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爱情意外指数9 > 第八章

                                                        爱情意外指数9 第八章 作者 : 惜之

                                                            她会幸福的,一定一定,因为小小的生命在她肚子里孕育。

                                                            微笑!越苦越要笑!这是她的经典名句。

                                                            “长春藤的下午”开张了,生意比预期中好,大家为了配合她的体力,营业时间不长。

                                                            虽然小也想念家人,但她没搬回家住,因为爸爸爱上了向他们承租房间的予惠阿姨,正展开猛烈追求,她想给爸爸多留一点空间。而小秩住校,正为了考上医学院而努力,他们各有各的方向,并朝著目标前进。

                                                            她向死党们招认了巴黎情事。

                                                            默默、点点和小慧没有责?#31119;?#21482;有心疼与支持,她们?#36861;?#21521;她肚里的孩子认股,现在每个人手中各有百分之二十五的持股,对于小孩未来的幼稚园、保母和教养方式,都有决定权。

                                                            她,并不后悔。

                                                            再续前缘,删除了她对竞天的抱?#31119;?#20063;减免了自己的遗憾。虽然他们的对峙比交心多,但她对他……难忘。

                                                            没有花太多力气伤悲,她要把精力用在经营未来上面,她有工作、有小孩,即使贺竞天不在,她一样得努力过日子。

                                                            刚直了头发,打成辫,盘上,她对著未隆起的肚子说话:“宝贝,我们去上班了,今天,我们做玛尔罗汉吧!上回点点妈咪吃过,赞不绝口呢!”

                                                            她会一直做蛋糕,让很多人品尝,那么远方那个嗜?#32536;?#31957;的男人,也会有许多爱做蛋糕的人,为他烤出满炉香。

                                                            打起伞,下雨了。她走出公寓,为生活尽心。

                                                            婚礼上,久候不至的新娘,让观礼来宾议论?#36861;住?br />
                                                            竞天坐在休息室里,眼看窗外斜雨?#36861;桑?#24819;著守卫的话。

                                                            ?#21543;?#23567;姐很开心,她冲进雨里,一面唱歌一面跳舞,她说,雨天是她最快乐的日子。”

                                                            所以,她不是自?#36951;?#24453;,她只是寻?#27599;?#20048;?他错了,误会她的心。

                                                            他不是禽兽,不会发情,即使对于未婚妻,从未逾矩。

                                                            他无法解释,为什么小也会促成他的冲动,教他一?#26410;?#22833;控?这些失控让他充满罪恶?#26657;?#20182;觉得自己是可恶的强暴犯。

                                                            他想与小也好好谈开,但每次开口,让想说的话不成语句,不该说的话跳出来伤人。他对她,差劲到极点。

                                                            不过,就这样了,她笃定说,她会幸福。

                                                            她说幸福,就一定会幸福吧!他没忘记她的生命力多么强韧,没忘记再恶劣的环境都阻止不了她向前,她是生活斗士,不管他认不认同,她都用那小小的肩膀,为家人开创一片天地。

                                                            要是她爱他一点点,他愿意原谅她的欺骗,愿意为自己的行为向她道?#31119;?#35201;是她多?#19981;?#20182;一点点,他不会吝啬把她最爱的金钱搬到她跟前,让她从早上数到黑夜;要是她对他?#24184;?#28857;点动心,他们之间或许会不同,只可惜,她对他,没有这些“一点点?#34180;?br />
                                                            “若筑为什么还没来?”母亲和管家推开门,对著儿子质问。

                                                            他淡淡看母亲一眼,若筑是她挑选的,他的生命是她主导的,他花四年时间挣脱母亲的摆布,哪里想得到,她的专制在更久以前就开始。

                                                            “也许,她害怕当你的?#22791;尽!?#20182;在说气话,他明?#20303;?br />
                                                            “你说什么!”母亲扬高的语气,带上愤怒。

                                                            别开身,他选择不回应。

                                                            “你知不知道威卡尔为了进军电子业,筹画了好多年,我们需要顾译电子的帮忙,要是若筑……”

