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终结悲恋 > 第八章

                                                        终结悲恋 第八章 作者 : 惜之

                                                            “我的游戏?你居然把灵涓的告白当成我的游戏?萧叔秧,你没救了。”大书啪地一合,仲渊满脸诧异。

                                                            这几天,家里一团乱,灵涓离家出走,连学校最后的两个月的?#21619;?#27809;去上,所有人?#21450;?#30683;头指向仲渊,没想到真正的问题出在叔秧身上。

                                                            “不是你让灵涓来找我?”

                                                            “我没这么无聊,我是猜过你?#19981;读?#28051;却口是心非,我是想过在你们的爱情中间制造一点小障碍,看你愿不愿意放下骄傲,为爱情做些微妥协,没想到,你根本足个爱情无能。

                                                            天,居然是灵涓先沉不住气,找你谈开;我还以为你会先受不住九月即将到来的婚礼,上门找我理论。”脾气好的仲渊难得吼人。

                                                            “我不懂二哥的意思。”他糊涂,开始怀疑自己的认知。

                                                            “不懂?你不懂的是自己的心吧!认真想想,你到底喜不?#19981;读?#28051;?”

                                                            “我是她的家庭教师。”他坚持。

                                                            “好吧!既然你这么固执,坚持你对她只是师生之情,那么,你不必去管灵涓的心情,不必介意她离家出走,反正以后,她是我的管辖区,有关她所有事情,我来负责。”仲渊激他。

                                                            ?#20843;?#35828;不想嫁给你,所以不念医。”他想求证。

                                                            “又如何,她终究是要嫁给我的,大哥有?#19979;?#32780;你对她无心,至于我,我不相信爱情,但我自认有能力经营幸福婚姻。”他坐回沙发里,和叔秧面对面。

                                                            “你知道灵涓不学医的原因?”叔秧再问。

                                                            ?#20843;?#21644;我商量过,我认为把生物理化考坏是最理想的作法。”

                                                            “二哥教灵涓考不上医学院的方法?”

                                                            “没错,当时她很清楚,只要不学医,我就不娶她。”

                                                            “可是后来你改变想法。”

                                                            “灵涓却从来没有改变过想法。”灵涓对自己的感情,仲渊清清楚楚,那是手足情谊,没有多余的?#21448;?#25110;成分。

                                                            “你明知道她不爱你,也愿意娶她为妻?”

                                                            “我从不要求爱情,只要求灵涓能对我适应,何况,我很清楚她?#19981;?#30340;人,绝对不会?#19981;?#22905;,更不会背叛我。”一激二激,他要激出小弟的真心意。

                                                            “二哥,灵涓?#19981;?#30340;人……”他需要再次证明。

                                                            “是你。”他开门见山。“我问过你很多次,你次次否定,所以我认定,你们之间毫无可能。”

                                                            “怎么会?”所以下午那场是千真万确的表白,不是恶作剧?

                                                            “为什么不会?这个家里她最黏你,一有机会就偷渡到你的床边,她拚命讨好你,你都视而不见?”

                                                            ?#20843;?#24597;我。”

                                                            “考上大学,她的功课不在你负责范围内,她何必为了伯你而讨好?再告诉你一件事,她刚考上大学那年,?#20889;?#30896;到台风,全身湿淋淋回到家里,当时,我们正在讨论你和?#25105;?#20043;间的可能性。”

                                                            “我和?#25105;穡俊?#20182;不解。

                                                            “忘记了?那次台风隔天,你要和?#25105;稹?#20320;的室友飞日本当交换学生?灵涓不去?#22351;?#28287;衣服,急著问我们发生什么事,妈妈兴奋过度,说你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要是有了孙子,便马上娶?#25105;?#36827;门,当我们家的媳妇。

                                                            那夜灵涓发高烧,隔天因肺炎住院,住院期间你在日本,我们没通知你赶回来。灵涓清醒时,表现得一派无所谓,但睡梦问,总是泪留满面,口口声声喊小扮。

                                                            这件事,只有爸爸知道,要不是灵涓离家出走,他还不打算告诉我,爸爸说他无能为力,因为你的爱情只能由你自己作决定。”

                                                            “我确定她?#19981;?#20320;。”叔秧说。

                                                            ?#20843;?#20063;?#19981;?#22823;哥和爸妈,我们对她而言是亲人,你呢,除亲人之外,还多一层定义。不过,不重要了,反正你有你的决定,而灵涓和我,九月见真章。”收起书本,他离开,接下来的部分,要叔秧自己去厘清。

                                                            房里剩下叔秧一人,他起身踱步。想清楚,他必须想清,想清楚灵涓对自己、自己对灵涓,想想他要不要让九月成真。

                                                            那年她十八,半?#35328;?#20182;床里,抱住他的枕头,拚命说“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他从浴室里出来,听见她的欣喜,很生气,一把扯下棉被,大声骂她:“有时间作白日梦,为什么不把数学公式背熟?!”

