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判官笔下娇 > 第十章

                                                        判官笔下娇 第十章 作者 : 月岚

                                                            火热的唇烙在胸膛之上,喘息声蔓延着房内,桂清雪伏在封文叶的身上,粉舌卷过他的侞尖,在胸前的伤口上轻轻恬过

                                                            使劲力气的封文叶松开了桂清雪,替她拭去凌乱的前额发丝,然后才与她一同瘫软在床铺上。

                                                            喘息声渐渐平缓,最后只余两?#35828;?#29233;意私语,以及几声不时混入的轻柔笑意……

                                                            “如何?信我了吗?”

                                                            “信呀……从我决意跟你开始,就一心信了你了……”

                                                            许是从封日远与封易军那边听得了消息,当封文叶与桂清雪抵达秋叶山庄时,所有的兄弟,包括小妹与妹婿,都?#35328;?#23665;庄里等候他们。

                                                            而且,他们才刚踏入大厅、行李刚放下,众人之间已奔出了一个身影,往桂清雪身上直扑。

                                                            “三嫂!”挺着个小肚子的封海晏一把抱住别清雪,连珠炮似地说道:“你真是太可怜了,原来你有这?#24202;?#24471;已的苦衷和辛苦的过去,?#21028;?#22909;了,以后三哥会好好保护你的,而且秋叶山庄日后就是你的靠山哦!你再也不用怕那个什么黑曜门的了……”

                                                            她滔滔不绝地诉说了一长串贴心话,却让曾经想绑走她的桂清雪当场僵住了。

                                                            这封海晏的事,她在路上自是听封文叶提过的,只是没想到……她远比封文叶形容的“开朗活泼、没心机?#20445;?#36824;要再单纯上几分。

                                                            过去她可是让封海晏的北侠丈夫陆子敬吃了不少苦头,这小泵娘倒是全然不与她?#24179;希?#36824;对她如此友好?

                                                            “你什么时候变得跟这个凶婆娘这么好了?”封易军在旁不以为然地迸声,“我跟二哥告诉大家说文叶要娶她时,你不是头一个跳起来反?#26376;穡?#36824;说什么如果文叶娶她,你就跟他断绝兄妹关系,再把恶婆娘砍个十几二十刀、好替子敬讨公道?”

                                                            女人,真的是翻脸跟翻书一样快。

                                                            桂清雪听着封易军的话,忍不住瞪着眼看向黏在自己身上的封海晏。

                                                            老实说,她觉得封易军的话比较有可信度,虽然这种情况会害封文?#35835;?#38754;为难,不过以黑曜门的受害人来说,这种?#20174;?#25165;是正常的吧?

                                                            “四哥,你很爱扯我后腿哦。”封海晏对着封易军扮了鬼脸,?#24202;?#36947;:“那是因为当初?#19968;?#19981;知道三嫂也深受黑曜门所害,才会这么说的!”

                                                            转向了桂清雪,她扯开笑容绩道:“二哥把你的事?#20960;?#35785;我们了哦,所以我们知道你是?#32531;?#26332;门害惨的。”

                                                            “原来是这样……”桂清雪望向封日远,只见他正与另几名她未曾?#27893;?#30340;男子谈话,想?#20174;?#26159;封文叶提过的其它兄弟。

                                                            “不过那黑曜门真是坏得够彻底了,欺负子?#24202;?#35828;,还这样欺骗三嫂!不过……事情都过去了啦,三嫂你就别再把难过的事挂在心上了哦,以后跟三哥还有我们,一起在秋叶山庄开心过日子就好了。”封海晏露出一副很义气的表情,拍了拍桂清雪。

                                                            “嗯,我知道。”对于她一长串几乎没停歇的话语,桂清雪还真是?#20174;?#19981;及。

                                                            不过,这也算是封海晏另一种接?#20260;?#30340;表现吧。

                                                            “对了,三嫂,你嫁给三哥,最高?#35828;?#26159;我唷,因为我虽有五个哥哥,却没姊妹可以谈心,以后你?#28909;?#26159;我三嫂,那我们就可以说说姑娘家的心里话了。”封海晏牵住别清雪的手,开心地说道:“还有啊,要叫你三嫂,感觉把你叫老了耶,我可不可以叫你三姊啊?”

