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山贼姑娘睡了爷 > 第十七章

                                                        山贼姑娘睡了爷 第十七章 作者 : 零叶

                                                            【第十章】

                                                            ?#38405;?#27425;以后,再也没人敢在她面前说不应该说的话了。她几乎成了王府里所有人重点保护的对象,不管走到哪都有人跟着。莫小七有时候想,这王府的生活?#22993;?#26377;她在清风郡里上山下山来回折腾的有劲儿。

                                                            “媳妇,等咱孩?#30001;?#19979;来,我们再来想上山下河的事好吗?”君风扬看着她那么大肚子了还在那手舞足蹈的跟他说她小时候的事情就吓得一身冷汗。

                                                            大夫说了,生产的日子就在这个月。于是王府里早早就请来了最好的产婆还有奶妈候着。

                                                            这两天天气一直阴沉沉的,看起来像是要下雪,君风扬有点担?#21738;?#23567;七的身子。

                                                            “没事,我的身子我知道。”莫小七手里啃着一块脆萝卜,笑呵呵的道。只是嘴里的萝卜?#22993;?#21534;下去,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君风扬……我的肚子在疼。”莫小七皱着眉道。

                                                            君风扬立刻紧张地看着她,“那、那我去喊人。不对,来人啊,快去喊产婆。”说完,?#35805;?#25265;起莫小七,就将莫小七带往准备好要生产的房间。

                                                            一时间,整个镇西王府都动了起来。

                                                            只是生孩子是一个漫长又痛苦的过程。

                                                            莫小七生产已经过了三个时辰了,天都黑了,房里只有莫小七不间断的隐忍的叫声。

                                                            王妃看着儿子一脸着急的样子,安慰儿子,“看这状况,估计还早,你去歇会儿吧。”

                                                            君风扬摇头,“娘,我要进去陪她。”

                                                            王妃瞪着他,“女人生孩子的地方男人不能进去,脏。”这话王妃已经说过很多遍了。“啊……”忽然,里面传来莫小七撕心裂肺的叫声,吓得王妃的手一哆嗦。

                                                            君风扬闻声?#25104;?#21047;白,几大步就迈上台阶要进去。要不是有几个奴仆拦着,还真的给他?#36784;?#21435;了。

                                                            “夫人,用力……”里面传来产婆的声音,莫小七一声又一声的叫着。君风扬在外面只着急得一身汗。

                                                            “君风扬……”莫小七忽然喊着他的名字。

                                                            君风扬连忙应答,推开奴仆就要进去,“小七,我在,我在呢。”

                                                            “拦住世子爷。”王妃上前,怒视君风扬,“想让你媳妇好好生孩子你就给我老实待着。”君风扬着急地来回踱步,真恨不得所有的痛苦让他来承受。

                                                            看着焦急的世子爷,久安轻轻地扯了下君风扬的胳膊。君风扬回头看他,久安呶呶嘴,往窗户边走去。君风扬立刻明白了,连忙跟上。

                                                            屋子里,莫小七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似的,满头大汗,一张小脸早憋得通红,在产婆的引导下使劲。

                                                            “不行了,我没劲儿了……”莫小七哭的眼泪鼻涕都是,一旁丫鬟赶紧给她擦去。

                                                            “夫人,快了,您在加把劲。”产婆看着已经全开的产口,鼓励着。

                                                            “夫人,我让您用力您就用力,现在,您先歇会儿。”产婆在旁边时刻关注着莫小七的神态。

                                                            窗外,君风唇抿的紧紧的,一言不发的站在窗边,耳朵不放过里面的任何声音。忽然间听不到里面的声音,心中很是不安。他没忍住,急?#20204;?#20102;?#20040;?#25143;问:“里面怎么样了。”里面的人一愣,产婆有点尴尬的看了莫小七一眼,然后走到窗户边答道:“世子爷,您别担心,夫人很好。”

                                                            产婆话?#22993;?#33853;音,莫小七那边又传来一声尖?#23567;?br />
                                                            “君风扬、君风扬……救我……”莫小七也不知道自己在喊什么,她在听到君风扬声音的时候,只觉得整个人都在想着他的温暖怀抱,心里一阵阵的委屈,凭什么她要遭这个罪啊,明明当时他也有很舒服啊,不公平。