                                                            她瘪了嘴,乖乖回到桌边,乖乖把公式背熟,那天,他气很久,因为灵涓说“我爱你?#20445;?#37027;个“你”是谁?他不怀疑,绝对是二哥。

                                                            是二哥吗?他理所当然这般认定。

                                                            二哥是她未来的丈夫,而他只是家庭教师,何况,灵涓和二哥在一起,总是快乐得双眸发亮,红红的脸颊写满幸福字样。

                                                            叔秧记得,灵涓趴在他背后,勾住他的脖子说:“小扮,你是?#19981;?#25105;,还是?#19981;?#25105;考满分?”

                                                            他说:“我?#19981;?#28385;分。”

                                                            “如果我常考满分,你会不会多?#19981;?#25105;一点点?”

                                                            “会。”

                                                            “那个一点点,会不会随著岁月累积,变成很大一点?”

                                                            “会。”他回答。

                                                            他们之间的关系像母鸡带小鸡,他维护她的生活,她照他的意思过日子。

                                                            ?#20843;?#30340;累积是像银行生利息、等比级数增进,还是像股票有上升下跌空间?”

                                                            “那要看你的表现。”他一面翻著她的作业,一面评估她的进步空间。

                                                            “我保证加油,让你?#19981;?#25105;,像我?#19981;?#20320;一样。”

                                                            那是她第一?#21619;?#20182;说?#19981;叮?#21460;秧却认定那种?#19981;?#24102;著讨好意味,她是想要他少骂她两分,希望他手下留情,别把她的功课催得太紧。

                                                            灵涓初升大二那年,他决定搬离家里,晚?#22949;?#19978;,她半句话都没说。

                                                            夜里,他上顶楼花园,看见她缩在花盆边啜泣,他走近,她仰头,月光照上她泪流满面的脸庞,楚楚动人。

                                                            他坐近她,她无语,静望天边斜月,右?#25191;蛑保?#20116;根手指在夜空中划圈圈。

                                                            是他率先开口问:“你在做什么?”

                                                            “我在和嫦娥聊天。”看叔秧一眼,他们很久很久……缺乏沟通。

                                                            他笑了,一个人、一个神居然?#35838;?#26681;手指沟通起来。“你们聊什么?”

                                                            “我问她后不后悔?”

                                                            “为什么事情后悔?”

                                                            “离开后羿、离开心爱男人。若有机会重头来过,她会不会选择更好的做法?”

                                                            “什么叫做更好的做法?”

                                                            “再向王?#25913;?#23064;多求两颗仙药,让后羿?#22949;?#24049;一起?#19978;?#25104;佛。或者把药丢掉,两夫妻在世问共同生活,时间或者不够久,但情爱亘长。”

                                                            ?#20843;?#24590;么回答?”

                                                            ?#20843;?#35828;,机会往往只有一次,错失了就是错失,再多的悔恨都没用。她建议我,把握手中所有机会,放手一博,别顾虑后果,免?#27809;?#24680;终生。”

                                                            “你打算听取她的建议?你想放手博什么?”

                                                            摇头,连带摇下一?#21866;?#33721;剔透。“我不听她,因为我和她的状况不同。”

                                                            “哪里不同?”

