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為何夢見他 > 第十三章

                                                        為何夢見他 第十三章 作者 : 糖菓

                                                            【第十章】

                                                            世人總說快樂的時間易逝,痛苦的時間難熬,可其實這些都是人類的心理作用而已。一轉眼,上學期已經結束,高三下學期在過完農歷年后的那一周,就開始正式上課了。

                                                            才剛開學,馬上就是高三的第三次模擬考,寒假才結束,學生的心都還沒有完全收回來,模擬考已經無情地展開。放假時有人偷懶,有人孜孜不倦,考試一結束,有努力的人和沒努力的人,分數高和不高。

                                                            崔至善的成績又進步了一些,不過還是遠遠落在一百名榜外,但是江映如卻再次跌出五十名外,考了個第八十五名,差點破了之前的最糟紀錄。

                                                            過年的時候,爸爸竟然帶著媽媽一起回臺灣,他們之間是怎么又湊在一起的,詳情江映如并不知曉,不過回來之后的媽媽不再任性吵鬧了,爸爸也是鎮日話都不說一句,兩人待在一起就像是在演默劇片般,很多對話都要江映如來替他們傳遞,但那并不是賭氣式的夫妻吵架。

                                                            他們之間的氣氛一片平和,完全沒有火藥味,跟那種故意講給對方聽之后,再要小孩過去傳達的鬧劇不同,他們是真的不想和對方直接交談。

                                                            江映如對這個狀況無能為力,只能淪為爸媽之間的傳聲筒。

                                                            是的,江映如在他們回臺之后,馬上就帶著兔兔搬回自己家里去了,因為江國慶不同意讓她認祖歸宗。

                                                            這件事情李媽媽無法做主,關鍵人物是她先生李勻智,他卻遲遲不肯回臺處理善后,她很想留江映如在自己家好好地照顧,卻沒辦法硬是將人留下。

                                                            某天晚上,江國慶與隔壁女主人辟室密談了一個晚上,隔天她就訂了最近的一班飛機,飛到對岸去了。

                                                            這些事情都是真哥之后才告訴她的。

                                                            江映如其實也比較希望自己能夠繼續留在江家,拆散這個家、家人四處分散,是她不樂于見到的最糟結果。

                                                            她太過擔心爸媽之間的問題,整個寒假都無法專心在功課上,她又是那種容易因為情緒關系而影響表現的類型,所以開學之后的模擬考就考砸了。

                                                            話說她媽媽一直等不到情夫,便為愛闖天涯,直接追到情夫在對岸工作的那個城市去,糾纏了很久,最后還是被狠心拋棄了,就在這個時候,爸爸適時地出現,將失魂落魄的媽媽接了回來。

                                                            兩個人一起回來,是和解了嗎?

                                                            可是觀察他們相處時的態度,又不像是已經和解了的樣子,江映如鎮日擔心這個、操煩那個的,感覺自己都快瘋掉了。

                                                            她爸媽連袂回臺之后,不多久,李媽媽就離開了,真哥說他爸爸自知理虧,所以暫時不想回來,以免影響兩家的氣氛,李媽媽和他商量過后,為維護自己的家庭,便千里尋夫去了。

                                                            江映如覺得很對不起李旭真,但是李旭真卻反過來安慰她:事情正慢慢往好的方向演變,她不需要太過擔心。

                                                            他們兩家人是真的沒辦法回到過去那種和諧共處的狀態了,現在這樣也不錯,她的爸媽已經迷途知返,他的爸媽也相聚在一起了,他們四個人在短期之內最好還是不要聚在一起,關系才不會更加惡化。

                                                            離開熟悉的環境,到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去,李媽媽覺得有點寂寞,后來江映如忍痛把兔兔交給李旭真,讓他整理李媽媽的行李時,一并送到機場去接受檢疫作業。

                                                            隔了一周之后,李媽媽接到這個驚喜,打電話過來的時候,還高興得哭出來了。江映如在電話這頭也跟著狂哭,兔兔是她最重要的玩伴,可她現在一方面要準備考試,一方面又有了黏答答的戀人,幾乎沒心思可以照顧兔兔,而李媽媽需要心靈上的支柱,將兔兔交給李媽媽照顧,相信是最正確的選擇。

                                                            這天晚上,數學家教時間結束之后,趁著李旭真還沒離開的空檔,崔至善向他提議,“真哥,你讓映如再搬到這里來住,好不好?”

