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悬疑探险 > 藏地密码9 > 第六十九章 光明的出口

                                                        藏地密码9 第六十九章 光明的出口 作者 : 何马

                                                            第六十九章光明的出口

                                                            卓木强巴渐渐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了,越往前走,竟然越暖和,他的真皮大衣有些穿不住了。他不知道自?#21644;?#36807;这条黑黑的甬道,到底会出现在什么地方。

                                                            三天后,当卓木强巴身着皮裙,袒露上身,看到那个光明的出口时,他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那洞口很小,但那道光……那道光,是彻彻底底的自然阳光,在须弥界,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自然的阳光!自己究竟已到了哪里?

                                                            召狼

                                                            当第二天,大狼让开洞口,二狼和小狼急蹿出洞的时候,卓木强巴以为它们要去浅水湾看看,没想到,灰狼三兄弟只是停在了河道边,又一次将口鼻埋入了冰沁的水?#23567;?#21331;木强巴这才明白,昨天空气?#20889;?#26469;的那种自?#20309;?#27861;感知的气息又在起作用了,操兽师又开始召狼,只是这次估计隔得更近,风向更正,对灰狼三兄弟的影响更大。

                                                            没多久,二狼猛地打?#24605;?#20010;响鼻,一甩头,竟是扑通一声,整个儿掉进了水里。卓木强巴正?#24613;?#25289;它起来,却见大狼低吼一声,颈项上狼鬃直立,也跟着跳人了河中,那冰冷的河水冻得它当时就打了个激灵。只有小狼,看着河水不敢下去,探爪试?#24605;?#27425;,只觉得好凉,可是在岸边,没一会儿似乎就变得头重脚轻,醉汉般在河岸晃悠着,好似被一根无形的线牵着,竟是往浅水湾的地方晃去。小狼无辜地回头看了卓木强巴一眼,似乎想让卓木强巴帮它。卓木强巴狠了狠心,一把抱起小狼,将它放人冰水之中,小狼哆嗦着,不过精神似乎好了许多。

                                                            灰狼三兄弟顺河而下,似乎想远离那种气息,只是这里离第三层平台边缘已近,拐过数个弯它们就不?#20197;?#24448;前游了。前面就是平台边缘,会被瀑布冲下去的。

                                                            十余?#31181;?#21518;,大狼脸色有些发青地上了岸。卓木强巴早在岸边生好了旺火,灰狼三兄弟尽可能靠近火堆地甩动皮毛里的水,又绕着火堆跑?#24605;?#22280;,将身体彻底烘干,还未歇脚,那气息似乎又飘了过来。

                                                            整整一个上午,灰狼三兄弟都在与那种气息抗衡,有三次不得不跳入河?#23567;C看?#20174;水中出来,大狼都望着气息传来的方向,投出坚毅的仇恨的目光.

                                                            索瑞斯用光了最后一瓶药水,颓然地从?#24050;?#22534;上下来。莫金平静地望着他,索瑞斯失望地摇头,莫金微微一笑。很快,各个方位的侦察兵讯息传回来,都没有发现狼的踪迹。柯夫喃喃道:“今天我们就在这里歇息一天吗?”他回身望去,那些佣兵百无聊赖地在用鹿骨相互投掷,更多的人东歪西倒地躺了一片。

                                                            莫金只看着索瑞斯道:“你?#30340;兀?#21345;恩?”

                                                            索瑞斯知道柯夫的意思,这些佣兵根本没有见过狼领路,有多少人相信还是个问题,如今已在这迷雾区中折腾了快两个月,而这次来寻狼又明显地走了弯路,若是长时间停留在这里,他?#24378;?#23450;会有情绪的。索瑞斯不免冷冷道:“你的手下,一两天也控制不了?”

                                                            柯夫马上道:“我需要一个确凿的时间,你给一个准信,到底多少天,我?#24378;?#20197;看到狼的?#30333;?我好给手下下达命令!”

                                                            索瑞斯僵了一僵,这正是他没法肯定的事情。他看了看那?#20309;?#32842;的人,心中明了,一旦发起疯来,那?#27827;?#20853;将成为比狼群更可怕的生物。他唤过岳阳,问道:“我们昨天一共走了多远?我指的是直线距离。”

                                                            岳阳拉开马索的背包,打开电脑,输入程式之后,答道:“据电子数据统计,我们昨天一天,直线距离接近二十公里。”

                                                            索瑞斯肯定道:“前天听到的声音,距离一定在这二十公里之内,这里有这么大一群鹿,狼群不可能走远!它们一定在附近活动。昨天搜索范围太窄,给我一队人,我要再搜一遍。”

                                                            柯夫道:“要多少人都有,但是你打算搜索多久呢?”

                                                            索瑞斯抬头翻眼看着柯夫,道:“就今天。”柯夫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莫金冷冷地看着二人,这个氛围很不好,他很不?#19981;叮?#19981;能任由这样发展下去,可是自己对这两位老友,又不能像对士兵那样。莫金不由回想了一番整个部署:索瑞斯可以操控动物,要抵达那?#31455;?#21367;中描述的怪兽横行的须弥界,索瑞斯必不可缺;而柯夫是一支暗中隐藏的力量,是自己此行的真正实力后盾,先前那支敢死队只是用来迷惑可能的对手,他们注定了会全部牺牲。有了柯夫和索瑞斯,自己在须弥界一定能畅行无阻。而且他们两?#24605;?#36807;面,关系谈不上极好,但也不能算坏,二者一是为了香巴拉的财宝,一是为了研究更深的操兽技能,在利益分配上也不存在矛盾。如今只是为了一只狼,两人就像斗鸡二样?#27809;?#25380;对对方,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岔子?

                                                            莫金正思索着,只听索瑞斯又道:“岳阳,你也带一队人,我们向两个方向搜索。”

                                                            莫金看了索瑞斯一眼,有些诧异道:“让岳阳去?”

                                                            索瑞斯道:“我不?#20999;?#19981;过柯夫的手下,只是找狼这种事情,需要具备一定的相关专业知识。狼是?#27973;?#32874;明的动物,除了死狼,它不会待在那里等你来找,通常你还没发现它,它早就知道你了。?#32469;?#22312;这种迷雾环境中,人多起不了什么作用,所以我不会带太多的人去找,有三个就够了,但一定要最谨慎机敏的。我也告诉过岳阳一些找狼的知识,他可以助我一臂之力。”

                                                            莫金扭头看看岳阳,又道:“你要多少人呢?”

                                                            岳阳道:“我对狼的侦察能力不及索瑞斯先生,只好靠人数来补足了,但如索瑞斯先生所说,太多也不行,我要……五个。”

                                                            莫金看了岳阳好一会儿,方才点头。柯夫带着二人去选人,马索凑到莫金耳边道:“老板,要不要我带一队人跟着他。”

                                                            莫金勃然道:“你跟着去做什么?”

                                                            马索大惑,心道:“看老板的样子,明明是不希望岳阳独自带人侦察,难道?#20063;?#38169;了?”

                                                            另一边,柯夫选被了人手,索瑞斯取出一种液体用水稀释后,开始往增?#21476;?#38654;瓶里装,同时告诉岳阳和佣兵们:“和昨天一样,你们只需沿着河道两侧,500公尺内观察。”他像在自言自语地分析着:“如果说我的召唤没有问题,狼也在我们的范围内,那就只能是狼出了问题。这里的?#24378;?#25298;我的召唤,它们故意躲起来了。”

                                                            看着索瑞斯往增?#21476;?#38654;瓶中填装的液体,岳阳的眼睛亮了起来。

                                                            莫金关切地看着岳阳,微笑道:“这次侦察要小心,要不,你换上新的战斗服?”柯夫伞降后不久,就拿出为岳阳和马索?#24613;?#30340;战斗服,但岳阳坚持穿着他们自己选焙的迷彩,这衣服上每一个小装置,都是他和张立亲自挑选组装的。

                                                            岳阳那双干净的手拽了拽洗?#27809;?#30333;的衣服,轻轻摇了摇头。若说第一次莫金的劝说他没有特别留意的话,经过了这么长时间,若还不能发现衣服的秘密,他也就不是岳阳了。

                                                            索瑞斯则看着刚才召狼的高地,道:“如今召唤狼群的气息还在?#20013;?#25955;发,如果它们真的在抗拒这种味道,估计得泡在这冰河里;如果这样也没能发现,就只能说明狼已经游弋出我们的范围之外了,或者……”索瑞斯看着岳阳道:“电脑的数据出了问题。”

                                                            岳阳自信地微笑道:“电脑一定没有问题。”

                                                            “希望如此。”索瑞斯开始给岳阳和佣兵们全身喷涂一种液体,并告诉他们:“这种液体散发的气息可以掩盖你们身上的味道,在足够近的距离之内,能让狼的嗅觉像重感冒之后的人一样,以确保你们不会被狼发现。切?#29301;?#20320;们只是发现跟踪狼,能找到狼穴最好,千万不要?#25105;?#25429;捉,否则会适得其反。”

                                                            交代完?#24076;?#32034;瑞斯和岳阳在浅水湾分做两路,他去昨天没有?#24052;?#30340;一半路程,让岳阳去重复昨天佣兵们去过的下游。

                                                            看着两队人向两个方向消失,柯夫问莫金道:“我们做什么?”

                                                            莫金道:?#26263;取!?br />
                                                            柯夫摊开双手,一副你怎么说?#20197;?#20040;做的表情。

                                                            卓木强巴拖着一棵拳头粗细的枯树走回河边,看着紧紧簇拥在那细小火堆旁的灰狼三兄弟,?#25954;?#22320;说:“附近没有树了。”一面说着,一面折下枯枝扔进火堆。

                                                            折腾了大半天,灰狼三兄弟都显得有些委靡,小狼悻悻地哼着,见着卓木强巴也不像往常那样扑腾过来,只是将自己的身体团得更紧一些。卓木强巴心中叹息着,坐在三兄弟的中间,抱起小狼,紧贴着大狼和二狼,就像他们第二次相遇时那样,紧紧靠在一起,用彼此的体温,传递着家族的温暖。

                                                            看着原本生龙活虎的三兄弟,仅仅被一种自?#20309;?#27861;感知的味道就搞成这样,卓木强巴心道:“这个东西好生厉害!只要对方那个操兽师还在,大狼、二狼和小狼就不可能有战斗的力量。要是他再召到别的狼……后果将更不堪设想!”

                                                            这时,怀中的小狼挣扎起来。卓木强巴松开手,心道:“难道……又来了?”