                                                            窗外的君风扬此刻反倒冷静了下来,他站在窗户边,一遍一遍的喊着莫小七的名字。不管莫小七是骂他还是喊他,都一直在那,用声音安抚着里面那个喊着他名字的女人。

                                                            “小七,我在这里,别怕,我一直在这。”君风扬不厌其烦的说着,到后来,也不知道是说给莫小七听还是说给他自己听。

                                                            “爷,下雪了。”久安撑着伞饼来。

                                                            君风扬看着忽然就飘飘洒洒就落下的雪花“小七,外面下雪了。”君风扬也不知道莫小七能不能听到,他就是想说给她听。

                                                            “啊……”莫小七忽然大叫了一声,随后乍然而停。君风扬的心跟着紧了起来。

                                                            “哇哇……”一声婴儿的啼哭声,让整个镇西王府的人悬着的心都放了下来。历时四个时辰,莫小七顺利产下一名男婴。

                                                            “恭喜世子爷,贺喜世子爷,恭喜王妃,贺喜王妃。”屋里屋外的丫鬟?#30171;?#36330;了一地。君风扬从听到那声婴儿的啼哭声后,整个人都僵在那了。久安开心的?#35805;?#23558;伞丢掉,“爷,爷,是小少爷,快去看。”

                                                            “嘶……”君风扬吃力的挪动了下脚步,脚上传来一阵刺麻。原来,他站了这么久没动,脚早已经冻麻了。

                                                            “久安,扶着我,快。”君风扬听到他娘在那边一个劲的喊“这孩子真漂亮”早就安耐不住了,让久?#21340;?#30528;他走到门前。

                                                            君风扬只看了眼那个皱巴巴哇哇大哭小猴子,就掀开帘子进到另一个房间去看莫小七了。

                                                            ?#36824;?#34880;腥味弥漫着整个屋子。君风扬看着旁边的好一盆又一盆的血水,整个人有一瞬间的懵,像是被吓到?#35805;悖?#30452;愣愣地站在那看血水发呆,只觉得心间一片灰蒙?#20254;?br />
                                                            直到莫小七很小声地喊着他的名字。君风扬才猛然转醒,心彷佛也亮起来。他大步走上前,看着躺在床上的莫小七,心情说不出来的复杂。本来生孩子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他之前站在窗外听着她喊着叫疼,也只当是疼。可此刻看到那一盆又一盆的血水,君风扬才充分的理解,女人生孩子是在鬼门关前打转是什么意思。

                                                            “小七,对不起。”君风扬握着莫小七的手放在唇边轻吻,“还疼吗?”他伸手将她额前的碎发拨到一边,除了问着话,他也不知道他还能干嘛。他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求助的看着莫小七。

                                                            莫小七吃力的抬起手摸摸他的脸,给她一个我没事的眼神后道:“我想看看孩子。”君风扬立刻喊奶妈将孩子抱进来。奶妈将洗干净的孩子抱进来后,放在莫小七的身边,莫小七看着那皱皴巴巴的一团,皴眉,“怎么这么丑?”

                                                            闻言,屋子里的人都笑出了声,奶妈解?#20572;?#21018;生下的孩子都这样,过几天长开了就好了。

                                                            奶妈看着那孩子的小嘴动来动去,道:“小少爷饿了,我这就抱下去。”

                                                            “哎,不用。”莫小七喊着奶妈,然后对她说:“你出去吧。”

                                                            奶妈很是诧异,她下意识地就看向君风扬,君风扬也摆了手,奶妈表情很是怪异的走了。

                                                            “我的孩子,当然得由我?#27425;埂!?#35828;着,吃力的解开自己的衣裳,看到君风扬,脸一红,?#30333;?#36807;去。”

                                                            君风扬明显愣了下,反应过来后直接拒绝,看着莫小七要发怒的样子,这才不情愿地转过身去,“我又不是没吃过。”

                                                            “你……”莫小七气得丢了个枕头过去。只?#19978;?#21147;道太小,枕头并没?#20889;?#20013;君风扬。

                                                            过了一会儿,君风扬没听到动静,反而听到孩?#21451;?#21568;叫的声音,转身一看,莫小七一脸疲惫地睡着了。衣服掉下来,挡着孩子喝奶了,怪不得他发出不满的呀呀声。

                                                            君风扬赶紧走过去,轻轻地将她的衣服撩起来,方便儿子喝奶。看着儿子的小嘴在那用力地吸吮着,忍不住用手点着他小小的鼻子,“你轻点,那可是我媳妇。”

                                                            镇西王府的小少爷出生,生?#22919;?#35828;身分很是不同寻常,至于怎么不同寻常,城里有着各式的传言、说法,到底为何,大家也说不清。

                                                            于是,当小少爷满月酒的时候,王妃亲自抱着孙子出来见大?#25671;?#19968;边逗着孙子一边喊着孙子的小名儿,因为出生那天下雪,他那不负责的爹想给孩子取名叫君瑞雪。跟个女孩儿名字似的。王妃不乐意,莫小七也不同意,男孩儿就要有男孩儿的气概。

                                                            于是一直不说话的王爷发话了,“当初儿子的名字是我爹给取得,叫君风扬。现在正好,你欠我一个取名字的权利,你儿子的名字就我来取,嗯,就叫君瑞?#35805;伞?#20197;后还有二三四……”

                                                            额,君风扬觉得这个比君瑞雪也好不到哪去吧?