                                                            ?#20843;?#30340;后羿很爱她,而我的后羿不准我?#19981;?#20182;。”

                                                            ?#26412;?#22320;,他想反口问:“你的后羿是谁?”但终究没问出口,因他设定了答?#31119;?#35748;为人间后羿,姓萧名仲渊。

                                                            就这样,他又生气了,因她为赋新辞强说愁,因她在自?#22909;?#21069;为别的男人忧郁。

                                                            多少次,他错认她的感觉,多少次,他将她的缠人归类成?#23383;桑?#20182;对她冷漠,他用冷脸孔冰敷她的热情。

                                                            整整两年,他们见面?#38382;?#23624;指可数,他成功地让她见到自己同时,不敢大胆上前,诉说思念。

                                                            这算成功或失败?他自以为情躁伟大,成就二哥和灵涓,却没弄清他们的心意;他压缩自己的心,否认感情,他欺骗自己,说:“很简单,我一定能应付过去。”

                                                            没想到……他的口是心非,让两人整整错过四年光陰,他不准自己快乐,也不许灵涓欢喜。

                                                            从来,灵涓只晓得附和他的所欲,不晓得自己的感觉有其重要性,然后,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向自己表白心迹,他却把它当成游戏。

                                                            天!他老说她笨,哪里晓得,最笨的人是自己。

                                                            霍地起身,他想清楚了,他会?#24895;改?#20146;和大哥二哥把?#20843;?#28165;楚,他要找到灵涓,把两人走错的迷宫重新拉回正途。

                                                            他不晓得挽回是否太晚,但他下定决心改变。

                                                            这天,叔秧没想过,台湾不大,但在两千三百万人口中寻找熟悉身影,毕竟有程度上的困难。

                                                            整整八个月,他四处托人找寻灵涓,连春水婶家都走访过了,?#38498;?#26080;所获。

                                                            他没有半?#21046;?#20518;和怨言,因他明白,灵涓为寻找他的心,花了整整八年。

                                                            ******bbs.fmx.cn***

                                                            八个月,灵涓没有半点消息,叔秧花了不少钱,征信社却给不来希望。唯一叫叔秧心安的是,每隔半个月,灵涓会写信,告诉家人,自己生活无虞。

                                                            萧家医院开张了,除看诊外,叔秧必需负担-部?#20013;姓?#24037;作,很累,但三兄弟胼手胝足的革命感觉,教人愉悦。

                                                            他们对自?#21512;?#24403;有信心,相信自己有本事在最短的时间里,让医院扬名国际。

                                                            柔柔脖子,他打开灵涓寄来的信,十几封信,他一读再读,读过千百次,信里找不到有关她的讯息,唯一能让他推敲出的部分是邮戳,他相信,灵涓住在台北东区。

                                                            东区……为什么知道东区,他还找不到她?是老天在?#22836;?#20182;的嘴硬,还是?#22836;?#20182;否认爱情?

                                                            没错,是爱情,当感觉不必再受压缩,爱情便吸足空气膨胀起来,他想她、念她,思念一天比一天汹?#39063;?#28227;,那种惊心动魄,不是当事人,怎能体会?

                                                            叔秧爱灵涓……他不再对自己否认。

                                                            叹气,再看信,她的笔法口气,一如记忆间熟悉,她努力表现出开心,表现得下需家人为她担心,但他不确定……她是不是和以前一样,把苦藏在心底,用甜姊儿形象作表情?

                                                            亲爱的爸爸妈妈,大哥二哥小扮好:

                                                            我的同居朋友羽沛生宝宝了,和超音波照出来的一样,是对双胞胎,我们替他们取名字,?#20852;?#27700;和小雨滴。

                                                            我永远忘不掉那天,我和殊云、初蕊坐在产房外面,护士进进出出,一会儿要我们去买血浆、一会儿要我们签手术同意书,还说羽沛情况很糟,吓得我们心脏差点儿跳出来。

                                                            我想,要是大哥二哥小扮在,也许情况会变得乐观。

                                                            妈妈,我想请问您,是什么勇气让女人即使知道生命危急,仍然坚持生下宝宝?难道为了新生命,自己的性命可以不看顾?

                                                            将来孩子长大,知道自己的人生是母?#23376;?#33258;己的人生换取,会不会对自己的生命充满罪恶?#26657;?br />
                                                            我不懂羽沛的想法,但我承认,母爱是种栽不理解却敬佩的伟大情怀。

                                                            殊云好挣扎,几次想打电话给水水和小雨滴的爸爸,她想他有权利见羽沛最后一面……幸好,否极泰来,羽沛熬过这一关。

                                                            满月那天,我们办了满月?#30130;?#24863;激老天爷为三条生命祝福。

                                                            认真想想,人呐,真是太渺小,渺小的我们还在为人间纷扰痛心,真是浪费人生对不?有时,迟一步,何止海阔天空,换个角度,何处不是充满喜乐?