                                                            只见大狼、二狼、小狼齐头并排,全?#21450;?#20986;了战斗的姿态,大狼回头看看卓木强巴,再看火堆,意思是让他熄掉。卓木强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仍旧照大狼所言熄灭火堆,然后跟着它们遁入雾中,绕到岩后。

                                                            岳阳带来的五个佣兵,有三个东欧人,?#30452;鶚强?#20857;涅瓦、盖瑞、杜耶夫,都曾在车臣活动,长得高头大马,?#21697;?#30887;眼;两名中亚人,查希尔和达拉夫,曾参加过阿富?#25296;?#20105;,较三名东欧人显得干瘦些,但更为凶悍冷漠。

                                                            盖瑞对岳阳道:“岳,差不多了吧,我们已经走到边缘了,什么都没有发现。你听,你听,我都听到瀑布的声音了。我们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发现,不会有狼的。”

                                                            岳阳道:“看到边缘再说。”他看了看这五名佣兵,里面一定有莫金特别关照过的,自己的一言一行,莫金?#24049;?#28165;楚。不过他一点也不担心,早在接受训练的时候,吕竞男就教会了他们保护自己的方法。在与别人同行的时候,岳阳便是莫金的岳阳,他会一丝不苟地执?#24515;?#37329;的命令;只有当他一个人,确信没有任何监视的情况下,他才是他自己。

                                                            岳阳很确信,狼就在这附近,刚才他已经发现了狼的踪迹,只是同行的这五位不知道而已。索瑞斯曾告诉过他,在这样坚硬的地表,对于嗅觉不灵敏的人类而言,似乎很难追踪它们的痕迹,但事实上有一条明确的线索——排泄物!狼?#21069;?#20570;标记的物种,它们用标记来划分区域,由于狼种群数量的不同,标记量也有所不同,只要掌握狼?#19981;读?#19979;标记的地方,就不难发现。

                                                            只是马上就要走到平台边缘了,他们确实还没有发现狼,岳阳心里清楚,狼或许是躲起来了,只是……它们为什么还没有发起攻击呢?

                                                            岳阳手里虽然拿着枪,心里计算的却是如何一口气吃掉这五个佣兵。这些?#19968;?#30340;军服远好于自己,能够近距离开?#22815;?#31359;的地方只有几个,而且他们的行动?#26377;?#20063;很标准,只要射击其中一个,就会遭到其余四个的反击。他一直在等,狼发起攻击的?#24067;洌?#20063;就是他发起攻击的?#24067;洌?#21482;是没想到,狼的忍耐力比他还好,眼看?#26041;?#36208;到头了,却依然不见狼的身影,?#36855;?#20040;办呢?

                                                            岳阳在莫金那里的布置还不够完善,漏洞还是很多的,只是他已经无法忍耐了,每晚的噩梦驱使他不得不抓住一切机会,让莫金以为自己死了。他必须去寻找强巴少爷,已经这么久了,强巴少爷是否还活着?他应该还活着吧,只是……

                                                            卓木强巴和灰狼三兄弟在?#27934;?#30475;着雾中的憧憧人影,对方有六人。卓木强巴心道不好,他们一定会发现刚刚熄灭的火堆,躲人雾中可以不被对方发现,可是灰狼三兄弟显然不?#25954;狻?#23427;们似乎已经认定来的人便是害得它们在水里泡了一个上午的仇敌,故而分外眼红。卓木强巴自然不可能合了灰狼三兄弟一个人躲进雾里,可是他也知道,对方是有枪的,而且进行的是搜寻任务,显然就有在雾中使用的侦察设备,己方必须有一个战术?#25165;?#25165;?#23567;?#29616;在己方唯一的优势,就是灰狼三兄弟先于对方发现敌人行踪,如何加以利用并最大有效化?卓木强巴还在思考战术,灰狼三兄弟已经展开了行动,它们分做三路,隐匿于雾中,缓?#20309;?#38543;敌人而去。

                                                            卓木强巴看懂了灰狼三兄弟的战术,偷袭……这是他们最擅长的,那么自己……卓木强巴沿着与佣兵平行的路线,身影渐渐消失在雾?#23567;?br />
                                                            卓木强巴决定赌一把——赌佣兵不会发现自己,如今他的穿着打扮,站立不动的时候,很像一块黑色岩石,或是一?#27599;?#26641;。卓木强巴?#32769;?#20323;兵一步回到刚才生火的地方,旁边是一块两米来高的岩石,他大胆地站在岩石之上,身体藏于藤甲和鹿皮大衣之中,只有一双眼睛,盯着敌?#24605;?#23558;前来的方向.

                                                            佣兵发现火堆灰烬,肯定会很诧异,灰狼三兄弟会在这个时候发动袭击,而自己,只要不被敌人发现,将从近距离给敌人造成极大的伤害,卓木强巴是这样计划的。

                                                            岳阳等人之所以没发现卓木强巴和灰狼三兄弟,是因为他们并没?#20889;?#22836;盔,在莫金设计的这套服饰中,只有头盔可以很容易地与连体衣分离,那东西虽说?#36182;?#19988;助视,但戴着毕竟有些笨重,没有开氧气时,还有些气闷。氧气的量是有限的,莫金自然是要求佣兵不得随意打开,平日上百人集中在一起,谁也不会戴头盔,这次出来侦察,虽然他们都拿着头盔,但早已习惯不戴这玩意儿。不过,卓木强巴毕竟发出了声响,佣兵毕竟是从战场上下来的,杜耶夫忽然持枪问道:“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六人都听到了那隐约的脚步声,顿时警觉起来,岳阳不得不更加小心谨慎地?#24050;?#26426;会。他们排做两个“品”?#20013;?#21069;进,对于前后左右的防卫?#24049;?#20005;密,但是又走?#24605;?#21313;米,却没有发现敌踪,查希尔有些急躁起来,道:“戴上头盔?#20254;!?br />
                                                            岳阳不失时机地道:“咦,前面那是什么?”顿时将六人的注意力集中到岩石下方。

                                                            卓木强巴就在岩石上,一动不动,但他却有些迟疑了,刚才那声音,是岳阳……

                                                            近了,岳阳?#25797;?#22320;从?#28216;?#22836;排?#35828;骄又形?#32622;。他曾听亚拉法师说起过戈巴族的战狼,他也知道岩石上那个像树根一样的东西估计是某种生物的伪装,但他不十分确定。他只需站对位置,在头顶的生物发起袭击时,自己可以发起突袭,至于能不能?#30001;?#26242;时不在考虑之?#23567;?br />
                                                            走在最前面的盖瑞最先发喊:“咿,是火堆?”岳阳也是?#35835;算叮?#28779;堆?显然狼是不能生火堆的,便在那刹那的错?#25285;?#28784;狼三兄弟如三道黑影从后方分三路袭来,偷袭来得?#27973;?#31361;然,等佣兵们察觉身后有异时,已经感到了扑面的风声。连岳阳也大吃一惊,难道头顶那个东西只是用?#20174;?#25932;的?但他无疑是六人中?#20174;?#26368;快的一个,由于位置?#21448;校?#25152;以灰狼最?#32469;说?#30340;定然不会是他,他很顺手地一手持冲锋,一手持手枪,对准了离他最近的杜耶夫和盖瑞,火光进现,两人哼都没哼一声就?#19978;?#20102;。

                                                            恶斗

                                                            库兹涅瓦?#20174;?#20063;是极快,但他却是一直在留意岳阳,在愣神的一刹那,岳阳果然对自己人开枪。他与岳阳也隔得极近,枪口太长反而不便,反手拔刀一撩,顿时划破岳阳的右手,枪也掉在地上。但库兹涅瓦忽略了他身后的狼,在他看来,这种野生生物能有多少攻击性,一脚就踹死了,所以对?#23545;?#38451;才是首要问题。谁知道一刀刚划过,身后的野兽一跃而起,竟是朝着自?#21644;?#37096;扑了过来,库兹涅瓦顿时倒地。

                                                            岳阳举枪、开枪、手腕被刀划、库兹涅瓦被狼?#35828;梗?#36825;一串动作都是一并发生的,没有先后之分;而同一时间,卓木强巴?#21451;疑?#39640;高跃起,拳一捏,双爪在手,灌注了全身力道和高空坠力向下猛扑,只是,他选择了与岳阳同一个目标:盖瑞!

                                                            六人中就这个?#19968;?#30475;起来最为高大,力量也最强,导致岳阳和卓木强巴不约而同地向他出手。卓木强巴一抓到底,那巨兽的爪子竟是生生将?#36182;?#34915;扯开了六道口子。卓木强巴也是吃了一惊,他满心以为这一抓下去,那个人最少得开膛破?#29301;?#27809;想到那衣服竟是如此结实。而岳阳比他还吃惊,没见过这么恐怖的怪兽,一身像藤刺的棘突,棕黑色的皮毛又黑又长,那双爪子居然把?#36182;?#34915;抓破了!更可怕的是,它居然懂得站在突出位置,伪装成一棵树,而且是在最紧要的关头才发起最后一击,这种可怖的力量和?#24378;刹?#30340;?#24039;獺?#32966;气和忍耐力,须弥界竟然会进化出这样的怪兽,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狼人?

                                                            而此时库兹涅瓦已被?#35828;梗?#26597;希尔和另一?#24605;?#30452;没搞清楚状况,怎么天上也有袭击,身后也有袭击,岳阳也在袭击,到底该对付哪一方?只是身后的狼已经扑至,岳阳和那天上来的怪兽面对面地碰上了,他们赶紧防御狼的进攻。

                                                            岳阳一时?#30452;?#19981;出这从天而降的巨兽是什么来头,本能地掉转枪口?#24613;干?#20987;。卓木强巴来不及解?#20572;?#21525;竞男教的本能近身格斗术自然而生,顺势去抓枪口,却忘了自己手上戴着兽爪。岳阳却是知道那双爪子的可怕,见怪兽大掌拍来,惶然收枪,同时身体微微后仰。没想到那怪兽比自己还要灵活,一双兽爪说停就停,眼看对方就要变?#20804;?#25554;,岳阳赶紧一个转身侧踢。

                                                            这时候卓木强巴才大喊了一声:“是?#25671;!?#21516;时兽爪也缩回袖内。但哪知道太久没说人话,卓木强巴一开口,自己都吓了一跳,自己说的是什么?