                                                            俗话说,有儿万事足。这句话在镇西王的身上没体现。在世子爷的身上倒是体现的十足十。

                                                            之前就算了,身为母亲,尤其是还在月子里的母亲,莫小七也没跟他争。除了喂奶的时候她才能看到儿子,其他时候,儿子不是在睡觉就是被君风扬抱着。她能说这一个月来她都没见过几次醒着的儿子吗?

                                                            每次一听到儿子哭,莫小七立刻让奶妈将孩子抱来,结果君某人总是有办法立刻出现,然后立刻从奶妈手上截胡,“这里我来就行,你下去吧。”然后他就视若无睹的抱着孩子在莫小七的面前晃来晃去的、晃来晃去的,一边还逗弄着孩子。

                                                            莫小七大?#20445;?#22199;嚷道:“你把孩子抱过来,我来哄。”

                                                            君某人眼皮子都没抬,直接拒绝,“抱孩子累,你还要修养。”

                                                            累个鬼啊,孩子能有多重?她已经出月子了好吗,?#22993;?#22825;逼着她在床上养着?熟悉的知道她已经出月子了,不熟悉的还以为她在保胎呢。

                                                            莫小七很生气,但问题是,她的生气现在根?#25937;?#19981;了某?#35828;?#27861;眼。

                                                            君风扬现在除了在书房就是围着儿子转,有时候想起她了,也是问她补汤吃了没?#21051;?#24471;莫小七很想骂人。吃吃吃,再吃她就成猪了。

                                                            之前怀孕的时候就是太能吃,孩?#30001;?#23436;了虽然轻了不少,那以前丝毫没有赘肉的腰现在也不再紧致了。

                                                            哎,烦人。君风扬不会是因为她身材变成这样,所以才对她不理不睬的呢?

                                                            一想到这个可能,每次厨房送来的大补汤,莫小七都默默的喂了屋子里的那一株山茶花。

                                                            不行,她要将腰上的赘肉?#20960;?#38130;除了。

                                                            时间就在逗着小孩间不知道不觉就迎来了新年。

                                                            往年,镇西王府就只有他们三个主子,今年,一下子多了一个,更是添了孙子辈。镇西王跟王妃很是开心,发给下?#35828;?#36175;钱都比平时多了一倍。

                                                            放鞭炮,祭祖,吃?#26049;卜梗?#22909;不热闹。

                                                            以前过年的时候,莫小七跟二叔两个会凑合着在莫胡家过,每次看到那幸福的一家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觉得自己像是没有根的人,走到哪都是孤身一身。

                                                            ?#19978;?#22312;呢?她看着那个高大伟岸的男子抱着怀里的小团子满脸都是溺宠的样子,很是开心,爷爷、爹、娘,小七成家了,有?#19981;?#25105;的男人,我也?#19981;?#20182;,我们有了孩子,你们有外孙了,莫小七心里默默的说着。

                                                            晚上,父子两人对饮几杯后,君风扬就不再喝了,起身要去看看儿子。他不放心。今天到处都是鞭炮声,小团子已经被吓哭几回了。

                                                            三个人看着离去的君风扬,很是无语,只觉得家里的奶妈像是请来当摆设的。

                                                            莫小七幽怨地看着君风扬。不行,她要反扑。

                                                            说是要反扑,但过年期间事情太多了。因为她跟君风扬?#22993;?#26377;成亲,引来很多?#35828;?#21475;舌。尤其是那些官家夫人们,过年来王府拜年的时候,面上对她一?#34987;断?#30340;样子,背地里说她没羞、没臊,没成亲就给男人生孩子,家教如此,肯定是个没教养的。

                                                            这些官家夫人只想着怎么让自己的女儿入了世子爷的眼。看莫小七?#22993;?#36319;世子爷成亲,世子妃的位置,她们也想争一下。

                                                            此话不知道怎么地被王妃知道了,王妃也没点名道姓的说什么,只是在午宴的时候,让莫小七坐在她身边,还亲手给她挟菜。这些还不算完,当着众?#35828;?#38754;,将君家的传家手镯就给了莫小七。

                                                            这下,再也没人敢?#40723;?#20102;。

                                                            王妃似乎觉?#27809;?#19981;过瘾,又当众宣布,等天气暖和些,他们镇西王府将正?#25509;?#23094;莫小七过门。然后转头跟莫小七说道:“委屈你了孩子,是我们王府做得不对,让你跟着受委屈不说,还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放心,娘给你作主,那些背后说三道四的也不是个什么玩意儿。”