                                                            小扮和嘉菌姊结婚了吧?

                                                            很抱?#31119;?#25105;没到场,不过,我的祝福很多,我衮心盼望你们永浴爱河、白首偕?#24076;?#20007;心期待,下次见面时,有个和小扮l样好看的帅小子喊我姑姑。

                                                            灵涓二00五年八月一日

                                                            叔秧?#20184;?#20182;不相信她的?#29240;?#24515;期盼?#20445;?#20182;相信灵涓会用“海阔天空”来说服自己心平气平,不怪人事、不怨天地。

                                                            灵涓总是硬撑,明明嫉?#21097;?#21364;还是?#25105;?#22986;长、?#25105;?#22986;短;分明希望他专属她一人,却仍然乖乖在?#25105;?#38754;前宣传自己,她时时表现得快乐开心,连老奸巨猾的二哥也看不出她已懂爱情。

                                                            看来,他不仅教导她数学概念,也把自己的口是心非?#35848;?#22905;了。

                                                            亲爱的爸爸妈妈、大哥二哥小扮好:

                                                            告诉你们好消息,我赚到人生的第l?#26159;?#20102;,有没有了不起?

                                                            这?#26159;?#35753;我快乐好多天,我日里夜里看著支票,一次次肯定自己的能力,从此,爸爸妈妈不必再担心我的生活。

                                                            随信附上三万块钱支票,我知道家里不缺这一点钱,但是爸爸妈妈如果肯?#38556;攏?#25105;会觉得好快乐,因为,我终于成了真正的萧家女儿。

                                                            所有的儿女在年轻时接受?#25913;?#20146;的养育,成长后,都会用微薄的薪水奉养?#25913;福?#23389;顺?#25913;福?#23545;不?那是何等值得骄?#24651;?#20107;情。

                                                            爸爸妈妈,灵涓很想你们,我常告诉?#38376;?#21451;们说,我会在工作上尽心努力,将来有一天,让爸爸妈妈以女儿为荣。

                                                            灵涓二00五年十一月十六日

                                                            支票让爸爸妈妈用框裱起来,放在房间,他们说时时看著女儿的孝心,教人好安慰,他们逼著三个儿子想尽办法把灵涓?#19968;兀?#36924;叔秧快快把她变成不落人他人田地的肥水。

                                                            他愿意。愿意对著灵涓把心意说分明,愿意承认自己有口是心非的毛病,但是他无从知道,上帝要?#22836;?#20182;到什么时候,?#36276;?#32467;束两?#35828;?#20998;离。

                                                            门敲两声,仲渊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小弟,我方便进来吗?”

                                                            “请进。”

                                                            仲渊进门,一派的悠闲自得。他将手中包著包?#29240;?#30340;礼物,放到叔秧桌上。

                                                            “这是什么?”

                                                            “圣诞节快到了,算是我送你的圣诞礼物罗!”

                                                            叔秧没接手,看著?#20142;亮恋?#21253;?#29240;劍?#24819;起那些年,灵涓最爱二哥送的圣诞礼物,她常说,二哥的礼物能为人们带来幸福。

                                                            ?#26696;?#22043;那么不开心?过了十六号,灵涓还没写信回来?”他问。

                                                            ?#20843;?#24536;了时间。”

                                                            点头,他的确为这件事生气,气她乱了频?#21097;?#27668;她忘记自己会担心。

                                                            “也许她正在忙。圣诞节,各行各业都加紧脚步,好在这个节日里大赚一笔。”

                                                            “再忙,总有休闲时间。”皱?#36857;?#20182;躁心她发生困难。

                                                            “别担心,灵涓长大了,解决问题的能力,比你想像中强。”

                                                            “你老帮她说话,难怪……”

                                                            ?#20184;?#20210;渊说:“难怪她有苦找我诉,却不?#38405;?#35828;?拜?#26657;?#21035;再嫉妒我了,再怎么样,她都是我的小妹,不管将来你们结不结婚,我和灵涓的感情永远不会改变。”

                                                            叹口气,他续道:“有空拆拆我的礼物吧,我的礼物-向能为人们带来幸福。”

                                                            半分?#27833;?#39039;,多熟悉的话,这句,灵涓说过无数次。

                                                            动手拆开二哥送的礼物,那是一本书,一本名为?#25308;?#19997;园”的小说。

                                                            看到书名,他的手居然颤抖起来,是巧合吗?

