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美女的保鏢 > 第十二章

                                                        美女的保鏢 第十二章 作者 : 糖菓

                                                            【第十章】

                                                            “對不起,都是我害了你們。”綁架案發生后的隔周,張以滔輾轉聽到風聲之后,在某天放學后攔住了陳博均和嚴歆,說是要向他們請罪。 因為是他將嚴歆的叔叔是幸福青鳥集團的所有權者的消息散播出去,所以才會造成這一次的綁架案。

                                                            張以滔覺得自己欠他們倆一個道歉,因此打定主意來負荊請罪。

                                                            “你的債務已經解決了嗎?”陳博均關心地問。

                                                            “嗯!我已經告訴我爸媽了。”

                                                            總共欠了十二萬,但因為拖欠利息的關系,不過才短短兩周就變成二十萬了,他知道不能再繼續拖下去,只好快刀斬亂麻地向父母報告。

                                                            好在他不像小智那樣賭很大,也不像小智那樣妄想借錢來翻本,雖然跟爸媽講免不了遭來一頓打罵,總比到最后被逼著走上絕路。 張以滔當初也曾想過要干壞事的,所以在向嚴歆道歉時,他的頭就壓得更低了。

                                                            “我原諒你,只求你以后別再借機來約我了。”

                                                            嚴歆的條件很簡單。

                                                            “好,我答應你,以后只把你當同學看。”

                                                            “直接把我當陌生人看。”嚴歆咕噥著說。

                                                            “別這么不近人情,既然他都這么誠心誠意地來道歉了……”陳博均笑咪咪地拍著張以滔的肩頭,“同學,如果你陪我去一個地方,我就原諒你對我們做的錯事。”

                                                            “什么地方?”

                                                            “漆彈練習場。”

                                                            “喂!我的卡全被我爸剪掉了,哪有錢去那種地方啊?”張以滔以為陳博均是要自己請客付錢,連忙搖頭拒絕。

                                                            現在的他,可是個貨真價實的窮光蛋欽!

                                                            “不用花錢啦!”陳博均笑得更加閃亮了,“你陪我去打一場練習賽,我請你吃Friday』s ,如何?”

                                                            “我不用付練習場的費用,你還要請我吃晚餐?”張以滔訝異地問:“哪有那么好康的事?”

                                                            “就是有,你看。”陳博均抽出嚴歆叔叔送給他的會員卡,在張以滔面前晃了晃。

                                                            那張卡金閃閃的,感覺起來一整個貴氣逼人。

                                                            “好,我陪你去。”張以滔一向對刺激的運動有興趣,像這種免錢的好康,他當然不能夠錯過啦!

                                                            “跟我走就對了啦!培養正當的興趣,總比你去玩那個職棒簽賭好得多。”

                                                            “我已經不敢賭了啦!”也沒錢可以賭了。

                                                            再賭下去的話,他爸媽要登報作廢他這個兒子了。

                                                            “總之,謝謝你答應陪我去。現在就走吧!”陳博均摩拳擦掌著。

                                                            得趁嚴歆的叔叔還在臺灣的時候去打一場按仇賽才行,不然哪天他又跑到香港去出差的話,又不知要等多少天才會回來了。

                                                            “咦?現在就要去喔?”有這么迫不及待嗎? 張以滔莫名感到有些恐懼。

                                                            “我先送歆回家。你在這里等我,我馬上回來帶你去。”

                                                            “喔!”張以滔點點頭。

                                                            “要小心喔!”嚴歆難得和顏悅色地對著張以滔說話,“記得下場前要做熱身運動。”

                                                            “好。”張以滔突然覺得有點感動。

                                                            原來當嚴歆的朋友待遇這么好啊!

                                                            早知道他以前就不要癡心妄想她,起碼還可以博得一個好朋友的名號。

                                                            等到走遠了之后,嚴歆笑嘻嘻地望著戀人,“你是不是要騙張以滔穿上你的那套衣服啊?”

                                                            “你怎么知道?”詭計敗露之后,陳博均笑得有些尷尬,“誰教你叔叔耍詐,聯合大家專攻我一個人,如果我帶張以滔去,讓他穿上我的衣服,我就可以從旁邊偷偷攻擊了。”

                                                            這一次,他誓言非得在她叔叔身上留下記號不可。

                                                            “雖然是不鼓勵做弊啦!但這也不失為是一套戰術。”嚴歆笑嘻嘻地吻著戀人的唇給他愛的鼓勵,“你今天不能又被叔叔操到渾身無力喔!晚上記得來我家,我會替你按摩的。”

                                                            聽到這樣的邀請,陳博均精神滿滿地舉起雙手,“沒問題,只要打中你叔叔一發,我就馬上閃人,絕對會把精力留到晚上奉獻給你的。”

                                                            聽他說得那么白,嚴歆嬌羞地睨了他一眼。

                                                            “加油喔!”