                                                            岳阳却是感到自己一脚踢实,如同踢中一块岩石,脚心微微发麻不说,险些将自己震出去,紧接着就听到那怪兽一声咆哮,谁知道那是什么声音啊,只觉得声音如雷,令?#35828;?#23506;,这个怪兽太可怕了!同时右腕的伤口痛觉传来,感觉流了不少血,也不知是否腕筋断了。

                                                            而在这时,余下三名佣兵和灰狼三兄弟一对一地战斗着,只是大狼一条腿用不上,扑杀不及二狼和小?#20999;酌停?#34987;查希尔闪身抽空腾出枪来,先是一梭子弹逼开大狼,跟着一梭子弹射退二狼,让已被?#35828;?#30340;库兹涅瓦捡回一条命来。不料库兹涅瓦刚从死亡线上回来,竟是想也不想,先将枪口对准了岳阳。岳阳此刻背对库兹涅瓦,正有些发寒地面?#38405;强?#24597;巨兽,此时他刚看清,那怪兽满脸的长毛下,似乎有着一双像人的眼睛。而卓木强巴却?#24378;?#30528;库兹涅瓦,他当下一声吼,朝着岳阳扑了过去。岳阳看着那个身影遮天蔽日地压下来,正想开枪,手腕又被对方捉住了,心道:“我命休矣。”

                                                            却听身后一阵枪声,子弹的火线从头顶?#36861;?#32780;过,不少打在那头怪兽的身上,只见那怪兽皮开肉绽,好像骨头都翻露在外,黑色的血管盘根错节地暴露出来,说不出的恐怖,却始终抱着自己一路翻滚,不肯松手。

                                                            又滚了两圈,岳阳渐渐看清,那满脸的长毛像是头发和胡须,那张脸的?#25527;?#20687;是人的面孔,那头发胡须之下隐藏着的那双眼睛,那双坚毅而沉稳的眼睛,好熟悉!

                                                            子弹停下来,翻滚也停了下来,那怪兽压在岳阳身上,靠在他耳边,终于用昔日的声音发出了两个音节:“是?#25671;!鼻?#36731;的、久违的熟悉的语音,岳阳双眼顿时蒙上了一层雾气,嘶声道:“强巴少爷!”

                                                            一道刺眼的闪光,跟着“轰”的一声,将岳阳的声音淹没在巨响中,不知哪个佣兵用了闪爆,卓木强巴和岳阳的耳里全是嗡鸣。没有时间叙旧,卓木强巴一撑起身,他知道,虽然灰狼三兄弟的战斗力不?#20572;?#20294;是它们终究只有爪牙,而且这些佣兵使用的现代化武器,灰狼三兄弟极可能没有见过,一旦对上,会很吃亏。所以,他只是向岳阳伸出手去,将他拉了起来,只是问了一句:“还能战斗吗?”他本以为,结束了这场战斗,他和岳阳,有的是时间叙说。

                                                            再看战场,灰狼三兄弟显然被闪爆弹震慑住了,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偷袭岳阳的库兹涅瓦已经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仰躺在地上,还保持着双手举枪的姿势,没有死透,那颈喉处却有鲜血汩汩涌出。小狼和大狼原本正在合力对付查希尔,此时被声音吓坏了,二狼也远离了达拉夫,显然闪爆是他扔的。一见到卓木强巴站了起来,它们自发地聚了过来,虽然对卓木强巴身后的岳阳还不是很了解,但本能地认为阿呜肮将他的后背暴露给那个人,显然那个人和阿呜肮之间已达成某种默契。

                                                            而那两个佣兵自己也不好过,他们距闪爆更近,只是?#30001;?#29190;的达拉夫早就计划好了,闪爆一扔出手,他就借机取出头盔戴上,先将全身防护起来。查希尔则是被闪得两眼发黑,什么都听不见,一想到刚才的?#26494;保?#39039;时战意全无,不瞅方向,也不管同伴,拔腿就开跑。

                                                            岳阳刚起身就看到逃跑的查希尔,举枪便射,直到子弹打完,但子弹尽数落在查希尔腰腹?#21364;Γ?#27809;起到作用。而在岳阳举枪的同时,卓木强巴也已经解下飞来?#29301;?#36861;了两步,旋转,看准方向,出手!

                                                            飞来骨像个巨大的飞轮朝查希尔追去,只听?#24052;ā?#30340;一声,查希尔就像被一柄数十公斤重的锤子打中,飞来骨尖锐的一角直接穿透了?#36182;?#34915;,插入他的胸口,再往一旁飞开。就像一把巨大的?#39683;?#22312;查希尔胸?#24052;?#20102;一把,将?#36182;?#34915;挑破,胸骨也挑了出来,查希尔还在往前跑,但胸腔里的东西却稀里哗啦散了一地,没跑两步就倒下了。

                                                            达拉夫这才调整?#29467;?#30420;的观察模式,只看到查希尔胸腹被剖开,内脏和血散了一地,却没看到卓木强巴是怎么做的,只觉得那个人立怪兽莫名可怖,而岳阳怎么会没事呢?来不及多想,他本能地举枪射击那个最可怕的怪兽。卓木强巴和岳阳向两侧避开,他似乎听到岳阳在喊什么,只是刚刚被爆炸影响了听觉,听不清岳阳说的话。

                                                            达拉夫认准了卓木强巴,一心想干掉他,子弹长了眼睛似的跟着卓木强巴追。卓木强巴避得两避,突然身体一滑,原来一身皮衣已被先前的攻击撕破,那藤甲也被打散了拖在地上,卓木强巴踩在自己衣服上滑倒了。眼看来不及躲避,卓木强巴的手刚刚接触地面,危急中很自然地双腿一蹬,双手一撑,做了个蛙跳,竟?#24378;?#22570;避开了子弹,可是后面子弹又跟着来了,卓木强巴来不及起身,不得已只能又重复了一次蛙跳。这次,他突然发现,整个动作是如此的自然流畅,没有丝毫阻?#20572;路?#32451;习了很久一般。他再跳了一次,避开子弹,百忙之中想起,吕竞男教自己的那些动作里原来就有这个动作,所不同的是自己练习时都是坐在地上做的,而这次是四肢着地。难道说,吕竞男教自己的那些动作,不仅是用来引?#24049;?#21560;,而且?#24378;?#20197;在实战中使用的!

                                                            想通了这节,卓木强巴的动作愈发熟练,双手撑地向后一摁,自然地收起双腿,弓身团躯,然后双腿落地一蹬,身体舒展,双手向前扑,步幅跨度极大,看起来竟然?#20154;?#36275;奔跑快了许多。卓木强巴就像一头急速奔跑的猎豹,在岩地上?#20260;?#22320;挪动着身影,达拉夫原本有些觉得他是人,可如今一看那种奔跑方式,没什么?#27809;?#30097;的了,这就是一头野兽!

                                                            卓木强巴对于在这种距离躲避子弹是越来越有自信了,他慢慢体会着这种奔跑带来的激情,同时渐渐领悟,这根本就是一种模拟狼全力奔跑的方式,前肢着地,团身,蹬腿,展体,他开始绕着达拉夫转圈,?#20040;?#25289;夫格外紧张,子弹频频落空。

                                                            岳阳在一旁也?#24378;吹么?#20102;,一时?#21644;?#20102;?#22351;?#22841;,倒是灰狼三兄弟显得格外兴奋——阿呜?#24618;?#20110;学会跑步了。此时闪爆弹对它们的影响正在渐渐消退,正在?#25351;?#35270;听的灰?#24378;?#22987;跟在卓木强巴的后面,隔着更远的距离绕着达拉夫跑圈。

                                                            达拉夫紧张极了,那头黑色的怪兽?#36335;?#38543;时都能将自己?#35828;?#22312;地,他好像已看见那怪兽的尖牙咬碎了自己的喉咙,那满身黑刺刺入自己的血管,或是像对付查希尔那样,一把抓破自己的胸腹,将内脏掏出来,?#24378;?#26159;连?#36182;?#34915;也挡不住的攻击啊!当他打完一个弹夹,再取出一个的时候,?#30452;?#31455;然颤抖起来,怎么也插不进去。这样的机会,卓木强巴自然不会放过,他以灰狼那种诡异的左右折返前进方式,迅速向达拉夫靠拢。

                                                            一看卓木强巴突了过来,达拉夫更加紧张,接连两次没插进去,索性把枪一扔,把背包一甩至胸前,拉开拉链,伸手向里掏。岳阳一看达拉夫将背包横在胸前,顿时心叫不好,大声喊着卓木强巴的名字,也向前冲了过来。可是这时卓木强巴的听觉还未?#25351;矗?#24182;未听清岳阳的呼喊,倒是灰狼三兄弟看着岳阳的举动,有些诧异地将步幅放缓下来。

                                                            卓木强巴虽然没有听到岳阳的声音,但他却看到岳阳呈直线冲了过来,知道一定有什么原因,便合了达拉夫,向岳阳靠过去。事情便是如此突然,若岳阳不喊叫,或许卓木强巴已经?#35828;?#20102;达拉夫,若达拉夫知道卓木强巴是个人,也不会怕得要用近乎自杀的方式阻止卓木强巴靠拢。总之,就在卓木强巴刚刚赶到岳阳身前的时候,达拉夫从背包里掏出了那个直?#23545;?#21313;二公分的圆形铁盘,一按下去,铁盘上红灯亮起,他便对着卓木强巴和岳阳的方向扔了过来。

                                                            单兵雷,这次岳阳他们带出的最强武器,估计是莫金用来对?#29420;?#20284;巨蜥那样的大型生物的。与常用单兵雷不同的是,他们使用的雷信里,填装的是黑色飓风,每个单兵雷,相当于两公斤TNT当量,爆?#21697;?#22260;足以笼罩方圆30?#20303;?#36825;种雷性极为敏感,轻轻一碰便会爆炸,没想到竟然被达拉夫当做?#25527;?#25172;了出来。

                                                            卓木强巴才刚刚站直,一股巨大的推力便?#30001;?#21518;传来,接着是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冲击波将他和岳阳都推得腾空而起,直朝平台边缘落去。灰狼三兄弟趴得?#20572;?#38548;得远,却仍不住在岩面上翻滚。

                                                            卓木强巴和灰狼三兄弟生火的位?#36855;?#26412;就在平台边缘,方才与佣兵一番打斗,却是离平台边缘更近了一步,这股大力推来,卓木强巴和岳阳在空中翻滚,身形下坠之时,卓木强巴在平台内,岳阳在平台外,卓木强巴是俯身向下,岳阳却是仰面朝上。卓木强巴看到了身下,继而惊呼起来:“岳阳!手给我!”

                                                            岳阳一错?#25285;?#35265;强巴少爷在半空中向自己伸出手来,很自然地也将手伸了出去。卓木强巴?#30452;?#19968;长,钳住了岳阳的手腕,松了口气道:?#30333;?#20303;你了。”

                                                            岳阳还以为强巴少爷给自己开个玩笑,却见卓木强巴突然高出自己一截,紧跟着?#30452;?#19968;紧,原来是卓木强巴已经落在了平台上,自己却掉了下去,身子悬空了。

                                                            岳阳的手握着卓木强巴的手腕,卓木强巴的手则握着岳阳的手腕,两人紧紧地握在一起,半悬空中一线牵。原本这种握法十分的牢固,只要两人都不松手,便不会分开,但是卓木强巴落在光?#21644;?#30340;岩台上,上半身完全被岳阳拽得离了平台,脚下没有任何受力点,整个身体正一点一点地被岳阳拽出平台去!