                                                            那年,灵涓问他,如果她考上理想大学,可不可以送她一座菟丝园?

                                                            灵涓说,菟丝花是她梦想中的花,它看似柔弱,却坚持?#22242;?#33821;交缠,宁可被人连根除去,也不愿意放弃爱情。

                                                            当时,他还拍了她的后脑?#31069;?#39554;她满脑子镜花水月,不肯用心在书本上,然后逼她把理化背熟,好让自己考?#28020;?br />
                                                            之后,她再没提过这件事,也许是没考上理想大学,也许是怕被他吼骂,总之,菟丝园的事不了了之。

                                                            再看见这三个字,他有些激动,打开书?#24120;?#20182;逐字读去。越读越心惊,那分明是灵涓的写作风格,他不怀疑,因为他改过她上千篇作文。

                                                            这天晚上,他读完灵涓的小说,隔天清晨,他在出版社未开门之前,先站到出版社门前。

                                                            ******bbs.fmx.cn***

                                                            那日,灵涓从85℃离开后,再没回萧家。

                                                            身上的钱不算少但也不多,除了随身携带的身分证和学生证外,她没带其他信用卡、存款簿之类财产,在住饼两天便宜?#27807;?#21518;,身无分文,幸而碰上殊?#30130;?#22905;心甘情愿让殊云捡回家作纪念。

                                                            然后,她和殊云、羽沛、初蕊成了生命共同体。

                                                            一个月前,花店和手工艺品店开张,她们的生意很好,灵涓一面写文章、一面替她们的店从网路上接订单,短短几十天,她们的Spring门庭若?#23567;?#25171;响名号。

                                                            有人说,Spring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它有四个漂?#24651;?#35328;语无法形容的女老板;也有人说,她们卖的花束、盆花和手工娃娃,市面上找不到其他竞争者……

                                                            反正不管如何,Spring是成功了,四个没有赚钱经验的女人,成功地养活自己和两个小宝贝。

                                                            这天,灵涓开?#25285;?#36733;初蕊到外面布置圣诞舞会场地,从清晨到晚上,她们没时间吃东西,绑完无数花束,赶完一家又一家的会场布置,她想,等这边弄完,一定要去买泡面和酸痛药膏,贴贴她可怜、?#29976;?#30340;手臂。

                                                            ?#31069;?#37027;是谁?#35838;?#20160;么走到初蕊身后?

                                                            他是**,要偷袭初蕊?

                                                            ?#26412;?#22320;,小跑步往初蕊的方向去,才三步,她自?#21512;?#35753;一只大?#32456;?#22280;住腰际。

                                                            不?#19968;?#22836;看,想像力比动作更快,恐惧感占满了灵涓心头。

                                                            天!她们掉进**窝,这里的主人醉翁之意不在?#30130;看?#35201;把她们引诱到此,加以凌虐……

                                                            张开嘴,她想尖?#26657;?#21364;让一声熟悉的吼叫声阻止。

                                                            “你跑来这里做什么?”

                                                            是他?天,是她的小扮。

                                                            霍地回头,双瞳充满感动,鼓动的是她被思念压缩的心脏,狂奔的是写满萧叔秧的血?#28023;?#26159;他、是他,天呐!真的是他。

                                                            他怎么会来?他怎能用那样的眼光看自己,恍若他们回到若干年前,他总对她生气,而她高兴于他关心。

                                                            “小扮。?#34987;?#20986;口,泪猛流。

                                                            “你还记得我是谁?”似笑非笑,短吻鳄再现江湖。

                                                            “小扮……对不起……”

                                                            她以为自己很勇敢,以为再见小扮,她可以表现得比正常更正常,哪里想得到,她的表现比零?#25351;?#31967;糕。

                                                            叔秧没理会她的对不起,一语不发、扛起她,把她扛进自己的车厢内,门没锁,他就不相信她敢不经同意,擅自下车。

                                                            灵涓不正常,叔秧也没好多少。

                                                            他很激动,从?#23545;都?#21040;她的背影那刻起,就想狂?#23567;?br />
                                                            叔秧从不晓得何谓思念,然她的离家出走教会了他这?#25351;?#35273;;他不懂得男欢女爱有多么了不起,确信自己有能力把心控管得很可以,哪里知道,八个月的难熬光陰,?#20154;?#19981;得不承认,他?#19981;?#22905;、想占有她,自很多年前起。

                                                            不过,这个承认,他?#27426;?#33258;己说,其余的人想亲口听他招认……下辈子吧!

