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同居不同床 > 第二章

                                                        同居不同床 第二章 作者 : 金晶

                                                            到了下午,秦默與秦父一起釣魚回來,趙母笑著說:“回來了,哇,好大的魚,可以做豆腐魚湯了。”

                                                            “是秦默釣上來的。”秦父笑瞇瞇地說,讓陳管家將魚收進廚房,轉頭看向趙母,“安安呢?”

                                                            “秦叔叔。”趙沫安從樓上走下來,“我剛在樓上。”

                                                            “不要太累了。”秦父關心地說。

                                                            “不會的,秦叔叔、秦大哥,我早上買了蛋糕,你們餓嗎?可以當下午茶。”她輕輕地說。

                                                            “可以呀。”秦父點頭。

                                                            秦默沒有說話,但也沒有離開,跟秦父一同坐了下來,趙母幫著趙沫安一起端出了蛋糕,又泡了一壺紅茶。

                                                            秦父年紀大了,很享受一家人在一起的感受,“嗯,難得我們都有空,一家人一起喝下午茶。”

                                                            趙沫安買了四塊蛋糕,趙母喜歡玫瑰千層,秦父喜歡吃榛子蛋糕,她自己的話,喜歡吃抹茶千層,還有一塊黑森林,她記得秦默喜歡這個口味。

                                                            她將黑森林放在秦默的前面,“秦大哥,你喜歡吃黑森林的吧?”

                                                            “嗯,謝謝。”

                                                            “不客氣。”趙沫安見他沒有否認,松了一口氣,其實秦家人里,她最怕相處的人就是秦默了,秦默的眼神很鋒利,光是看著就有些害怕。

                                                            買的蛋糕味道還不錯,她吃了一半,喝了一口紅茶,聽著秦父與趙母的聊天,而秦默則是像貴公子一樣坐在沙發上,優雅地喝著紅茶。

                                                            她的目光掃了一眼他面前的黑森林蛋糕,他一口也沒有動,心中疑惑,他不喜歡?

                                                            “安安,工作一切還順利嗎?”秦父問道。

                                                            “秦叔叔,很順利。”

                                                            “那就好,如果做得不開心,沒關心,到秦氏來。”秦父其實一直有這個打算,可惜趙沫安不想進秦氏。

                                                            趙沫安唇邊的笑容一僵,打死她,她也不想進秦氏,第一是她沒有這個能力,第二是她不想依靠秦家被人閑言閑語,可面對秦父的好意,她只好笑著應了一聲。

                                                            趙母摸了摸她的頭,“妳秦叔叔都是為了妳好。”

                                                            “我知道。”

                                                            秦父笑著看著她們母女倆,轉頭看向了秦默,發現他蛋糕都沒有動,“阿默,怎么不吃蛋糕?我記得你很喜歡這個口味的。”

                                                            秦默點頭,“等一下吃。”

                                                            秦父以為他肚子還飽,也沒有說什么了,幾個人坐了半個小時,聊聊天天,時間就過去了,趙母吃得微撐,于是,趙沫安起來陪她一起散散步,秦父沒事做,也跟她們一起。

                                                            秦父和趙沫安一左一右地圍著趙母去散步,秦默則是喝完了紅茶之后,將紅茶放在了桌上,接著看了那一塊品相完美的黑森林蛋糕,眼神淡淡的。

                                                            陳管家上來,收拾了其他的盤子杯子,秦默站了起來,高大的身影幾乎遮住了背后的陽光,“我的也收拾掉。”

                                                            “少爺,你的都沒有碰過。”

                                                            “不想吃。”

                                                            “是。”

                                                            秦默長腿一跨,就往二樓走去,而他沒有注意到陳管家吃驚的目光,陳管家看著站在秦默后面的小女生,“趙小姐……”

                                                            趙沫安沒說話地朝陳管家搖搖手,示意他不用說什么,她沒想到秦默這么不喜歡她帶來的東西。

                                                            這不是第一次了。

                                                            記得以前,她也常常帶一些東西回來,有時候是水果,有時候是零食,他好像也都不碰的。

                                                            她知道他不是很喜歡她,但她料不到他的不喜歡已經到了這種地步,連她投其所好買的甜點,他看也不看。

                                                            他,很討厭她嗎?

                                                            她仔細地回想,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令他討厭她的事情,然而,沒有!她跟他的交集不多,她也很有分寸地保持距離,畢竟她是外來人,又沒有冠上秦姓。

                                                            她咬著唇,轉過身,正好看到花園里,秦父和趙母兩人幸福的背影,怕打擾他們的恩愛,她才找了借口回屋,卻巧合地看到了秦默對她的討厭。

                                                            嗯,她想,秦默一定很討厭她。

                                                            她的手糾結地纏在一起,她想,幸好秦默只是討厭她,而不是討厭她媽媽,只是她還是想不通,秦默為什么討厭她呢?

                                                            星期一,趙沫安站在星光幼兒園門口,一一確定每一個小朋友都被家長接走了。

                                                            她也準備要回家一趟,一輛轎車開到她的身前,那輛轎車很眼熟,她看了看車牌號,是秦默的車。

                                                            車窗降了下來,秦默英俊的臉出現在她的面前,“上車,我爸讓我來接妳。”

                                                            “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她的聲音低低的,帶著壓抑。

                                                            “快點上來,不然要遲到了。”他說。

                                                            她猶豫了幾秒,最后回去拿包,準備上車的時候,她班上的小朋友小糖果跑了過來,“老師、老師,安安老師!”