                                                            在母?#36208;?#24565;同时,竞天的?#21482;?#21709;起。

                                                            “喂,若筑……是,我在这里……”

                                                            竞天沉默,倾听电话那头的言语,点头,他说:“没关系,我能理解……别担心,我会做好善后……好好去玩吧!祝福你。”

                                                            ?#19994;?#30005;话,他转身?#38405;?#20146;说:“若筑逃婚了,请您到外面对大家说明,希望您能用和缓不伤?#35828;?#35821;气解释清楚,因为等她收假回来,我们要谈的就是威卡尔和顾译的合作方?#31119;?#22914;果不想搞砸的话,请母亲?#19994;?#19968;个双方都能接受的说法。”

                                                            他把问题丢给母亲,这种作法很不负责任,可他正在生气,不想再为母亲最看重的事业多负上一点责任。

                                                            母?#36861;?#24575;不平,挺直腰背,走出休息室。

                                                            管家随老夫人走出去,须臾,折返。

                                                            站在竞天面前,半晌,她问:“其?#25285;?#20320;很?#19981;?#30003;小姐,对不对?”

                                                            他抬眼,很可笑,居然是管家了解他,比母亲更多。

                                                            “对。”他实说。

                                                            “如果?#19981;?#22905;,那么你用错方法,不是把女人绑回来,逼迫她接受你,她就会接受。”

                                                            他知道,所以受到?#22836;?#20102;啊!

                                                            她为了能离开他而幸福,他为了演出幸福,却走向不归?#32602;?#20182;的方法何止错误,简直是幼稚到极点。

                                                            管家叹气,“我不知道你们之前发生过什么事,但是……申小姐应该很?#19981;?#20320;吧!”

                                                            ?#19981;叮。?#26228;天霹雳,他被电击了。

                                                            怎么可能?她怕他、迫切想逃开他!

                                                            管家拿出一张纸,放在桌面。

                                                            “这是申小姐没带走的,?#20063;攏?#26159;从她常写的笔记簿里面掉下来的。那段日子,申小姐?#36824;?#22312;家里,什么都不能做,所以经常涂涂写写。如果你和少夫人顺利结婚,我不会把它交给你,但现在,我想你需要一点安慰,很抱?#31119;?#20869;容我看过了,请原?#38534;!?br />
                                                            她朝他点点头,然后走出房间。

                                                            他迫不及待拿起,打开,阅读。

                                                            为什么,我们总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那年,他拿戒指向我求婚,?#20063;?#19968;点点就答应了,但他额头被地下钱庄痛殴、未愈的伤口提醒我,我怎能把他拖入和自己一样的生活?

                                                            不管我赞不赞成他母亲对待儿子的方式,但我同意,他应该过他母亲想要他过的那种生活。

                                                            和我在一起,他的音乐天分不会被看见,三不五时找上门的流氓,将磨灭他所有自尊,我不要他变成那样的人。

                                                            我知道自己的话有多伤人,但不把他彻底推开,怎对得起他?

                                                            我悲伤,但不后悔。

                                                            再次相见,居然我们已经相处了好几个月,却互不知道彼此,缘分这东西,真的很难说定。

                                                            面对他的愤怒,我没有生气,有的只是自怨,是我的残忍造就他的反击。

                                                            抱?#31119;?#36154;竞夭,我真的很抱?#31119;?#20294;愿他肯原谅我做过的一?#23567;?br />
                                                            很开心,他仍然?#19981;?#34507;糕,很高兴在离去这一晚,我们还能促膝长谈。

                                                            那天,我又差了一点点,我想冲过去抱住他,抛下自尊、央求他,别结婚了,让我们从头开始,这回没有契约,我们可以试著回到最初的纯洁。

                                                            但,同样的原因拉住我,他适合母亲为他挑选的生活,适合聪明大方、家世良好的女性。

                                                            我始终相信,有缘有分的两个人才能互属终生;有缘无分的男女,只能走过一段眷?#25285;?#32780;无缘有分的男女,即使不爱了,也无法分开。

                                                            我想,我们有缘无分,但值得欣慰的是,这段缘,走到最终是善解,不再互?#32602;?#20063;许再来一遭,我们有缘有分。到时,我会排除万难,向他求婚,再不让“差一点点”为难两人。

                                                            看完,竞天兴奋得发抖。

                                                            她说推开他,她悲伤却不后悔;她说差一点点要冲过去抱住他,想试著回到最初的纯洁;她说她将要排除万难向他求婚……

                                                            他可不可?#36828;?#31456;取义,直接下结论——她爱他,只是两人中间,始终差了那么一点点?