                                                            卓木强巴一?#25527;?#25569;着岳阳,另一只手想摸住一个什么凸起,好稳住身体,可手掌触地,一片平滑,再也来不及了,他一捏拳,兽爪弹出,他试图用尖锐的爪子抓住平滑的岩面。?#19978;?#20004;人的重力还是大过了摩擦之力,兽爪在岩面上划出“吱吱”的声音,依然无法阻止卓木强巴和岳阳向下滑去。卓木强巴再往前挪一点,身体就要完全失去平衡了,便在此时,他感到腿上一紧,似乎有什么东西拉住了自己,紧接着,另一条腿也被拉住了。卓木强巴知道,一定是灰狼三兄弟来帮自己了,只是此刻他半身悬空,垂在平台下方,看不到身后的情况,只能大叫:“大狼、二狼、小狼,用力啊!”

                                                            卓木强巴感觉腿上的?#35835;?#22686;加了,可是不管身后怎么使力,都只能和卓木强巴与岳阳二人的重量持平,两人半悬着,既没有坠下,也不能上来。

                                                            岳阳?#21644;?#30475;着卓木强巴,如今已看不到强巴少爷那刀削斧劈的?#25527;?#19981;过那双眼睛,还是?#21069;閔了?#30528;慑人的精光,不,比以前更明亮。曾几何时,这样的场景一再地重复,在整个?#29467;?#20013;,有多少次这样和队友生死相握,有张立、教官、巴桑大哥……他们都去了哪里呢?

                                                            岳阳又绽放出那阳光般的笑容。

                                                            “强巴少爷,你不恼我?”

                                                            “恼你!你以为我不知你们做的事?伙同导师来骗我!”

                                                            一个简单的眼神,彼此都能读懂对方的意思,岳阳略带羞涩地笑了笑,原本还不知?#36855;?#20040;向强巴少爷解?#20572;?#27809;想到强巴少爷自己猜到了。

                                                            忽地一坠,卓木强巴和岳阳两人的身形又向下滑了一格,却是卓木强巴的皮衣早被流弹划得七零八落,虽然被灰狼三兄弟咬住了,口子却是承受不住两人的重量,重新被撕?#36873;?br />
                                                            卓木强巴道:“快,抓住我的衣服爬上去!”他自?#20309;?#27861;起身,只能让岳阳踩在自己身上先上去。岳阳苦笑着举起了右手,卓木强巴这才看到那道触目惊心的血口子。

                                                            卓木强巴眼中再次绽放出坚毅的目光,沉稳道:“坚持住,岳阳,我不会放手的!”

                                                            岳阳心中一?#25314;?#24352;立曾反复向自己诉说,强巴少爷怎样抓住他的手,那一句“我不会放手”是如何地震慑了他,那时强巴少爷的眼神,他的语气,他的表情……岳阳也曾无数次想象,没想到真的也有这一天,强巴少爷抓住自己的手,对自己说,他不会放手的!

                                                            只是岳阳,做出了和张立截然不同的选择,他松开了左手,卓木强巴不得不抓得更紧,大喝道:“不要做傻事!”

                                                            两人身体又是一坠。

                                                            岳阳很开心地笑着,心里也很开心在想着:“来不及啦,强巴少爷……该做的,我已经做了,你们,要替我们走完这一程啊。”他的右手依然举着,却是缓缓地,扣开了卓木强巴的尾指。

                                                            “强巴少爷,教官,或许还没死,至少,我没看到她又来找过莫金。”卓木强巴的尾指缓缓被掰开,岳阳整理着思路,想挑重要的说,他的?#30452;郟?#24320;始缓缓地下滑,正在脱离卓木强巴的?#29942;亍?br />
                                                            卓木强巴急了,大声道:“岳阳!岳阳!”

                                                            别了,岳阳

                                                            此时,平台之上,满身是血的达拉夫从硝烟堆里爬了出来,看到了死命拖着卓木强巴的灰狼三兄弟,他咧嘴笑了起来,满嘴都是血,老子活不成了,你们也别想活。他感到心脏一阵乱跳,知道坚持不了多久了,抖瑟着,居然又摸出一个单兵雷,颤抖的?#31181;?#25353;下了按钮。看着单兵雷上的绿灯亮起,绿灯又转为红灯,他猛地呼吸?#24605;?#27425;,胸廓剧烈地起伏着,看准灰狼的方向,奋力将单兵?#30528;?#20102;出去,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大狼的?#35033;?#19978;。大狼被砸得发出“嗯唔”一阵惨叫,却是咬着卓木强巴的衣服不肯松口。阿呜肮还在下面呢,一松口阿呜肮就掉下去了,不能松开,阿呜肮是家人……家人,就是指,没有人会被放弃,没有人会被忘记!

                                                            单兵雷从大狼腿上反弹出去,在平台上滴溜溜滚了出去,再打了两个转,竟是躺在了平台上,没炸!达拉夫满腔怨气,还想拿一个出来,却?#20999;?#26377;余而力不逮了,他胸腔如风箱般一鼓一缩,嘴里发出“呼呼”的声音,却感觉怎么也无法将空气吸人肺里,意识渐渐模糊起来。

                                                            岳阳带着那微笑的表情,又扣开了卓木强巴的无名指,继续道:“敏敏,和亚拉法师,他们应该在前面,离我们还有多远我不知道,估计,已经……找到帕巴拉了吧!”他一面说,一面使劲,显得有些吃力。卓木强巴的无名指,也是被慢慢掰开了。

                                                            卓木强巴全身的力量都悬在右臂上,另一只手根?#31455;?#19981;着岳阳,只能眼睁睁看着岳阳掰开自己的?#31181;福?#21521;下缓缓地滑动,两人又是同时一坠,岳阳甚至能听到?#35745;?#25749;裂般的声音。卓木强巴不知道?#36855;?#20040;说,张口道:“混蛋!岳阳!你听我说……”

                                                            岳阳用更大的声音回应道:“强巴少爷,你听我说!”卓木强巴的手从握着岳阳的手腕,已变成握着岳阳的五根?#31181;浮?br />
                                                            “莫金,他谁都不信,我失败了,我能做的很少……他说的话,无法辨?#38505;嫖保?#19968;定不要相信……

                                                            ?#21834;?#19968;定要等,索瑞斯,不会在莫金那里待太久的;有他在,你的狼,没用……”

                                                            卓木强巴的手马上就要滑过岳阳五指的大关节了,他捏得岳阳的指骨发出?#26696;轮ā?#30340;声音,却阻不住岳阳下滑的趋势。

                                                            “他们,有矛盾,?#38405;悖?#26377;?#20040;Α?#21435;找教官……”

                                                            五指大关节脱出,岳阳的手在卓木强巴?#20013;?#37324;加速下滑,岳阳怡然而笑,他最后好像想起了什么,道:“小心爆炸。”

                                                            卓木强巴一愣,?#20013;?#19968;空,再伸?#25527;蹋?#23731;阳?#24067;?#36828;离。该说的都说了,他带着那阳光般的笑容,在空中面朝强巴少爷,打出?#38047;錚骸?#19968;路平安。?#40763;?#34915;诀诀,翩飞若蝶,他?#36335;?#19981;是坠下青云,而是被那漫天的雾衍温柔地包裹,从脚至脸,终告不见。

                                                            卓木强巴原本想问,为什么放莫金进来,这是他唯一没能想明白的地方,只是有另一个声音告诉他,岳阳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所以没有问出口。而岳阳也在思索,要不要将那件事告诉强巴少爷,那样会不会对强巴少爷打击太大?算了,还是让强巴少爷自己去发现吧,所以他也一直没有说。两人就此脱手,相去甚远。

                                                            卓木强巴被灰狼三兄弟拖回平台,但他整个人却怔怔发愣,岳阳,就这么从自己手中滑出去了?他真的滑出去了?还有很多话没对他说……那个?#19968;錚?#37027;个爱笑的侦察兵,你是最棒的!

                                                            灰狼三兄弟舔着卓木强巴的伤口,安抚着他,嘴里“狺狺呜呜”地说着劝解的话。卓木强巴搂过它们的脖子,现在,他身边只剩下这些最亲近的家人了。

                                                            “哐!”又是一声巨响,整个平台都在战栗。卓木强巴一听到声音,就将灰狼三兄弟按在地上,幸好这次爆炸的地方相隔较远,冲击波没有波及他们。怎么回事?难道还有敌人?卓木强巴惊异地站起身来,看着发生爆炸的地方,竟然是他升起火堆的那处,如今火堆旁的巨岩被炸成一片碎砾,地上出现了一个直?#23545;?#20004;三米的浅坑。原本躺在巨岩下,最初被岳阳射杀的两名佣兵?#19981;?#20570;了?#26223;!?br />
                                                            单兵雷,只有单兵雷才有这么大的威力。卓木强巴突然发现在?#27934;?#36824;躺着一个,闪着红光,小狼正好奇地朝那边走去。他发出厉声呼啸,让小狼回来,自己朝着单兵雷冲了过去。

                                                            只要没?#20889;?#21457;,单兵雷是不会爆炸的。卓木强巴看着这款雷的型号,吕竞男教过他们如何使用,卓木强巴小心地拨?#24605;?#25320;,雷表面的红灯终于熄灭了,他才松了口气。这东西或许还有用,他将单兵雷收起来,还未起身,又是一声爆炸,卓木强巴完全不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突然想起岳阳的警告,再看爆炸之处,竟是在被二狼咬?#21916;?#23376;的那名佣兵附近。他这才明白,这些佣兵身上或许有什么东西,一直监测着他们的呼吸心跳,一旦佣兵死亡,延后一段时间,就会发生自爆,如此一来,所有的痕迹?#24613;?#28040;除得干净、彻底,典型的莫金手法。

                                                            卓木强巴正想着,只觉得平台边缘一阵?#21619;?#21407;来,虽然这熔岩坚愈钢铁,终究还是经不起接二连三的爆炸,出现了纵横?#20005;叮?#38543;着?#20005;?#30340;延展,竟然四分五裂开来。

                                                            “快走!”卓木强巴招呼着灰狼三兄弟,向平台深处冲去,身后的平台,出现了一道?#19981;?#24418;缺口。

                                                            在浅水湾,索瑞斯刚带着他的侦察小分队返回,充满了疲惫和失落,莫金不用问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索瑞斯抱着最后一?#32943;?#26395;问道:“岳阳他们呢?”

                                                            莫金道:“还没有回来。”

                                                            索瑞斯道:“希望他能带来好消息?#20254;!?br />
                                                            话音?#31456;洌?#32819;中捕捉到远方有隐约雷鸣,他和莫金对望了一眼,方向应该是岳阳他们的方向,只是吃不准是什么声音。莫金叫马索打开电脑的音?#21040;?#26512;,马索操作了半天,却忘了中间的几个步骤是怎么弄的。

                                                            没等多久,接二连三的雷鸣传来,莫金这才肯定道:“出事了!”

                                                            索瑞斯霍然起立道:“他们找到了!”

