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真情猎爱 > 第十七章

                                                        真情猎爱 第十七章 作者 : 叶霓

                                                            【第十章】

                                                            若缇、苏雷与孟玢赶至“淤阴风”时已近正午,艳阳挥洒在大地上,与白色沙子相互激射,乱好看的。遥望整个沙滩,居然发现有个不太协调的黑彩,若缇走近一看,莫不心惊胆战。

                                                            “爹地!”她扶起他,在苏雷的帮忙下渐渐摇醒了蓝韬。“爹地,你怎么会在这里?脸色好难看!”

                                                            “若缇……”蓝韬闭上眼睛以平衡着恼?#35828;?#30446;眩,忽然片断的情景浮现脑际,他蓦地睁开眼,“快!快去?#20154;?#26122;,里面有炸弹,就……就快爆炸了!”

                                                            “爹地,你说什么?”一阵昏眩狠狠地袭向若缇。

                                                            “有炸弹……快来不及了。”

                                                            “苏雷,我爹地就交给你了,我要去?#20154;?#26122;。”若缇已方寸大乱,心中只在乎斯昊的安危。

                                                            “你不能去,太危险了!”苏雷抓紧她的手道,他怎能让她去为别的男人送死!

                                                            “再危险,我也不能丢下他不管!”

                                                            情急之下,她狠狠地咬了苏雷箝制住她的手,趁其松脱之际,疾步跑上铁桥。她只想去有斯昊的地方,哪怕那是龙潭虎穴!

                                                            “若缇——”苏雷与孟玢大声呼叫,却唤不回心意已决的她。

                                                            孟玢抱紧全身,微微倾抖着,这也才恍悟自己对斯昊的爱意不及若缇爱他的丝毫,她居然不敢前往那个就快煤炸的地方。

                                                            “斯昊!”

                                                            斯昊闻言,猛回首一瞧,当若缇的身影映入眼帘时,他几乎傻了似地杵在原地。该死的!她怎么突然跑来了?铁定是孟飞告诉她的!

                                                            “哈哈!你的女人吗?与不赖,都快死了还有女人陪葬,艳福不浅哟!”虎爷扬眉讪讪说道,却句句激起斯昊心中的狂乱因子。

                                                            “若缇,你快走,这里就要爆炸了。”?#19997;?#20182;恨不得具有古?#35828;?#36229;强内功,一?#24179;?#22905;送至安全地带。

                                                            “我不走,我要陪你。”说着她便向他走过来。

                                                            “不——”斯昊狂喊,但已阻止不了她触动电眼的举动,只见四周激光束已聚集她的身躯,他立刻一个空中侧翻将她挡去了激光束,顺?#24179;?#22905;推倒在地。

                                                            “斯昊……”他心肩上汩汩流出鲜红血液,染上若缇的白衣。她赶紧撕?#20081;?#34966;替他止血,眼眶不争气地又沁出了眼泪,这泪水代表着恨意与焦虑。

                                                            “你不该来的。”他?#36214;?#26797;巡着她的面容,以大拇指拭去她眼角的泪水,真?#20081;?#27809;注意就看不到她了。

                                                            “真是情深意浓呀!羡煞我了。”虎爷坐在纯金打造的龙雕大椅上拍手叫好,好似正在欣赏一出楕采的影片。

                                                            “你这个长得难猎、心眼?#21482;?#30340;糟老头,?#21494;?#35201;你好看!”若缇倏然拔出枪,上膛后却怎么也扣不下扳机。“怎么搞的?”

                                                            “若缇,你别忙了,这些电眼不仅控制住我们的行动,还能使枪械失灵,电眼不除,再多的枪也无济于事。?#19968;?#20250;,赶快逃。”

                                                            他看了下腕表,已过了五分钟,只剩下十五分钟了,唯今之计,务必?#23391;?#35299;除电眼,只是他该如何毁掉那个电眼?#20495;?#38062;?

                                                            “那总有克制住这些电眼的办法吧?”若缇看出他的心思。

                                                            “关键就在他身旁的红色按钮。”

                                                            “你们就别再浪费心思了,?#19968;?#29239;所设计的东西?#38469;?#32463;过?#27973;?#20005;密的试验,等着享受爆破时的威力吧!”他眼中?#28393;?#30528;一股怪异的神色,让人不禁为他的疯狂惋惜。

                                                            “你就是虎爷?”若缇想起这阵子她解读计算机上的那些怪异东西,想不到他一点儿也不像虎,倒像只黄鼠狼。

                                                            “连你也知道?#36965;俊?#20182;猖狂大笑,既是得意?#24425;?#33258;嘲。“你们两个的功夫都不赖,有你?#26725;?#25105;死,够本了,也值得了。”

                                                            “谁打算陪你死来着,你少在那里作梦了!”