                                                            拿起车钥?#31069;?#28040;失的笑容?#25351;礎?br />
                                                            只差一点点是吗?那么,他的动作要快一些,把那些一点点给追回来。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他一下飞机就搭上计程?#25285;?#26377;小秩给的电话和住?#32602;?#20182;很快就?#19994;?#23567;也的住处。

                                                            他站在她公寓门外徘徊,紧张得?#20013;拿?#27735;。不是会错意吧?她说下一遭,两人要有缘有分,她也期待两人,对不对?

                                                            按下电钤,没人应,再按,耳朵贴在门扇上,门内依旧悄然无声。她不在家?

                                                            看看手表,九点多了,她去哪里?

                                                            背靠门,他想著过去的点点滴滴。

                                                            他们在一起的日子不多,但每天都值得记取。她那么快就掳获他的心,快得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是不是因为这样,在知道两人从头到尾只是一场协定时,他才会那么生气?

                                                            可,他怎么就没想到,或许她假戏真做了呢?或许她也深受他吸引呢?

                                                            那次,她说睡不著,他指著?#20999;牽?#23545;她说了一夜?#20146;?#25925;事,她说:“请别对?#23016;?#22909;,我不想爱上你。”

                                                            那个时候,她就有了感动,对不?

                                                            她说:“我要努力做蛋糕,?#25351;?#24456;多人吃。”

                                                            他问:“为什么?”

                                                            她说:“那么,?#24184;?#22825;我不在你身边,也会有人做蛋糕给你吃。”

                                                            意思是她要?#38498;?#22810;陌生人好,才会有很多陌生人对他付出关?#24120;?br />
                                                            那时,她?#19981;?#19978;他了,对不?

                                                            他给了她一个幸福手势,告诉她,当她觉得不幸的时候,做这个手势,他就会飞奔而至,带给她幸福,但她说:“如果我不幸,你才能得到幸福的话,这个手势,我永远不做。”

                                                            说得够明白了,她从两?#35828;?#24184;福间,挑选了他的。

                                                            那个时候,她已经深深爱上他了,对不?

                                                            没错,认真分析,是他太迟钝,看不出她有多少无奈与不平;他忙著生气,没想过生活是怎么压迫她的心。他忘记,她是个多么有责任感的姊姊和女儿,小小的臂膀怎么负担得起一个大大的家庭?

                                                            她会签下契约理所?#27604;唬?#35774;计一个陌生男人,换得一家温饱,这种事她绝对做得出来。

                                                            是爱情乱了她的?#31069;?#35753;她愧疚悲伤,是倔?#28872;?#34255;了她的真面目,她不要他的同情悲怜,她用尖酸言语推开他,目的只?#24184;?#20010;——他该过母?#28363;?#20182;选择的生活。

                                                            念?#32439;?#24320;,竞天豁然开朗,有个女人一心一意要他幸福,他怎还能?#23460;?#22905;不爱他?

                                                            楼梯间,传来杂沓的脚步声,几个女人缓步上楼,一边走,一边聊天。

                                                            “小也,不让贺竞天知道,真的好吗?”小慧问。

                                                            ?#20843;?#32467;婚了,告诉他,只会让他心存负担,于事无补。”小也答。

                                                            “这?#38498;?#23376;不公平,孩子需要父亲,你不能剥夺他的权利。”点点说。

                                                            “宝贝有我,也有你们啊!你们不是答应要一起帮?#23016;?#20182;?何况,我?#38498;?#31454;天已经够坏了,再给他搞这一场,说不定他气到疯狂,再控不住自己,雇一?#23016;?#31354;船,把我送?#33410;?#29579;星。”小?#19981;?#22312;说笑。生活够苦,她得替自己?#19994;?#29980;头尝。

