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妾志难伸 > 第十四章

                                                        妾志难伸 第十四章 作者 : 月岚

                                                            “青越!”混着雨声的柔音,穿透了水气,撞入霍青越的耳里。

                                                            “雁儿?”霍青越惊讶地抬头,自笼中缝隙往外瞧去,只见人群渐渐让开了一条路,有些杂乱的刑场旁,几匹快马突然闯入,引起一阵惊?#23567;?br />
                                                            “大胆!是谁敢扰乱刑场?”卢尚书见有人闯入,立刻唤来士兵想抓人。

                                                            他卢家好不容易把眼中钉霍青越推入刑场,怎能在这种时候被人阻拦?

                                                            “我来见皇上的。”云仕炀的声音透入霍青越的耳里,让他循声望去。

                                                            果然夏如雁去见六王爷了!

                                                            瞧着大雨之下的身影,只见夏如雁正与另一名姑娘同乘一骑,跟在云仕场的后头。

                                                            “六、六王爷?”卢尚书傻了眼,怎么这个平日鲜少出现在宫里的人,竟会出现在这里?

                                                            “我有证据,可以证明霍将军无罪。”云仕炀拉高了声调,为的是使在场所有人都听得到。

                                                            “呈上来。”云庆瑞没想到出面救?#35828;模?#23621;然是云仕炀,连忙让身边侍卫上前迎接。

                                                            一旁的宰相见云仕炀信心十足的表情,立刻暗中吩咐,要人将刑场包围起来。

                                                            他与皇上困坐皇宫,查不到卢家?#35828;?#32618;证,不代表游走宫外的六王爷查不到。

                                                            如今六王爷既然这么自信,?#38553;?#26159;握有相当的证据,说不定不只能救出霍青越,连卢家人都能一并抓住处刑,这样好的机会自然要好好把握。

                                                            “我查到真正通?#20449;?#22269;的人并非霍将军,而是另有其人,证据就在这锦盒里。”云仕炀冷声应道。

                                                            “快给朕瞧瞧!”云庆瑞感激地看着云仕炀将锦盒递上,心里真是感动万分。

                                                            原本?#22993;?#38706;得意的卢尚书见此情况,整张老?#20986;?#26102;垮了下来。

                                                            卢非凡的计划到底成不成啊?他那儿子再三保证,计划绝对不会生变,而事实上一切情况也都如他们所料顺利进?#23567;?#21482;是……

                                                            他们千算万算,却唯独漏算了云仕炀这个行踪飘忽不定的六王爷!

                                                            眼见锦盒被打开来,卢尚书的脖子忍不住拉得老长,想偷瞧盒中之物,究竟是些什么样的罪证与证据。

                                                            “这……这不是朕?#36879;?#21346;尚书的玉器吗?”云庆瑞虽然早有料到,里头装着的应该是不利于卢尚书等?#35828;?#32618;证,却没想到会见着古老的回忆。

                                                            这是他当初接纳众臣提议,重新迎回卢尚书入宫为官时,当面赐予他的。

                                                            如今,?#38383;?#29616;在这装着罪证的锦盒里……

                                                            “什么?!”卢尚书吓得一**跌回椅?#30001;稀?br />
                                                            若不是左右有人伺候着,也许他已经跌到泥地上了。

                                                            那是他儿子送去跟南疆敌军谈条件的信物啊!怎会落到六王爷手中?

                                                            “这是……”云庆瑞瞧着盒里众多的往来书信,一封封写着卢尚书与卢非凡的名字,全是与敌军商量好,要暗中潜入皇城,取他这皇帝人头,然后称帝为王的信件。

                                                            “看来……这处刑该先中止,皇上。”宰相露出一抹笑意,他瞧着皇上虽不是特别惊讶,却也饱受震惊的表情,提出了良心的建议,“回宫仔细请人比?#23472;?#36857;吧,皇上。”