                                                            莫金打了个响指,道:“第四、第七、第九、第十五小组,拿上武器跟我走。柯夫,你布置一下留守人?#20445;?#20170;晚我们继续在这里宿营。”

                                                            卓木强巴在查希尔尸体右边百来米外?#19968;?#20102;自己的飞来?#29301;?#24819;收集那名佣兵的装备,但计算着时间都差不多该爆了,而且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地方发生的爆炸,只能?#23545;?#22320;看着查希尔的尸体,不敢动他。

                                                            不多时,巨大的轰鸣声如约响起,冲天火光和惊雷巨响,仍让隔得?#23545;?#30340;卓木强巴和灰狼三兄弟缩了缩脖子,不过,捂着耳朵、张大嘴的卓木强巴看得分明,那名佣兵的四肢和胸腹同时起爆,真可谓炸得粉身碎骨。他确定了佣兵爆炸的原因,就在他们穿的那身衣服里面。?#24052;ǎ?#36890;,通……”半个头盔被抛出百米距离,落在卓木强巴的身边。卓木强巴捡起这已经?#29616;?#21464;形的半个头盔,在这么强的冲击力下,竟然没有将它完全炸碎,可见这东西的结实程?#21462;?br />
                                                            卓木强巴用?#31181;?#24377;着头盔,却没有发出想象中的钢声,反而有些像塑?#24076;?#20182;愈发确定,这是新型的?#36182;?#26448;?#29616;?#21697;。再联想起被他奋力用爪子撕裂的那个佣兵,也就是说,这些佣兵从头到脚,都是?#36182;?#30340;。

                                                            卓木强巴正?#24613;?#23558;头盔扔掉,突然发现,在头盔耳际附近,有几缕?#25112;?#30340;线,线头露出卷曲的金属细丝,再仔细看,发现它们虽然细,却排成整齐的一排,嵌在头盔的夹层?#23567;!?#36825;是数据传输线啊,藏在头盔里有什么用?”卓木强巴愈发迷惑了,开始仔细研究起这个头盔来。那保护眼睛的部分,看起来好像是有机玻璃,研究后才发现,里面有液晶膜片,也就是说,这护目?#36947;?#38754;会显示?#24736;怠?#21331;木强巴再回想最后那名佣兵戴上头盔时的样子,他开始有些确定,这是类似于空军的电子头盔,估计头盔左右有摄像头,戴着头盔的人并不是直接从护目?#20498;?#27979;外部环?#24120;?#32780;是通过?#24736;?#30475;到电子图像的。估计对方不仅可以像望远镜一般自由拉伸画面,还能三维?#19978;瘢?#35828;不定还带?#25925;印?#32418;外视等多种可视模式。自己和灰狼三兄弟何其?#20197;耍?#33509;是那些佣兵对狼保持了足够的警惕,一开始就戴着头盔,沿着河道搜索,难保自己不会被发现。

                                                            对对方了解得越多,卓木强巴就越是不安。?#36182;?#34915;、电子头盔、主武器、短枪、单兵?#20303;?#38378;爆弹,还有什么是他们没有的?卓木强巴再看看自己,自己有?#20937;?#26377;飞来?#29301;?#36824;有烂得像乞丐装的鹿皮大衣和藤甲,凭这些装备和佣兵对抗,似乎有些棘手。这次能一次解决掉五个佣兵,除了有岳阳的帮助外,也有极大的运气。不行,得想办法把佣兵的装备夺过来!卓木强巴从怀里摸出沉甸甸的单兵雷,就用这个雷,让他们也尝尝痛苦的滋味。岳阳,不会就这么白白地牺牲掉。

                                                            卓木强巴站起身来,询问大狼:“去浅水湾看看吧?”

                                                            大狼想了想,点头同意了。卓木强巴这才发现,大狼似乎受了伤,三条腿走起来一跛一跛的。小狼用鼻头轻轻拱着大狼的伤处,像是在为它按摩,又像是想嗅出它伤在什么地方。卓木强巴蹲下身来,问道:“你没事吧?”

                                                            大狼平静地转过头来,?#36335;?#35835;懂了卓木强巴的关切,眼神中竟含着和蔼的笑意,似乎在告诉卓木强巴:?#25300;一?#36208;得动。”卓木强巴细细地检查了大狼的伤口,后腿有些擦破皮,似乎被什么东西?#30097;?#30340;。他并没联想到单兵雷的事,只以为大狼是在爆炸中受的伤,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大碍,但是大狼年纪大了,?#25351;?#36215;来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虽然大狼受了伤,但他们在迷雾中走的是直线,远比莫金他们沿河而行快得多,没多久已看到河水由清澈转为暗红,浅水湾,已经变成一个血?#35835;恕?br />
                                                            卓木强巴清楚,刚才那巨大的声响足以传到这个地方,一定会引起莫金的注意,?#38405;?#37329;的小心谨慎,他肯定会去查看,但他不会把所有人都带走,这里还有留守的佣兵。

                                                            卓木强巴制订了一个计划,但要实施起来实在有些麻?#22330;?#39318;先,他要说服大狼同意进行这个计划,好不容易大狼同意了,他还要想办法让小狼和二狼理解他这个计划。在卓木强巴连?#21364;?#30011;加咆哮地反复阐释下,说得口干舌燥之后,小狼总算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接下来,就看小狼的了。

                                                            平台边缘,莫金和索瑞斯终于看到了那个坍塌的缺口。此外,莫金只找到一些肉粒,也不知道是谁的了。

                                                            索瑞斯带着一丝看戏的表情看着那个恐怖的缺口,沉缓道:“看来,不是掉下去了,就是被炸得粉碎了。”

                                                            莫金冷冷地命令着佣兵:“给我找!所有可疑的线索都不要动,直接向?#19968;?#25253;!”他站起身来,走到和索瑞斯同样靠近缺口边缘的地方,有些不解道:“?#24378;?#26159;六个全副武装的侦察兵,什么生物能造成这么恐怖的袭击?还有岳阳呢,我不相信他们全都死了。”

                                                            索瑞斯沉吟了片刻,道:“刚才的爆炸,是单兵?#35013;?”

                                                            莫金点头道:“只有它才有这么大的声响,闪爆弹也不可能传那么远的距离。”

                                                            索瑞斯道:“如果是早已布置好的单兵雷,会炸着他们自己么?要多少单兵雷,才可以把平台从这个地方炸塌呢?”他又看了看平台坍塌的边缘,那个三?#20999;?#25130;面的最里面,已经?#20889;?#32422;三?#25343;?#30340;厚?#21462;?br />
                                                            莫金旋即明白道:“是大量单兵雷集中在一起?#28784;?#29190;了。”只有那样,才有足够的威力炸掉平台的一角。至于引爆的原因,自然是那个佣兵死了,只是那个原因,却是不能说的,暂时不能。

                                                            佣兵们毕竟还是有了发现,赶紧通知莫金和索瑞斯前去查看。索瑞斯看过之后道:“狼。”

                                                            莫金道:“有多少?”

                                                            索瑞斯摇头,表示无法从这些纷乱的印痕中辨认出狼的数量。莫金暗想,一定很多,?#27973;7浅?#22810;,以致他的侦察兵会全军覆没,不过他仍不相信,连岳阳?#19981;?#27515;。“那小子,终于抓住蚌机会,可以名正言顺地逃走了,还是放心不下你的强巴少爷吧?”莫金暗想。

                                                            不多时,佣兵又发现一个东西。索瑞斯将那骨片一般的东西捏在手中,约一寸长宽,他清楚,这是一块哺乳动物的胸?#29301;?#25110;许是人的胸?#29301;?#20196;他好奇的是那骨片正中偏上的那个洞,一个锥形的洞。

                                                            莫金将食指放入那个洞中,奇道:“这是什么东西造成的?’’

                                                            索瑞斯咧嘴道:“应该是某种生物的牙齿,大型生物!”索瑞斯别过头?#38405;?#37329;道。

                                                            “有多大?”莫金听出了索瑞斯的言外之意。狼和那种大型生物在一起,估计才是导致这次小分队全部殒灭的原因。

                                                            索瑞斯道:“这个洞,大约是狼牙的五倍,那个生物,最少是狼的五倍大小。”正说着,一声闷响,又像一个气球被吹破,“?#25671;?#30340;声音隐隐传来。索瑞斯面色大变,连莫金也来不及招呼,返身而行,道:“狼去了营地,我?#28982;?#21435;看看。”

                                                            莫金则?#35835;算叮?#33258;言自语道:?#26263;?#34382;离山?狼有这样的智慧?”

                                                            回家

                                                            浅水湾。

                                                            最先听到异常的是两个取水的佣兵,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也不相信有什么东西敢于袭击大本营,身后可有近两百名全副武装的同伴。两名佣兵都是从战场上下来的,胆子也大,那响动又极近,于是他们手中没有枪械也前来查探。

                                                            看着木桩下?#21619;?#30340;身影,其中一?#35828;潰骸?#20687;是个小鹿崽。”

                                                            另一人咂着嘴道:“?#24378;?#22826;好了,昨晚还没尝够味呢。”

                                                            近了,两人眼前一亮,前方匍匐在树桩中的,竟是一头狼,看起来似乎受了伤,蜷伏在地,微微地抖着,看着两名佣兵靠拢,似乎更怕了,眼神中流露出惊惶之色,想跑又跑不动。

                                                            前面那?#35828;潰骸?#30475;来,是索瑞斯的药起作用了,它是被味道吸引到这里来的。要把它捉住,咱们就立大功了。”

                                                            后面一?#35828;潰骸?#23567;心点,别吓跑了。”

                                                            躲在另一旁的卓木强巴不由皱了皱眉头,他希望小狼能引一两个有武装的佣兵,但是眼前这两人空手而来,或许腰间有短枪,只?#24378;?#19981;清楚。

                                                            小狼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般,可怜兮兮地望着两名佣兵,准确地说,是望着两名佣兵的脚下。但那两名佣兵运气实在极好,竟然先后从单兵雷上跨了过去,一个都没踩到?#20303;?#23567;狼朝卓木强巴的方向望了望,似乎想问卓木强巴?#36855;?#20040;办。可卓木强巴和大狼他们伏在雾里,动也未动,只听身前一?#35828;潰骸?#26469;吧,宝贝,让我捉住你!”