                                                            ?#20843;?#20877;生气,孩子都是他的啊!你该和贺竞天谈一?#31119;?#33509;他真的不要孩子,我们再来决定孩子的未来,是不是比较好?”默默试著说服他。

                                                            “我给他制造太多困扰,不想再把他的婚姻生活搅得一团糟。相信我,我有足够的能力,提供小孩子最好的生活环境。”

                                                            她还?#24184;?#20159;元呢!财力雄厚的母亲,自然供得起最好的教养。

                                                            她们的讨论全落入竞天耳里。

                                                            胆大包天的申也宁,居然想瞒著他生下他的骨肉?连这么惊世骇俗的事,她都敢做,她还有什么事不敢?

                                                            成功了!小也总是能成功将他变成?#33267;?br />
                                                            长长的黑影落在四个女人头上,她们同时抬眼,好、好凶恶的男人……

                                                            是强?#35845;穡?#28857;点拿起?#21482;?#23601;要拨出119,要不是小也先一步喊出“竞天?#20445;?#22905;们就得一起到警察局,为谎报案件做?#20107;肌?br />
                                                            他不是结婚了吗?新婚燕尔的,怎突然出现在“诈欺犯”家门前?

                                                            “对不起,是我们心?#20445;?#23567;也的宝宝还不到三个月,我们就忙著把婴儿用品买齐。”小慧说。

                                                            这话太?#22238;#?#23567;慧只想确定贺竞天有没有听见她们的讨论,若他?#27425;剩骸?#20160;么宝宝?”那么她就可以顺势把小也不想曝光的秘密说出来,因为,她并不认同小也的作法。

                                                            他没?#27425;剩?#21482;是睁著?#36843;人?#30524;,死盯小也。

                                                            很好,他听见了。

                                                            小慧?#38405;?#40664;和点点使眼色,她们把手上的大包小包全?#35328;?#22320;上。

                                                            “贺先生,我们?#28982;?#21435;,东西摆在这里,麻烦你提进去。”默默说。

                                                            “小也不能提重物哦!”点点补上一句。

                                                            竞天吸气,转头,对她们微笑说:“谢谢你们,我会记住你们的好意。”

                                                            “不客气,你们好好谈谈。”说著,三人下楼。

                                                            他的微笑表情在三人离去后,倏地转换,变成狰狞的冷血杀手。

                                                            ?#29677;牛?#37027;个……那个贺先生……”点点去而复?#25285;?#25289;拉竞天的袖子。“医生说,小也的身体很虚,如果情绪波动太大,还是‘不小心’受到?#19981;鰨?#24456;可能会流产。”

                                                            简单说来就是——有话要好好说,不能大声骂她、不能打她,小也现在是镶金包银,?#36951;?#19981;得啦!

                                                            未等竞天作出?#20174;Γ?#28857;点丢下话,吐吐舌头,转身,冲下楼。

                                                            这男人……很恐怖ㄋㄟ……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点点的话像冰水往他头上浇过,零下十度的冰水,把他的理智浇出头。

                                                            ?#25346;峙?#27668;,强迫自?#21512;?#21270;刚接收的消息,他伸出大手。

                                                            “做什么?”

                                                            小?#19981;?#22312;犯?#38498;?#24403;中,他不应出现这里,就像北极熊不该出现在亚马逊。大方美丽的新娘呢?隆重盛大的婚礼呢?她真的是个好妻子,好到丈夫刚结婚?#22836;傻教?#28286;?#36951;?#20154;,都没关系?

                                                            “钥?#20303;!?#20182;答。

                                                            “什么?”她还问。

                                                            “钥?#20303;!?#20182;咬牙,再讲一次。她没发现他正在力求镇定、调息呼吸,以便和她“好好谈?#20445;?#19981;至于动手动脚?

