剩下你这个希望……”

                                                            白襄还想再劝几句,却被百里军扬挥手打住。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事?#20063;?#24178;。我百里镖局向来只?#21451;?#24120;货物,有隐情、有恩怨的货,我担待不起。”百里军扬也很同情这帮人,但他真的不能接下这工作。

                                                            如果这批货是珍珠玛瑙、黄金宝玉,只是单纯的贵重品,容易引来宵小盗贼打劫,那就是他最爱接的工作,可?#38405;?#36825;些山?#23433;?#33725;练身手。

                                                            但如果扯上恩怨,对方要的有时不只是货,弄个不好,对方即使劫了货,也不肯放过镖师,非要灭口不可。

                                                            他自己不怕这种事,但不能拿兄弟的性命开玩笑。

                                                            “这……”白襄失望地叹了口气,“好吧……那……就请百里当家保密此事,我们另寻他法。”

                                                            知道多说无益,白襄等人只得垂头丧气地收拾?#24515;遙?#20934;备离开。

                                                            或许是老天爷可怜他们吧,就在白襄他们将箱子抬上车,开?#21450;?#19978;绳结、固定在车上的时候,重新打开的镖局大门外,来了个百里军扬很眼熟的家丁──

                                                            “三少爷,你在这里啊!真是太好了,老爷跟夫人教我来传个话,说是如果你在镖局闲着,就请你回去一趟,媒?#25293;?#20102;三个姑娘的八字来,想请你回家挑个?#19981;?#30340;见面……”

                                                            家丁跑得满头大汗,但他话还没说完,百里军扬已经夺门而出,脸色发青地一把拽住了白襄的?#30452;邸?br />
                                                            “白爷请留步!这委托我接了!”

                                                            ☆☆☆☆☆☆☆☆☆

                                                            除了懊恼两字,百里军扬?#20063;?#20986;第二个形容词,能够贴切地表达他此刻的心情。

                                                            因为他一点都不想接下这工作啊!

                                                            一看就晓?#27809;?#20986;事的委?#20852;?#24819;接?

                                                            更别?#23706;?#35140;在听见他点头后,立刻奉上的大笔银两,甚至交代他得在中秋前送达,还只能交货给湘水城十?#23047;?#26632;的独眼老者,说那老人会天天在客栈二楼喝茶,等着这两箱东西送到。

                                                            这一切听起来都很奇怪,感觉就是白襄?#20849;?#30528;什么。

                                                            特地搞神秘,表示里头一定有鬼。

                                                            要不然的话,他早就点头接下工作了。

                                                            唉……说来说去,都是给那家丁带来的消息害死了。

                                                            一听见爹娘有意催婚,他当下连想都没想,就吓得挽留住白襄。

                                                            啧,堂堂总镖头却窝囊成这副德性。不过是给逼婚,就吓?#35980;桓一?#23478;,真够没用了……

                                                            “头子,渴了没有?要不要喝口水?”一名兄弟驱着马匹凑近百里军扬,把水袋往他递。

                                                            百里军扬接过水喝了,丢还给兄弟,再看看跟着自己上路的镖师们,更想摇头了。

                                                            “我说你们,咱们上路才不到半天,现在想退出的还来得及。”百里军扬回头扫兄弟们一眼,朗声道。

                                                            “头子在说什么傻话啊?这镖局里谁不知道,不管什么工作,跟着头子出门是最安全的。”几个兄弟面面相觑,忍不住大笑出声。

                                                            百里军扬看着他们轻松的态度,更想叹气了。

                                                            他在出发前明明再三说过,这趟可能有去无回,偏偏兄弟们全都抢着跟他一块儿押镖,没被他选上的还在镖局里哀声叹气……

                                                            “头子,有你在我们最安心,不会有人?#25970;?#31528;想退出啦!”

                                                            他们镖局里的兄弟都晓得,头子最爱挑危险又刺激的工作,说这样才有挑战性,寻常工作他还看不上眼哩!