                                                            “当然可以。”对于封海晏一?#25293;远?#30452;往身上倾倒的好意,桂清雪算是开了眼界了。

                                                            “哇啊!太好了,那我明天就带你上街,给你介绍城里好吃好玩的……”封海晏忍不住举?#21482;?#21628;起来。

                                                            “海晏,你有孕在身,小心点。”陆子敬见自家妻子又得意忘形了,忍不住上前阻止,将差点在原地?#30452;?#21448;跳的她抱住。

                                                            “都要当娘的人了,你还?#21069;?#20998;点好。”封文叶摇摇头,总算找到机会打断封海晏的长串感言后,他连忙把桂清雪拉回身边,“我们才刚进门,人还没介绍,甚至没来得及歇息一回,你就先别缠着清雪了。”

                                                            再这样放任封海晏讲下去,难保她不会直接拉着桂清雪上街去。

                                                            “清雪?”封海晏与封易军不约而同地对这?#21543;?#21517;?#30452;?#20986;疑惑。

                                                            “她改了名,从此就是桂清雪,跟过去无关了。”封文叶握住别清雪的手,温声叮嘱道:“再顺道提醒你,清雪是我的妻子,可不只是你的姊妹,别成天缠着她,缠得忘了还我。”

                                                            “文叶说得有理,小晏你就先喝口茶在旁边歇会儿吧,?#20040;?#20063;让大哥他们?#28982;?#30456;认识一番啊。”知道陆子敬疼小妹,肯定是劝不动她的,封日远索性先行出声。

                                                            “哦,好吧。”封海晏吐吐舌头,一把缠住陆子敬的?#30452;?#24448;他身旁空位?#20992;ǎ?#25165;认分地安静下来。

                                                            看着她不再开口,众家兄弟才很?#24515;?#22865;地转向桂清雪自我介绍。

                                                            “在下秋叶山庄庄主封久扬,久候多时了,桂姑娘。”封久扬首先开了口,又让封日远将桌旁的一口箱子打开来,送到了桂清雪面前。

                                                            “这是……”桂清雪纳闷地瞧着箱里的珠宝,全是些玉镯、首饰,让她有些不解。

                                                            “我爹与两位娘亲日前出门访友,赶不回来见媳妇,所以留下薄礼一份,要我们兄弟转交给你,说是给你嫁入封家时穿戴的。”封日远代答道。

                                                            “这些都是?”桂清雪眨了眨眼,没想到曾与秋叶山庄为敌的自?#28023;?#23621;然能够让他们不计前嫌地全心接纳。

                                                            热意涌上她的眼眶,教她差点就要落泪。

                                                            “大喜的日子呢,别哭。”封文叶轻声哄道。

                                                            “我只是……”桂清雪抹抹眼?#29301;?#25325;去新泛出的眼光,应道:“我从没想过,自己能够让你们轻易接受。”

                                                            她曾经伤过北侠,又与封文叶争执过,甚至还跟封易军交过手,而且因为认贼作父所以与秋叶山庄为敌许多年,这些算起来可都是恩怨啊……

                                                            “人非圣贤。”一旁正哄着妻子的陆子敬悄然应声,“况且……痛失挚爱,确实足以教人失去理智。”

                                                            他与桂清雪一样,都失去过一切,然后再度寻到感情的依靠,那份苦与痛,他知?#28889;?#22810;令人煎熬。

                                                            所以在得知李容冰这个黑曜门女?#31508;鄭?#23558;成为封文叶的妻子时,其实他的心情确实是复杂异常,但一想到自己也尝过的痛楚,还有得到封海晏时的温暖感情,他知道,恩与怨?#20960;?#25918;手让它过去。

                                                            “谢谢你……”桂清雪眨了下限,热泪不自觉地?#28201;洹?br />
                                                            他们真的接受她了!