                                                            “在那之前,皇上是否有道圣?#20960;?#19979;?”云仕炀冷眼看向吓得不知所措的卢尚书,沉声道。

                                                            “来人,替朕将卢尚书拿下,并派人前去包围卢府,没有朕的允许,不许任何人随意出入!”云庆瑞将锦盒盖上,交给了宰相,起身命令道:“另外,将霍将军暂?#24050;?#22238;牢中,?#32676;?#35843;查。”

                                                            圣旨宛如雨中的响雷,震得卢尚书几乎失去抗辩的能力。

                                                            夏如雁则是匆匆下马,奔向了多日不见,令她挂心无比的霍青越。

                                                            “青越!”夏如雁顾不得一身湿,将一双纤手伸入笼中,抚摸着霍青越略显消瘦的脸庞。

                                                            “雁儿,你?#30343;?#21543;?”霍青越握紧她的葇荑,向?#38383;?#31283;的声调之中,难得地渗入了几许激动。

                                                            “我?#30343;攏?#38738;越你要不要紧?这些天没能见到你,我好担心……”夏如雁说着,眼泪差点落下。

                                                            “牢瑞安全得很。”宰相令人将他的牢房看守得滴水不漏,就算有人想暗中下毒手都很难办得到。

                                                            “我很快就救你出来,青越。”夏如雁露出了?#31361;?#30340;笑容,“谢谢你,青越,你一直都在暗地里护着我,却没告诉我,对不对?”

                                                            不管是卢非凡的事,还是姗儿的事……霍青越都自己藏着,没让她多操心。

                                                            “我想你快?#21482;迹?#19981;用烦恼这些。”霍青越难得扯开一抹笑意,“疼小妾,那是?#28800;?#22320;义的事。”

                                                            “青越……”夏如雁被霍青越?#30418;?#20102;。

                                                            这男人啊……光看外貌,还真瞧不出他会说这样甜蜜的话来。

                                                            “先躲个雨吧,皇上会还霍将军清白的。”云仕炀走近两人,对夏如雁低声说道。

                                                            “多谢王爷。”霍青越抬眼对云仕炀道谢。

                                                            “这是应该的。”云仕炀回头瞟了眼让人护?#31361;?#23467;的皇帝,以及大吼大?#23567;?#19981;停挣扎着想逃走的卢尚书,淡声道:“毕竟,这是我们的江山。”

                                                            霍青越看着云仕炀若有所思?#38590;?#31070;,仅是点头以对。

                                                            六王爷的想法总是异于常人,却也让人无从反驳起。

                                                            江山,确实是他们的。

                                                            是君、是臣,更是百姓的……

                                                            卢非凡与卢尚书,因妄想通?#20449;?#22269;,甚至抢夺皇位,因此被处以死刑。

                                                            卢非凡虽有意逃走,但宰相早已暗中令人围住卢府,让卢非凡最后只能被押入大牢。

                                                            与卢尚书有所牵连的官?#20445;?#20063;因而被连累,受到严惩。

                                                            其中,跟着?#28508;?#20026;奸者,轻则丢官、或处以重刑?#30343;艿叫?#36843;者,依情节轻重判刑。

                                                            朝中贪官势力在一夕之间低落谷底,而霍青越亦证明了他的清?#20303;?br />
                                                            姗儿在卢府内被抓到,害怕受刑的她很快地说出自己陷害霍青越的经过,那些通敌书信其实都是卢非凡派人伪造,再教她放入霍府内,而此证言,也跟着证明了霍青越是无辜的。

                                                            夏如雁让卢非凡要胁的梦魇已过,霍大将军则重新取回兵权,只是,他还来不及稍作休息、养精蓄锐,便急着请赴边疆。

                                                            理由自然是为了抢在敌军知道军情泄漏之前,便一举攻下对方城池。

                                                            而霍青越也确实不负所望,在三个月后得胜回朝——

                                                            “青越!”夏如雁一得知霍青越回家了,顾不得长发未梳理,便奔出房外,往门口跑去。

                                                            “雁儿!”霍青越一把将夏如雁搂进怀里,紧得像要把她的骨头给捏碎。

                                                            “受伤没有?”夏如雁四处查看霍青越的双臂、背上。

                                                            “没?#23567;!?#38669;青越把夏如雁抱起,就这么大方地往房内走去。

                                                            “你刚从牢里被放出来,?#36879;?#30528;上战场,我?#20667;?#24515;死了。”夏如雁搂住霍青越的?#27605;睿?#20302;声诉说着三个月来的辗转反侧。

