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友妻 > 第一章

                                                        友妻 第一章 作者 : 青微

                                                            【第一章】

                                                            楚惜穿着居家服,毫无形象地盘腿席地坐在客厅的地板上,身边天鹅绒的地毯上还凌乱地散落着好几个文件?#23567;?br />
                                                            她嘴上叼着半长的饼干,有一下没一下地?#21619;?#30528;,而眼神却十分专注地盯着计算机屏幕,纤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操作着,偶尔遇到一两个难点又会微锁皱眉头停下来思索。

                                                            大概是一个工作总算告了一段落,楚惜放下紧绷的双肩,伸了个懒腰,发出了一声叹谓。

                                                            没错,今天是周六。

                                                            可是即使是休息日,她还是有该死的忙不完的工作。

                                                            “这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啊……”她自我调侃了一句,起身走向冰箱为自己倒了杯水,还未?#33151;?#22068;里,就听见自家玄关的大门外有动静。

                                                            听那声响,应该是有人拿着钥匙在找门上的钥匙孔,只是焦距始终没对准而乱插一气引起的。果然,紧接着就隐约地响起了一连串的低咒声。

                                                            她侧耳驻足了一会,那含糊不清却又熟悉的要命的声音,让楚惜本来轻扬着的嘴角渐渐垂下了。

                                                            她想,那人真的连周六都不放过她吗?

                                                            最终,楚惜还是认命地走向玄关,有些没好气地一把拉开门。

                                                            陆齐铭显然没有防备有人会突然开门,抓着钥匙的手一松,本就半倚着门的他,没了倚靠,只能跟着地心引力向前栽倒。

                                                            好在楚惜一个眼疾手快,将人扶住。一股浓重的酒味顿时毫无防备地扑面而来,让楚惜嫌恶地别过了头去,而且……他真的好重啊!

                                                            陆齐铭一百八十的身高,人高马大的,?#30001;?#21448;喝醉酒,完全使不上力,全部重量压下来,楚惜只能堪堪稳住。

                                                            “你到底喝了多少酒?”

                                                            听到她的声音,醉酒的人好似有些清醒过来,瞇着细长黑眸仔细辨认着眼前人。大概是认出了是谁,他随即露出孩子一般的憨笑,醉里醉气地强调着,“没……没喝……没喝多少,才两瓶……嗝,两瓶……龙舌兰……”

                                                            楚惜抽动了两下嘴角,忍下打他两巴掌让他清醒过来的冲动。

                                                            为了防止打扰到邻居,引起不必要的骚动,楚惜还是认命地将人带进了屋,将他安置在沙发上。

                                                            “你不要告诉我,你这个鬼样子是自己开?#20498;?#26469;的?”楚惜双臂环胸,盯着沙发上的陆齐铭。

                                                            脑子里已经是一团浆糊的陆齐铭先是沉默了半天,然后好容易理清楚她在问什么,“没?#23567;?#26159;……是刘叔送我过来的,喝酒……不开车……嘿嘿……”

                                                            楚惜听到他的回答,面无表情地看着某人耍?#21697;琛?br />
                                                            还好,至少他还知道要请司机?#20572;?#27809;有不要命地玩酒驾。

                                                            ?#36824;?#22905;还是没忍住瞪了一眼那个嚷着头?#25991;?#21463;的烂泥,抿了抿唇,转身准备去浴室拿条湿毛巾,却被某个喝了酒还不安分的麻烦男人用壮实的手腕缠住了腰。

                                                            老实说,楚惜看着自己腰间那健硕的胳膊,她有种被一只北极熊攀住?#35828;?#38169;觉。

                                                            陆齐铭不是那种谦谦君子的体?#20572;?#37239;爱运动的他一身肌肉,结结实实地被覆在西装衬衣下,即使在醉成这样的情况下,他手上使的力都不容楚惜轻易挣脱。

                                                            “小惜儿……”在陆齐铭喝醉的时候,会很执拗地这样喊楚惜,无论她说多少遍,他依?#26179;倚形?#32032;。

                                                            毕竟,永远不要和喝醉?#35828;?#20154;讲理,会比对牛弹琴还要让自己郁闷这是个真理。

                                                            “放手,我去拿毛巾帮你擦脸。”楚惜耐着性子说道。

                                                            “不放。”陆齐铭执拗的摇摇头,兀自哭诉自己的委屈,“小惜儿,Linda今天和我提分手了,我就是想不明白,老子对她不好吗?她要LV、香?#21619;ior……还有一堆不知道是什么的鬼东西,我都买给她,反正老子有的是钱……可是她为什么还要和我分手?说我不懂浪漫,老子就搞不懂了那些女人所谓的浪漫到底是什?#22402;?#19996;西!惜惜,为什么她们?#23478;?#21644;我分手?妳说,我到底哪里不好?惜惜……”

                                                            “陆齐铭,我再说一次,放手。”

                                                            谁知陆齐铭闻言后随即露出委屈的表情看着她,“小惜儿,妳也不要我吗?”

                                                            苍天啊!谁来把这个一喝酒就黏?#35828;?#30007;人领走!

                                                            很显然的,楚惜耐心已经告罄。

                                                            她突如其来地一个反手擒拿,将陆齐铭有些费力地扣在沙发上,扯过陆齐铭身上松松垮垮的衬衫衣领,恶狠狠地说道:“第一,我说了很多次了,不许再用那恶心的称呼?#24418;遙?#31532;二,你女朋友为什么甩了你,关于这个问题我不是当事人,建议你去问她们比较合适;第三,我的总裁大人,我只是你的助理,你再敢喝醉酒往我家跑,我就辞职搬家!”