                                                            另一?#35828;潰骸?#23567;心它咬你啊,你没听说吗,这里的?#24378;?#19981;一般。”

                                                            前一?#35828;潰骸?#30631;它?#24378;闪?#26679;,肯定?#35828;?#19981;轻,想咬?#25671;?br />
                                                            话音未落,忽然小狼翻身而起,那灵敏的动作,哪里像受了半分伤?而此时它的目光也森寒起来,颈毛耸立,露齿而笑,作势欲扑,全身上下,透出一股杀意。

                                                            距小狼最近的那名佣兵一惊,猝然不及,下意识地往后大退两步。小狼一看,踩上了!没有丝毫犹豫地?#20174;?#36276;下,甚至抬起了两只前爪,先把耳朵捂住。

                                                            旁边一人还未回过神来,心想这唱的是哪一出?突然耳边轰然巨响,?#36335;?#25972;个地面都在战栗,他便?#28857;?#30528;,眼睁睁看着自己那个同伙,像枚火箭一般被发射到了半空,腰际以下,双腿全无,血像下雨一般撒落;跟着,才发觉自己也在向一侧?#19978;瑁?#24040;大的?#19981;?#21147;作用于身体的疼痛传达到神经中枢,他难以扼制地惨叫起来。

                                                            而此刻身在半空的佣兵,身体其余部?#28784;?#28856;裂开来,就像半空放了个?#34962;穡?#22235;分五裂,血肉如散花般飞溅。卓木强巴遗憾地叹了口气,这个结果比他预想的要差多了。大狼已在招呼小狼回来,马上隐入了迷雾之?#23567;?br />
                                                            那名没死的佣兵一路惨叫着跑回营地,想通知同伙。其余佣兵早已闻声而至,只见那名同伴浑身是血,惊恐万分道:“狼……狼来了!”

                                                            营地一阵骚乱,大部分佣兵赶到出事地点。卓木强巴和灰狼三兄弟正是利用这个机会,绕到营地的另一侧,他们要亲眼看看,自己的?#35206;?#31350;竟变成什么样了,他们还怀着一丝?#30007;摇?br />
                                                            映人他们眼中的只是一片光?#21644;?#30340;树桩,无数堆黑色的灰烬伴随了了青烟,巨鹿的尸块碎骨混杂着血水淌了一地,将红褐色的岩面染上斑斑黑点,除了那些依然挺立的帐房在风中布卷如波,整个儿就是一派战后硝烟未散的凄迷景象。别说巨鹿,连根稍显完好的巨鹿骨头都没?#23567;?#23567;狼长声轻鸣,抬起头望着卓木强巴,眼泪汪汪地呜咽着:“阿呜肮,我们的?#35206;?#27809;了……”

                                                            卓木强巴的手垂在腿边,拍了拍小狼的脑袋,还未来得及?#21442;浚?#22823;狼已经发出警告,敌人朝这边运动过来了,他们退回雾?#23567;?br />
                                                            那些佣兵不敢追离河道太远,在附近巡察了一番便回去了。卓木强巴和灰狼三兄弟放慢了步伐,他能感受到大狼蹒跚的步履中透出的那一丝迷茫……?#35206;?#27809;了,又该去哪里呢?

                                                            ?#21069;。?#21448;该去哪里呢?卓木强巴看着茫茫大雾,只觉得四周山岩虽多形,放眼望去,却是死一般的冷清。那一群巨鹿被那浅浅的水湾和唯一的丛林吸引至此,再被冰雪所困,按灰狼三兄弟的食用量,至少可以挺过半年,或许明年热一些的时候,又会有别的生物群过来。但是如今,那里什么都不剩了,一夜之间,丛?#30452;?#30733;光了,巨鹿被屠戮殆尽,清澈的雪水变做血污之潭,只有那群拿着现代武器的人,才能做得如此彻底,如此干净。灰狼三兄弟将不得不离开自己的领地,重新去寻找食物之源,只是在这严寒的雾中,哪有那么容易找到食物。

                                                            这天晚上,灰狼三兄弟没有回到狼穴,它们?#33268;?#20102;很久,似乎在决定十?#31181;?#22823;的事情,其间有几次提到阿呜肮,但卓木强巴还不是十分明白它们?#33268;?#30340;内容,然后,它们一路向?#20445;?#27809;再折返。当夜在露天休息,卓木强巴将飞来骨当做一方?#28903;?#38752;着,灰狼三兄弟蜷伏在他两侧。卓木强巴不知道灰狼三兄弟商讨出什么样的结果,也不知它们会把自己带向何方,他只是在想今天?#28363;?#21457;生的事情。岳阳的突然出现和离去,把他一下子又带回了文明的社会,同时令他明白,自己并非孤身一人,还?#26032;?#31454;男,还有亚拉法师和敏敏,他们?#19981;?#22312;这层平台的某一处游荡,这些,都是自?#20309;?#27861;割合下的。可是,自己又?#36855;?#20040;办?莫金那些为数众多的佣兵,那样的武器和装备……直到深夜,一丝倦意袭来,卓木强巴才不安地睡去。

                                                            ?#26114;?#23376;,你要去哪里??#22791;?#20146;的语调永远是那么平?#21462;?#23433;详,却透露着不可抗拒的力量。

                                                            “我决定了,出去闯一闯!”年轻的强巴热血方刚,如斗鸡般与父亲对峙着,而他自己知道,他需要种?#20013;?#20307;上的动作和加大音量,来掩饰内心的?#20248;常?#34920;示自己可以和父亲的无上权威相抗衡。

                                                            “你真的想好了??#22791;?#20146;的语调?#20154;伲?#38899;量也不见加大,只一个简单的疑问,却?#36335;?#26377;无形的力量将强巴包裹住,令他僵硬、出汗。

                                                            “是的!”强巴的声音更大了,?#36335;?#35201;冲破这牢笼般的桎梏,他一定要出去,去他向往的地方……“我想好了,我要证明,我自己,也能在这个世上好好地活下去!”外面,究竟是指哪里?外面,又有什么?他根本不在乎这些,他要的,是自由。他觉?#20040;?#22312;这个家里,?#36335;?#26377;无形的东西束缚着自己,令自己的想法得不到体现,他想要证明,他是他自己。他已经不想做那个长辈说什么,自己就照着做的强巴拉了,他要自己控制自己,选择自己的道路,甚至是有些没有任何道理地,就是想离开父亲母亲,闯出一片天下。

                                                            十来岁的男孩子,往往有着叛逆的冲动,所不同的是,强巴决定将这种冲动付诸实践,而他的父亲,德仁老爷竟是……允了。直到强巴带着雀跃的?#37027;椋?#20197;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简单的行李,才有了父子间临行前的这次谈话。

                                                            德仁老爷微微笑了笑,证明自己?证明存在?雏鹰长大了,渴望振翅高飞,哪怕前面是万丈深渊。接着强巴的话,他轻轻问了句:“你为什么要证明自己能好?#27809;?#19979;去呢?”

                                                            强巴张嘴结舌,打个了突。德仁老爷也不强求,只道:“出门在外,多加小心,凡事……三思而行,无论是否?#25429;伲?#19981;要忘了给你阿妈写信。”他缓缓转过身去,停了停,补充道:“我刚才问你那个问题,一路上好好想想。生命因?#21619;?#23384;在?人类因?#21619;?#23384;在?作为一个人的你,又是为什么活着?”阿爸侧过头来,那张慈父的面孔带着一半期许,一半犹疑:“你不要去刻意?#36153;?#31572;案,或许你一辈子也未见得能找到答案。我只希望,当你陷入迷茫的时候,不妨想想这个问题,它?#38405;?#30340;一生,将有极大的帮助。”

                                                            望着父亲的背影,强巴想的是:“这算什么问题?离我将要面临的生活,也太过遥?#35835;?#21543;?”

                                                            但事实上,强巴已不知不觉开始思索,自己这一生,究竟是为什么而活着?直到后来,他认为自己找到了答案,再后来,又陷入了迷茫,又开始寻找答案……

                                                            往事历历,卓木强巴睁眼时,却见天际一团墨黑。自打遇见灰狼三兄弟连续做梦之后,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做梦了,而且如此清晰,连父亲的声音表情都一丝不漏地重现在梦?#23567;?#21331;木强巴看着一团漆黑的空间,不由又开始想:“我究竟,是为什么而活着?我到底想要什么?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为?#21619;?#26469;?”然后,他看见小狼睁开那双?#28982;?#30340;眼睛,打量着自己,他第一次开始?#38505;?#22320;思索?#30422;滋?#20986;的前一个问题:“人类,究竟是为什么而存在……”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索瑞斯看着被炸成碎屑的佣兵,发出了这样的感慨。而莫金早已铁青着脸去看那名被炸伤?#30452;?#30340;佣兵,一是听他详细诉说当时发生的情况,二?#21069;?#21161;那名佣兵把连体服脱下来。

                                                            过了一会儿,莫金面有恨色地走过来,对索瑞斯道:“难以置信,我不信这是狼能做到的。要知道,单兵雷上有几个按钮操作,错了一步都不行,你认为狼能做到?”

                                                            索瑞斯笑吟吟地解释道:“你有没有想过另一种可能?#20309;?#20204;的士兵安好?#35828;?#20853;雷,却被狼发现了,被转移到他们意想不到的地方去。就像捕兽夹一样,狼对这?#21482;?#20799;,是很在行的。”

                                                            莫金兀白不信道:“从河道尽头到这里,就算直线距离,恐怕也有十几公里,一路颠簸,居然能保持不?#28784;?#29190;?”

                                                            索瑞斯道:“谁知道呢。”

                                                            莫金又道:“既然它们就在这附近,为什么你召不来?”

                                                            索瑞斯面色沉重道:“我说过的,这里的狼不能以常理度知,它们似乎对我们的行为已经产生了仇?#26377;?#29702;,再强行召唤,恐怕会起到反效果。最近这段时间,我们还要当心狼的报复行为。”

                                                            “报复行为?”莫金瞪大了那双湛蓝色的眼睛,眼里满是惊疑。

                                                            索瑞斯无奈道:“你也听到了,那么巨大的声响,我们的侦察佣兵肯定和狼发生过激烈的交火。狼的?#19988;?#21147;?#35033;?#22909;,它们会记得,是什么物体、用什么样的东西袭击了它们。”

                                                            “噢,狗屎!”莫金咒骂着,板着脸回营地去了。

                                                            马索知机地跟了上去,好似在轻轻叹息:“索瑞斯大人的能力,应该不止于此?#20254;!?br />
                                                            莫金身?#21619;?#20102;顿。马索不再言语,他跟着岳阳也学会了一些,知道有些事情只需要恰如其分地一点,点到为止。

                                                            第二日清晨,灰狼三兄弟朝着北上的方向,迤逦前?#23567;?#21331;木强巴不明就里地跟在后面,见它们走得决绝而坚定,没有丝毫回头的意思,莫金等人,应该被?#23545;?#22320;落在了后面。卓木强巴不知道?#36855;?#20040;问,只能在休息时指着雾的一端,想尽办法向小狼询问:“是什么地方?”