                                                            “小糖果?”

                                                            等在一邊的秦默看著那小朋友努力地以他的小短腿拼命地跑到趙沫安的身邊。

                                                            “安安老師,這是水果糖,請妳吃。”

                                                            “謝謝。”

                                                            在秦默的角度看去,趙沫安就像接過了幾千億似地慎重,將糖果接過來放在口袋里,認認真真地跟那位小朋友道謝。

                                                            “小糖果,該回家了!”小糖果的媽媽喊道。

                                                            “安安老師,我要回家了,明天見哦。”小糖果戀戀不舍地朝她揮揮手。

                                                            “小糖果再見。”趙沫安同樣揮揮手。

                                                            秦默訝然地看著這一幕,看起來趙沫安很得小朋友的喜歡,這倒是讓他很吃驚,畢竟趙沫安的樣子……

                                                            不是說小朋友都喜歡長得漂亮的老師嗎?剛才那位小朋友的眼光一言難盡,也許只是湊巧吧。

                                                            趙沫安小心地上了車,秦默不知道她住哪里,雖然他們是繼兄妹的關系,但并不親近,平時見面也就是打聲招呼就好了。

                                                            “妳住哪里?”他問。

                                                            她說了一個地址,他點了點頭,往她說的地方開去。車廂很安靜,和平時秦默一個人開車時一樣,甚至比他一個人的時候還要安靜。

                                                            秦默想過要打破沉默,可看著那一上車就貼著車窗,儼然拒絕說話的人,他默默地打消了這個想法。

                                                            秦默并不是不近人情的人,他是健談的,跟什么人都能天南地北地聊一聊,可遇上了趙沫安,他覺得他就是有十八般武藝也沒有辦法。

                                                            她渾身上下都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就算他是她名義上的大哥,但他們跟陌生人差不多。

                                                            而且,他也不想跟她說話,他們之間一向是沉默居多,他不知道要跟她說什么。

                                                            于是,他也保持安靜,這種安靜還摻雜著一股尷尬,畢竟他一個人開車,他覺得車里的氣氛也不會這么的奇怪。

                                                            好不容易車開到了趙沫安的樓下,趙沫安低低地說了一句,“謝謝。”

                                                            “我在這里等妳。”他說。

                                                            她點了點頭,提著她的包上去了,他看她走了,重重地松了一口氣,跟趙沫安待在一個空間果然很煎熬。

                                                            他低頭拿出手機,找了一個游戲,開始玩起來,女生在換衣服打扮上通常要花很多時間,他已經作好了心理準備,可能要等上一個小時。

                                                            然而,他的游戲才剛玩了一局,車門被打開了,她披頭散發地上來了,一頭黑發又直又軟,和一般女生燙染之后的發質截然不同。

                                                            他的目光善意地打量了她一番,她穿的是暗黑色的禮服,是最保守的那種,沒有袒胸露乳,沒有露背露腿,真的是將她包裹的很厚實。

                                                            他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她兩條白色的雪臂,除了頭發,又發現她一個優點,皮膚很白。

                                                            但是,他必須說實話,這樣的她站在任何一個男人面前,都不會讓男人多看她一眼,太低調、太陰沉了。

                                                            她今夜的相親,他覺得百分之百不會成功。

                                                            到了宴會的地方,秦默停好了車,與她一起上樓,宴會在飯店的二樓,他本想讓她挽著他的手臂進去,這是一個紳士該有的舉動。

                                                            但不知道為什么,面對她,他的紳士品格好像消失了,他摸了摸鼻子,也察覺出她并不是很想靠近他,他心里又是一松。很好,互相不勉強。

                                                            于是,他們兩人并肩同行,走到二樓,就看到了秦父和趙母,秦默喊了一聲,“爸,阿姨。”

                                                            “秦叔叔,媽。”趙沫安的聲音跟蚊子叫一樣。

                                                            “安安來了,安安今天很漂亮。”秦父暖暖地說。

                                                            趙母立刻揭穿了這善意的謊言,“怎么不穿我給妳買的,穿得黑漆漆的。”她很無奈,女兒到底是什么審美觀,就喜歡黑白。

                                                            秦父尷尬地說不出話,秦默無聲地勾了勾唇。

                                                            “我喜歡這樣的。”趙沫安說。

                                                            趙母氣得快吐血了,還想多說幾句,秦父拉了她一下,她冷靜了下來,“算了算了,我們先進去吧。”

                                                            趙沫安瞄到了秦父與趙母無聲的溝通,以及秦默唇邊的笑容,那笑容顯然是認同趙母的話了,她的頭不自覺地低得更低了。

                                                            秦默覺得,此時的趙沫安更加像貞子了,這氣息陰暗得可以去拍鬼片了,他心中想象的萌萌軟軟的妹妹,對比了一下,神色也淡了下來。

                                                            他還真的很難將趙沫安當妹妹,陌生人還差不多。

                                                            手機用戶請閱讀: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同居不同床最新章節 | 同居不同床全文閱讀 | 同居不同床TXT下載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