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派遣的花花 > 第十四章

                                                        派遣的花花 第十四章 作者 : 糖菓

                                                            【第十章】

                                                            这天下课之后,花花一如以往地直接?#21451;?#26657;出发到全扬集团去上工。 她已经很习惯这样子的生活形态了,?#28363;?#19978;课,晚上打工。 最近她开始在学商业设计相关方面的知识,每天下课之后要学的东西,反而比?#28363;?#22312;学校上课时要来得多。

                                                            学校和打工两头都忙碌无比,但是她一点都不觉得累。

                                                            因为这样让她觉得很有成就?#23567;?br />
                                                            学了这些专业知识之后,就能贡献到家族企业里去,这是花花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所以,她觉得最近的生活真的是过得愈?#20174;?#20805;实了。

                                                            “花花小姐,有您的包裹。”

                                                            走出电梯在进经理室之前,被杨均韦的秘书唤了过去,花花伸手将那个包裹接了过来。

                                                            “谢谢张姊。”没错,是张姊,不是张简。 自?#30001;?#27425;孙文文闯进经理室来大闹一场的那天过后,美人秘书张简薇书就被调到人事室去了。

                                                            而均韦哥办公室门外那个秘书的位置,隔天就换人坐了。

                                                            依然是个美人,不过这一回,是个美人新手妈妈张缘娟。

                                                            因为怀孕的关系,她离开原本压力很大的知名广告公司,透过友人的介绍,来当均韦哥的秘书。

                                                            听说均韦哥是想让她多学学跟广告与设?#21697;?#38754;有关的知识,所以才答应友人,将她转介过来的。

                                                            而且因为对方是有家室的人,均韦哥觉得这样应该多少可以避免掉秘书爱上他的宿命。

                                                            实际相处之后,他们之间完全没有发生任何需要适应的问题,于是这件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怎么会有东西寄到这里来给我啊?”花花不解地问。

                                                            她只是在这里打工约小小角色,连职员都算不上,怎么会有她的包裹往这里寄呢?

                                                            “好像是广告公司寄来的。”

                                                            “奇怪,广告公司怎么会寄东西给我?”花花好奇地摇了摇那个箱子。

                                                            一向以公事为重、?#24418;?#35880;慎的张缘娟,今天难得多话地向花花攀谈着,“花花小姐,请问你认识风独风导演吗?”

                                                            包裹上的那个署名龙飞凤舞的,一般人可能看不太懂,但对于身为风独粉丝的她来说,那个签名,她家里面的广告摄影集上也有相同的,甚至被她当神器一样供奉着呢!

                                                            “风独?”花花偏着头想了一会儿就说:“啊!之前好像有见过一次面的样子,在广告拍摄的现场。”

                                                            那位风大师的一头银发实在是令人印象深刻,就算想忘都忘不了。

                                                            而且,那一天还有令她难以忘记的其他事情,所以,很容易就能?#25442;?#24819;起来自己见过风独的事。

                                                            “真的吗?哇!好棒喔!风导演真的很有才华欸……”

                                                            张缘娟接下来一连串对风独风大导演的吹捧,花花都没有听进去,她比较好奇的是对方到底寄什么东西过来给她。

                                                            “?#36963;?#26159;那天在拍摄现场的花絮?”讲了一大堆之后,张缘娟发现花花似乎没兴趣听那些事情,所以,她猜测着箱子里的物品。

                                                            “嗯!我拆开来看就知道了,谢谢张姊。”一想到某个可能性,花花满脸黑线地走进经理室。

                                                            她拉开抽屉取出刀片,将箱子打开,里头静静躺着一片光盘。

                                                            那一天,她和杨均韦在拍摄现场待没多久就开溜了,应该没什么机会被拍进广告花絮里吧?

                                                            想到这里,花花忍不住脸红了起来。

                                                            该不会那天她被均韦哥拉回车子里面之后所做的坏事情,全部都被偷拍下来了吧?