                                                            “哦。”她从包包里拿出钥?#20303;?br />
                                                            她低头,细白的脖子?#35835;?#20986;来,那么瘦的身躯、那么瘦的手脚,她全身上下瘦到不?#26657;?#36825;样的身材也敢跟人家生孩子?#28900;?#19981;怕难产?他的火气不自觉地升了上来。

                                                            难产二字方掠过,他想起点点说的流产。

                                                            该死,会流产的女人不躺在床上,还出门逛街!

                                                            门打开,他弯腰提那些大包小包的婴儿用品,小也想帮忙,他反射地吼?#26657;骸吧?#20063;宁……”

                                                            猛地,他又想起“流产?#20445;?#21534;下恶劣口气,涨红了?#24120;?#25442;上温和口吻:“你站著不许动,一、步、都、不、准、动。”

                                                            他一定会内伤,绝对会内伤,不必怀?#20254;?br />
                                                            分几次,竞天迅速把东西往屋里提,最后出门时,二话不说,打横将她抱起来。

                                                            “放我下来。”她惊呼。

                                                            “别乱动!”他努力把音量控制在二十分贝以下。

                                                            走几步,踢开几?#35753;牛?#22312;?#19994;?#20027;卧室之后,竞天把她抱进房内,在床上摆平、拉棉被盖好。

                                                            当一?#23567;?#24067;置”妥?#20445;?#20182;坐在她对面,看两眼,他看见她的紧张不安。

                                                            不?#26657;?#19981;是在谈?#26657;?#20063;不能用审问犯?#35828;?#24577;?#21462;?#22905;现在全身裹了金粉,不能过?#21364;?#28608;。

                                                            走出房外,他?#19994;?#21416;房冰箱,倒来冰水,灌两杯,也替她倒一杯。

                                                            转身,想想不对,孕妇和肠病毒病患一样,要小心翼翼,冰水也应该隶属于?#25353;?#28608;”?#27573;В?#20110;是,他倒掉冰水,换上一杯温开水。

                                                            回房间,他把水递给小也,她不渴,但不敢不喝,?#24616;缘兀?#22905;喝下温和不?#25353;?#28608;”的开水。

                                                            她心跳得厉害,尽避他极力避免刺激,问题是,他的出现就是最大的刺激啊!小也忧心忡忡。

                                                            “我有事……”吞口水,音调再往下?#34507;攵取!?#25105;有事问你。”

                                                            “我可以先问你吗?”小也一样小心翼翼。

                                                            法律明文规定,孕妇优先,再不爽,他还是说了句“可以?#34180;?br />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之前,我从你的电脑?#19994;?#23567;秩的?#21482;怕耄?#21644;他联络上了,他告诉我你的新地址。”

                                                            他和小秩有联络?难怪知道她欺骗他的事。小也解出第一道疑惑。

                                                            “你不是要结婚,怎有空飞?#25945;?#28286;?”

                                                            “新娘跑了,我在婚礼上等不到新娘。”他言简意赅。

                                                            “那你不是……太可怜……”尾音降低,男人都不爱被说成可怜吧?

                                                            “我们是商业联姻,两家长辈希望透过联姻促成合作事宜,但我和若筑交情不?#25285;?#23601;算不结婚,该合作的方案还是可以继续进?#23567;!?br />
                                                            “那你,受伤了吗?”

                                                            可怜的他,长相那么帅、条件那么?#21028;?#30340;男人,怎么感情?#25151;?#22350;坷坷不平?#24120;?#26368;早有薄命的小爱,后来有个爱骗?#35828;?#30003;也宁,现在是一个偷跑的未婚妻。她真要带他到庙里烧香求佛,问问他犯了哪一路星君。

                                                            “没?#26657;?#20250;让我受?#35828;?#20154;只有你。”

                                                            话出,他又觉?#20843;?#37325;了。孕妇不能受刺激、孕妇不能受刺激,他把这句咒语放在心里默背二十次。

                                                            “我……”她叹气。他?#31449;?#24536;不了她的坏。“对不起。”

                                                            “我原谅你了。”

                                                            “原谅?”

