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恶魔王子的深度爱恋 > 第十章 红柿子

                                                        恶魔王子的深度爱恋 第十章 红柿子 作者 : 子心

                                                            广告拍得很顺利,这段期间,傅采依没去拍摄的现场,全程都交由毕祺来负责。虽然在知情后,陈导演硬押着侄子陈光到广告公司来道过歉,但怎么说,影片若由傅采依出面去盯进度,气氛还是会有点怪异。

                                                            傅采依多半都待在公司里,至于那谣传,在毕祺和小茄一起发表了一篇联合道歉声明,并且张贴于公布栏之后,也消声匿迹了。

                                                            一个多月后,广告顺利完成了,在电?#30001;?#25512;出,而且达到了不错的回响,元晶物产办了一个庆功宴,理所当然地邀请了有关人员参加,傅采依当然也在邀请之?#23567;?br />
                                                            然而,在宴会上,傅采依又听到了那些窃窃私语,因为元晶公关部空降的那位张经理也以?#24651;?#33324;的速度离职。

                                                            对于他的离职,众说纷纭,其中不乏就是因为丑闻的关系。

                                                            端着鸡尾酒杯,傅采依在宴席里踱步,四周投射过来的目光令她难受,她索性一个人来到没人的角落,也省去了些与人虚伪攀谈的机会。

                                                            然而,不?#24230;?#30340;还是大有人在,当她面对着长窗,背对着宴席厅中的一切时,身后竟传来了攀谈的嗓音。

                                                            “小姐,你是一个人吗?要不要我陪你喝一杯?”

                                                            傅采依转过身来,想骂人。

                                                            你当这儿是夜店,还是酒店?!

                                                            然而,当她转过身来时,登时愣住了。

                                                            “傅……傅家明?!你怎么会在这儿?”

                                                            足足六年多了吧?从她高中离家的那一日起,就再也没见过这个弟弟了。

                                                            傅家明脸上绽着招牌笑容,有点痞又不失灿烂。

                                                            ?#29256;ⅲ?#26412;想逗你一下,没想到多年不见,你依然能一眼就认出我,真是一点也不好玩!”

                                                            “谁想要跟你玩!”板起脸孔,傅采依伸手推了他一下,想走开。

                                                            这么多年才见一面,傅家明怎肯放她走? 一个伸手,就掖住了她的手。

                                                            ?#29256;ⅲ?#20320;真狠心耶!也不看在过往我?#38405;?#37027;么好的情面上,多少跟我联络一下,一搬到奶奶家,就六年多一通电话也打。”

                                                            “放开我的手!”傅采依警告地瞪着他。过去他哪儿对她好了?#31354;?#40635;?#22330;?#32769;是让她?#32509;?#25674;子才是真的。

                                                            傅家明不肯松手,那执拗的性子,有一半与她相似。

                                                            “不放,我们整整六年多没见了,你休想一两句话就把我打发掉。”傅家明耍赖,怎也不肯松开拉着她的手。

                                                            整整六年的光阴,不会只让凡事奴役她的弟弟变高、变壮,力气变大,耍赖的功夫更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吧?

                                                            “你再不松手,小心我揍你!”傅采依只好开口威胁。

                                                            但那些话威胁?#21592;?#20154;也许有用,对这个从小就赖惯她的人而言,根本是小儿科。

                                                            ?#29256;ⅲ?#21035;这样嘛!你?#36824;?#21916;恭?#21442;?#21527;?我好不容易从国外回来,这一两日才接了元晶公关部经理这个职缺。”

                                                            “?#25856;鄭 ?#20613;采依的?#25104;?#24049;变,眼尾的余光往周围一瞟,意外地发现,不知何时,两人间拉拉扯扯的样子,己成了众人注目的焦点,甚至有好多人交头接耳,不知在说些什么。

                                                            “傅家明……”傅采依快急哭了,?#19988;渲心?#20123;不堪的传闻,再次闪过她的脑海。虽然她可以装作不在乎,也真的不在乎,但她并不想再次因为绯闻而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

                                                            傅家明半分不以为意,甚至在众人面前执起了傅采依被他拉住的手,到嘴边一啄,而后对着众人,大声地说:“喂,各位晶的同仁们,你们对我算是?#21543;?#21448;有点不?#21543;?#27809;错,我就?#27465;?#25509;了公关部经理职缺两天的傅家明,在这里慎重的向大家介绍一下,她一一”

                                                            傅家明故意停顿了下,?#20040;?#20249;的目光全集中到傅采依身上。

                                                            傅采依差点岔了气,恨不得高高地抬起脚来,狠狠地踹他一脚。

                                                            “傅采依,是我的亲姊姊,从小就被我欺负、奴役的?#38754;?#22986;。”说完,他拉过她,在她额头上亲了下,退开后,再爆出令人喷饭的消息一一

                                                            “而之前你们大家口中所说的空降张经理,张继之,则是我的姊夫,他和我姊可说是青?#20998;?#39532;。”

                                                            众人一听,一阵哗然。

                                                            傅采依再也忍不住了,大喊了声:“傅、家、明!”