                                                            所以每回百里军扬押镖,兄弟们无不抢着跟,因为百里军扬总能保兄弟平?#19981;?#26469;、大赚一票。

                                                            因此面对这种寻常镖局望之却步、绝不敢接手的委托,他们百里镖局里的兄弟却个个都不害怕,因为只要跟着头子,绝对是有赚无赔就对了。

                                                            “你们这些人……”看着兄弟们该警戒的警戒,该休息的休息?#36763;模?#24515;情完全不紧绷,表示很信赖自己,让百里军扬感觉满安慰的,不过……

                                                            所谓的意外,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事啊!

                                                            即使先前他总能化险为夷,不代表每回都一定平安好吗?

                                                            这帮傻兄弟,真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好好用脑子想过,说不准下一步他们就遇劫了……

                                                            “头子!糟了啊!”

                                                            百里军扬正想着,冷不防地后头居然真的爆出了紧张的吼叫声。

                                                            呿,他是有没有这么乌?#35805;。?#25165;刚胡思乱想一下就出乱子了?

                                                            “出什么事了?”百里军扬示意大家停步,自己则是绕过车队,往声源直奔。

                                                            “车轮陷入沟里了,头子。”几名兄弟手忙脚乱的,有人急着扶住车身,有人忙拉住马,现场顿时混乱起来。

                                                            “刚才?#24213;硬?#28857;就要翻了!”

                                                            “要不要紧?”百里军扬迸出关心问候。

                                                            “头子,你快来看一下!不得了啦!”

                                                            没等百里军扬确定四周情况,叫嚷声又响起。

                                                            “又怎么了?”百里军扬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真是出师不利,才离城没多久而已啊!

                                                            虽然前阵子这一带?#32933;?#22810;雨,地湿泥软,容易妨碍?#24213;有?#36208;,但是一想到这趟走镖背后藏着秘密,百里军扬就觉得什么大小坏事看来都像坏兆头。

                                                            “箱子?#19981;?#20102;!头子。”兄弟们招呼着百里军扬过去,个个神情紧张。

                                                            百里军扬绕到箱子旁,只见运货的箱子因为绳?#23706;?#24471;够牢靠,所以没滑落,但刚才板车陷入泥地时的摇晃却震坏了箱子,让它断成了两截。

                                                            此刻箱子的上半?#21549;?#24050;移位,往前滑动,跟下半部硬生生地被分开来。

                                                            “头子,怎么办?是不是先掉个头,回城把货物换到坚固点的箱子里,再重新上路?”

                                                            大伙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该怎么拿主意。

                                                            倒是百里军扬在看过箱子后,眉头蹙得更紧了。

                                                            “你们俩,先把车子扶正,再把绳结拆了。”

                                                            “啥?头子,这绳结一解,箱子一定会松开的!”

                                                            “是啊!到时候茶都掉出来了,我们怎么赔呀?”

                                                            听见百里军扬的指示,大伙儿几乎是没人敢动。

                                                            “这箱子不是?#19981;?#20102;,是一开始?#22836;?#20102;上下层,再伪装成同一个箱子。”百里军扬蹙紧眉心,表情更沉了。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什么龙芽茶、凤蔘的,根?#23616;?#26159;幌子!

                                                            那些?#39034;?#26159;掩饰用的货物,真正要送到对方手里的,十成十是箱子下层的东西。

                                                            虽说对方给的是买命钱,但既然要买命,他们就得知道自己为了什么在卖命,而不是让一切都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倘若路上真有兄弟挂了,到地府去还不晓得自己是为?#21619;?#27515;,那?#26049;?#20102;。

                                                            “你们几个,快动手,把车子推正、箱子打开!”

                                                            大伙儿听着百里军扬坚决的语气,也只能赶紧照着头子的话去做,一群人七手?#31169;?#22320;解了绳结,搬开上半部的木箱后,看着底下那层藏着的“秘密?#20445;?#24525;不住惊呼出声──

                                                            手机?#27809;?#35831;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暴躁三少最新章节 | 暴躁三少全文阅读 | 暴躁三少TXT下载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 中国福彩3d五行分布图浙江 4399炸金花小游戏 江西多乐彩号码参考 新浪彩票合买平台 安徽11选5开奖结 上海基诺彩票玩法 14胜平负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太原福利彩票中心在哪里 胜平负都是287 广东快乐十分网上可以买吗 免费快3计划手机软件 重庆幸运农场一比分 qq游戏欢乐升级记牌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