                                                            李旭真正準備起身離開,聽到他的話之后又坐了下來。

                                                            “你在說什么啦?”江映如驚訝地望著崔至善,不明白崔至善突然講這些做什么。

                                                            “映如最近精神很難集中,在家里念書的時候會一直受到打擾,這樣下去不太好。”崔至善見她愈來愈沒精神,有點擔心她的狀況。

                                                            “映如,你覺得呢?”李旭真望著她,征詢她的意見。

                                                            其實映如原本就在他家住得好好的,若不是江伯伯堅持要她搬回去,不然他也覺得她繼續住在他家比較好。

                                                            “不行啦!爸爸他……”江映如搖搖頭,沒有說下去。

                                                            “我去跟江伯伯商量一下好了。”現在是映如最重要的時期,因為擔心爸媽之間的問題而影響到讀書的心情,真的很劃不來,“如果江伯伯不答應讓你搬過來,那改成到這里來讀書,把這里當作是你的書房,你覺得怎么樣?”

                                                            “喔!這樣很不錯。”在江映如回答之前,崔至善先一步高舉雙手贊成,“要不然去我家念書也可以,我爸爸說歡迎你來。”

                                                            “不行!”李旭真瞪了他一眼。

                                                            “不行啦!”江映如也投了反對一票。

                                                            崔至善家離她家有一段距離,又不是在隔壁,而且去他家念書的話,最后她一定會賴著不想回家。

                                                            被他們兄妹倆同時打槍,崔至善的精神整個萎靡了下來。

                                                            “噢!我的心好痛,你怎么一點面子都不給?”他不敢罵真哥,只好挑戀人來出氣。

                                                            “人家不是故意的,至善,你不要生氣,好不好?”江映如連忙握住崔至善擱在胸口處的手,低聲安慰他。

                                                            “去你家念書是制造問題,不是解決問題。”李旭真有些受不了地瞪著崔至善,雖然明白戀愛中的人難免會想時時刻刻黏在一起,但是他這個提議也太瞎了吧!

                                                            不予采用。

                                                            “真哥,你不是說要跟琦琦姐一起去看午夜場?快點出發吧!別讓琦琦姐等太久。”

                                                            李旭真看了看手表,真的不出門不行了。

                                                            “映如,真哥剛剛說的,你考慮一下,要是不敢跟江伯伯提的話,真哥再找時間跟他溝通。”接著他轉向崔至善,指著崔至善說道:“你跟我一起出去吧!我送你。”

                                                            家教時間已經結束,他如果先離開的話,這家伙搞不好會賴在這里不走。

                                                            “喔!”崔至善作勢起身,但拼命向戀人使眼色。

                                                            “真哥,我們現在已經不會只顧著玩樂了,每天都有依照計劃好好用功,你不要這么快就趕他走嘛!”江映如替崔至善求情,“等等我就會送他回去了,讓他再待一下下,好不好?”

                                                            “送他回去?”李旭真的聲音揚高了起來。

                                                            有沒有搞錯啊?這家伙竟然要他寶貝的妹妹送他回家?

                                                            “不,不是啦!我講錯了,是叫他回去。”江映如連忙拍了拍自己的嘴。

                                                            她一時口誤,差點又害至善被真哥討厭了。

                                                            看到她打自己嘴巴的可愛模樣,李旭真忍不住笑了出來,“好啦!你們自己知道輕重就好。”

                                                            與其嚴格管教,倒不如放手讓他們自律,畢竟是他們自己的人生,除了他們自己之外,沒有人能夠代替他們負責。

                                                            李旭真離開之后,江映如收起數學參考書,翻著包包想要拿出近代史的參考書復習一下歷史,她班上的歷史小老師預約了明天的早自習,安排小考。

                                                            “咦?你書包里怎么一直帶著高一的國文課本啊?”崔至善長手一伸,將那本封面已經略有陳舊感的課本取了出來。

                                                            “啊!還我啦!”江映如一驚,連忙伸手去搶。

                                                            “借我看一下會怎樣?”