                                                            她以为只有在想象中会这么做,但她真的这么做了一一高高地抬起脚来,用力的、彷佛为了发?#24618;?#21069;所受的委屈,一脚踩上傅家明的脚背,然后转身奔离了会场,完全?#36824;?#32972;后呼喊的弟弟。

                                                            ?#29256;ⅰ?#22986;、姊……”傅家明故意大声地喊。

                                                            喔,他?#38378;?#30340;脚背,回去后肯定会肿得像面团一样大。

                                                            若说傅采依目前最不想见的人,除了方才搞怪的亲弟弟外,另一个就是张继之。然而,上天好像故意要考验她一样,才奔出会场,来到一楼,电梯门一开,却见到张继之站在电梯口。

                                                            “采依。”好似为?#35828;人?#20182;己守在这儿许久。

                                                            傅采依抓着皮包,绕过他就想往前走。

                                                            “现在别和我说话,方才在楼上我己经让傅家明搞得头疼得要命。”

                                                            她忽然想起了某事,停下脚步。

                                                            不对,他和家明一直都有联络的。而他也莫名其妙地失联了好些日子,然后,就是今天,傅家明出现在元晶。

                                                            “张继之,今天的一切,不,我是说方才楼上的一切,是你策划的?”然后,傅家明配合着演出?!

                                                            “策划什么?”

                                                            方才楼上又发生了什么事?张继之一头雾水。

                                                            “别装了!你不知道方才在楼上的庆功宴上,傅家明拉着我向大家介绍我是他老姊,而且又说了……说了……”

                                                            “说了什么?”

                                                            傅采依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说:“?#30340;?#26159;他的姊夫!”

                                                            “喔……”张继之倒是不以为意,高高地扬起一眉。

                                                            说的好,傅家明,不枉费这些年来他对他的照顾。

                                                            见他高扬起一?#36857;?#24494;微得意的模样,傅采依实在不甘心。没道理她受气,他却得意吧?

                                                            “我还不知道傅家明有第二个姊姊呢!?#22902;?#19968;定要叫他把人拉出来给我看看。”说完话,她转身就走。

                                                            “采依。”微?#35835;?#19979;,张继之才?#20174;?#36807;来。

                                                            她的话是不承认自己就是傅家明口中的姊姊,就更别说他和她之间的关系。

                                                            “家明这样做不好吗?刚好可以一次澄清之前的诋谶传言,是一举两得的事呀!”

                                                            看他拦住了去路,傅采依不想多言,干脆绕道往前走走出大楼的遮阳篷,往人行道上走去。

                                                            “采依。”张继之紧跟在旁,一点也不想?#29260;?#35828;服她的机会。“我们之间的问题都解决了,你为什么还不敢面?#38405;兀?#20320;到底要逃避到何时?”

                                                            傅采依倏地停下脚步,板起脸来瞪着他。

                                                            “谁说我逃避?”

                                                            别人都可以这么说,就是他不?#23567;?br />
                                                            从高中起,他就扰乱了她的生活,让她在他的面前无法像平日一样,当一个温文优雅、柔弱有礼、人见人爱的淑女,只能一再地使出她骨子里的强悍、蛮横和不讲理来对付他。然后,她跟他发觉了母亲的私情,她伤心欲绝地离家、转学,独身一人搬到北部祖母的家?#23567;?br />
                                                            本以为这些事都己过去,他却又出现了。这次他不仅害她惹了一身臭名,甚至差点连广告公司都待不下去,而这个该死的混蛋居然告诉她,他是爱她的,而且爱了好多年,希望能永远与她在一起?!

                                                            这样她能不思?#36857;?#19981;害怕吗?

                                                            不,她的退缩有理。但只是退缩,绝不是逃避!

                                                            她需要时间把一切都想清楚。

                                                            “你就是在逃避!”张继之忍着心中怒火,大声指控。

                                                            心里己打定了主意,傅采依一点也不在乎他的火气。

                                                            “好吧,就算我逃避好了,那又如何?”

