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恶作剧之夺爱 > 第六章

                                                        恶作剧之夺爱 第六章 作者 : 糖菓

                                                            【第四章】

                                                            周六的清晨,天才刚蒙蒙亮,徐妍绿睡眼惺忪地被于时雨挖起来。

                                                            于时雨有在假日晨跑的习惯,徐妍绿昨晚不知哪根筋接错,竟然夸口答应他要陪跑,所以时间一到就被他唤醒。

                                                            很神奇的,盥洗室里摆了一套全新的运动衣,是她的SIZE,当然,下楼之后,门口也有一双她的慢跑鞋。

                                                            这种事情有钱就办得到,跟于时雨在一起久了,徐妍绿早就见怪不怪了。

                                                            吩咐管家准备她爱吃的早餐之后,于时雨便带着她出门慢跑,他家附近有一个绿意盎然的大公园,他向她介绍着自己习惯的慢跑路线。

                                                            最近徐妍绿很常在于时雨家过夜,尤其是周末,周五下课之后,他们会相约去吃饭,?#24826;?#26159;昂贵的法国餐厅,?#24826;?#26159;人潮拥挤的夜市;接着或许去看场电影,或许去打场保龄球,不管她提议要做什么,于时雨总是二话不说就带她去。

                                                            玩累了,他们就回去他家,他家有豪华的按摩浴白,甚至还有蒸气室,设备齐全得就跟外面的三温暖没什么两样。

                                                            洗去一身疲惫之后,坐在沙发上舒服得不想动弹,全套的家庭剧院就在面前,想看什么片子都可以吩咐管家事先准备,混到稍微晚了,在于时雨恋恋不舍的眼神之下,徐妍绿总是不怎么争执就答应在他家过夜。

                                                            徐妍绿的父母在女儿外宿这一点上面并不太严格,或许是女儿在国中二年级时就已经有男朋友的关系,只要她有报备让他们知道去处就?#23567;?br />
                                                            她睡在于时雨的床上,可是他们并不会做\\ai。

                                                            她一直很好奇于时雨什么时候会?#36816;?#35201;求,但是他们总是躺在一起盖棉被纯聊天,她知道他在遵守自己的诺言,除非她开口,否则他就算憋死,也不会动手碰她一根寒毛。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36890;紼?#20160;么,或许也有一点?#23460;?#22312;测试他的意思,躺上床之后,她总是捉住他的衣角,不准他把她一个人留在房间里。

                                                            在这一点上,徐妍绿真的很佩服他,毕竟男人都是野兽,禁不起挑逗的,她睡在他身旁的那几个夜晚,他通常都僵硬得像是钢铁人般。

                                                            于时雨留女生在家里过夜的事情,当然瞒不过爸爸妈妈,毕竟司机、管家都是眼线,但是于时雨顾虑到她的心情,和爸爸妈妈坦白之后,要求他们尽量避开会碰到面的机会,反正爸爸妈

                                                            妈各自?#24826;?#19994;要忙,多半时间都不住在家里,就算他不特别要求,要碰面也挺难的。

                                                            “我不行了……”跑着跑着,平常没有运动习惯的徐妍绿很快就败阵下来。

                                                            “我可以休息一下吗?”她腿一软,干脆顺势坐到地上去。

                                                            “你体力真差。”于时雨笑着将她扶起,往旁边的木椅上坐去,“以后要多多锻链才?#23567;!?br />
                                                            徐妍绿斜眼瞧着于时雨的身材,咕哝了一句,“你有欺骗观众之嫌……”

                                                            “你说什么?”于时雨不明所以,偏着头问她,“什么意思?”

                                                            “你看起来瘦巴巴的,可是衣服底下都是精实的肌肤。”说着,她伸?#25191;亮?#20182;胸膛一记,?#31181;?#30896;到的是硬硬的胸肌。

                                                            可能是国小、国?#24826;?#30340;印象太过深刻,她一直觉得他很瘦弱,可是现在他已经长高、长?#24120;?#23601;算长高的比例大过于长?#24120;?#20182;的外表看起来还是有点瘦巴巴的没错,但其实他已经不像小时

                                                            候那样风一吹就会飞走般的赢弱了。

                                                            如果他不要长那么高,矮个七到八公分的话,身材比例就会变得很标准。

                                                            “你吃我豆腐……”于时雨有些怕痒,但他?#22871;?#19981;发作,免得以后变成她欺负他的重点项目。

                                                            “不给吃吗?”徐妍绿挑了挑眉,笑道:?#26114;擼?#23567;气鬼。”

                                                            话说他一直没有?#36816;?#36215;色心,时间久了,反而是她有点忍不住。

                                                            一想到那种感觉,她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

                                                            身体竟然开始有反应了,徐妍绿看了看四周天蒙蒙亮的?#29240;攏?#26263;骂自己竟然反过来对于时雨起色心了。

                                                            如果现在把周定谦和于时雨摆在她面前让她挑选的话,她的心会靠向周定谦,但是她的身体肯定会往于时雨那边狂?#32908;?br />
                                                            不行这样,不行这样……

                                                            徐妍绿被?#38498;?#20013;那段搞笑的画面给影响,突然拼命地猛摇着头。

                                                            “小绿,你怎么了?”于时雨一头雾水地望着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徐妍绿被自己的想象给吓到了。

                                                            她的身体一开始就不排斥于时雨的靠近,第一次的那天晚上,她虽然带着劈腿的罪恶感,可是身体却享受到前所未有的欢愉。

                                                            为什么她跟自己?#19981;?#30340;人没办法达到那样的境界?

                                                            她看着于时雨,瞬间迷惑了起来。

                                                            她该顺着身体的感觉走吗?