                                                            “对,我原谅你的拜金,谁教你?#24184;?#20010;不负责任的爸爸,把家庭责?#21619;?#32473;发育不良的少女;我原谅你把钱看得比命重,谁让你有个嗷嗷待哺的小老头弟弟得养育;我也原谅你和我母亲签下合约,利用我赚三千万元,这至少比你去卖身好一百倍。

                                                            我原谅你说过的每句话,包括感情也可以计价这句。总之,你再不用对我说抱?#31119;?#22240;为,我已经把那段讨人厌的旧事,?#24809;?#36951;忘了。”

                                                            “遗忘?”

                                                            “对,都忘光了。”

                                                            “那很好,我也忘了,那我们可以……当朋友吧?”她笑开,甜甜的、眯起两只眼。

                                                            “你只想和?#19994;?#26379;友?”他?#27425;剩?#19981;自觉地,口气又透出危险。

                                                            该死!孕妇不能受刺激、孕妇不能受刺激、孕妇不能受刺激、孕妇不能受刺激……他得背几百遍才记得?#21361;?br />
                                                            “是啊!当朋友、?#22791;?#20799;们,像以前那样唱歌聊天……”

                                                            “如果,?#21307;?#20102;新的女朋友呢?”

                                                            她定格一下下,然后笑出两弯月眉。“我就帮你出主意,替你追女人。”

                                                            “如果,我要结婚?”他追著她问。

                                                            小也被点袕了,解袕需要多一点时间,所以,这次,她定了将近三分钟才笑得愉悦。

                                                            “你愿意不计前嫌,请?#19994;?#20276;娘吗?”

                                                            他不受骗,每回她笑眯眼睛,就是在说假话骗人,骗得大家都好开心。他学聪明了,别再来骗他。

                                                            “不准演?#32602;?#25105;要听真心话。”

                                                            “我……”

                                                            “你不爱我吗?#30475;?#22836;到尾都是我一厢情?#31119;俊?#20182;再不要迂回赌气,把该说的话全数捣乱,换来一套高来高去的假戏。

                                                            “你是说,即使我骗你,即使你知道真相,你仍然、仍然……”

                                                            “是的,我仍然爱你。”这回,轮到他?#22823;?#23450;。

                                                            “因为我会做蛋糕?因为我像小爱?”

                                                            “你?#27604;?#19981;是小爱。小爱认为人生中理想最重要,金钱是身外物,她对我的付出是你所能做的十倍,她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她不爱说话,只是不断倾听,她不会同我对峙、不会和我争执,她的想法永远绕著我的想法转。请问,除了会做蛋糕,和清澈的眼神之外,你还觉得自己和她很相像吗?”

                                                            她摇头,并不像。至少,他们在一起时,她说的话绝对不少于他。

                                                            “那么……为什么你爱我??#22868;?#28982;她们非常不像的话。

                                                            “我爱你的倔强、爱你不示弱的骄傲,爱再大的压力戕害你,你都不向它低头的坚强。这样的申也宁让我很羡慕,从小,?#19968;?#22312;母亲的计画下,不管我怎么叛逆,永远逃不出母亲的手掌心。当我看到个子小小的你,居然敢对抗大大的恶劣环境,你不知道,我有多欣赏你。

                                                            你永远让自己开心,没有冷气,不得不睡在屋外,你得意地说,没有?#35828;?#22825;花板像你的天花板,可以随著四季更替;小秩羡慕同学穿名牌,你拿红笔在他的T-shirt打勾勾,说那叫作NIKE;布鞋破了,你把两只鞋描出?#21450;福?#29992;美工刀割出几个对称洞洞,对人说,那是今夏最流行的帆布凉鞋。我爱你不服输,爱你只看向光明,更爱你什么都不怕的勇气。”

                                                            强调一点,对于她相信自己有本事独力扶养宝宝的勇气,他半点都不欣赏。

                                                            “哦。”

                                                            原来她有那么多优点,原来她?#38052;?#21464;、变则通的穷酸?#24895;瘢?#26377;人欣赏,难怪海边有逐臭之夫。

                                                            “就算没有那些优点,我也?#19981;?#20320;。当你将小秩托付给我那天,我就把你牢记,知道吗?你第一天到‘老拓’上班,我的眼光就随著你的身?#30333;?#21160;。”

                                                            所以,他真的真的爱她,童叟无欺。

                                                            他晾出真心了,她怎能还他虚?#20445;?#20110;是咬唇,她胡乱做了个鬼?#22330;?br />
                                                            “可以,请你……靠近一点吗?”她的声音像蚊蚋。

                                                            他照做,脸凑到她脸前方十公分。

                                                            “再近一点,好吗?”