                                                            难道你要咬我吗?

                                                            见她竟用起了傅家明以前惯用的耍?#23548;?#20457;,张继之颇为讶异,有点沮丧地深深一叹:“是呀,是不能拿你怎么样。”

                                                            总不好押着她一起上教堂,或去登记结婚吧?牧师和法官都不会同意的。

                                                            “那……就这样了。再见!”傅采依忍住了心中的得意。多年来,在他的面前,她首度有了战胜的感觉,却半点也开心不起来。

                                                            尤其在转身的刹那,见到他眼里落寞,她想告诉他,再给我一点时间吧!只要再一点点的时间,我就能很坦然地待在你的身旁,成为你的女友或是妻子。

                                                            张继之没再追上前,这点倒是出乎傅采依的意?#24076;?#20182;只是背对着她,淡淡地说:“接下来我会很忙,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去看你。也许你会感到很高?#32781;?#32819;根终于能清净,不会有人唠唠叨叨在你的面前说个不停……”

                                                            自?#30001;?#19968;次元晶的庆功宴后,张继之真的没再出现过。连从前总是会不断惹祸的傅家明,都好似真的长大、成熟了,不再需要有人紧跟在后擦**、收拾残局,独剩她一人,孤孤单单地上下班,喝着白开水,过着?#38477;?#26080;奇的生活。

                                                            问她?#19981;?#36825;样?#38477;?#30340;生活吗?

                                                            答案是肯定的。

                                                            但她心中总有着隐隐有一种空虚感,好似缺少了什么。

                                                            这曰,广告公司的同事约好了要一起去唱歌,傅采依以怕吵为由,下了班后,打算去租部影片,回去好好欣?#20572;?#20197;慰劳她孤独的周五夜晚。

                                                            才走出公司,还没来到公车站牌边,皮包里的手机就响起来。

                                                            傅采依掏出手机,才按下通话键,那?#21496;?#20256;来傅家明匆忙慌乱的嗓音一一

                                                            ?#29256;ⅲ?#26159;我,我是家明!你快来XX医?#28023;?#25105;搭张大哥的车子,出车祸了,很?#29616;兀?#24555;一点,你快过来!”

                                                            车祸?!

                                                            张大哥?!

                                                            是张继之吗?

                                                            如果是他的话,那……

                                                            傅采依瞬间似让雷给劈中了一样,整个人一怔,想再开口问些什么,家明己切断电话,她不知该怎么办,按下通话键回Call,电话却又始终无回应。

                                                            不会吧?傅家明会搞出这么低级的恶作剧吗?

                                                            不由自主地,傅采依由脚底板窜起一阵冷颤,?#32972;?#33041;门,而后她开始打起颤抖来

                                                            车祸?#29616;?#21527;?张继之还好吧?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她该怎么办?

                                                            她昂首望了一眼天边,双手紧紧地抱住自己,在?#25918;远?#20102;下来。

                                                            从地下停车场开车上来,毕祺见到她,停下车来,按下车窗,关切地问:“采依姊,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傅采依抬起脸来,一见到他,情绪再也克制不住,呜地一声,?#32431;蘗顺?#26469;。

                                                            “毕祺……快,送我去XX医?#28023; ?br />
                                                            “张继之、张继之、张继之……”急急忙忙地冲进急诊室一阵寻找后,傅采依又急忙冲出,抓住?#21496;?#38382;,完全乱了手脚。

                                                            “护士小姐,请问一下,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一个名叫张继之的病人?车祸,对,是因为车祸被送进来的!”在走廊上,傅采依抓住一个护士问道。

                                                            医院那么大,怎可能知道有没有一个名叫张什么之的人呢?而且,因为车祸被送入医院的人也不少呀!护士被问得莫名其妙。

                                                            见问不出情况,傅采依松手放开她,又问:“你们……你?#19988;?#38498;的手术室在哪儿呢?”

                                                            一定是在手术室,否则傅家明不会连说话都来不及就挂断手机。

                                                            “在那里。?#34987;?#22763;指了一个方向,傅采依连说道谢都忘了,就急忙忙提足往手术室的方向冲。

                                                            几分钟后,她来到手术室外的家属等待位置,在见到坐在位置上等待的傅家明时,她浑身一软,差点昏了过去。

                                                            缓慢地,犹如慢动作般,她一步一步走向傅家明,以颤抖着无法控制的嗓音问道:“他……怎么了?”

