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友妻 > 第二章

                                                        友妻 第二章 作者 : 青微

                                                            那时?#31456;?#20108;十岁的楚惜,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勤勤恳恳赚小金库,安分守己的普通大学生一枚。她的成绩全校出名的好,当初以第一名的成绩,作为优等生放弃国立大学,转而读这所贵族私立大学,就因为它提供的奖学金和免学费优待。

                                                            不过,楚惜在这所私立贵族大学里能小有名气却是因为……所有听到她名字的同学心里,脑海中第一个跳出来的想法都是,那个无时无刻想着赚外快的女财迷。

                                                            在这遍地都是富家?#20248;?#30340;私立贵族大学,楚惜赚钱的法子很多。小到代人占图书馆座位,代人上课出席点到;大到卖上课笔记,帮忙完成论文等等。

                                                            这些富家?#20248;?#20986;手向来阔绰,来大学不过是混日子,所?#38405;?#20123;所谓的杂事,都是楚惜的赚钱之道。

                                                            不过相对于大学这些绝大部份有来头的富家?#20248;?#26970;惜的背景倒有些令人觉得神秘。

                                                            当初入学时填写个人资料调查表时,她绝大多数的填写栏上都只有一个无字,包括亲属关系。就因为这件事,系主?#20301;?#21333;独找她?#23500;埃?#32467;果她三缄其口,什么都没有说。最后系主?#35859;?#20110;她是全校第一名的榜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不过大学本来就是个连系主任一学期都见不到几次面的神奇地方,除了自己的小团体,谁还有功夫搭理谁,何况像楚惜这样什么团体活动都不参加的小人物。

                                                            她之所以不参加集体活动,只是她没有其他人那样的好命罢了。

                                                            那些人没钱的时候一个电话打回家,向自己的父母家人撒个娇,哭个穷,银行账户立刻就多了一笔所谓的零花钱,而她,没有那样的人可以依靠。

                                                            从国中起,楚惜就知道,她要在这个社会活下去,只能靠自己。

                                                            对于那些衣食无忧的富家?#20248;?#26469;说,团体活动代表着玩乐,而对她来说,那就是长了翅膀会飞走的钞票。

                                                            有些人在背后笑她脸皮厚,见钱眼开。

                                                            楚惜听了只在心里冷笑,脸皮值多少钱一斤?能拿出去卖的话,她绝对毫不犹豫第一个拿去卖。

                                                            不为五斗米折腰,那样的人一定还不够饥寒交迫,至少那人还有力气在为那不值钱的气节强撑面子,她如是在心里评断道。

                                                            此时,为了五斗米奔波的楚惜,一边以恨不得身后长出翅膀来飞的速度竭力地跑着,一边不安地频频看手腕上的?#30452;懟?br />
                                                            今天经济学的老教授慢下课,害得她现在必须跑着去公车站,才能赶上今天下午的打工。

                                                            她这个月兼职地方的老板脾气蛮好的,就是他的老婆十分抠门,就恨不得逮住她的错误,好扣她薪水。

                                                            所以她暗暗在心里祈祷,老天保佑,可千万别让她迟到。

                                                            谁知,老天爷可能正好去睡午觉了,没听见她的祈祷不说,还给她顺手劈?#35828;覽住?br />
                                                            楚惜跑着经过篮球场的时候,一群身?#27597;?#22823;的男生正在场上挥汗如雨地打篮球,而旁边自然也有一群花痴妹,兴奋的欢呼尖?#26657;?#37027;?#30452;?#24046;点让楚惜脚底打滑。

                                                            只见一个男生一跃而起,紧扣篮板,场下那帮女生?#30452;?#22768;又提了一个高度,“看到没,看到没,是陆齐铭,他要扣篮了,好帅啊……”

                                                            “我不行了!”有女生一副要晕倒的模样,“陆齐铭真的太帅了,加油!”