                                                            若缇气得牙痒痒的,真想撕烂他那张嘴,拔掉他满口毒牙。

                                                            “小?#23601;罰?#26102;间一到你就会知道究竟是谁在作梦。”他嘲讽一笑,脸色霎时变得十?#25351;?#26434;。

                                                            “别跟他吵了,这个老头心里不平衡,我们还是静下来想办法才是。”斯昊冷静的开口,迎视着虎爷的嘲讽眼神。

                                                            “可是除了枪,你我身上?#25381;?#20219;何……”若缇陡地住口,右手拽了摸腰侧的一个小袋子,还在!太好了。她偷偷打开小袋子,抽出斯昊送她的?#20667;丁!?#20320;瞧,这是我们的护身符。”

                                                            “你一直把它带在身上?”他的语气是愕然?#24425;?#21916;悦。

                                                            若缇背对着虎爷,嘴角噙着笑意,“我现在就要让那老头尝尝失望的滋味。”

                                                            她蓝若缇除了西洋剑术一流之外,掷?#20667;?#30340;?#38469;?#20063;不同凡响,她转头头盯准了那个红色按钮,在虎爷出其不意之下蓦地射出?#20667;叮?#27491;中红心!

                                                            顷刻间,电眼消除,雷射枪全收回壁中,虎爷讶然地看向她,“这……这是怎么回事?”

                                                            “人算不如天算。虎爷,你异想天开了,或许你不知道我的女?#35828;姆傻?#29305;技?#24425;?#19968;流的吧!”斯昊递给若缇一个赞赏的眼神;若缇更是在听见他说“我的女人”四个字时,羞涩了两颊,红透了耳根。

                                                            “但你也别忘了,?#19968;?#29239;也非泛泛之众!”他猛一拉头顶上的红绳,刹那间从四面八方涌进大量毒气,大门也应声关上。

                                                            斯昊一个快动作将若缇压制地面,以手指掐住她的?#21073;?#29992;嘴封住她的口,以自我的气息灌输给她,不让她吸进半点毒气。

                                                            虎爷的变态举止,害人害己,立时?#19981;?#21413;在当场。

                                                            若缇不停挣扎仍脱离不了斯昊的强力箝制,她心里明白,他正拿自己的命换她的!

                                                            毒气渐散,斯昊虚脱地翻身?#19978;攏?#33080;却已?#26159;?#32043;色,明显的中毒已深。

                                                            “斯昊!”若缇紧紧抱着他,伤心至极。

                                                            “快……快走……爆……”斯昊吃力地伸出手,颤抖地指着门。

                                                            “我们一块儿走!”不知哪来的力气,若缇背起他,?#24590;?#22320;走向大门。

                                                            “放开?#36965;摇?#22826;重了。”斯昊挤不出半丝力气。

                                                            “不,我可以!”

                                                            就在她要转动门把之际,斯昊突地喊道:“有机关!”

                                                            若缇一愣,这才发现门把两道不知何时各绑着一根银线,循线看下去它们各系了一只玻璃瓶,里头?#30333;?#19981;知名的物体,两个玻璃瓶下还有一个玻璃碗,三者呈倒品?#20013;闻帕小?br />
                                                            虎爷挣扎出最后一丝气力,狞笑道:“这两瓶东西……一瓶是硝酸钾,一瓶是硝酸纳……底下那玻璃碗中是硫磺,你可以拔掉其中一条线开门出去,但……可别拔错了,其中一种与硫磺一触及燃,其爆炸?#28525;?#21487;以摧毁整片海滩。哈哈……祝你好运了,?#23601;罰上?#36825;幕……这幕精采画面我看不到……”倒抽口气后,他已然断气。