                                                            “你对不起我什么?”口气严峻,他要给足下马威,好维持自己一贯形象。

                                                            “我没把最后两个月书念完,毕业证书领不到。”她乖乖反省。

                                                            那个没什么好担心,爸爸老早运用关系沟通好,只要灵涓去把学分补齐,想毕业,学校随时欢迎。

                                                            “还有呢?”

                                                            激动过后,叔秧快乐得想大笑,想抱住灵涓转圈圈,想把她拥在怀里面亲不停,但他却仍然维?#21046;?#20919;脸孔,?#20154;?#33258;己伏首认罪。

                                                            没办法,谁教他是心口不一致的萧叔秧。

                                                            “我离家出走,没告诉任何人,爸爸妈妈和一定担心极了。”

                                                            “你还知道我们会担心?再往下说!”

                                                            “还?#23567;?#36824;?#23567;?#21734;,还?#20889;?#21733;小扮结婚我缺席,很对不起。对于二哥,我也很抱?#31119;?#25105;一定把事情弄得一团乱了,是不是?”

                                                            起他的婚礼,两颗泪用平方式增加,二变四、四变十六,十六变两百五十六……

                                                            “对,一团乱。你做事情都不用大?#26376;穡?#20320;高兴怎么做就怎么做,丝毫不用去管别?#35828;?#24819;法吗?”音调上扬,他用她最熟悉的方式吼叫她。

                                                            “对不起。”

                                                            “那么简单?一句对不起?#28034;?#20197;解决事情?”

                                                            “不然,我要怎么做才可以?”

                                                            “回家,把婚礼补办起来。”手横在胸口,他严肃得吓人。

                                                            ?#23433;?#21150;婚礼……不要,我不要!”她不要嫁给二哥、不要变成小扮的嫂嫂,她宁愿流落在外面,当他们一辈子的妹妹。

                                                            “你敢说不要??#21271;?#21564;一声,他吓掉她半条灵魂。

                                                            你听听,她居然当著他的面说不要。也不想想,是她自己说对他有了眷恋爱情,是她叫他别和?#25105;?#36208;入婚姻,他照单全收了,她现在才跟他说不要?

                                                            叔秧从没打算早结婚,他计画先把医院办到一个规模,打造好?#20081;担?#21040;最后的不得不时,才考虑婚姻;为了她,他妥协再妥协;为了她,他把台北地皮全翻过来掀了?#30130;?#20182;做足了所有的事,她居然亲口对他说不要!

                                                            有没有天理?有没有?#35828;潰?#20182;上辈子一定欠她很多,才会这辈子受尽她欺凌。

                                                            不管,扣上她的安全带,关上中央控制锁,不管她要不要,他?#23478;?#22905;走入礼堂,成为他的身边人,他再不准许她离家出走,没责没任。

                                                            “小扮……我不要。”她小声抗议。

                                                            “不准说不要,我决定的事,你只能乖乖配合。”他打算把时空拉回数年前,他的话是圣?#36857;?#22905;不能摇头缺乏恭敬。

                                                            “我已经长大,你不能强迫我的意愿。”她反弹,反弹得很气虚。

                                                            “没错,你够大,大到?#25345;?#25105;和二哥勾结,想办法不进医学院。”口气很酸,他还是?#24179;希?#22905;的心事没找上自己,居然去对二哥说。

                                                            “你知道了?”猛地转头,灵涓在他脸上寻找短吻鳄。

                                                            “还什么事情是你刻意不让我知道的?”他一脸的莫测言同深,好像所有事全了然于胸。

                                                            “国三时,我怕考不到好成绩,学大家偷作?#31069;?#23398;校寄警告通知书,是二哥帮我处理掉的。”灵涓闷焖说,还以为这个秘密能守恒,谁晓得二哥出卖她。

                                                            好,很好,连这种事,她都不教自己知道!他们之间的帐有得算了。

                                                            “还有呢?#33510;牛俊?br />
                                                            “有一个建中的学生,常写信给我,还有一次跟踪到家里,是二哥警告他,不准他靠近。”