                                                            “好,你等著看我贏得你叔叔的及格標章吧!”

                                                            “博均,這不是你的衣服嗎?”

                                                            “這一套我穿起來有點窄,你比較瘦,穿起來剛剛好。”陳博均搶過他手中那套比較舊的戰斗服,手忙腳亂地換裝起來,“你第一次來玩,我把新的裝備讓給你用看看。”

                                                            “真的嗎?那先謝謝你啰!”張以滔一邊哼著歌,一邊將陳博均的戰斗裝穿到自己身上去,穿好之后,頭盔一戴,兩個身形相似的軍人分別扛著一把漆彈槍,氣勢十足地走進場內。 “安全規則剛剛工作人員有說明過了,你有仔細聽吧?”

                                                            “有。”

                                                            “我們倆是藍隊的,進場后,只要看到紅頭盔的,猛開槍就對了,我們要繞到大后方去奪取紅旗,如果你身上中彈的話,就地躺平在地上就行了。”

                                                            “喔!了解。”

                                                            張以滔忍不住興奮的心情,舉好漆彈槍四處張望警戒著。

                                                            “進去之后黏在一起很危險,我會在你的右后方附近掩護你,你小心前進就行。”

                                                            “了改。”張以滔油條地朝他行了舉手禮,然后就往場內沖去。

                                                            沒想到走沒三、四步,張以滔腹部就中彈了。

                                                            “呃……”

                                                            “沒關系,繼續走。”陳博均壓低身子,慢慢找著掩護。

                                                            “可是我中彈了欽!”

                                                            “沒關系啦-這才第一發而已,等你被打到第七、第八發之后,再倒地投降都可以。”

                                                            “欽?規則是這樣的嗎?”

                                                            張以滔傻傻地回想剛剛工作人員講解過的事項,不是被打到一發就算斃命了嗎? 能撐到七、八發以上喔?

                                                            就在他發呆的空檔,又一枚漆彈朝他猛射過來,啪的一聲,胸前中彈了。

                                                            “天啊!我胸前中彈了啦!”

                                                            “沒關系,繼續走啦!”

                                                            “真的可以這樣嗎?”

                                                            “相信我,我每次都是這樣。”陳博均小心翼翼地躲在遮蔽物后,思索著下一步該怎么前進。

                                                            “噢……”張以滔痛呼一聲之后,低頭看著自己胸前,“我胸前已經中兩次了欽!”

                                                            看來就算被打中,也可以不必倒地裝死或者是退場,他們紅隊的人根本連死人都還是照打嘛!

                                                            “走,沖出去,反正我都已經死三次了。”聽到張以滔充滿干勁的怒吼聲,陳博均跟著笑了,“沖啊!”既然來了,就放膽玩吧! 反正頂多就是跟前幾次一樣丟臉,不會比第一次更丟臉就是了。

                                                            第一次來玩的時候,他渾身上下幾乎都中彈了,身上的衣服沒一個地方沒被漆噴到的。

                                                            “這邊……”尋著記憶中的位置慢慢前進,陳博均眼觀四路、耳聽八方,看到走在自己左前方的張以滔像是大傻般橫沖直撞,仿佛根本不怕再被漆彈打到般,他不禁開始佩服起張以滔的勇氣來了。

                                                            想他前幾次來玩的時候,一被打到之后就開始氣餒,哪像張以滔,完全不把中彈當回事,只想著要勇往直前。

                                                            “小心!”

                                                            正當他想著這些有的沒的事情的時候,張以滔往他這頭撲了過來。

                                                            他被用力一撲,往右邊跌了出去,接著便聽到張以滔悶哼一聲。

                                                            張以滔又中彈了。 而且,是為了解救他才中彈的。 陳博均覺得整個斗志都被激了出來。 他小心翼翼地迂回著路線,繞到另外一個方向去,慢慢地挪動身體,果然看見一把屬于紅隊的槍,但是那人的身體隱藏在遮蔽物后面,看不出來到底是誰。

                                                            嚴歆的叔叔右手臂上會系著一條金色的絲帶,然而現在沒辦法看出自己發現的那人到底是不是嚴歆的叔叔。

                                                            但既然已經發現敵人了,就見一個開一槍吧! 不能錯過這個大好機會。

                                                            他悄聲前進,在距離那人剩不到十公尺的距離后,故意發出了一點細微的聲響,果不其然那人的注意力轉到他這邊來,他托好漆彈槍,等到對方的頭伸出來察看敵情的時候,咻的發射出一枚彈藥。