                                                            在见到家明额角和手上的血痕时,傅采依差点岔了气。

                                                            傅家明赶紧上前扶住她,感觉到她浑身无法控制地剧?#20063;?#25238;。?#29256;ⅰ?br />
                                                            傅家明话都还没说完,只见另一个女人同样失魂无神地由外?#28902;?#20102;进来,她更夸张,还没到成排的座位前,己整个人瘫软,摔倒在地板上。

                                                            “傅家明,快告诉我,他怎么了?他到底怎么了?他要不要紧?”

                                                            是莫妹仙。

                                                            傅采依诧异地抬头看着她,而她也与她对望。

                                                            这时,一个挺拔的身影由走道的另一端走来,一旁陪着一个医师,年龄看起来不小,一见到这里的情况,不约而同地一房。

                                                            就在那一刹那,傅采依的目光飘向他,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交会,?#35813;?#21518;,她推开傅家明,?#36824;?#19968;切地冲上前,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了?#27465;?#20154;。

                                                            “我以为是你、我以为是你……你知道吗?我吓死了!?#20063;?#35201;想了,不要再多想了,我们结婚吧!”倚在张继之的怀中,傅采依大声说。

                                                            张继之微愣,但并没有太久,就用力地抱紧她。

                                                            “是你说的喔,不准后悔!”

                                                            捧起她的脸,他低头,紧紧地吻上她。

                                                            看着眼前的一切,傅家明由上前扶起莫妹仙,轻声说:“放心吧,张继?#20889;?#21733;没怎样,只是左小腿骨折了,医生说开刀后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好好地做复健,还是可以回到运动场上。”

                                                            随后进来的毕祺,见到眼前这一幕,也只能默默地祝福,转身离去。

                                                            如果终其一生要爱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倒不如去找一个爱自己的女人。

                                                            半年后

                                                            青一中学的校长?#20381;錚?#19968;向铁面无私的年轻校长,一改平日老是板着老K脸,?#36824;?#35328;笑的模样,忙进忙出地?#24613;?#30528;茶水、西点,就等着一会儿的娇客上门来。

                                                            没多久,一阵鞋跟?#27809;?#22320;板所发出的叩叩响声传来,张继之轻咳了几声,回到办公桌后坐好,才扬起头来,便听到了敲门声。

                                                            他轻轻嗓子,喊了声进来。

                                                            办公室的门瞬间被人由外推开来,与他同样?#36824;?#35328;笑的总务主任身后带着两个女子,站在较前方的女子一双黑亮又圆的眼睛里似溢满了水光,那水光里流动着淘气,却又不失锐利。

                                                            张继之轻咳了声,?#25346;?#30528;跃动的心,沉稳地说:“尤主任,你?#21364;?#21518;面?#27465;?#23567;姐下去吧,我有事想先跟傅小姐谈谈。”

                                                            “是。”尤主任应了声是,转身带着另一个小姐离去。

                                                            张继之由办公桌后站起,走了几步,来到她面前。

                                                            “傅小姐,听?#30340;?#20063;是青一中学的校友?”

                                                            女子一愣,神情倔强地噘起了嘴,但眼里净是笑意。

                                                            “张校长,想攀关系的话是可以,但广告费己经那么微薄了,不能再?#22868;?#20102;,否则我可是要喝西北风了。”

                                                            “真的吗?”

                                                            他绕到她的身后,忽然张开双臂抱紧她,双手圈在她纤细的腰肢上。

                                                            “傅小姐,回家让老公养不就好了?还必硬要当什么上班族呢?跟人家竞争既激烈又疲?#20572;?#23481;易变老的!”

                                                            ?#25300;依?#20844;好无趣,每天都泡在学校里,我要是回去当个家庭主妇,没三日就会无聊得成了庭院里的那几棵柿子树。

                                                            对了,说到柿子树,我就想起了几个月前与?#20381;?#20844;结婚时,有约法三章,除非他能?#20040;?#25105;家后院移过来校长办公室外的那棵小柿子树结出又红又圆的柿果,否则我是不可能乖乖回家当他的宝贝老婆的。”

                                                            “真的吗?傅采依,还好你记得。”张继之可得意了,圈着她的腰肢,将人给拉到窗边,伸手半掀开窗?#34180;?br />
                                                            “你看看,那是什么?”

                                                            ?#24651;?#20877;与他演戏,傅采依转头往外瞧一一

                                                            那看来矮不隆咚的柿子树,还真结出了一粒粒结?#24403;?#28385;、颜色橙红的柿果!