                                                            那一天,她不仅舔了均韦哥,还把均韦哥含进嘴里去了……

                                                            如果那种羞人的画面被人偷拍下来制成光?#36538;?#25773;的话,她很可能真的会去撞墙的。

                                                            花花呆坐在位?#30001;希?#23475;怕地望着箱子里的光盘片。

                                                            “你在干嘛?有空发呆,不如多画点图出来。”杨均韦刚开完会,一进门就看见花花坐在位?#30001;?#21457;呆。

                                                            “均韦哥……”

                                                            “干嘛?#35838;?#24456;忙。”连锁超商这周刚开始的集点送赠品活动,?#20174;?#36229;乎预期的热烈,北区原本预估能撑四周的赠品?#19968;?#24211;存,竟然在短短六天之内就被换个精空。

                                                            他现在正焦头烂额地向东区及南区的各分店调货,并且可能要开会讨论是否提前结束活动或是更换赠品。

                                                            这样一来,所有的宣传海报都得补印,广告也得重拍,忙得他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所以,今天他根本没时间管花花。

                                                            “这个,是风独风导演寄来的。”花花指着桌上那个箱子,里头的那片光盘就像是宣判书一样,她没有勇气自己一个人弄出来看。

                                                            “什么?”杨均韦顿了顿,然后点?#35828;?#22836;,“喔!我记得风大师之前好像有说过要送我们一件结婚贺礼,应该就是那个吧!”

                                                            他们的婚礼,已经决定在花花放寒假的时候举?#23567;?br />
                                                            原本花总裁舍不得让女儿这么早嫁出去的,但自从花花那个笨蛋不小心对她妈妈透露出他们每?#21619;?#27809;?#20889;?#22871;子的秘密之后,花总裁就心灰意冷地点?#21453;?#24212;他们的婚事了。

                                                            婚礼还是愈早举行愈好,免得到时候惹出什么对两家的面子都极不?#27599;?#30340;事件。 杨均韦也是这么想的,早一点把花花给娶回家去的话,他就不用每?#21619;?#24471;特别想借口,好拐带花花出去卖掉。

                                                            虽然花花还这么年轻,但是他已经管不?#22235;?#20040;多了,非?#27599;?#20123;在花花身上标上自己的所有权不可。

                                                            “结婚贺礼?”花花脸上似乎又更加黑掉了一层,“均韦哥,这个东西,会不会是我们那天……”

                                                            做了坏事的证据?

                                                            “哪天?”

                                                            “就那天我们在那个巧克力?#34892;?#37221;的广告拍摄现场……”

                                                            都是均韦哥害的啦!

                                                            呜呜……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们两个又要上八卦?#21448;?#20102;啦!

                                                            “不太可能吧?那天我们又没有拍摄什么东西。”

                                                            如果那天的广告他和花花有按照原定计划拍摄的话,经过风大师的金字招牌加持,那个广告的画面的确可以当作是恭贺他们即将结婚的贺礼。

                                                            “吼哟!人家是说……”花花心凉了一半,害怕地这么猜测道:“会不会是那个啦?”

                                                            “到底哪个?”杨均韦不?#22836;?#20102;起来。

                                                            明明都已经跟她说他很忙了,她还这样扭扭捏捏地要讲不讲的,真的害他要抓狂了啦!

                                                            “会不会是我们两个在车子里面的画面啦!”花花气闷地大?#23567;?br />
                                                            均韦哥真的很迟钝!

                                                            “嘘!”终于意识到她在讲什么,杨均韦尴尬地红了脸,“你这?#19968;鎩?br />
                                                            他一把抢过花花手中的那片光盘,有些紧张地将它塞进?#23454;?#30340;光盘机里,“故作文雅。”

                                                            “喂!你这下不全都喊出来了吗?”杨均韦很担心他们的对话被外面的秘书听到,偏偏花花就是少根筋,怎么教都教不会矜持。 真是没救了。 反正他已经习惯了,其?#24471;?#20160;么差,他是怕外面那个新来的秘书会吓一大跳,搞不?#27809;?#29992;异样的眼光来看花花。

                                                            杨均韦深呼吸几口气之后,按下PLAY 键。

                                                            应该不可能被拍下“那种?#34987;?#38754;吧?

                                                            风大师一向风评很好的,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小人的勾当?

                                                            画面一开始是黑白点交错的古老?#28982;?#30011;面,接着画面亮了起来。

                                                            花花害怕地偎进杨均韦怀里,小手紧紧攀住他的?#30452;邸?br />
                                                            镜头对准一个婴儿车,上面躺着一个四肢不停?#21619;?#30528;的小婴儿。

                                                            四周的声音闹哄哄的,不过,接下来的对话还是能够清楚地听见!