                                                            “可是我觉得林学长也好帅,天啊,刚才我和他视线对上了,他在?#27425;遙?#20182;在?#27425;遙 ?br />
                                                            楚惜此时真恨自己的听力好,让这些莫名其妙,外加做作的话进入自己耳内,引起阵阵鸡皮疙瘩,所以,她不由得就快?#31169;?#27493;。

                                                            突然,周围?#21450;?#38745;了,猛地只听见一声声的惊呼声朝自己这个方向而来,“同学小心!”

                                                            楚惜直觉是朝自己喊的,所以本能的回头,却被某个东西重击,然后……就华丽丽地被?#20197;?#20102;。

                                                            陆齐铭第一个跑到她身边,刚好听到她昏?#26159;?#30340;最后一句话,“钱……”

                                                            陆齐铭挑了挑眉,?#25104;?#24182;不怎么好看。

                                                            众人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讨论着怎么办。

                                                            吵吵闹闹的声音,让陆齐铭本就不好的心情,更加烦躁。他蹲下来将躺在地上的女人一把抱起,然后朝同队的李虎说道:“我带她去看医务室,有什么事等?#19968;?#26469;。”

                                                            李虎点?#35828;?#22836;,目送自家队长离开。

                                                            旁边的女生们带着星星眼,又是嫉妒又是羡慕,都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那女生是谁,不会是?#23460;?#35013;晕的吧!”

                                                            “要是能让陆齐铭这样抱我,别说是被篮球砸一下,砸死都无所谓。”

                                                            “可是他真的好帅啊,不行不?#26657;?#25105;要流鼻血了。”

                                                            李虎他们听到以上类似的花痴对话,实在无言的很。

                                                            刚才老大的意思就是让他们不要和对方那队卑鄙小人动手,虽然他应了,但是心情实在不爽,于是恶狠狠地瞪了另一队。方才用不当手?#35859;?#31726;板的人,放言道:“你们给我等着,今天这笔帐还没完!”

                                                            那一队的人立刻不甘示弱,“有种就来,怕你们啊!”

                                                            就在两队你推我攘,矛盾一触即发之时,一道温润如风的声音插?#31169;?#26469;,“今天先解散了。”

                                                            “队长!”见自家队长有意息事宁人,李虎敌对的那队人有些不甘心。

                                                            李虎冷冷地瞥了一眼他们,“林挽风,你不愧是队长,果然?#20154;?#20204;懂事。”说完带着自己队的人走了。

                                                            林挽风笑了笑,彷佛丝毫不在意,然后朝医务室的方向走了。

                                                            楚惜醒过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满目的雪白,脑袋还在隐隐作痛。

                                                            似乎察觉到她醒了,有人快步走了过来。

                                                            “妳没事吧?”明明是关心的话语,从陆齐铭略显平淡的声调?#26657;?#26970;惜硬是没感受到半点温暖。

                                                            旁边另一个男生看起来就和蔼的多了,“楚惜同学,妳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有的话,我叫医生过来。”

                                                            闻言,陆齐铭冷哼了一声,明显对他的故作殷勤嗤之以鼻。

                                                            “怎么回事,?#20197;?#20040;会在这里?”楚惜打量着周围,挣扎着坐了起来,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额上贴了纱布,脑袋还有些晕眩,“还?#26657;?#20320;们是谁?”

                                                            “我叫林挽风,他?#26032;?#40784;铭。”林挽风和楚惜的成绩一向不相伯仲,所以他认识她。

                                                            但看她的目光很显然的,人家没有认出他,“楚同学,上个月全校成绩,妳全校排名第一,我第二。在大礼堂接受校长表扬的时候,我们不是见过的吗?”

                                                            ?#21834;?#26159;吗?”楚惜明澈的眼眸,此刻忍不住流露出一?#21741;?#23596;。

                                                            她当时好像惦记着猜自己手上,校长给的奖金信封里装了多少钱,至于其他的……她根本没时间关注。

                                                            好在林挽风完全不介意,反而径自道歉,“今天的事不好意思,都怪我们打球太激烈,让球飞出去,没想到会砸伤妳,真的很抱歉。”

                                                            “若不是你们那队有人耍小动作截球,也不会有这样的意外了。”陆齐铭睥睨着林挽风如此说道。

                                                            相对于他的冷言冷语,林挽风还是那副好脾气的样子,只是嘴上也不肯让步,“犯规吗?李虎之前截篮板球的时候,也未必没有耍手段吧?”