                                                            “若缇……拔硝酸纳那条线。”眼前出?#33267;?#24187;影,斯昊自知已熬不下去,只希望能给若缇?#30001;?#30340;机会。

                                                            “可是我不知道哪瓶才是硝酸钠!”上面未标明,她的化学又学得一团糟,若缇在后悔莫及中淌下着急的泪水。眼看只剩下两分钟了。

                                                            “用闻的。”?#19978;?#20182;方才已吸入大量毒气,现在嗅觉受损,只好靠她自己了。

                                                            “闻?!但是我不会闻呀!”天!谁知道它们是什么味道。

                                                            “若缇……用心……我知道你可以的。”斯昊能撑到现在已算足奇迹,他终于捱不过最后关口地晕了过去。

                                                            “斯癸!”若缇抱着他,瞪着眼前的两条线,决定孤注一掷,反正死活她?#38469;?#36319;斯昊一块儿,没什么好害怕的。

                                                            她一咬牙拔掉右边银线,她?#21364;?#30528;爆炸的声音。久久,她终于欣慰笑出,门一旋开,立刻拖着斯昊冲出门外,在最后关头双双跳进海里。

                                                            海面上的爆炸铎孬耳欲躲,若缇管不了水温的骤升,奋力拖着斯?#25381;?#21521;海滩……

                                                            若缇自白色的病床上翻身坐起,轻掀开相隔的布帘,来到邻床边,轻柔地为病床上的斯昊以棉润唇。

                                                            “都三天了,你怎么还不醒来呢?”

                                                            还记得三天前,斯昊刚送进医院时,心跳已停止,在医生们的联合急救之下,终于?#25351;?#20102;心跳,紧接着一连串消毒的艰苦过程,他也?#21450;?#20102;过去。如今的他,脸色已回复该有的红润,英气?#38405;?#32858;其眉宇之间,为何他?#34013;?#19981;睁开眼睛看看她呢?

                                                            为求方便照顾他,她向院方要求与他同一病房,她细心不怠、毫不灰心的照?#24076;?#35753;这里的医生、护士们为之动容。

                                                            苏常与孟玢也彻底服输了,自她不顾?#24742;?#22320;跑进去?#20154;?#26122;的那一刻起,他们才明白自己爱对方的心意根本不及斯昊与若缇相爱?#28525;?#20043;万分之一。

                                                            但斯昊一直呈现昏迷状态,他一天不醒就永远折磨着若缇。

                                                            “医生说你没事了,既然没事,你为什么还不醒来和我说说话?记得在龙大学你受伤那次吗?我承受一样的心惊胆战,多希望躺在病床上的是?#36965;以?#20063;不要面对这?#20540;却?#30340;滋味。”

                                                            一滴眼泪滴在他的唇上,若缇俯下脸吻去自己的泪水,吻上他的唇。

                                                            他的唇好柔软,上面有着属于他的男人味,如果他能响应她,那该有多好。

                                                            有一刹那,她以为上天听见了她的祈求声音,可怜她的思念,她居然感觉斯昊的唇?#23391;?#22312;蠕动着。

                                                            然那?#25351;械?#24456;快又消失了。

                                                            “真是的,原来是我自己的?#23391;搿!?#22905;蹙起眉心,端起脸看着一直萦绕她胸臆的男人,“你笑好了,就算我傻吧!”

                                                            若缇虽如是说,但心中的某一角却在不知不觉中拧紧,隐忍已久的泪水终于决堤般狂沩而出,她紧握住斯昊的手,“你说要保护我的,为什么骗人?你要我这辈子怎么办?”

                                                            她用自己的脸颊去磨蹭着他粗糙的掌心,他本该是个英勇的男人,而不是像现在躺在床上毫无知觉,都怪她,?#38469;?#20182;们蓝?#28082;?#20102;他。

                                                            “都怪?#36965;?#35201;不是为了救?#36965;?#20320;也不会变成这样!”

                                                            懊恼、悔恨在她心头强烈滋生,她将所有的过错全往自己身上攒。

                                                            来自斯?#25381;?#25163;掌的微微触感,让若缇停止哭泣,她移开脸,盯着他颤动的手指不放,错?#25377;?#30528;喜悦的眼眸也越睁越大!

                                                            “斯昊……斯昊……”她唤?#30473;?#36731;,生?#20081;?#20010;大声,这些又成了泡彩。

                                                            他的眼睑动了下,?#28525;?#30529;开了眼,当他看见若缇那张充满兴奋、又哭?#20013;?#30340;脸孔时,他也笑了。

                                                            他虚弱地说:“我?#23391;?#20316;了一个好长的?#21361;?#26790;里有你小时候的模样,以及你升高中的情?#21361;?#36824;有那场爆炸……我没死?”