                                                            啪的一聲,準確無比地射中那人的頭盔。

                                                            陳博均忍不住輕笑出聲,但是戰事還沒有結束,他悄聲地移動身形,繼續前進,這時,他回頭看見剛剛張以滔中彈的地方,他還躺坐在原處,身上又多了好幾道慘不忍睹的漆彈痕跡。 而且,似乎能夠聽到他在抱怨:為什么自己都已經中彈了,敵人還是毫不留情地猛朝他開槍。 陳博均在心底道了聲歉,承諾之后一定帶他去吃頓好料的。

                                                            然后他繼續往前走,已經快要到敵方的大本營了,那把紅色的旗幟似乎在呼喚他般。

                                                            他壓低身子慢慢、慢慢地靠近,確定左邊、右邊、前面都沒有敵人蹤跡的時候,后方卻傳來槍響聲,隨即他的背心中彈,整個身子往前一彈。

                                                            他伸長了手,想要奪取那枚旗幟,旁邊左右卻突然接連沖出兩名紅隊的敵軍,槍口全都對準了他的胸口。

                                                            “投降吧!”嚴清的聲音從后方傳來,“愛耍詐的小家伙,你才是陳博均本人吧?”

                                                            陳博均回過頭,發現嚴清頭盔上有不容錯認的黃色痕跡,他摘下自己的頭盔,指著他笑,“我剛剛打中你了。”

                                                            雖然自己背后也被他補了一槍,但是他先打中嚴清的。

                                                            “你如果穿著你原本該穿的衣服的話,早就中彈七、八次了。”

                                                            “這是戰術,你懂不懂啊?”而且,他剛剛差一點就奪到他們紅隊的旗幟了,“怎么樣?我有進步吧?”

                                                            “嗯!耍詐的部分。”嚴清不是很贊賞這種行為。

                                                            “都說了這是戰術。”陳博均指著他的頭盔,“而且我打中你了。”

                                                            他不辭辛勞地玩了這么多次,就是想要獲得嚴歆叔叔的認可,“我及格了吧?”

                                                            明明不及格也不所謂的,但他就是想從嚴歆叔叔的口中,獲得認可。

                                                            “及格了、及格了啦!”一個清爽利落的女聲從左邊傳來,陳博均嚇得呆住了。

                                                            這群人里面竟然有女生?

                                                            “嚴清,你別再欺負小朋友了。”

                                                            “我不是小朋友!”都已經十九歲了,被講成是小朋友,他覺得很虧欽!

                                                            這些人不過就長他們十幾歲而已吧?

                                                            “是,小帥哥,你已經及格了。”趙玟笑嘻嘻地將他們堡壘上的旗幟拔下來交到他手中去,“如果不是嚴清剛剛從你背后偷襲你的話,你應該早就拿到我們的旗子了。”

                                                            “我哪是偷襲啊?”

                                                            “你剛剛已經被他打中了,死人開槍,就是偷襲。”

                                                            “是他先耍詐的。”嚴清不滿地指責著。

                                                            “人家都說了是戰術,誰教你要被騙?”

                                                            “你干嘛幫他?”

                                                            “小帥哥,你別在意喔!嚴清他以前是戀侄女癖,所以一想到自己心愛的小侄女被別的男人給搶走了,他氣不過,才會故意這樣欺負你。”

                                                            “戀侄女癖?”

                                                            “嗯!就跟爸爸舍不得女兒出嫁的心情差不多,你了吧?”

                                                            “喔!”陳博均點點頭,“還好嚴歆沒有戀叔癖。”

                                                            “她有好不好?”

                                                            “她沒有。”陳博均朝他做了個鬼臉,那鬼臉的樣子還是學嚴歆的,“我很確定她沒有,因為她說她從國中就開始喜歡我了。”

                                                            “就算是這樣,那國中之前應該有!”

                                                            “不管有沒有,反正她喜歡的第一個男人是我。”陳博均哼了一聲,看到嚴歆叔叔氣急敗壞的表情之后,他覺得自己勝利了。 “哈哈……張以滔,你還活著吧?走啰!我請你吃Friday』s 。”

                                                            陳博均走到剛剛他躺坐著的那個位置,發現他已經把頭盔拆下來了,然后表情很是怨恨,“原來你設計我。”

                                                            “抱歉啦!同學,我請你吃好料的。”

                                                            “一頓飯怎么夠彌補我受騙的心?”

                                                            “那你想怎樣?”