                                                            就算心里还爱着周定谦,但是身体已经宣告叛变了……

                                                            周定谦是不是也曾有过这样的经验?

                                                            那些他招惹过的女孩子,是不是每一个都让他很有感觉、很快乐,胜过跟她在一起的时候?

                                                            这样东想西想的,到最后,她真的搞不清楚爱情到底是什么了。

                                                            是身体的忠实?还是身体的欢愉?

                                                            如果这两个条件的对象不是同一个人,那到底哪一方才是真的爱情呢?

                                                            ?#24052;#?#21035;再想了,你怎么?#33268;?#20986;这种表情?”于时雨突然捧住她的?#24120;?#35201;她定神看着他。

                                                            “我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徐妍绿回过神看着他,低声问着他。

                                                            于时雨也不太会形容她的神情,总之,他看到之后,有一种被人掐紧了心脏的疼痛感觉。

                                                            “别再想他了,看着我。”于时雨温柔地低语着,“看着我,小绿,以后你只要专心想着我就好了,好吗?”

                                                            他好希望她不要再埋首在逝去的恋情上,跟他在一起重新开始,但是这种事情他强求不来,也劝不来,只能靠她自己慢慢走出来。

                                                            她刚刚那种摇摆不定的?#32431;?#31070;情,真的让他觉得很心疼。

                                                            徐妍绿望着他,她的脸被他捧在?#20013;模?#20182;的手掌又大又温柔,她感觉自己就快要被他的温柔给淹没了。

                                                            她突然伸手搂住他的脖子,然后把他拉近,轻轻地吻了他一下。

                                                            轻轻的一吻过后,他的唇在发抖,她的也是。

                                                            徐妍绿突然间什么也不顾了,她为仟么要这样折磨自己?#35838;?#20160;么要这样折磨他?

                                                            周定谦到?#23376;惺?#20040;了不起的?在她心中,他就是一个自大的混蛋,分手就分手,她接受就是了。

                                                            “抱我,现在,马上!”徐妍绿在于时雨唇间这么命令着……

                                                            不,应该说是渴望着,她极度渴望能被于时雨?#24403;?#20837;?#22330;?br />
                                                            她跟周定谦一样是个混蛋,他们两个都背叛?#22235;?#27573;恋情,她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指责周定谦的资格。

                                                            那么何不放过自己,也放过周定谦,更加放过于时雨,她早一天接受那段恋情的失败,就能够早一天重新开?#32908;?br />
                                                            “现在?马上?”于时雨抱紧她的身子。

                                                            在她主动吻上他的那一刻,他浑身都在经历着欲望焚烧的疼痛,但是他可能没办法现在、马上就在这里?#35828;?#22905;。

                                                            徐妍绿看了看四周,晨起运动的人愈来愈多了,那些慢跑着经过他们身旁的人,看到他们大大方方在公园的长椅上搂搂抱抱地晒恩爱,有的人微笑而过,用羡慕的眼神望着他们,有的人

                                                            则是闷哼数声而过,带着浓浓的不?#32908;?br />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的人羡慕别人所拥有的,有的人则是厌恶别人拥有的太多,但这些情绪其实都很不必要,你羡慕得再多,不见得也能跟对方一样

                                                            拥有那些,你厌恶得再多,不见得对方就会失去所拥有的。

                                                            大家把精神专注在自己的身上就好,不管是拥有还是失去,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才有意义。

                                                            徐妍绿笑着回应他有些迟疑的回答,?#26114;?#21543;!?#28982;?#21435;之后再实行,『现在、马上』。”

                                                            于时雨二话不说,马上就起身拉着她往回程的方向跑。

                                                            如果不是忘了带?#21482;?#20986;来的话,他搞不好会干脆叫司机出来接他们回家,

                                                            好让他早一刻实行那个“现在、马上”。

                                                            管家开门迎接他们进来,有点讶异今天少爷出门晨跑的时间缩短了许乡,

                                                            但在听见少爷吩咐早餐要晚点儿才吃,并且拉着徐小姐?#22868;?#24537;忙上楼去的时候,管家的脸上出现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

                                                            当然,那两人根本也没发现,管家目送他们上楼之后,随即转往厨房,吩咐厨房延后早餐的时间,并且替少爷准备一些能够补充精力的食物。

                                                            他们家的少爷可是好不容易才被养胖起来的,激?#20197;?#21160;过后,得好好进补一下才行,万一又消瘦下去的话,搞不好当年把厨师开除的戏码又要重演了也说不定。

                                                            于时雨一把徐妍绿拉进房,就急切地吻住她,两人贴在一起,将身后的大门撞得关闭起来,然后就贴着门板拥吻着。

                                                            ……

                                                            洗好澡之后,她披着于时雨的浴袍回到床上,等了一会儿,于时雨便端了一个大托盘回来。

                                                            托盘上面除了她出门慢跑前说要吃的火腿三明治和柳橙汁之外,竟然还摆了一大碗的龙虾色拉以及鲍鱼粥。

                                                            一开始她并不觉得?#24826;?#20040;奇怪的地方,但是于时雨那满脸通红的样子看起来实在是太可疑了。

                                                            隔了一会儿,她才明白他为什么会脸红。

                                                            管家特地为他们准备了营养滋补的美?#24120;?#19981;就是看穿了他们刚刚急着上楼要干什么好事吗?

                                                            她也跟着窘红了?#24120;?#28982;后将脸埋进枕头里去。

                                                            她以后还有没有脸见?#22235;模?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作剧之夺爱最新章节 | 恶作剧之夺爱全文阅读 | 恶作剧之夺爱TXT下载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