                                                            ?#25034;挥小⒚挥校?#20320;怎么可以死!那些鬼使神差首先就没办法通过我这关。”若缇紧紧抱住他,亲吻他的唇。斯昊立刻融化在她那甜得腻?#35828;?#21563;中,回应着她。

                                                            半晌后,他偷了口气,目光一瞬也不瞬地凝聚在她脸上,“梦里我听见了你的哭声,害我不醒来都不?#23567;!?br />
                                                            “你永远也别想离开我了。”若缇笑说。当他由?#20102;?#36716;醒之际,她就想对他这么说了。“对了,我去找主?#25105;?#29983;来替你再做一次检查。”她猛然想起。

                                                            ?#23433;挥?#20102;,我如果还有事,怎能和你?#28216;牵俊?br />
                                                            他?#28982;?#33324;的笑容,惹得她又一脸绯红,“人?#21494;?#32039;张死了,你还有精祌说笑!”

                                                            “我跟你道?#28014;!?#21018;转醒的他还有丝疲惫,他突然说:“你也该回去上课了。”她已无?#22763;蹩味?#20102;,再不返校,?#32431;?#33021;?#20197;?#36864;学的命巡。

                                                            “你想赶我走?”

                                                            “你又胡思乱想了,就剩?#20081;?#24180;,?#19968;?#31561;你毕业的,再说……”

                                                            “再说什么?”若缇发现他的脸色有些不对劲。

                                                            “再说我也要去找总?#20204;?#32618;,躲了多时,是该回去了。”

                                                            “虎爷死后,劳福已坦诚自己所有的不法行为,你又没罪!”若缇说得认真,?#20081;饈度?#20026;他去见了总裁准没好事。

                                                            “有?#25381;?#32618;,会有总裁认定,你别担心了。”

                                                            “我不要你去,好不容易才捡回一条命,他有什么权利说定罪就定罪,当纬达集团的总裁就那么了不得吗?大不了不做就是了。”若缇发起牢骚,他们不具慧眼当然无法识英雄,斯?#25381;?#19981;是哈巴狗,干嘛?#38405;恰?#30606;子”摇尾乞怜!

                                                            “我本来?#24425;?#36825;么打算,但后来想想,他毕竟是我的上司,而纬达对我来说也有股说不出的情感,我想这辈子我是离不开了,除非总?#20204;?#33258;要我滚。”

                                                            数年的岁月完全?#27605;?#22312;纬达,若要他心无眷恋的离开,实不容?#20303;?br />
                                                            倘若他当真与纬达无?#25285;?#20063;要洗清一切罪名再走,他绝对不要留下任何污点。

                                                            “你真傻!”

                                                            “是吗?我不就是这份傻气将你追到手的?”他轻拧着她的下?#20572;?#28145;邃的眸子半掩,手指轻拂过她细致的脸庞。

                                                            “你还是要去?”

                                                            既然他心意已决,她又能说什么呢?不过他别想将她丢回美国,至少得确定他一切无恙。

                                                            “我保证没事。”他突然话锋一转,不想再在这恼?#35828;幕?#39064;上。“我?#23391;?#26377;点渴了。”

                                                            “我帮你倒水。”她立即起身,却被斯昊一?#29273;?#20303;,跌回他怀?#23567;?br />
                                                            他带着笑意,点点她的?#21073;?#25105;不要水,只要它。”

                                                            托住她的后脑,斯昊立刻吻上那两片令他为之疯狂迷乱的红?#21073;?#23558;心中所有的踌躇及不安都抛向脑后。现在他只想要她,一个让他情牵莫名的女孩。

                                                            这个吻来势汹汹,几乎淹没了他们俩。若缇搂着斯昊的?#27605;睿?#24536;记了自己狂野的心跳,彻底投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20081;?#31456;(快捷键 →)
                                                        真情猎爱最新章节 | 真情猎爱全文阅读 | 真情猎爱TXT下载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 管家婆两肖两码中特 官网TU途游三张牌393 组六怎么看中奖 3d组三倍投计划 围棋 上期平码算特7码公式 马来三分彩开奖直播 黑龙江时时彩玩法介绍 电子游艺300元体验金可提款 福建十一选五杀号 篮球胜分差怎么看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几号开始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网站 北京pk10开 二肖中特精准资料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