                                                            有这?#24213;?#20107;?他居然完全不知情。“再往下说。”

                                                            “我偷藏你一张照片,洗澡时的半身luo照……是二哥送给我的……”

                                                            了不起,连他的棵照都能偷藏,亏他自以为把她掌控得很好,原来还是不够。

                                                            要是他的时间足够,一桩桩、一件件,他慢慢翻、慢慢问,说不定还能逼出千百件。

                                                            “没有了,我保证没有了,就只有这几件。”

                                                            叔秧的表情越来?#25945;?#38738;,她捣住嘴?#20572;?#24590;么都不肯再往下说。

                                                            “我发誓没?#23567;!?#22905;打死不招供。

                                                            “你淋雨,肺炎住院,我、钟?#25105;?#21644;另一位同学到日本开会,你发高烧作梦的时候叫我的名字,我回来后,你没告诉我这件事。”几句话,他向她解释那次没到医院看她的前因后果。

                                                            是这样啊!她还误会他和钟?#25105;?#21516;居。但作?#35859;?#23567;扮的名宇?她不晓得啊!“我……”

                                                            “你什么?我有没有说过,不准对我隐瞒任?#38382;?#24773;,在我面前不准有秘密?”

                                                            “?#26657;?#21487;是……”

                                                            “不准?#31080;紓?#26377;本事的话,你就再隐瞒我一?#38382;?#35797;看,看我会不会把你从楼上丢下去!”

                                                            “小扮……”

                                                            “闭嘴,不许说话,我很生气。”

                                                            对,他气得很?#31069;?#23545;于那些灵涓只告诉二哥、却不告诉他的事情,他嫉妒到顶。

                                                            他是老虎二哥是温柔绵羊吗?他是会把她生吞活剥还是噬骨吞皮,为什么她宁愿找二哥,不愿意对自己诉说?

                                                            “可是……”

                                                            “没有可是。”一口气,他否决她所有说?#30465;?br />
                                                            他?#20303;?#22905;怕,可是无论如何,这句话一定要说,用力吸气、用力吐气,她张开嘴:“可是,我不想回家、不想嫁给二哥。”

                                                            话出口,泪狂飘,她?#19981;?#30340;人是他呀!他偏要把她推给二哥。她不阻碍他去寻找爱情,他又怎能强制她的真心?

                                                            叔秧猛煞住?#25285;?#22312;街道中间。

                                                            气消了,原来她的“不要?#36125;?#23646;误会,误会他坚持把她和二哥配成对。

                                                            她的泪水冲刷出他的喜悦,再次,叔秧证?#25285;?#22905;?#19981;?#33258;己,无虚?#34180;?br />
                                                            把?#24213;?#32531;?#21644;?#21040;路边,叔秧扳过她的肩膀,将她的头纳入怀?#23567;?br />
                                                            叹气,他该说对不起的。

                                                            “小扮,可不可以别勉强我?二哥值得更好的女人,我和他不搭配。?#26412;梦?#30340;温柔啊,她想起那些?#35328;?#20182;床上的日子,想起他们的窃窃低语。

                                                            “你很奸,非常好。”他安慰。

                                                            “我不好,我不爱二哥,他和我在一起不会快乐。”

                                                            “对不起,是我没把?#20843;?#20998;明。我先问你一句,那天在85℃,你说的话是不是真心?”

                                                            小扮居然跟她说对不起?把憋住的气吐掉,她讷讷说:“是的,我很抱?#31119;?#37027;些话是不是带给你困扰?”

                                                            “换句?#20843;担?#20320;?#19981;?#30340;人是我,这句不是玩笑话?”他不答反问。

                                                            “我不对自己的爱情开玩笑……小扮,别谈这个好吗?我不希望因为我,影响你的婚姻。”

                                                            他没理会她的说话,继续问:“早先,你为什么不把话对我说清楚?”

                                                            “我怕你生气,怕你骂我做学问不用心,也伯你讨厌我,掉头离去。”

                                                            “你真的很怕我?我很凶吗?”