                                                            他照做,近到鼻子贴上她的鼻子。

                                                            “我……爱……你……?#27604;?#20010;字,她讲得谨慎小心。

                                                            他笑了,点头,表示听懂。

                                                            “我很?#25285;?#19981;过?#38498;螅?#25105;会尽力变得善良,因为胎教很重要。”她又说。

                                                            ?#29677;擰!?#20182;同意,并且笑得更满意了。

                                                            “在巴黎,你把我关起来,其?#25285;?#25105;没有那么生气,我只是害怕,害怕分开后,我又要好想好想你。你离开台湾那天,?#19994;交?#22330;送你,?#23545;?#22320;,看著你的背影,哭得好伤心。接下来那几年,我老是梦到你的背影,老是?#29992;?#20013;惊醒,我真的很害怕和你分离。”她没笑,她说的都是真心。

                                                            “然后……”他?#19981;?#22905;这?#25351;?#30333;式的对话法。

                                                            “从巴黎回台湾,我对每个人都笑,都说没关系、我很好。可是,?#20063;?#19981;好,我每天都被结婚进行曲吓醒,因为那个家世良好的女生就要嫁你为妻。”

                                                            他点头。

                                                            “我开始咒骂老天,骂它为什么?#25351;?#25105;一条烂命,让我从小到大一?#32439;咼乖耍?#25105;恐吓它,从现在起,我要无法无天、我不再相?#27572;?#31070;,除非它把你还给我,否则我就要开始危害社会国家。”

                                                            真有她的,居然拿这种事恐吓老天爷。竞天莞尔。

                                                            “我想,它听到我的话了。贺竞天,我要做一件从古到今,很少女人敢做的事。”

                                                            “什么事?”

                                                            “向你求婚,请你娶我好吗?我有很好的嫁妆陪嫁。”她指指自己的肚子,里面有个小小拖?#25512;俊?br />
                                                            她以为自己告?#23376;?#21019;举会将他唬得一愣一愣,没想到,他早看过她遗落的心情杂记,于是,二话不说,他同意。

                                                            “好,我娶你,和亲爱的拖?#25512;俊!?br />
                                                            这下子,一愣一愣的人换成小也,傻傻的脸失去了平日精明。

                                                            他大笑,低下头,封住她的唇,他?#19994;?#22810;年来的……眷恋……

                                                            【全书完】

                                                            编注:欲知萧默婳与房慕晚的精采情事,请翻开棉花糖630《幸福误差值系?#23567;?#22235;之一“爱情动心指数7?#34180;?br />
                                                            欲知游颍慧与宋钧灿的精采情事,请翻阅棉花糖635《幸福误差值系?#23567;?#22235;之二“爱情失忆指数4?#34180;?br />
                                                            欲知点点与宋希壬的精采情事,请翻阅棉花糖645《幸福误差值系?#23567;?#22235;之三“爱情单恋指数6?#34180;?br />
                                                            ?#21482;没?#35831;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21482;?#29256;: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21482;?#29256;: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情意外指数9最新章节 | 爱情意外指数9全文阅读 | 爱情意外指数9TXT下载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 开奖吧一码中特 甘肃快三走势图三同号 nba让分胜负怎么判定 上海福利彩票官网 时时开奖号码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排三开奖结果 福利快乐十分 吉林11选5号推荐 辽宁35选7的走势图 中彩网开奖直播频道 如何充值山东11选5 陕西快乐十分有规律吗 体彩大乐透复式72 7星彩天气网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