                                                            “别以为谁?#24049;?#20320;们一样没品!”

                                                            楚惜看着他们你来我往的争锋相对,即使再胡涂,也嗅到了空气中那一丝火药味。

                                                            眼前这两人,摆明了不对盘。

                                                            这样的氛围,她夹在中间倒有些不自在起来,“那个,我没事了,今天谢谢你们……”突然她想起了自己下午打工的事,看一眼?#30452;恚?#24778;呼一声,“糟了!”

                                                            在场的其他两人看到她竟然想要自己拔掉手上的点滴,明显都吃了一惊,不过,陆齐铭动作明显比林挽风要快。

                                                            他一把捉住楚惜要拔针头的手,皱起眉头问道:“妳在干什么?”

                                                            “你放开,我来不及了……”楚惜急的恨不得手脚并?#29467;?#24320;眼前的男人。

                                                            “妳现在在打点滴,有什么事等点滴滴完再说。?#21329;?#36947;不容拒绝的口吻。

                                                            楚惜盯了他三秒,倏地拔了,毫不畏惧地回答,“现在没在吊了,它可以慢慢滴。”

                                                            林挽风在一旁看着,忍不住笑了。

                                                            而陆齐铭也是明显的有些错愕,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低头穿鞋的女人。“妳……”

                                                            陆齐铭刚要开口,却被一阵手机铃声?#22238;?#22320;打断。

                                                            楚惜从衣兜里翻出了一支旧款掀盖手机,按了一下还接不了。她好像习惯了自己手机似的,面色如常地拍了两下机身,总算是听到对方的声音。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用掀盖手机?

                                                            楚惜接完电话显得垂头丧气,他们只听到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好,我知道了,谢谢老板。”

                                                            刚才还喊着来不及?#35828;?#20154;,现在却又坐回床上,还一副遭受打击的模样。

                                                            ?#25300;梗?#22963;这是什么表情?”陆齐铭发?#27169;?#20182;真的只是好奇。

                                                            楚惜不理会他,失神一样的喃喃自语着,“我的兼职,我的钞票……可恶!竟然就这样泡汤,?#20063;?#20570;了一个礼拜,要是没贪快捷方式走篮球场那条路就好了……”

                                                            她的话,让在场的两个男人都小小的汗颜了一下。

                                                            正当气氛尴尬的时候,护士走进来,“这位女同学点滴打完就可以走了,这是你们刚才没有拿走的缴费单。”

                                                            楚惜终于回过了神,“是你们帮我付医药费?多少钱,?#19968;?#20320;们……”她接过护士手里的?#31449;藎?#35273;得头更疼了,惊呼出声,“八百元!”

                                                            发觉自己失态了,她转过身背对众人在墙角碎碎念,“有没有搞错,吊个点滴,居然要八百元,不是免费的吗,私立大学的医务?#19968;?#30495;是黑的可以!”

                                                            “这位女同学,医生刚才帮妳检查的时候,发现妳营养不良,有点贫血的症状,所以还打了两剂营养针,扣除学生的保险跟优待,八百元不算多。”林挽风好笑的看着她。

                                                            ?#23433;?#36807;妳不用还,反正陆大少爷家大业大,这点钱他不放在眼里。”

                                                            楚惜闻言没有面?#26029;?#33394;,倒是一本正经的反驳,“我的医药费,怎么能让别人付钱,我自己会付。”

                                                            ?#23433;挥謾!?#38470;齐铭一板一眼地回答。

                                                            ?#23433;恍小!?#26970;惜很坚持地说道:?#20843;?#28982;是你们害我受伤,多少也怪我自己不小心才会被球砸到。而且一码归一码,我没有白占便?#35828;?#20064;惯。”说完她在自己的口袋里翻出一个零钱袋,把里面的钱全部拿出来,认真的数了起来。

                                                            一分钟后,陆齐铭从她手上接过那一堆零钱时的心情,这辈子都不会忘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友妻最新章节 | 友妻全文阅读 | 友妻TXT下载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