                                                            爷爷,这个可爱的妹妹名字叫做花花耶! 她果然长得跟花一样可爱。

                                                            那是他童稚时期的软嫩嗓音。

                                                            杨均韦忽?#25442;?#36523;窜过了一阵鸡皮疙瘩,这一?#20301;埃?#20182;脑海里有印象。

                                                            之?#30333;约?#26377;回想起来过。

                                                            爷爷,我长大以后可以娶花花当新娘吗? 当他问完这?#20301;?#20043;后,镜头缓缓朝他脸上移了过去。

                                                            “天啊!是小时候的均韦哥欸!”花花惊呼。 她虽然只看过照片而已,但是均韦哥小时候的样子跟现在差不多,根本没改变多少。

                                                            她现在还是个小婴儿耶! 你不怕她长大之后变成丑八怪吗?

                                                            杨均韦怀念地眨了眨眼睛。

                                                            那是他爷爷的声音。

                                                            不怕,花花长得?#27599;?#29233;。

                                                            镜头里面,小时候的他摇晃着被小婴儿握紧的右手食指,开心地这么说着。

                                                            我长大以后,一定要把花花娶回?#19994;?#26032;娘……然后画面就定格在这里。

                                                            小时候的他,微笑地望着花花,一?#30452;?#22905;握住,另一手则偷偷欺上前去捏着她的小脸?#21834;?br />
                                                            “天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杨均韦感叹。

                                                            “可恶!均韦哥,你?#30340;?#25105;的脸!”花花却是气愤。 原来她在那么小,还无法反抗的时候,就被均韦哥强抱、抢婚兼公开欺负了。 瞧,她的脸都被均韦哥捏红了!

                                                            “喂!这不是重点吧?”杨均韦完全忘了公事紧急,那?#21619;?#30701;?#35813;?#38047;的影片,让他整个?#35828;?#36827;时光的隧道?#23567;?br />
                                                            原来他早在那么久以前就因花花而着迷啦?

                                                            “均韦哥,你那时候已经八岁了,对不对?”花花指着影片中的帅帅小均韦哥。

                                                            “嗯!”

                                                            “八岁的时候不是已经很懂事了吗?”

                                                            “是啊!”

                                                            杨均韦从小成绩就很好,因为是被重点培养成接班人的,所以七、八岁那时候,就已经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了。

                                                            “那你为什么会说出这么孩子气的话?”花花讶异地望着他,“那是你第一次见到我吧?”

                                                            年纪那么小,而且又是第一次见面,竟然就说要娶她,想想还真恐怖。 如果不是因为她已经认定均韦哥了的话,她一定会指着他的鼻尖大骂他变态、恋童癖了。

                                                            “呃……”杨均韦无言了O

                                                            他想了很久,真的是想了很久,最后只能吐出这么一句不象样的回答,“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你那时候就已经在偷偷诱惑我了吧!”

                                                            瞧她那红?#20284;?#30340;小脸,还有不停?#19968;?#30340;肥?#35782;?#30701;的四肢,真的是可爱得令人想将她吞进肚子去啊!

                                                            “吼哟!你又在怪我了,真是的,明明是你自己?#24418;?#39064;,却一天到晚去?#30452;?#20154;,把错都推到别人身上……”

                                                            “反正、就是你的错,谁教你要这么可爱。”

                                                            “现在已经不可爱了。”花花朝他做了个鬼脸,“你确定你真的要娶我吗?”

                                                            “人家贺礼都送来了,这罪证确凿的,你说我敢不娶吗?”

                                                            “哈哈……”瞧他说得委屈,花花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过,我刚刚真的吓了一大跳耶!还以为是我们那天躲在车子里做的坏事被偷拍了下来。”

                                                            “?#36963;?#26159;什么坏事,是很正常的生理渴望。”杨均韦低头吻了她一下,“就像这样,不管亲哪里,都是爱的表现。”

                                                            花花忍不住脸红了起来,“均韦哥……”

                                                            “喔!不,别那样喊我,别那样?#27425;遙 ?#26472;均韦抓起?#34507;?#22841;往外冲,“我不能跟你去秘密基地,?#19994;?#21435;开会了。”

                                                            他竟然三?#35762;?#20316;两步地狂奔离开经理室,花花气闷地朝他的背影吼道:“秘密基地盖好了,你都还没?#20889;?#25105;进去过!”

                                                            “花小狼,?#20219;?#24537;完啦!”在关上门之前,杨均韦窘着脸,在秘书面前回头应了她一声。

                                                            花花忍不住狂笑了出来。

                                                            她从花小猪变成花小狼了。

                                                            其实,这是均韦哥对她的略称。

                                                            原来的意思应该是:花小猪,你这只小**!

