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惡作劇之奪愛 > 第六章

                                                        惡作劇之奪愛 第六章 作者 : 糖菓

                                                            【第四章】

                                                            周六的清晨,天才剛蒙蒙亮,徐妍綠睡眼惺忪地被于時雨挖起來。

                                                            于時雨有在假日晨跑的習慣,徐妍綠昨晚不知哪根筋接錯,竟然夸口答應他要陪跑,所以時間一到就被他喚醒。

                                                            很神奇的,盥洗室里擺了一套全新的運動衣,是她的SIZE,當然,下樓之后,門口也有一雙她的慢跑鞋。

                                                            這種事情有錢就辦得到,跟于時雨在一起久了,徐妍綠早就見怪不怪了。

                                                            吩咐管家準備她愛吃的早餐之后,于時雨便帶著她出門慢跑,他家附近有一個綠意盎然的大公園,他向她介紹著自己習慣的慢跑路線。

                                                            最近徐妍綠很常在于時雨家過夜,尤其是周末,周五下課之后,他們會相約去吃飯,有時是昂貴的法國餐廳,有時是人潮擁擠的夜市;接著或許去看場電影,或許去打場保齡球,不管她提議要做什么,于時雨總是二話不說就帶她去。

                                                            玩累了,他們就回去他家,他家有豪華的按摩浴白,甚至還有蒸氣室,設備齊全得就跟外面的三溫暖沒什么兩樣。

                                                            洗去一身疲憊之后,坐在沙發上舒服得不想動彈,全套的家庭劇院就在面前,想看什么片子都可以吩咐管家事先準備,混到稍微晚了,在于時雨戀戀不舍的眼神之下,徐妍綠總是不怎么爭執就答應在他家過夜。

                                                            徐妍綠的父母在女兒外宿這一點上面并不太嚴格,或許是女兒在國中二年級時就已經有男朋友的關系,只要她有報備讓他們知道去處就行。

                                                            她睡在于時雨的床上,可是他們并不會做\\ai。

                                                            她一直很好奇于時雨什么時候會對她要求,但是他們總是躺在一起蓋棉被純聊天,她知道他在遵守自己的諾言,除非她開口,否則他就算憋死,也不會動手碰她一根寒毛。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ㄍㄧㄣ什么,或許也有一點故意在測試他的意思,躺上床之后,她總是捉住他的衣角,不準他把她一個人留在房間里。

                                                            在這一點上,徐妍綠真的很佩服他,畢竟男人都是野獸,禁不起挑逗的,她睡在他身旁的那幾個夜晚,他通常都僵硬得像是鋼鐵人般。

                                                            于時雨留女生在家里過夜的事情,當然瞞不過爸爸媽媽,畢竟司機、管家都是眼線,但是于時雨顧慮到她的心情,和爸爸媽媽坦白之后,要求他們盡量避開會碰到面的機會,反正爸爸媽

                                                            媽各自有事業要忙,多半時間都不住在家里,就算他不特別要求,要碰面也挺難的。

                                                            “我不行了……”跑著跑著,平常沒有運動習慣的徐妍綠很快就敗陣下來。

                                                            “我可以休息一下嗎?”她腿一軟,干脆順勢坐到地上去。

                                                            “你體力真差。”于時雨笑著將她扶起,往旁邊的木椅上坐去,“以后要多多鍛鏈才行。”

                                                            徐妍綠斜眼瞧著于時雨的身材,咕噥了一句,“你有欺騙觀眾之嫌……”

                                                            “你說什么?”于時雨不明所以,偏著頭問她,“什么意思?”

                                                            “你看起來瘦巴巴的,可是衣服底下都是精實的肌膚。”說著,她伸手戳了他胸膛一記,手指碰到的是硬硬的胸肌。

                                                            可能是國小、國中時的印象太過深刻,她一直覺得他很瘦弱,可是現在他已經長高、長壯,就算長高的比例大過于長壯,他的外表看起來還是有點瘦巴巴的沒錯,但其實他已經不像小時

                                                            候那樣風一吹就會飛走般的贏弱了。

                                                            如果他不要長那么高,矮個七到八公分的話,身材比例就會變得很標準。

                                                            “你吃我豆腐……”于時雨有些怕癢,但他忍著不發作,免得以后變成她欺負他的重點項目。

                                                            “不給吃嗎?”徐妍綠挑了挑眉,笑道:“哼!小氣鬼。”

                                                            話說他一直沒有對她起色心,時間久了,反而是她有點忍不住。

                                                            一想到那種感覺,她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

                                                            身體竟然開始有反應了,徐妍綠看了看四周天蒙蒙亮的景致,暗罵自己竟然反過來對于時雨起色心了。

                                                            如果現在把周定謙和于時雨擺在她面前讓她挑選的話,她的心會靠向周定謙,但是她的身體肯定會往于時雨那邊狂奔……

                                                            不行這樣,不行這樣……

                                                            徐妍綠被腦海中那段搞笑的畫面給影響,突然拼命地猛搖著頭。

                                                            “小綠,你怎么了?”于時雨一頭霧水地望著她,“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徐妍綠被自己的想象給嚇到了。

                                                            她的身體一開始就不排斥于時雨的靠近,第一次的那天晚上,她雖然帶著劈腿的罪惡感,可是身體卻享受到前所未有的歡愉。

                                                            為什么她跟自己喜歡的人沒辦法達到那樣的境界?

                                                            她看著于時雨,瞬間迷惑了起來。

                                                            她該順著身體的感覺走嗎?