                                                            当初到底是在什么契机下,才会被这个麻烦的男人拿走了她家的备用钥匙,此刻的楚惜是真的气到想不起来了。

                                                            ?#36824;?#22823;概是被楚惜折腾了一下,陆齐铭胃里?#36763;?#30340;酒精又开始作祟了。刚才楚惜的那些话也不知道听进去多少,总之陆大总裁毫无形象地……吐了。

                                                            ?#21834;?#38470;齐铭,你真是天生来克我的吗?”她盯着自己一身的秽物,咬牙切齿地说着,楚惜开始考虑在自己家杀人之后,毁尸灭迹不被人发现的可能性有多大了……

                                                            第几次了?#38752;?#30528;眼前已然醉得不成人形的陆齐铭,楚惜已经记不清是他第几次向自己哭诉又结束一段恋情了。也不知?#26469;?#20160;么时候开始,她成了陆齐铭的哥们、下属、失恋倾诉对象以及……醉酒后的保姆。她和他说过很多回了,失恋了不要来找她,失恋买醉后不要往她家闯,可是……根本没用!

                                                            看到自己带回家的那一堆还没完成的工作,想到又要因为他这个身为老板的?#36865;?#32047;而没法在今天做完,楚惜就想有种把陆齐铭丢进马桶冲掉的冲动。

                                                            其实,从私心上来说,她并不介意照顾酒醉的他,可是她介意他醉酒后还在心心念念着那些个前任。

                                                            想归想,最终还是将陆齐铭小心翼翼地在沙发上重新安置好,将他身上的衣物熟练地扒了个精光。

                                                            当然了,内裤除外。

                                                            之后去浴室端来一盆温水,帮他细细地擦拭了一遍身体。她知道他体温偏高,将冷气?#38706;?#35843;低些,又去卧室拿了薄被给他盖上,再三确认过他除了醉酒,没有其他不舒服后才去浴室打理自己。

                                                            在浴?#19968;?#34915;服的时候,她忍不住想,对于照顾酒后的他,她这么熟能生巧真不是个好现象……

                                                            楚惜换了一套家居服,重新坐到计算机前面,却再也专心不起来。

                                                            因为,她的目光总是忍不住被沙发上陷入睡梦中的他吸引,怔怔地发起呆来。

                                                            陆家上三代都是政要出身,陆齐铭的几个叔伯更是在政?#35859;?#36523;居要?#21834;?#23601;连陆齐铭的爷爷,虽然现在已经退休,当年可也是位?#37266;?#25919;要高官,所以陆齐铭从出生后,一直是别人口中的权贵。

                                                            ?#36824;?#38470;齐铭有个?#22402;?#30340;老爸,觉?#20040;?#25919;无趣,不惜和陆家老爷子翻脸,也毅然决然地要改政?#30001;獺?#19968;手创办全球闻名的V.M集团,取自英文单词victoryMiracle,即为胜利奇迹之意。

                                                            陆父年前已经退休,把公司大权交给大儿子陆斯铭,自己带着爱妻全球旅游去了。

                                                            身为老二的陆齐铭,三年前大学毕业,拒绝出国留学镀金的?#25165;牛?#25104;了V.M集团名下最大的分公司,启航的现任总裁。

                                                            在外人面前,陆家的两位年轻少爷都是让人眼馋的金龟婿,只是相比之下,两兄弟的性子差的不只是天南地北的距离了。

                                                            陆齐铭的性子,大概是从小在陆老爷子耳濡目染下,沾染了些霸气,如果说他大哥陆斯铭是一匹笑里藏刀,?#35762;?#20026;营的狼,那陆齐铭就是张牙舞爪、攻城略地的老虎了,一个性子内敛,一个性情张狂……

                                                            也只有楚惜一个人知道,这位陆家二少爷在喝醉酒之后有多么让?#35828;?#30772;眼镜,说他是人格分裂一点?#33162;还?#20998;。

                                                            许是睡着的?#20498;剩?#38470;齐铭原本?#25214;?#20919;峻的脸,显得柔和了许多。坚挺的鼻梁发出轻微的鼾声,健硕的胸膛因为呼吸的频率而上下起伏着。他仅仅是这样安静的睡着,却还是让楚惜的内心处于一种喧嚣的状态,无论如?#21619;?#20570;不到忽视他的存在……

                                                            她?#19981;?#20182;。

                                                            从何时开始?#19981;?#30340;,她也不是很清楚。

                                                            ?#36824;?#36825;是一个秘密,大概是除了陆齐铭这个当事人以外,是谁都看得出来的秘密。

                                                            即使所有人都觉得他们是一对,可只要他一个?#24605;?#25345;他们俩的关系是哥们,那她就只能是哥们。

                                                            “遇到你,到底是缘,还是劫呢……”近乎呢喃的声音,在客厅中没有造成任何声响。

                                                            也许是盯着陆齐铭太久,她也忍不住的犯困,而?#22841;?#23601;这样被拉回了很远很远的大学时期。

                                                            他们在大学里的认识,绝对是老天爷那天喝?#24605;?#37202;,才会手握着命运这玩意不安分地胡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友妻最新章节 | 友妻全文阅读 | 友妻TXT下载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