                                                            这是他们之间的密语。

                                                            就像秘密基地一样,是只有他们两个才懂得的爱的暗号。

                                                            花花坐在杨均韦的位?#30001;希?#20877;一次播放?#22235;?#20010;光盘片里的那段影片!

                                                            我要把花花娶回?#19994;?#26032;娘……

                                                            这是她不管听几次,好像永远都不会腻的誓言。

                                                            婚礼的那天,杨均韦牵着花花的手,将她幸福地带往人妻的国?#21462;?花花穿着漂亮的白色?#37117;?#23130;纱,手里捧着七彩的妍丽新娘捧花,风风光光地挽着杨均韦的手,在亚太大饭店,也就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宴?#21534;?#37324;,举行了仿佛是王子与公主般幸福的盛大婚礼。

                                                            由于杨家和花家都算是有头有脸的家族,喜宴总共摆了一百二十张桌还嫌坐不太下,各大?#25945;?#26356;是给足面子地将SNG车开来做实况的录影直播。

                                                            敬酒时,他们来到风独风导演坐着的那个?#26469;危?#26472;均韦感激地朝风独颔首道:“多谢风导的那份结婚贺礼,对我们来说,那真的是个很大的惊喜。”

                                                            “那可是我的珍藏品呢!”

                                                            原来风独年轻的时候曾在亚太大饭店打过工,他是负责担任摄影纪录的活动组组员。

                                                            每次饭店里有盛大宴席或庆祝活动时,饭店都会提供摄影机将过程全部拍摄下来,活动结束之后,就会将所拍摄下来的画面统整过后做成纪?#35745;?#24403;作是礼品来?#36879;?#23458;人留作纪念。 也就是说,花花?#20197;?#26412;应该有一份满月宴的影片才对。 但那一次的纪?#35745;?#21364;阴错阳差地没有送到花家。

                                                            因为风独对拍摄画面经常怀有高度的坚持,所以要求很严格,却因为这样子的态度被饭店的同事们排挤,一气之下,他递了辞呈,远赴美国就读有关摄影的专门学校。

                                                            事隔多年,在杨均韦和花花的绯闻被八卦?#21448;?#29190;出来之后,风独注意到花花这个特别的名字,才想起了这么一件往事。

                                                            而那段放置多年的资料影片,有些片段根本读不出来了,为了替他们祝贺,风独特地将影片拿到美国,去请熟人将那段重要片段做了回复。

                                                            那份短片刚刚在宴客时也播放过,来参加婚礼的人看了之后,都惊呼他们真的是天生一对、天作之合。

                                                            原来缘分早在那么久以前就订下来了。

                                                            虽?#25442;?#26159;有一些人和一些?#25945;?#20844;开地唱衰他们,不看好他们这段感情能?#24576;?#38271;久久地走下去,但是杨均韦和花花他?#36963;?#19981;太在意。 感情的经营是他们自己的事,跟外人的赞成、不赞成,看好、不看好,一点关系都没?#23567;?他们自己觉得幸福就行了。

                                                            幸福的?#19997;蹋?#20182;们俩手牵着手,眼对着眼,心向着心,因为这段奇妙的缘分,让他们俩再次相遇、相知,相惜,进而结成连理,相伴终生。

                                                            当天晚上,某新?#30424;?#30340;当红女主播,在播报完这个王子与公主的盛大婚礼实况之后,感叹地这么说着,“不可不信缘。”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跑腿帮风云录之一《做你的猫咪》;

                                                            02、跑腿帮风云录之二?#37117;?#25198;的男友》;

                                                            03、跑腿帮风云录之三《最强的家教》;

                                                            04、跑腿帮风云录之四《万能的男佣》;

                                                            05、跑腿帮风云录之五《派遣的花花》;

                                                            06、跑腿帮风云录之六《美女的保镖》;

                                                            07、跑腿帮风云录之七《时尚的顾问》;

                                                            08、跑腿帮风云录之八《修缮的达人》;

                                                            09、跑腿帮风云录之九《锁匠的正义》;

                                                            10、跑腿帮风云录之十《快递的使命》;

                                                            11、跑腿帮风云录之十一《?#38383;?#30340;极致》;

                                                            12、跑腿帮风云录之十二《骑士的公主》。

                                                            手机?#27809;?#35831;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派遣的花花最新章节 | 派遣的花花全文阅读 | 派遣的花花TXT下载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