                                                            “没事了,今后?#19968;?#22312;你身边的。”封文叶苦笑着摇摇头,本想着今天该是喜气洋洋的气?#30504;?#27809;想到还是让桂清雪哭了。

                                                            “哎哟,三哥你别阻止她啦,姑娘家在这种时候啊,哭出来比藏着好。”封海晏休息够了,见桂清雪落泪,又凑热闹地挤上前。

                                                            她挥挥手,把封文叶赶到一旁去,对桂清雪安慰道:“还有啊,三姊你?#21028;?#22909;了,子敬他只是看起来冰冰的,可是他知道你也很辛苦,不会怪你的啦,而且那些陈年旧帐又不光是你的错,如果他想找你算帐,我?#19981;岚?#30528;你……”

                                                            许是喝够茶、润了喉,封海晏这话匣子一起头又是一长串说个没完。

                                                            封文叶在旁瞧着这和乐融融的景象,却只能摇?#25151;?#31505;。

                                                            唉!?#21697;?#28023;晏这态度,短时间内是不会放过桂清雪了。

                                                            他现在大概只能先跟妹婿约法三章,教他管住这个小妹,不然他的新婚夜?#39034;?#20250;被封海晏吵个没完吧!

                                                            只是……放眼秋叶山庄里,谁人不是将封海晏这宝贝妹子宠上了天?

                                                            就连他自己都拿小妹没辙了,又有谁管得住她,能够替他与桂清雪腾出点清静的?#26469;?#26102;间?

                                                            唉!看来他恐怕得带着桂清雪出门,才能避开封海晏的打扰了!

                                                            轻笑声混入了叹息,封文叶正在想自己该在什么时候打断封海晏的话,提醒她小弟封雅书还没来得及与桂清雪打声招呼,封日远却已挨近了他身旁。

                                                            “文叶,日后你就是有家小的人了。”封日远摇了摇折扇,轻声笑道。

                                                            “没想到?#19968;?#27604;大哥、二哥先成?#20303;?#23553;文叶迸出浅声应道。

                                                            照理来说,长幼有序,封久扬与封日远都还没成亲,他却?#28909;?#20102;妻,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咱们家何时?#24179;?#36807;这点小事?”真要说起来,最小的封海晏都已经嫁为人妇还有了身孕,他们这些兄长却还没娶亲,才教爹娘们担心。

                                                            “这倒是。”封文叶笑应。

                                                            “不过,有些事我倒想提醒你一下。”封日远瞄了桂清雪一眼,见大伙儿的注意力还是集中在她身上,才隔着扇?#21451;?#20102;唇,悄声道:“都成?#20303;?#26377;妻子要照顾了,不比从前一个人自由,所以这判官笔……是否该退隐江湖了?”

                                                            “什……”封文叶倏地瞪了眼,吃惊地望向封日远。

                                                            二哥怎会知道他是判官笔?