                                                            就算心里還愛著周定謙,但是身體已經宣告叛變了……

                                                            周定謙是不是也曾有過這樣的經驗?

                                                            那些他招惹過的女孩子,是不是每一個都讓他很有感覺、很快樂,勝過跟她在一起的時候?

                                                            這樣東想西想的,到最后,她真的搞不清楚愛情到底是什么了。

                                                            是身體的忠實?還是身體的歡愉?

                                                            如果這兩個條件的對象不是同一個人,那到底哪一方才是真的愛情呢?

                                                            “停,別再想了,你怎么又露出這種表情?”于時雨突然捧住她的臉,要她定神看著他。

                                                            “我現在是什么樣的表情?”徐妍綠回過神看著他,低聲問著他。

                                                            于時雨也不太會形容她的神情,總之,他看到之后,有一種被人掐緊了心臟的疼痛感覺。

                                                            “別再想他了,看著我。”于時雨溫柔地低語著,“看著我,小綠,以后你只要專心想著我就好了,好嗎?”

                                                            他好希望她不要再埋首在逝去的戀情上,跟他在一起重新開始,但是這種事情他強求不來,也勸不來,只能靠她自己慢慢走出來。

                                                            她剛剛那種搖擺不定的痛苦神情,真的讓他覺得很心疼。

                                                            徐妍綠望著他,她的臉被他捧在手心,他的手掌又大又溫柔,她感覺自己就快要被他的溫柔給淹沒了。

                                                            她突然伸手摟住他的脖子,然后把他拉近,輕輕地吻了他一下。

                                                            輕輕的一吻過后,他的唇在發抖,她的也是。

                                                            徐妍綠突然間什么也不顧了,她為仟么要這樣折磨自己?為什么要這樣折磨他?

                                                            周定謙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在她心中,他就是一個自大的混蛋,分手就分手,她接受就是了。

                                                            “抱我,現在,馬上!”徐妍綠在于時雨唇間這么命令著……

                                                            不,應該說是渴望著,她極度渴望能被于時雨擁抱入懷。

                                                            她跟周定謙一樣是個混蛋,他們兩個都背叛了那段戀情,她覺得自己已經失去了指責周定謙的資格。

                                                            那么何不放過自己,也放過周定謙,更加放過于時雨,她早一天接受那段戀情的失敗,就能夠早一天重新開始。

                                                            “現在?馬上?”于時雨抱緊她的身子。

                                                            在她主動吻上他的那一刻,他渾身都在經歷著欲望焚燒的疼痛,但是他可能沒辦法現在、馬上就在這里撲倒她。

                                                            徐妍綠看了看四周,晨起運動的人愈來愈多了,那些慢跑著經過他們身旁的人,看到他們大大方方在公園的長椅上摟摟抱抱地曬恩愛,有的人微笑而過,用羨慕的眼神望著他們,有的人

                                                            則是悶哼數聲而過,帶著濃濃的不屑……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有的人羨慕別人所擁有的,有的人則是厭惡別人擁有的太多,但這些情緒其實都很不必要,你羨慕得再多,不見得也能跟對方一樣

                                                            擁有那些,你厭惡得再多,不見得對方就會失去所擁有的。

                                                            大家把精神專注在自己的身上就好,不管是擁有還是失去,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才有意義。

                                                            徐妍綠笑著回應他有些遲疑的回答,“好吧!等回去之后再實行,『現在、馬上』。”

                                                            于時雨二話不說,馬上就起身拉著她往回程的方向跑。

                                                            如果不是忘了帶手機出來的話,他搞不好會干脆叫司機出來接他們回家,

                                                            好讓他早一刻實行那個“現在、馬上”。

                                                            管家開門迎接他們進來,有點訝異今天少爺出門晨跑的時間縮短了許鄉,

                                                            但在聽見少爺吩咐早餐要晚點兒才吃,并且拉著徐小姐急急忙忙上樓去的時候,管家的臉上出現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

                                                            當然,那兩人根本也沒發現,管家目送他們上樓之后,隨即轉往廚房,吩咐廚房延后早餐的時間,并且替少爺準備一些能夠補充精力的食物。

                                                            他們家的少爺可是好不容易才被養胖起來的,激烈運動過后,得好好進補一下才行,萬一又消瘦下去的話,搞不好當年把廚師開除的戲碼又要重演了也說不定。

                                                            于時雨一把徐妍綠拉進房,就急切地吻住她,兩人貼在一起,將身后的大門撞得關閉起來,然后就貼著門板擁吻著。

                                                            ……

                                                            洗好澡之后,她披著于時雨的浴袍回到床上,等了一會兒,于時雨便端了一個大托盤回來。

                                                            托盤上面除了她出門慢跑前說要吃的火腿三明治和柳橙汁之外,竟然還擺了一大碗的龍蝦色拉以及鮑魚粥。

                                                            一開始她并不覺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是于時雨那滿臉通紅的樣子看起來實在是太可疑了。

                                                            隔了一會兒,她才明白他為什么會臉紅。

                                                            管家特地為他們準備了營養滋補的美食,不就是看穿了他們剛剛急著上樓要干什么好事嗎?

                                                            她也跟著窘紅了臉,然后將臉埋進枕頭里去。

                                                            她以后還有沒有臉見人哪!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惡作劇之奪愛最新章節 | 惡作劇之奪愛全文閱讀 | 惡作劇之奪愛TXT下載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