                                                            小狼无比惋惜地看了身后一眼,它们的?#35206;?#24050;经被掏得干干净净,然后清晰地吐出两个音节:“回?#25671;!?br />
                                                            是的,卓木强巴第一次听到这个发音,但他无比清晰地判断出这个发音代表的意思:回?#25671;?#23567;狼的眼神中有一抹欣喜,但更多的是寥落,那声音低沉悠长,仿若思乡的游子发出的吟唱,充满哀思的眷念。

                                                            卓木强巴检查过它们身上的伤口,知道那些伤不是一次造成的,有的时隔一周,有的更长。他豁然明白过来,灰狼三兄弟不止一次地想回到故里,但每一次登?#26049;旆茫?#20854;结局只是被驱逐到更远的地方。

                                                            在实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它们毅然决定,再次回到那个地方。

                                                            营地内,莫金看着方新教授的电脑,一筹莫展。这下好了,岳阳也不见了,狼也没逮着,无缘无故损失?#24605;?#21517;士兵,虽然吃了一顿鹿肉,但仍是得不偿失。索瑞斯在?#32842;?#33391;?#24357;?#21518;,?#38405;?#37329;道:“绕着边走。”

                                                            这是他们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绕着平台边缘前进,不至于在迷雾中迷路。虽然要绕许多弯路,但索瑞?#36764;?#20449;,一两年时间,怎么也够用了。他们所不知道的是,走这段弯路,却比在岳阳的带领下,快了不知几百倍。

                                                            这是一?#28201;?#38271;而艰辛的路程,卓木强巴通过小狼了解到,他们要走十五天,一路上没有食物,冰雪会越来越多,到最后连水都没?#23567;?#20182;同时能感受到,灰狼三兄弟付出了怎样的艰?#31890;?#25165;找到那处唯一的?#35206;鄭?#37027;里的损失对它们而言意味着什么,但它们竟然没想过要报复,如同狼类家族数万年来所奉行的那样——我们离开,去找另外的生存空问。

                                                            在没有进食的状态下,走上十五天路程,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但灰?#24378;?#20197;,它们的小跑四肢舒展,步伐轻盈,是最为节省体力的运动方式,能够达到时速20公里。只是大狼受了伤,气温愈寒,它行动愈是艰难,在这种条件下,它的伤势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有日益?#21448;?#30340;趋势。

                                                            每到晚上,它们会找一个避风的地方,卓木强巴躺在地上,展开四肢,灰狼三兄弟都钻进他的皮大衣里,他们就这样簇?#24213;牛钟?#20005;寒。

                                                            小狼说得没错,越往北行进,天气就越寒冷,时不时一阵冰风?#36947;矗?#37027;些自雪山上扬起的雪?#24120;?#34987;卷得漫天飞扬,让那浓雾,愈发的迷离不清。那本是极为?#24443;?#30340;一幕景象,雪山上堆积千年不化的雪,都失去了鹅毛般巨大的体?#20572;?#32454;如银?#24120;?#22312;那风卷光照之下,整个空气之中,所有的雾气都?#20102;?#30528;粼?#30776;?#20809;,就连卓木强巴他们呼出的空气,?#36335;?#37117;带着无数碎银。

                                                            只是疲顿不堪的他们,早已没有了欣赏的心思,饥饿、寒冷,无一不是对极限的挑战。狼并非单一的肉食动物,它们和人一样,属于杂?#25215;远?#29289;,饿得狠了,什么都吃,这一路走来,卓木强巴和灰狼三兄弟,将所能看到的草、树根、树皮,都囫囵嚼了裹进了肚里,虽然不缺水,但体力却是大大地消耗着。

                                                            到了第五天,大狼实在走不动了,那被砸中的地方已经变成?#29616;?#30340;冻伤,整个后腿肌肉僵硬得像一坨冰。那些冰花在大狼倔强的步伐下开始脆裂,裹着血水流出体外,又被冻成一道道血痕,攀附在后腿上。但它依然倔强地走着,用它自己的方式,两只?#24052;?#22914;?#35828;?#33324;向前一扑,随后爪子?#21355;?#22320;抓住地面,将整个后半身往?#24052;稀?#37027;条冻得僵硬的腿在雪地上留下一段平直的线,后爪与岩面间发出?#26696;轮ǜ轮ā?#30340;刺耳的声音。

                                                            二狼和小狼知道大狼挺不了多久了,它们低着头,一言不发地踩着大狼踩过的地方,如同这些年无数次重复的那样,默默地跟随,保持?#26377;?#30340;整齐。

                                                            卓木强巴用一些枯枝编了一个简易的架子,但是被大狼冷冷地拒绝了。它用?#23731;?#32780;沙哑的声音,冷酷地向卓木强巴宣告着:“我是一头狼,我不坐担架,狼的一生,只行走于天地之间。”

                                                            它挣脱卓木强巴的怀抱,依然倔强地,两腿向前一扑,将后腿拖上来,一步,又一步。它是一头狼,它行走于天地之间。

                                                            大狼之死

                                                            狼有着动物天生的敏锐,它们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将要离开,所以,大狼改变了前进方向,用暴戾的咆哮制止了二狼和小狼的跟随。

                                                            二狼和小狼只得默默地注视着大狼,看着它艰难地行走,朝着那巨大的熔?#30097;脚?#29228;。小狼泪眼婆娑,它们亦知道,从今往后,大狼再也不会领着它们,从一个地方,走向另一个地方了。

                                                            那被积雪掩?#36710;没?#30333;的熔岩之山,显得是如此的高大。大狼站在熔?#30097;?#19979;,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灰点,它的身影萧条、落寞,在寒风中透着说不出的凄凉和孤寂。

                                                            它抬头看了看那高不可攀的熔?#30097;劍?#21448;看了看卓木强巴,对着卓木强巴低吟,?#36335;?#22312;询问:“就是这里了,还不错吧?”

                                                            它双腿向前一扑,拖过一条后腿,再向前扑去,那个?#30097;?#30340;身影,渐渐与满天的雪舞融为一片。它一点一点地向着?#30097;脚?#21160;,?#24378;?#20284;平缓的?#36924;拢?#21364;令它不得不付出全身的力量。

                                                            终于,到峰顶了,大狼匍匐下来,眯着眼打量周遭的风光,不知迷雾的另一头,是否勾起了它无数的回忆。卓木强巴一路跟在大狼身旁,此刻也在那峰顶,极目眺望,茫茫的雪雾,闪闪的碎银光泽,童话般的迷离世界,令他暂时忘却了严寒。

                                                            “阿呜肮啊……”大狼的声音变得异常低沉,“我不行了。”它的眼里透着一丝无奈的笑意。“前面的路,还有很长。”它向迷雾的远方投去深邃的目光,然后又看着自己的身体,“食物,就由你来分配。”它再次将头昂起,?#36335;?#35201;看穿那道深锁的屏?#24076;骸?#32487;?#24418;?#30340;遗志,带着它们——回家!”

                                                            卓木强巴再度听到“回?#25671;?#36825;个?#21097;?#21363;将失去挚友的悲恸将他的心填得满满的,紧接着,他听到大狼的鼻腔里,隐?#35745;?#20986;轻哼的声音。

                                                            谁说狼不会唱歌?人?#24378;?#26366;听见,它们自由驰骋于原野的欢声笑语;人?#24378;?#26366;听见,它们在月下昂首的思乡情结;人?#24378;?#26366;听见,它们被迫离开?#20197;?#26102;的悲?#24443;?#40483;。

                                                            缓缓的曲调融进流淌的时间,大狼的?#26408;?#38543;着音乐渐渐飘远……

                                                            那一年,一只睁不开眼睛的狼?#36386;?#21617;坠地,?#36153;?#30528;乳香与一众兄弟推推搡搡争抢着母亲甘甜的**;那一年,三周大的小?#19968;?#31532;一次睁开了眼睛,打量着这个全新的世界;那一年,三个月大的小?#19968;?#25774;圆了嘴,发出一生中第一次嚎啸,家族里的长辈们含笑看着这个虎头虎脑的小?#19968;錚?#37117;说它会是一匹好狼,那啸声清脆,?#38405;?#30340;劲儿可大着呢;那一年,五个月大的小狼第一次踏上高岗,看着月光从林荫交错间洒下,流光溢彩,它?#20998;?#30528;月光下的?#30333;櫻?#31359;梭跳跃;那一年,它第一次参加了围猎,在长辈们的鼓励下,它挥起自己手中的利爪,张开了自己雪亮的獠牙……

                                                            那一年,它开始?#20998;?#37051;族的她,她有着矫健的身姿、漂亮的长尾巴,和一双多情的纯澈的眼睛,它们相约在黄昏月下,它们在密林中耳?#32034;?#30952;,狼的王国又多了一对形影不离的?#20998;?#36523;影;那一年,它舔着妻?#30001;?#19978;的柔发,看着自己的第一批孩子,就像自己当年一样争抢着**,那些小生命流淌着自己的血液,它们将?#26377;?#19968;个家族的?#26223;粒狼樽持?#22312;胸,柔情无限在口,它和它的妻子将因这些生命的纽带,缔结白首之?#36857;了?#19981;离……

                                                            那一年,它已是十几个孩子的父亲,它将成立属于自己的家族,却在密林中闻到一股令人心醉的?#23736;?#27668;息,好奇?#37027;?#20351;着它和其余的同伴探查究竟,迎接它们的,却是冰冷的铁栅栏,它听到身后凄厉的呼啸,它的?#26408;?#32039;,却只能以同样凄厉的啸声回应……

                                                            这一年,它不远万里,踏上了熟悉的土地,却只看到早已陌生的同类,没有看到那熟悉的?#33179;?#30340;身影……

                                                            大狼没有闭上眼睛,它一直盯着北方看着,它生于那里,长于那里,不管遭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和挫折,它的内心依然渴望回到那里。

                                                            卓木强巴也就以为大狼一直在看着,直到他触摸到大狼的身体,才发现它早已僵硬。他滚动着喉头强压下悲恸,遵照大狼的遗志,将狼首完整地割了下来。卓木强巴知道,在狼的世界中,活着的时候是同伴,死了之后就是食物,大狼将食物的分配权交给了自己,自己必须带着二狼和小狼,活着抵达那一片它们始终不忘的?#37322;痢?br />
                                                            卓木强巴将大狼的头颅端正地摆向正北方,向它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扛着大狼的身体,大步走下了这座灰?#33080;?#30340;熔岩之山。

                                                            食物被卓木强巴很匀细地做了五道标?#29301;?#22312;接下来的十天内,他们既要尽量节省食物,又要保持着能散发热量的体能,不至于被冻死。二狼和小狼认可了阿呜肮作为首领的身份。大狼只肯让阿呜肮跟着上山,那是一种姿态,宣告了接下来的路,将由谁来总领;要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下去,凭借的不仅仅是力量,更多的要靠智慧,它们认可大狼的智慧,也认可大狼智慧的目光所挑选的?#24433;?#20154;。

                                                            二狼和小狼从卓木强巴那里接过食物,它们都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因此并没因食物的获得而兴奋雀跃,只是一声不吭地嚼着,在那冰天雪地之中,只有他们发出的“咯吱咯吱?#26412;捉?#20043;声。