                                                            “你该不会以为能够瞒过我一辈?#24433;桑俊?#23553;日远露出略显得意的笑容。

                                                            “我想……应该不可能。”封文叶让封日远一问,只能苦笑。

                                                            他这二哥,别号万事通,江湖?#20889;?#23567;事,只要是封日远想知道的,死人都藏不住口。

                                                            也是因此,他在外行事总是刻意低调,为的也是避开封日远,没想到还是被拆穿了。

                                                            所谓神通广大,莫过于封日远吧。

                                                            “我是觉得瞒不过二哥你,但还请二哥代我隐瞒大家,毕竟……判官笔在江湖上施毒使计的,传出来的名声可不顶好,我担心大家无法接受……”封文叶无奈地应道。

                                                            “隐瞒?#30733;?#20102;易军跟小晏,连爹娘们都知道了,你还想藏什么?”封日远挑高眉,反问道。

                                                            “什么!”封文叶错愕地瞪着封日远,一脸的不敢置信。

                                                            “小声点。”封日远拿扇?#21451;?#20102;他的脸,才低声道:?#25226;?#20070;跟你一块儿学医,你专攻毒物、学得精通的事,他怎会不知晓?#38752;?#19988;同为用药之人,他自然明了解毒之才等于使毒之能的道理,因此判官笔的名声流传开来,而?#26131;ㄕ叶?#20154;下手时,他就约略猜着了,再?#30001;?#20320;总推托自己会解毒不会下毒,像这般谎言,当然会给他戳破。”

                                                            只能说,封文叶想的还是太美了,要瞒过他们家几个利眼的兄弟,谈何容易?

                                                            “那么……是雅书说的?爹娘们没生气?大哥不觉得不妥??#21271;?#31455;大哥主掌秋叶山庄,在外号称南侠,名声总与正派、善良正直挂在一块儿,对他这个被称为陰毒的判官笔……

                                                            “?#21028;模?#29241;娘们和大哥都说,人正心正,自然不使坏,用毒使剑都好,只要图的是善意、除的是奸人便罢。”封日远柔音安慰道。

                                                            “不过,雅书倒机灵,没告诉易军跟海晏。”想到这点,封文叶还是忍不住松口气。

                                                            这两个?#19968;?#37117;是性情冲动的人,不知道这事反倒好。

                                                            尤其是封海晏,不管什么秘密,让她知道?#35828;?#21516;于昭告天下,到时候难保她不会拿判官笔的名号出去替他“行侠仗义?#34180;?br />
                                                            “但是,他向北侠提过,用意自然是替你在小晏面前挡着点。”封日远微微一笑,轻声道。

                                                            “多亏他了。?#22868;?#37324;人能接受自己这判官笔的身分,自然是好事,可是判官笔的江湖传言,总是亦正亦邪,与秋叶山庄还是少挂在一起为妙。

                                                            因此只要他日后不再以判官笔的名字出去行走江湖,日子久了,大?#26131;?#28982;会淡忘此事的。

                                                            “那么,你的决定?”说来说去,封日远没得个?#20449;?#36824;是心有不安的。

                                                            “判官笔……是该退出江湖了。”封文叶对封日远投以轻笑,算是回答了他的问题。

                                                            从今以后,他就只是香雨门门主、秋叶山庄的三公子。

                                                            至于黑曜门的李容冰、正邪难分的判官笔……

                                                            那些,将在人们的?#19988;?#37324;被淡化吧!

                                                            因为,他有了需要呵护的妻子,他的桂清雪。

                                                            他要给她幸福,不再惦记过去的是非恩怨,所以,不再以判官笔之名行走江湖也好,如此才不会招惹来更多的冤仇。

                                                            瞧瞧让封海晏?#21862;?#20303;,怎么也分不开身,只能苦笑地对他投以渗入微甜与幸福笑容的桂清雪,封文叶知道,恩与怨与仇恨都已经过去,尔后,是非将不再与他们相涉。

                                                            一切,就如同他许给桂清雪的名──

                                                            从今以后,清清白?#20303;?#20284;雪如霜,初春雪融之后,便是新生!

                                                            ?#21482;?#29992;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21482;?#29256;: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21482;?#29256;: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判官笔下娇最新章节 | 判官笔下娇全文阅读 | 判官笔下娇TXT下载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pk10冠亚单双大小 彩票开奖福建22选5开奖结果大乐透 北京11选5开奖信息 德州扑克有几个赢的 中超直播广州恒大 棒球投手动作分解 微信玩的7星彩怎么搞 广东快乐10分走势 管家婆内部玄机透码 体彩p3小红报 黑龙江p62出什么号 3d组选组6怎么算中奖 通比牛牛怎么玩不输 公式规律===一尾中特