                                                            “?#30343;?#20102;。”霍青越连关门都省了,直接把夏如雁抱到床上后放下,低头便往她的颊上吻去。

                                                            粉嫩柔软的触感,像在提醒他,他确实已归乡,而过去的沙场征战,已成了梦里的回忆。

                                                            “那皇上可让你放了假?”夏如雁?#21040;?#38669;青越的怀中,柔音问道。

                                                            早在霍青越出征之前,他就允诺过回来要带她外出的,不知道这话还算不算数?

                                                            “皇上让我及士兵休养半个月。”霍青越咬上夏如雁的?#27605;睢?#34429;说是三个月没见着小妾,他?#27492;?#24565;得像分别了三年。

                                                            或许,是过浓的爱意,让他乱了思绪。

                                                            “那你这半个月要带我出门游山玩水,还是赖在家里让我伺候你?”夏如雁咯咯笑着。让霍青越这么一啃,痒得她直想发笑。

                                                            “你希望是哪一个?”霍青越不答反?#30465;?br />
                                                            不管是游走山水,还是在家休养,他身边都少不了夏如雁的陪伴,所以在哪里他都能接受。

                                                            “我吗?”夏如雁偏着头想了想,仅是露出甜蜜的笑容,“我啊……只要有青越在身边,去哪都好。”

                                                            正因为霍青越时常得出门打仗,他们总是聚少离多,所以她更要好好把握相处的时间。

                                                            “既然这样……那这两?#28800;?#26242;且让我赖在床上,让你伺候个够吧!”说着,霍青越已将夏如雁?#35828;?#22312;床,狠狠地往她嫩白的颈子啃咬起来。

                                                            “你不累啊!”夏如雁差点笑岔了气。她没反抗,倒是笑得没力。

                                                            她这夫君啊……什么都好,就连体力都是旁?#35828;?#25968;倍!

                                                            寻常士兵打完仗回家,早该连人带衣睡得沉,偏生霍青越还精神奕奕!

                                                            “有你在,怎么会累?”霍青越扯下夏如雁的衣裳,亲吻着专属于他的甜腻肌肤,沉声里已透出明显的爱|欲。

                                                            “不累的话,就?#35766;?#20010;月来的事情跟我说说吧……不管你想说上多久、即使是要说一整晚,我都奉陪。”她已经不想再当个只能?#32676;?#19976;夫回家疼爱的小妾。

                                                            她希望自己多少能明白夫君在外的情况,更想知道霍青越是否遇上了困难、是不是需要她的帮助。

                                                            就如同霍青越将她呵护得无微不至,她也想尽己所能,为霍青越付出一?#23567;?br />
                                                            守住这分得来不易的幸福,已是她毕生的志愿。

                                                            至于那游走山川美?#21834;?#32472;图写景的希望嘛……

                                                            只要有她?#35013;?#30340;夫君陪伴,这希望何愁不能实现?

                                                            ?#25937;?#20070;完】

                                                            ?#21482;没?#35831;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21482;?#29256;: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21482;?#29256;: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妾志难伸最新章节 | 妾志难伸全文阅读 | 妾志难伸TXT下载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 ag真人app 极速快3走势图 陕西十一选五前二走势图 多多乐彩泥套装 羽毛球培训 平特乾坤卦图库 浙江快乐12计算 河南体育彩票走势图 平码计算6肖公式规律算法 河北11选5投注技巧 香港赛马会资料更新 2019波叔一波中特彩图 3d2019历史开奖号码 甘肃11选5缩水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