                                                            “不行!”江映如撲過去要搶,但這樣一來,他更不肯還了。

                                                            崔至善心知有鬼,于是翻看了課本內頁,一攤開,就見著自己的素描畫像,那一頁擺了張書簽,一翻開,就自然而然地停在那一頁……

                                                            “這是……我?”崔至善看著她面紅耳赤的反應,驚訝地望著她。

                                                            江映如羞赧地低下了頭。

                                                            “嗯!”一看就知道了吧?還問她做什么?

                                                            “這是……你畫的?”

                                                            “不然咧?”一陣害羞過后,江映如沒好氣地翻著白眼。

                                                            那是她的課本,不是她畫的,會是誰畫的?

                                                            “原來你從高一的時候,就偷偷喜歡我啦?”仔細一想,他好像從來沒有問過她這個問題呢!

                                                            “對啦!”既然已經被發現了,她也只好承認,“可是那個時候,你都沒有理我。”

                                                            “你又沒有跟我講,我怎么會知道?”

                                                            “我每天都一直看著你,你怎么可以沒發現?”

                                                            崔至善反駁道:“喂!我又沒有看你,怎么會知道你一直看著我?”

                                                            “嗚……”那時他正在迷戀別的女生,才會沒發現她控制不住的視線吧?

                                                            “哭什么哭?喂!你不要真的哭出來啊!”崔至善后知后覺地發現自己好像又講錯話了,他學她剛剛那樣拍打著自己的嘴巴,不過,是很用力地打,“對不起、對不起,我是個超級遲鈍的大笨蛋,我又說錯話了。”

                                                            處罰自己其實一點用都沒有,重要的是安慰她,崔至善連忙迎上去摟住她的腰,將她拉到自己懷里來。

                                                            他輕輕吻著她的唇,低聲哄著,“那個時候我對女生一點興趣都沒有,所以才會沒發現你,要是知道你喜歡我的話,我老早就把你給撲倒了。 ”

                                                            說著說著,崔至善摟著她往床上倒了下去,要安慰情緒低落的她,吻住她、擁抱她就是最好的方法,百試無誤。

                                                            江映如任他吻著,小手也緊緊摟在他腰間。

                                                            直到熱度慢慢上升,她忽然推拒著他的胸膛,阻止著他,“不行、不行,你暫停一下啦!”

                                                            他放開她的唇,眼神已經染上了欲望的色彩,“怎么了?為什么不行?”

                                                            “你只能留下來一下下,剛剛答應過真哥了。”

                                                            “有什么關系?他已經出門了。”

                                                            “不行啦!人家要開始復習歷史了。”

                                                            “那就速戰速決,做一下下就好?”崔至善不顧她的拒絕,死皮賴臉地纏吻了過去。

                                                            “不行!”江映如推開他,在床上坐起來,“已經答應過真哥了,你要遵守承諾,快點回去啦!”

                                                            崔至善尷尬地半躺在床上,不明白她怎么會突然變臉。

                                                            “你……”她是在生氣他以前沒注意到她,還是在氣什么別的他沒有發現的事情? “映如,你到底怎么了?”

                                                            她也覺得自己表現得太過OVER,她垂著頭,不知怎地,就是有點沮喪。

                                                            可能是因為這次考試成績退步的關系,可能是爸媽之間的問題讓她非常不安,最近她的情緒一直處在灰暗的低潮。

                                                            崔至善看著她,驀地心疼了起來,他伸手再次抱住她,就算她開始掙扎,他也沒有松手,“我什么也不做,就這樣抱著你,一下下就好,嗯?”

                                                            他的力量太大,江映如掙脫不開,只好放棄反抗,讓他擁抱著她。

                                                            她心情不太好,其實很想要他一直待在她的身邊,剛剛會那樣子趕他走,只是不想讓他毀掉對真哥的承諾而已。

                                                            她喜歡他,也希望自己身邊的親人都能夠喜歡他,這是目前她唯一能為這段戀情努力的部分。

                                                            “是我惹你生氣了嗎?”隔了一會兒,充分反省餅后的崔至善低聲問著。沒辦法,他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啊!