                                                            “你讓我射一槍,我就原諒你!”張以滔驀地站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舉起槍瞄準他。

                                                            “喂、喂!”陳博均雙手大張呈投降狀,“是你先開口要求我原諒你的吧?一檔歸一檔,你陪我來打一場比賽,我不跟你計較你害我們被綁架的事,等等我還出錢請你吃飯欽!”

                                                            到底是誰虧本啊?

                                                            張以滔偏著頭,想了一想。

                                                            “怎么樣?不管怎么算,你都比較劃算吧?”

                                                            “聽起來是這樣沒錯。”

                                                            “那就走吧!”吃大餐去啰!

                                                            “但我覺得心情很不爽,還是射你一槍比較快樂,Friday』s不要了。”

                                                            啪的一聲。

                                                            陳博均往后踉蹌了一步,然后低頭看著自己胸口。

                                                            “你這個殺千刀的,這么近距離開槍,很痛的,你知不知道?”

                                                            陳博均一走進房內,就渾身無力地趴躺在床上。 嚴歆洗了個澡把自己弄得香噴噴、滑溜溜之后,風情萬種地坐到他旁邊去,“博均,我來幫你按摩。”

                                                            “嗯……”

                                                            “怎么啦?不是贏了嗎?你不高興啊?”

                                                            嚴歆假借按摩之名,行脫戀人身上衣物之實,手勁輕柔柔地滑過他臂肌結實的肩頭,那動作與力道根本就算不上是按摩,明眼人一瞧就知道她是在勾引人。

                                                            “張以滔那家伙暗算我。”

                                                            胸前被開了一槍,他覺得好痛,沒想到那家伙拼著不要吃晚餐,偏偏就是要射他一彈,害他全無心理準備,痛得齜牙咧嘴的。

                                                            “以后我們不理他就是了,就算看到也當作沒看到,如何?這樣總算能消氣了吧?”

                                                            “不能,心口還是好悶。”

                                                            “那你到底要人家怎么樣嘛?”

                                                            她都已經洗好澡等他了,他竟然在床上跟她鬧脾氣,鬧脾氣的原因還是另一個男人,到底把她當什么了?

                                                            “親我一下。”陳博均翻過身子,仰躺在她的大床上,“這里。”他指著自己的唇。

                                                            嚴歆聽話地吻了過去,心想,他才剛被叔叔欺負完回到她的身邊,她的確應該好好安慰他才是。

                                                            “接下來親這里。”陳博均扯開胸前的衣扣,指著自己的心口處。 剛剛就是這里中彈的,疼死他了。 嚴歆聽話地又吻了過去。

                                                            “這么乖啊?”陳博均坐起身子,熾熱的目光凝視著她,“不管我要你親我哪里,你都會乖乖聽話嗎?”

                                                            “嗯!”嚴歆柔順地點了點頭。

                                                            ……

                                                            她真的好喜歡看他按捺不住時失控的樣子,他饑渴的神情,像是想把她一口吃掉似的,教她一想到,就會臉紅心跳……以后他們也會一直這么甜蜜吧? 她剛剛忘了說了。 叔叔在電話中有些氣悶地對她說,雖然他覺得她挑的人選還不夠強大,但以后有的是機會慢慢訓練,直到“那個臭小表”真正能夠保護她之后,他會勉為其難地微笑著在紅毯上將她交付給“那個臭小表”的。

                                                            嚴歆忍不住笑了。

                                                            她那有戀侄女情節的叔叔大人,竟然已經開始在幻想要挽著她走上紅毯了。

                                                            她真想看看那時候,身旁這兩個男人臉上的表情。

                                                            不過,不管怎么樣,她知道自己的臉上一定會盈滿幸福的微笑。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01、跑腿幫風云錄之一《做你的貓咪》;

                                                            02、跑腿幫風云錄之二《假扮的男友》;

                                                            03、跑腿幫風云錄之三《最強的家教》;

                                                            04、跑腿幫風云錄之四《萬能的男傭》;

                                                            05、跑腿幫風云錄之五《派遣的花花》;

                                                            06、跑腿幫風云錄之六《美女的保鏢》;

                                                            07、跑腿幫風云錄之七《時尚的顧問》;

                                                            08、跑腿幫風云錄之八《修繕的達人》;

                                                            09、跑腿幫風云錄之九《鎖匠的正義》;

                                                            10、跑腿幫風云錄之十《快遞的使命》;

                                                            11、跑腿幫風云錄之十一《復仇的極致》;

                                                            12、跑腿幫風云錄之十二《騎士的公主》。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美女的保鏢最新章節 | 美女的保鏢全文閱讀 | 美女的保鏢TXT下載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