                                                            吃过食物,体内又充满了热量,大狼的灵魂已化做他们前进的动力。二狼和小狼在前面领路,卓木强巴一步不离地跟着,保持着倒三?#20999;?#30340;?#28216;椋?#22312;千年冰封的雪原上,踏出三道平行的痕迹。它们?#25163;鼻?#22362;决地前行着,终化做了天地间三个小黑点。

                                                            相?#29616;?#19979;,莫金的?#28216;?#37324;可没有能领路的人,而?#20197;?#38451;埋下的钉子开始发挥余威,莫金?#26032;?#28902;了。

                                                            一天夜里,没有任何征兆地,十四小分队的营房里突然传出惊天巨响,接着是无?#32469;?#21385;的惨叫,一名佣兵在没?#20889;?#21160;任何火器的情况下,整条左臂被莫名其妙地炸掉了,血洒满营。

                                                            接着,在佣兵中就传出了这样的流言:原来,他们所穿的那件极有保障的?#36182;?#26381;,本身就是个炸药?#22467;?#37027;件衣服一刻不停地监控着他们的心跳、呼吸和脉搏,一旦他?#20999;?#36339;停止,衣服就会将他们炸得粉碎。

                                                            事情顿时闹大了,莫金费了好大力气才将事情平息下来。可是佣兵们也都清楚了,莫金手上有一个遥控器,哪怕他们没死,莫金想炸谁就炸谁,谁试图自?#21644;?#25481;?#36182;?#26381;,那?#19981;?#29190;炸;谁没得到许可便妄图靠近,?#20889;?#33707;金,那衣服?#19981;?#29190;炸……

                                                            是的,这就是莫金的撒手?#25285;?#21482;是不应该这么快就暴露的。他不怕柯夫带出来的人不听他的命令,因为他可以直接操控这些人的生死。他有个开关,可以启动和关闭那套自动爆炸?#20302;常凑?#21407;本的计划,是应该在去过帕巴拉神庙之后,他才会启动那个开关,然后那些死在神庙机关下的佣兵,将同神庙一起化做灰烬。

                                                            只是上次派人去找狼时,莫金才发现那个开关被人打开了。要打开和关闭那个开关,与一整套精密的电子仪器有关,而平时能接触这批电子仪器并发现这一点的人,只可能是岳阳,所?#38405;?#37329;断定岳阳还没死,只是逃掉了。可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如今在开关关闭的情况下,那名佣兵的?#30452;?#20063;自爆了,不知道岳阳做了什么手脚。现在这个开关不得不提前打开,整个?#28216;?#37324;面,只有索瑞斯和他两个人没穿这套服装,连柯夫也变成了一颗可以随时被莫金引爆的炸弹。

                                                            马索无比后悔地哭丧着脸,找老板诉苦:“老板,我也不能脱吗?”被莫金狠狠地训斥了一通。

                                                            “岳阳!?#19968;?#30495;是小看你了!”莫金咬牙切齿地想着。

                                                            又一周过去了,在漫天?#36153;?#20013;踯躅前进的卓木强巴看到了香巴拉第三层平台上第一栋人造建筑,一栋气势恢宏、令人秉然的建筑。它看起来像是一方城堡,?#21482;?#19981;是,更形象地说,像是巨大的台阶,每一级都有宫墙般高矮,而每一级台阶上,都洞凿出许多拱形壁龛,像是巨大的落地窗户,?#21482;?#26159;一道道的大门,如陕北的窑洞般整齐地排列着。那台?#39683;?#24314;筑一层摞一层向上堆叠,像无数廊桥一级一级地架设起来,如要直通天庭一般。而周围的熔岩将它们紧密地包裹着,在建筑的两?#25628;由?#20986;无数处于流?#39318;?#30340;熔岩凝结,与其说它是依山而建,倒不如说它是被山整个儿融进去了。

                                                            小狼发出欢快的呼啸声,?#36335;?#22312;对卓木强巴说:“快到了。”

                                                            二狼没有那么兴奋,只是原地转了个圈,长长地舒了口气。卓木强巴举目四望,除了眼前这雄浑的人造建筑,四周依旧是一片雾茫茫,横亘颠连的远山在雾中留下巨兽的?#30333;櫻?#36825;栋建筑?#21482;?#26159;一个标?#29301;?#36824;是代表别的什么意思?

                                                            出人意料地,二狼和小狼向那栋庞大的建筑奔去。卓木强巴紧随其后,心想这里暂避风雨还可,只是天色尚早,难道二狼和小狼就想在这里歇息了?忽然,他想到一个可能性:“难道里面有食物?”

                                                            离建筑越近,才越发感觉它高大,而且卓木强巴发现,似乎有比雾更浓的东西从那些窑洞里涌出来。走到跟前,一阵暖风迎面扑来,好久没被这样温暖的感觉包裹了。这些暖风一碰到外面的寒气,就形成了浓浓的雾,?#20004;?#19979;来,所以在洞口能看到有如?#25269;?#30340;乳白色水雾交融。

                                                            大步迈入其中一个窑洞内,室外是严冬大雪,室内却是和煦春风,小狼绕着卓木强巴打个转身,舔了舔嘴唇,似乎在说:“很棒?#20254;!?#20108;狼在前面轻声作哨鸣,意思是:“不要停,继续走。”

                                                            走在窑洞中,卓木强巴才确信,这的确是很古老的一种建筑模式,简单,但是实用,没有房间分割,就是一个个岩洞。而且,这里确?#24403;?#19968;次火?#33050;?#21457;的熔岩所包埋,只是没有完全被毁,留下了一半暴露在外。

                                                            而今脚下踏着的平地,显然当年不是这样的地形,因为被熔岩?#36136;?#20043;后,这些建筑的地底,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孔洞。二狼和小狼熟悉地在孔洞间穿梭,一路下行,没多久就看不到光亮了。

                                                            二狼和小狼那?#28982;?#30340;眼睛,在黑暗中变成了四盏指路的明灯。卓木强巴清晰地察觉,他们是逆着暧湿的气流在向前行,他本想撑起火把,却被小狼扔掉了,似乎里面不能见光。

                                                            不知走了多久,卓木强巴感觉渐渐到?#35828;祝?#33050;下是坚硬的岩面,周围是环行的管道状熔岩通道。通道很空旷,很宽畅,也很长,岩壁渗出水来,四壁湿湿的,?#21482;?#26159;暖风与冷空气交融形成的湿气太重。走在熔岩通道里,令卓木强巴想起了他们穿越的地下冥河,当时有一船的人,现在却只有他一个。

                                                            当卓木强巴觉得有些困顿的时候,二狼和小狼的步伐也慢了下来。他轻轻发出了休息的命令,一?#19978;?#23601;觉得全身肌肉?#20960;?#22806;放松,只是隐隐听到?#27934;τ小斑者者鍘?#30340;回响传来。卓木强巴明显感到,伏在自己身上的二狼和小狼站了起来,再听了一阵?#26001;者者鍘⑦者者鍘?#30340;踏水声,显然是一种生活在熔岩通道里的多足动物。二狼和小狼发出一声欢呼,扑了出去,没多久,似乎拖着一个较为沉重的东西回来了,一个劲儿地向卓木强巴叫着:“食物,食物……”

                                                            二狼和小狼已经饿了一天了,卓木强巴发出了可?#36234;?#39184;的命令,然后才去摸了摸所谓的食物——节肢动物,体外有一层薄薄的?#29301;?#20845;腿,腿部有许多硬刺,?#20889;?#39035;,长?#21450;?#31859;,宽约二三十厘?#20303;?#33509;说在刚到香巴拉时遇到的那种酱黑色的蠕虫生物看着难以下咽的话,这在黑?#25269;兄?#33021;?#20037;?#32034;判断的生物,卓木强巴也不敢随便吃。只是二狼和小狼吃得津津有味,显然也该适合自己吃吧?卓木强巴选了节肢动物的腿弯处,挑出嫩肉来,果然,味美而多汁,有蟹?#28982;?#26159;虾脚的味道。二狼和小狼则吃尽了那动物的?#39592;唬?#23427;们早已知道阿呜肮不随便?#38405;?#33039;,是个嗜好怪异的首领。?#28866;?#22320;吃了一顿,很快陷入了梦乡。

                                                            第二天依然在黑暗中行进,有二狼和小狼出色的嗅觉引?#36857;?#21331;木强巴倒不担心在这里迷路,只是沿途多了许多昨天吃过的那种动物,到处都是?#26001;者者鍘?#30340;踏水声。它们似乎能感知卓木强巴一行的行动,卓木强巴和小狼们所到之处,那些动物?#36861;?#36864;避,躲进更深的地方。卓木强巴此时回想起那些生物的外形,似乎和某种熟悉的生物很相似,而且他们在第二层平台也见过?#36824;?#24067;村日志上则?#30340;?#31181;生物很符合要求,所以?#28784;?#36827;到第三层香巴拉去了。卓木强巴知道他吃的是什么了。

                                                            卓木强巴渐渐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了,越往前走,竟然越暖和,他的真皮大衣有些穿不住了。他不知道自?#21644;?#36807;这条黑黑的甬道,到底会出现在什么地方。

                                                            三天后,当卓木强巴身着皮裙,袒露上身,看到那个光明的出口时,他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那洞口很小,但那道光……那道光,是彻彻底底的自然阳光,在须弥界,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自然的阳光!自己究竟已到了哪里?

                                                            沐浴到第一缕久违的、大自然恩赐的阳光,纵使卓木强巴做好了心理?#24613;福?#20063;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所以,当他钻出洞口仰面看天时,不由发出了这样的质疑:“那是……太阳?真太阳?那是……蓝天?真的蓝天?这不是我的幻觉吧?”

                                                            湛蓝的天?#31456;?#24102;一抹青色,晴空万里,一缕薄纱般的絮云在天际浮掠,明晃晃的太阳刺眼的光芒,全身上下,都能感受到那种暖意,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藏地密码10》(大结局)即将推出,敬请关注。

                                                            到今天为止,《藏地密码九》已经全部连载完成,感谢大家的支持。《藏地密码十》是藏地系列的最后一部,也是大结局的一部,在《藏地密码十》中,前九部的所有谜团将在最后一部中揭开,敬请期待!

                                                            《藏地密码十》目前何马已经完成了初稿,正在做第二次修?#27169;?#39044;计春节左右可出版!

                                                            ?#21482;没?#35831;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21482;?#29256;: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21482;?#29256;: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藏地密码9最新章节 | 藏地密码9全文阅读 | 藏地密码9TXT下载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 山东11选5杀码 广东彩票中心在那 开心七星彩论坛 香港赛马会金牌四肖 足彩胜负彩一价格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历史开奖记录 山东十一选五十一月6号开开奖结果 北京pk10图片 每日足球比分 香港马会内部透码 足彩不赚钱 轻松掌握足彩半全场 宏牛牛肉粒香辣味108g 彩票走势图表 真钱斗地主那个网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