                                                            “我怕的是你生气,便不理我了。”

                                                            她不怕他生气,她怕的是他不理?叔秧笑出声,原来她对他的在乎,?#20154;?#25152;知道的更多。

                                                            “我不会不理你。”

                                                            “骗人,从我上大学后,你就不理我。”叔秧的笑让她好?#25797;啤?br />
                                                            “灵涓,仔细听我说,这是重点,一定要记住。”他用当家软的口吻说话。

                                                            “首先,我从来没说过要和?#25105;?#32467;婚,我和她之间,只是单纯的同学关系,和妈妈硬要搅和的热情。

                                                            再则,我带你回家,并不是为了和二哥补办婚礼,这个婚礼的男左角换人,换成你?#19981;?#30340;对象了。

                                                            那天,你对我表白,我以为是二哥和你一起设计的玩笑话,回家和二哥深谈后,才知道自己完全搞错方向。

                                                            多年来,我先人为上,认定你?#19981;?#20108;哥,从初识时的一见钟情,到后来的相谈融洽,你和二哥有很多共同秘密,是我所不知道的,所以我推估他?#19981;?#20320;,而你爱上他。

                                                            我相信,不管怎样,到最后你们会在一起,所以,我不让自己存有太多想法和心情。

                                                            同时我知道,如果我不早点推开你,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你们中间的问题,因此这些年,我?#19981;?#20320;,却不准许自己承认。

                                                            这次,你离家出走,我想过很多遍,我想通了,感觉?#35753;孀又?#35201;……”

                                                            “等等,小扮,你说‘我?#19981;?#20320;’,那个‘你’是指楚灵涓吗?”她指只自己问,在他面前,她没有半分自信。

                                                            “对。”

                                                            “对不起,小扮,我必须先整理出重点,才能了解你的意思。第一点,你?#19981;?#25105;、爱我?”

                                                            “是。”

                                                            “第二点,你想代替二哥和我结婚?”

                                                            “没错。”

                                                            “第三点,你误会我?#19981;?#20108;哥,才想退开,成全我们?”

                                                            “是。”

                                                            “第四点,你并不?#19981;都我?#22986;?”

                                                            “没错,她现在正和我那位室友到日本深造,并没有成为六月新娘。”

                                                            很好,不过一下子工夫,她厘清一?#23567;?#36825;应该归功于四年的教学经验,让她学会在最快的时间内抓到壬题要点。

                                                            ?#20843;?#20197;、所以……”她呼吸窘促,明明没有心脏病,她的心脏却?#29616;?#22833;速。

                                                            昏了,她头?#27809;瑁?#38590;道他是耶稣送给自己的圣诞礼物?

                                                            ?#20843;阅?#32654;梦成真。”点头,叔秧给了她一个考一百分的满意笑容。

                                                            “我、我……我很……”

                                                            “很开心?”他接话。对于她的逻辑,他很了解。

                                                            “嗯,还很、很……”

                                                            “很幸福?”

                                                            “对。我、小扮……是真的对不对?不会明天醒来,发觉不过是南柯一梦?”

                                                            “不会,我保证。”

                                                            叔秧笑开,再度拥她入怀,亲亲她的眼,亲亲她的鼻、亲亲他梦里出现过千百次的红唇,那心悸,在平安夜里,在两人发育良好的爱情中间,无限蔓延……

                                                            ?#25937;?#20070;完】

                                                            编注:欲知陶殊云之精采情事,请翻阅棉花糖470《单身女子公寓系?#23567;?#22235;之一“终结暗恋?#34180;?br />
                                                            欲知初蕊之精采情事,请翻阅棉花糖485《单身女子公寓系?#23567;?#22235;之二“终结单恋?#34180;?br />
                                                            欲知羽沛之精采情事,请继续锁定《单身女子公寓系?#23567;放叮?br />
                                                            ?#21482;没?#35831;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21482;?#29256;: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21482;?#29256;: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26607;?/a>   下一章(快捷键 →)
                                                        终结悲恋最新章节 | 终结悲恋全文阅读 | 终结悲恋TXT下载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 陕西快乐10分走势图 35选7开奖结果49期 竞彩篮球大小分投注表 山东省11选5跨度 11选5组选 云南快乐10分助手下载 辽宁35选7好运四 彩票中奖 百人牛牛有规律吗 蓝月亮正宗免费料 足球彩票用哪个软件买 河南481走势图最近30期 酷彩吧app 河北11选择5号码推荐 北京单场上下盘单双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