                                                            一番话,将那些背后嚼舌根的说得满脸通红,午宴匆匆吃完,戏都来不及看就一个个地告辞离开。

                                                            王妃看着那些面如猪肝的夫人们,哼笑一声,她家的媳妇,岂容别人背后嚼舌根的?有了王妃这番话,再也没人敢背后说三道四了。

                                                            年?#36824;?#23436;,转眼也就到了二月二。莫小七想起去年的二月二,自己下山打劫了君风扬。现在,她决定还要在那一天将“不要媳妇”的君风扬打劫了。

                                                            这天?#28363;歟?#33707;小七找到王妃,问王妃咱家在郊区什么地方有没有庄圜什么的。

                                                            王妃此时正在逗弄已经三个多月的小孙子,乐得合不拢嘴,“有啊,城西就有,还有温泉。你要去?也是,去泡泡温泉对身体好。”

                                                            莫小七大喜,“娘,那晚上我们不回来了,瑞儿就交给您了?#26032;穡俊?br />
                                                            “当然没问题了。”王妃逗着孙子,巴不得儿子不会来跟她抢,“你们可以多住几天,家里没事,我看着。”

                                                            看到如此深明大义的婆婆,莫小七狠狠地亲了口儿子就很开心地出门了。哼,君风扬,你等着,小爷这就来了。

                                                            过年放假,君风扬积压了不少公文要处理,镇西王现在基本上大事才出面过问,其他事情,都交给君风扬去打理。

                                                            等君风扬忙完后,天色已经擦黑,他急着回去见儿子,打算抄小路回?#25671;?#21482;是走着走着,君风扬就感觉自己被人盯上了。他心里嗤笑一声,这是哪个愚蠢的小贼,?#21494;?#20182;的梢,寿星公上吊,不想活了吧。

                                                            君风扬不动神色地走着,假装没有察觉。

                                                            跟在身后的莫小七见君风扬都快要走到家了,不?#22836;?#20102;,几个跳跃落到他前面,挡住他的去路。如果落地的时候脚下没有晃几下,那这个动作算是十分帅气的。

                                                            君风扬像是察觉了什么,仔?#21103;?#35748;一番后,忍着笑意道:“好汉这是干嘛,要钱?”

                                                            莫小七听到那的声音就猜到他可能认出自己了,当下转身,扯下蒙脸黑面道:“小爷看今晚月色不错,不劫?#30130;?#21482;劫色。”

                                                            君风扬抬头看看天,月亮弯弯的,哪里月色很好了,但是嘴里却配合地说:“劫色?本世子可是有娘子的人。”

                                                            莫小七哼笑一声,“就是你娘子让我来的。别废话,别逼着?#21494;?#25163;。”说完还威胁地将手指骨捏得作响。

                                                            君风扬面色迟疑,做出一副下了决心的样子道:“既然如此,恭敬不如?#29992;?#20102;。”

                                                            莫小七忽然将手指放在嘴边,吹了个口哨,不一会,就传来喟嗝喟的马蹄声。莫小七翻身上马,将君风扬也扯上马背后,快马扬鞭往郊外奔去。

                                                            君风扬坐在她身后,双手搂着她的腰,满脸宠爱。

                                                            莫小七早就去庄园那边打过招呼了,只留了一个看门的?#30171;櫻?#20854;他人,放假。

                                                            两?#35828;?#20102;后,莫小七不客气地将君风扬的眼睛蒙上,然后带着他走了一?#28201;?#20572;下后,“不许撤掉,等我喊你,你才能撤掉。”

                                                            君风扬好脾气地点头。

                                                            于是,莫小七推门进去,有关上门,忙活起来,大概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君风扬都等不及了,才传来莫小七的声音,“进来……”尤其是那个来字,在她舌尖打了个转,说不出的蛊惑人心。

                                                            莫小七?#22902;?#21152;速,不知道君风扬看到这样的自己会是什么反应?反正她今晚一定要反扑。

                                                            ……

                                                            许久,感觉身下的人身上有点冰凉,君风扬起身套上外袍,抱着快要累得睡着的莫小七去了温泉室,然后将她轻轻地放进水里,他抬头看看外面的天色。时辰尚早,再吃一顿,来得及吧。嗯,就这么办。

                                                            君风扬在水里又折腾起来,直到莫小七哭着求饶。君风扬想了想,也是,他这才刚过上媳妇孩子热炕头的日子,可不能这么快又播上种。至于老爹那个二三四的目标,早晚全达成!

                                                            也不看看种子是谁的,君家出品,必属精品!

                                                            【全书完】

                                                            手机?#27809;?#35831;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山贼姑娘睡了爷最新章节 | 山贼姑娘睡了爷全文阅读 | 山贼姑娘睡了爷TXT下载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