                                                            可是女孩子的心思總是比較細膩,或許她不喜歡這樣一點氣氛也沒有、速戰速決的方式,或許她不喜歡他太過蠻橫,總是不顧她的意思就壓倒她……總之,他已經在反省了。

                                                            不能做也沒關系,只要這樣抱著她就好。

                                                            其實他剛剛的本意是想安慰她的。

                                                            江映如在他懷里搖了搖頭,“不關你的事,是我自己心情不好。”

                                                            “那你要怎樣,心情才會好?”崔至善突然想起一首歌的旋律,一個偶像男歌手低沉的嗓音這樣唱著,“你要怎樣才會微笑……”

                                                            那語氣充滿了卑微的哀求,就跟他現在的心情一樣。

                                                            “我想要跟你念同一所大學。”

                                                            “呃!這……”崔至善無奈地吻著她的額頭,“可不可以講一件現在就能馬上做到的事?”

                                                            離大考還有幾個月的時間,要他現在就承諾她這一點,實在太不實際了,不過,他每天都在朝這個方向而努力著。

                                                            “我想要爸爸和媽媽快點和好。”

                                                            “呃!這個也……”崔至善再次無奈地吻著她,這次的吻落在了她的鼻尖,“映如,講一些我‘現在’就能為你做到的事情,好不好?”

                                                            “我想要……你愛我。”

                                                            崔至善吻住她的唇,纏綿地在她唇間低語,“我一直都很愛你啊!”

                                                            “一直一直一直嗎?”江映如泫然欲泣地望著他。

                                                            “嗯!我保證。”他甚至故意多出一句疊字,“一直一直一直一直都會像現在這樣愛你。”

                                                            江映如破涕為笑地在他臉頰親了一下,“就算我們不能考上同一所學校,也會一直一直一直一直愛我嗎?”

                                                            “嗯!”

                                                            “就算我爸媽不能和好,也會一直一直一直一直愛我嗎?”

                                                            “喂!這兩件事根本就搭不上邊,好嗎?”

                                                            “你快點回答人家嘛!”

                                                            “嗯!”

                                                            崔至善這才發現她根本就是在耍性子。

                                                            “那就好。”江映如原本就是那種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的類型,聽到自己想要聽的話之后,慢慢就開心了起來。

                                                            其實追根究柢,她是因為聽到他說愛她,所以才開心起來的。

                                                            以上那些廢話,都是無意義的戀人絮語。

                                                            她在崔至善胸膛間胡亂地鉆著,然后低聲對他告白,“我愛你……”

                                                            小臉開始漲紅,她覺得不好意思起來。

                                                            崔至善承受著她的土撥鼠式攻擊,又好氣又好笑地嘆道:“現在心情好一點兒了吧?”

                                                            “嗯!”

                                                            “那我可以繼續做剛剛的事情嗎?”他忍不住又死皮賴臉了起來。

                                                            江映如的臉更加嫣紅。

                                                            “可不可以嘛?”

                                                            “不行。”她口是心非地拒絕著。

                                                            “真的不行嗎?”他推著一點都不反抗的她,往床上躺了下去。

                                                            “不行啦!”

                                                            他開始對她上下其手,再也不問可不可以這種蠢問題了,如果真的不可以的話,她早就推開他了。

                                                            嘴里喊著不行,身體卻柔軟地朝他貼過來,這種心口不一的反應,連他這個遲鈍的笨蛋都看得出來是什么意思。

                                                            他們的戀情,正積極地越過一道又一道的阻礙,慢慢會愈來愈好的。

                                                            他有信心,最后自己一定會與她手牽著手,往幸福的那個方向走去。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1、愛情你我他之一《怎么又是你》;

                                                            2、愛情你我他之二《幸好不是我》;

                                                            3、愛情你我他之三《為何夢見他》。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為何夢見他最新章節 | 為何夢見他全文閱讀 | 為何夢見他TXT下載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