                                                            但,季节不对呀……

                                                            不是应该再过一个月,才会有柿果可以?#26376;穡?br />
                                                            “怎样?#22570;?#26623;子树长出红柿果了,你是不是应该?#20184;?#26381;输,乖乖回家当张太太呢?”张继之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头。

                                                            傅采依困惑地皱着眉。“我记得柿果应该不是这个季节红的吧?”

                                                            他该不会是做了什么手脚吧?

                                                            他有多精明可恶,她又岂会不知道!

                                                            就拿结婚这件事来说,那天在接到傅家明莫名其妙的电话后,她赶到医?#28023;?#22312;见到他没事后,一时激动,她顺口说出要结婚,没想到隔天他还真将她诱拐到法院去登记,让她成了名副其实的张太太。

                                                            “谁管它什么时后红呢?只要你记得你的承诺,只要我可以让这株矮小的柿子树长出红柿果,就会乖乖回家?#24613;?#29983;小贝比,不就好了吗?”张继之抬手?#20040;?#24088;放下,就怕她看得太久,会看出破绽。

                                                            然而,还是太迟了,傅采依的眼尖可不是一两天练就出来的。

                                                            “等一下,我想,我们应该到外头去看看才算数吧!”

                                                            “采依,?#20266;?#21040;外面去看呢?外头太阳大,热得很,何况你今天是要和我谈学校招生广告的拍摄吧?别管柿子树了。”

                                                            张继之?#30446;?#35753;她到室外去,一手抱着她,低头吻上她的唇,吻得她晕?#32439;?#21521;,最好忘了外头那棵柿子树的事。

                                                            然而,某人偏偏不如他所?#31119;?#20182;才一松手,她又提:“可我还是觉得那柿子树怪怪的耶,怎么……”

                                                            “喝茶吧!先喝茶,谈谈你的想法,看怎么帮学校拍摄招生短片。”张继之又将话带开,这次还不忘殷勤地走过去端来茶水和西点。

                                                            傅采依在校长位坐下,一?#20356;?#30528;茶杯,但脑子里想着的还是同一件事。

                                                            “不对呀,我明明记得是……”

                                                            然后,她趁着张继之又转身去端茶点时,飞快地冲出办公室。

                                                            几分钟后,她尖叫着跑了进来,气冲冲的。

                                                            “那棵柿子树根本是假的!”她一手叉腰指控。

                                                            “是吗?#31354;?#31967;糕,柿子树什么时候变成假的啦?”张继之呵呵一笑想带过。

                                                            “张继之……”傅采依危险地一步步?#24179;?#35828;!是你的主意吗??#27605;?#39575;她回家,乖乖当个“闲妻凉母”!

                                                            “是傅家明。”张继之老实招供。

                                                            原谅他吧!?#23548;?#26126;,谁教你有个让我爱进骨髓里的老姊。

                                                            “又是?#27465;?#33261;小子。说!他为什么要帮你?”说着,傅采依己大步上前,一手看似无骨,实则有点用力地攀上张继之的胸口,勒紧他的领带。

                                                            “他说,我们俩因为柿果而结下不解之缘,为了帮助我们的子女顺利诞生,就免?#35328;?#36865;上一棵柿子树!”

                                                            “就这样?”这么好心?她才不信。

                                                            “呃……还?#23567;!?#24352;继之小小声地说。

                                                            “还有什么?”

                                                            天啊!她在别人面前不是一向?#27465;?#28201;柔优雅的女?#26376;穡?#20026;何在他的面前老是毁了平日形象?

                                                            “还有,我把你那年爬墙的事告诉了家明。”张继之装出戒慎恐惧的模样,眼里、心里却蓄着满满的笑意。任谁看了这样的张继之,肯定不相信他就是平日里的?#27465;?#22823;老K。

                                                            “啊?你居然……居然把这么重要事告诉他了!”其?#30340;?#20799;重要了?她才不在乎傅家明又知道了些什么。

                                                            不过,也只有张继之能让她完全放松。在他的面前,她完全不需要伪装,她就是她,只是傅采依,最最最真实的傅采依。

                                                            “是呀,我都说了耶!怎么办?”与她对视着,张继之笑得灿烂。

                                                            “你死定了!”迎着他的目光,傅采依同样笑得灿烂。

                                                            呵呵,他永?#37117;?#24471;,?#27465;齟合?#20132;替的午后,?#27465;?#29228;墙的女孩,张开双臂,迎风而立……

                                                            【全书完】

                                                            手机?#27809;?#35831;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魔王子的深度爱恋最新章节 | 恶魔王子的深度爱恋全文阅读 | 恶魔王子的深度爱恋TXT下载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